【當哈利波特來到東方】《蓬萊不思議》11/5更新至第十五章〈祕境〉

發表於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0
@vivian04su 哈哈哈文妲是一種保證(?

然後我的靈感快枯竭了嗚嗚嗚

GRM"D"👑安娜貝斯🤿不想潛水的潛水員 @Annabeth2021

2
@goldenrainbow
很好看呢!
祝你靈感趕快來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5
.第九章-校園



「哎呀!來不及接住——真是不好意思——」哈利和金妮趴在草地上,聽到一群陌生的聲音七嘴八舌地在耳邊響起。

他們抬起頭來,看到一群髮色都不是黑色的人,他們圍著摔到草地上的哈利和金妮,神色擔憂的目測兩位貴賓有沒有什麼傷。不同顏色的眸子一致地打量這兩位嘉賓。

「沒有受傷嗎——那就好——」一個有著桃紅色鮑伯頭的女孩說道。
她可以說是粉紅色系的代言人,頭髮是粉紅色,眸子也是亮麗的紫紅色,身上的項鍊和飾品也都是各式繽紛的粉紅色。她很明顯地化了濃妝,但看起來卻不會太惹人厭——還是看得出她是華人。

就在此時,妙麗和跩哥也跌到哈利後方的草皮上,摔的歪七扭八。一群學生代表團的成員慌張地跑去查看。哈利和金妮才有空去欣賞眼前令人驚艷的美景。

一條波光粼粼的寬闊溪流從他們面前蜿蜒而過,一艘堅固的大竹筏停在面前;四處都是散發著沁甜香味的七彩植物——還有一棵結滿金色果實的高大樹木。
四處都有橋和大理石步道,四通八達的散布在教室之間,涼亭也不時地出現在校園裡;偶爾會看見如鏡面般美麗的小水池甚至是大湖,而旁邊一定都會有一排供人乘涼的大樹。
瀑布從有些距離的翠綠山巒上衝奔而下,帶來清涼的水氣;跟在霍格華茲不同的是,附近的校舍都是低矮的華麗房屋,遠方才有一座宏偉的宮殿,彷彿連周圍都散著金黃色的光芒。

「我們的皇帝就住在裡面。」桃紅色頭髮的女孩有些敬畏地說道,眼睛如放空般遙遙望著宮殿華麗的金黃色屋頂。「那裡也是學校的行政大樓。很多中央機密都在裡面。」

從霍格華茲來的四人驚愕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所有的風景都是這麼的繽紛華麗、那麼地不切實際,彷彿在夢中,可是它現在卻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

「搭上那艘竹筏吧,」穎虹說,拉回哈利他們的眼神,「它會帶著我們環繞校園一周。這樣一天就差不多過去了。然後你們會有一個半小時準備開學和迎賓舞會,希望你們會喜歡——」她轉身,帶著大家往溪邊走去。

妙麗發現,從在阿斯塔那開始,他們完全沒有依靠任何一個大人,就連現在遊覽萬嘉,也似乎只有學生來介紹整個校園。

竹筏的空間比想像中的還要寬敞。涼風徐徐,拂過每個人的臉上,舒適又不至於想去見周公;河畔繽紛多彩的花草讓哈利一行人連眨眼都捨不得,每種顏色的比例彷彿都恰到好處。天藍、水藍、湛藍、淺藍......分布在湖河與天空,與充滿粉嫩和鮮豔顏色的岸邊綠地形成溫和但明顯的對比。

他們看見各式古典華麗的中式建築,而在萬嘉學塾的科目又與霍格華茲有很大的不同——就連妙麗也勉強才能記下所有的科目——然後又忘記了。他們睜大眼睛,看著教室裡精密的器材,嗅著隱隱約約飄出的木頭香。

穎虹和其他的學生帶著哈利他們繞完了整個校園時,已經是傍晚了,她帶著他們來到了一棟三層樓的小樓房前。

「這裡是你們的宿舍。」她說,「一個小時後我們會來接你們——請好好享受在這裡的一切。」
露出一個專業的微笑之後,穎虹就消失在漸漸關上的木門後。

「哇——」妙麗環視一圈,驚嘆道。「我有在《尋訪東亞》裡面看過這張圖片!是青花瓷欸——你們看它上面的圖案——是鳳凰!」

那是一個花瓶。有著潔白的底色,青藍色的花紋纏繞著瓶身,顯出溫潤的光澤。這樣獨特的裝飾品在英國幾乎可以說是絕響。

「好酷!」金妮跟著靠了過去。「它的瓶口好漂亮!那是鳳凰的尾羽嗎?」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像佛客使。」哈利湊到金妮身後,惹得金妮又開始臉頰發紅。一旁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妙麗不禁竊笑。

跩哥不屑地撇開頭,打了一個噴嚏。「沒事在室內燒什麼鬼東西,臭死了!還在後面放木雕像——為什麼還要特別擺紅色的燈在旁邊?醜死了——」

「不喜歡就滾出去!」其他三個人異口同聲打斷跩哥的抱怨。

-

「啊,還穿得順利嗎?」穎虹靈巧地探頭進宿舍裡的更衣室——沒錯,宿舍還有專用的更衣室。「外衣不會綁的話我可以幫忙喔?」

那也是一個木造的房間,有一面黃銅邊的大鏡子占了對面一整面的牆壁

「女生怎麼要穿這麼多衣服——」妙麗滿頭大汗地系著腰帶,上面繁複的花紋和裝飾差點沒讓她暈過去。「一直扣不起來,有夠麻煩——抱歉。」看到身後的穎虹,又連忙補上一句。

穎虹沒有露出不悅的表情,只是苦笑了一下。「我也沒有很喜歡沉重的衣裳——腰帶扣不起來?我來幫妳吧!」她撥開簾子走進更衣室,妙麗和金妮這才看到她身上穿著的衣服。

她的頭髮挽在後腦,做了個華麗的髮髻並在上頭固定一個墜以珠飾的繽紛山茶花;髮髻的另一邊紮了三支鑲了寶石的金步搖——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金黃色的髮帶恰巧固定住髮髻的支撐點,並在穎虹身後飄動著。那一撮純金色與另一撮亮麗的彩色隨著複雜的髮辮時分時合,與絕大部分的烏黑長髮仍然有著明顯的顏色差異。
穎虹一邊的鬢髮繫成麻花辮,另一邊則任由它飄逸,她穿著與金妮妙麗正在整理的相同的校服,但腰帶上多掛了幾串鏈子,更顯得繁複。

差不多長醬!(懶上色xd


妙麗發現,單單只是內襯的米白色長裙就有三層裙擺。
「你們平常上課都是這樣嗎?」
「不是的,」穎虹微笑道,一面利索地把妙麗腰帶固定好。「抱歉這有點緊——但是跟我們一般學生比起來鬆很多了。嗯,這就是我們學校,即使包得又密又厚也要凸顯女性的身材——」

穎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補了一句。
「啊,但是平常倒是不用綁麻煩的髮髻。」她鬆了一口氣,彷彿這些需要繁複穿著程序的校服對她來說根本就像一個人制住四個正在打架的弟弟一樣簡單。「這些手環啊腳環啊項鍊啊也不用——明明這種時候也不會露太多出來的說。」

妙麗有種錯覺,穎虹彷彿是在吐槽這間學校。

「妳們需要加一點腰鏈嗎——掛在腰帶上的。」穎虹一面問道,一面使力扣好金妮的腰帶,惹得她一陣哀嚎。「哇——抱歉!」

服裝方面總算完成的時候,穎虹看了看兩個英國女孩的臉。妙麗因為長途列車的顛簸,再加上時差,黑眼圈幾乎要到顴骨了;金妮倒是還好,但是因為在想哈利的事情而有些心神不寧。

穎虹沉吟了一會兒。

「我覺得妳們需要補個妝。」她靈巧地跑出更衣室,不忘順手把簾子拉上,以防因為聽到金妮哀嚎聲而恨不得衝進女性更衣室的哈利得逞。
過沒多久,她拉著一個跟她換上一樣校服的深紅色頭髮女孩再度跑進更衣室。(「還沒好嗎?」哈利叫道)

「庭柔,妳幫我補金妮的。」
庭柔點點頭,拿起木劍,對著金妮的臉揮出一個複雜的圖形,可把金妮嚇壞了。

「妳為什麼要對我下——」
「好了。」

庭柔擦拭著已經幾乎等於是打蠟的木劍,把驚呆了的金妮轉向那面大鏡子。
金妮突然覺得自己有精神多了。她看著自己臉上薄薄的細粉及細細的眉線,還有明顯紅潤很多的雙唇,不禁發出一聲驚為天人的讚嘆。

「那是化妝的法術,」庭柔撥了撥額前被汗水浸濕的瀏海,剛剛金妮倍受驚嚇的恐怖表情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她輕鬆地耍著木劍,使它在離開手心的時候飛快地旋轉。
「妳們的髮色也是這樣變的嗎?」好問的妙麗不會放過每次吸收知識的機會。「還是妳們都是天生的變形師?」
「這是我們天生的髮色。」穎虹一面替妙麗消除黑眼圈一面替她解惑。「我們長出頭髮的那一刻就一直是現在這個髮色——」

金妮露出驚訝的表情。

「——但是在青春期的時候,頭髮的顏色會慢慢變深。等到妳成年的那一刻,頭髮將會是完完全全的黑色——象徵妳無論身心靈都已經是個完完全全的大人。」

在金妮和妙麗看不到的地方,庭柔垂下眼,看了看自己深紅色的長髮。
悄然無聲的嘆息從她微微張開的口中緩緩吐出。

在穎虹的「拯救」之下,妙麗眼下的陰影總算消失無蹤。她帶著微微的腮紅,正和幾分鐘前的金妮一樣,仔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並為不知道是穎虹的技巧還是自己的美貌而驚嘆著。

「準備好了的話,那我們就去跟男生會合囉——」穎虹撥開簾子,帶著兩個女孩走到玄關。哈利和跩哥已經坐在門口的小凳子上,儘管看得出來剛剛又因為互相譏諷而弄僵了氣氛。

看到金妮的打扮,哈利整個人愣住,過了好幾秒才回神。
「妳好美。」他在假裝低頭幫金妮的髮絲拂到耳後時悄聲說道。而金妮的臉馬上不爭氣地開始發燙——就算她已經是個跟其他男生談過戀愛的女孩。

妙麗巧妙地迴避那對羞澀的情侶,並暗自盤算著如何在不引起(和馬份的)紛爭的前提下,通過他椅凳前方的門檻——這時,她莫名地想念榮恩。

妙麗的算盤顯然失敗了,她身旁傳來一貫慢吞吞的嘲諷嗓音。

「沒想到麻種真的可以穿萬嘉的制服欸,」跩哥故作驚訝地說,「他們不怕名聲受損嗎?」他故意提高音量,好達到擾亂那對卿卿我我情侶的效果。

沒想到這讓屋裡的空氣瞬間凝結。

原本嘻嘻哈哈的眾人瞬間定格,就連萬嘉學塾的學生代表都驚地停下手邊的檢查工作。回頭看著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少爺。
哈利和金妮氣得差點撲到馬份身上給他幾個詛咒,但礙於這裡不是霍格華茲,所以金妮還是壓著怒火用力拽著真的打算付諸行動的哈利。

他的言論和主張,都讓穎虹想起了一件——一大件,令東亞仙術界人人聞風喪膽的事件。穎虹下意識捏緊拳頭,指甲幾乎要陷進掌心。
「馬份先生,」她努力地使自己的語氣裡還有著一絲絲禮貌。「我們——」

「——知道麻種是什麼意思喔。」

妙麗很高興地看到跩哥的臉瞬間變色。原本就蒼白的瘦削臉頰因為驚駭更顯得病態,一雙淺藍灰色的眸子盡力用傲慢掩飾著主人的不知所措。

爽啦。金妮心想。

「雖然身為地主校的學生代表,這樣說有些不妥。但我以為你們不會在外國人面前羞辱自己人?」庭柔不慍不火地說。她那深紅色的頭髮似乎讓哈利十分著迷。
「在別人面前侮辱自己的同伴很有趣嗎?」慧仁露出無害的微笑,卻反而令人毛骨悚然。

原本還想反駁「他們才不是我的同伴!」的跩哥,硬生生地把話吞回肚子裡。看著瞪視自己的葛來分多們,還有面帶微笑警告自己的學生代表們——尤其是穎虹。他想起了父親的信。

「她姓『陳』,你必須想辦法接近她,跩哥。你要知道,就像我們馬份家一樣,是純種的貴族,且人人敬畏。如果可以,跩哥,你最好想辦法跟她結婚;要是娶了她,我們就不用跟帕金森聯姻......」

看來是更難接近了呢。跩哥懊惱地盤算著。早知道她這麼不懂情勢,就不要說剛剛那句話了。

看著不發一語的跩哥,穎虹嘆了一口氣。「算了,走吧。男生押隊。」她對著慧仁和李慕德說道。各懷心思的八個人就這樣走出了宿舍。

白天搭乘的木筏已經停在門前的小河上,岸邊點滿了七彩繽紛的燈,感覺就像是遊歷在彩色的星空之中,與天上真正的星空比起來,顯得更觸手可及。河面上倒映著大大小小的光點,有些隨著輕柔的夜風而搖晃著,一如天上星辰的閃閃爍爍。
盡管校園佔地廣大,餐廳禮堂看似遙遠。但乘上木筏,卻比想像中還快抵達。哈利、金妮和妙麗有些眷戀地看著那些奪目的燈光,一面下船一面還要小心不要被垂地的裙擺或長袍下擺(男生制服,很明顯比較輕薄)絆倒。

「小心、小心——」穎虹拉住差點往前撲的金妮,接著叮囑霍格華茲的四人。「待會沿著地毯走就好了喔——你們會跟老師們坐在一起。」
「我想第一個!」妙麗自告奮勇地說,無視在一旁翻白眼的跩哥。
「好。」聽著校長隱隱約約的致詞聲音,穎虹從容不迫地排著隊形。「金妮妳第二個,哈利在金妮後面,最後是——馬份先生。」
接著她轉向其他三個萬嘉的學生代表,告訴他們站的位置及流程,四個人嘰嘰喳喳地重新複習了一遍。

妙麗愣愣地盯著河流,木筏不知何時已經被划船的侍從開走了。一切都像場夢一般。耳邊傳來金妮和哈利聊天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腦中浮現了榮恩的臉。
她努力不讓眼淚飆出來(一方面也是為了臉上的妝),並打算回到宿舍之後問問穎虹有沒有多的課本可以先借給她。

-

穎虹檢查著自己的指甲,一面回想著剛才在宿舍時跩哥的發言。一個臉上刺滿青的短髮女人浮現在腦海中,瞬間讓穎虹的背脊感到一陣涼意。
她想起之前與慧仁的談話。

「穎虹,我想到了一件事。」
「嗯?」
「如果他們問起,為什麼我們曾經擁有整個中國大陸,而最後卻只剩下右下角的『小蕃薯』時,我們該怎麼回答?」


「我希望永遠都不要回答到這個問題。」她打了一個冷顫,接著跟在隊伍後面走進氣氛熱鬧的大禮堂。


「色彩消逝,童年已變為成年。」

-

弗洛的哀嚎:
緩緩緩更
我的字數真的是超級不平均xddd
然後服裝的部分真的不是完全依循古代的著裝方式。我只挑了幾個我喜歡的元素,然後加一點現代感(?
總之還有很多瑕疵。有什麼想討論的都歡迎留言!!

#10
#38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2
@Annabeth2021 謝謝你呀(開心
我會努力產文的xd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臺灣的蓬萊仙島不思議耶~
先收藏一波~^ ^
會看到拜媽祖嗎?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嗯...不小心就先看到最新回了
我喜歡庭柔的回應!!!
史萊哲林應該最清楚這種一榮具榮一損具損的概念...但是如果不嘴賤任性感覺就不跩哥了...(最後被戰火洗禮成長的跩哥不算)
關於台灣土地的部分......說說我的看法
我認為我們從未真正"擁有整個中國大陸"呢
而是隨著民主與本土意識抬頭 我們才真正擺脫了"國際競逐時期"
開始擁有自己的生命 並且真正去追求屬於自己的自由與權利
然後被像柔弱而被當戰利品的弱女子逐漸成為有自我意識的獨立者
過去轉讓中學到的技能(各國文化)也成為了自己的力量
無論是本土原住民文化、中華文化、和風文化 等等 都是台灣的文化
我們是台灣 而不是中國呢
是說 台灣的包羅萬象 是否能為止知道分兩個陣營爭來鬥去的來客們帶來刺激呢
跩哥我估計不太可能(我覺得他深根柢固的個性真的是需要戰火淬鍊才可能改變)
但是我很期待妙麗呢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如果是我就會這麼回答:台灣從未真正擁有整個中國大陸,但是現在我們擁有全世界
最後我想說 看不清時勢的事你才對 跩哥
弗洛的跩哥感覺真的很原著 讚一個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然後字數不平均+1!!!
因為我都是隨感覺斷章,結果發現竟然2000-5000字都有>"<(雖然好像大部分都在3000上下)
我也超苦惱自己的緩慢碼字&產量的
真不知道日更的大大們是怎麼辦到的(五體投地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1
@jadeite 好開心看到六爻的回覆(舞
會看到拜媽祖嗎?
不錯欸XDD(筆記
我認為我們從未真正"擁有整個中國大陸"呢
而是隨著民主與本土意識抬頭 我們才真正擺脫了"國際競逐時期"
開始擁有自己的生命 並且真正去追求屬於自己的自由與權利
但這是蓬萊唷(⁎⁍̴̛ᴗ⁍̴̛⁎)
然後被像柔弱而被當戰利品的弱女子逐漸成為有自我意識的獨立者
不斷地起立爭取,才有機會慢慢改變。透過不斷的改變,才能使情況轉好
女權絕對也是故事中重要的一個元素(耶
是說 台灣的包羅萬象 是否能為止知道分兩個陣營爭來鬥去的來客們帶來刺激呢
跩哥我估計不太可能(我覺得他深根柢固的個性真的是需要戰火淬鍊才可能改變)
但是我很期待妙麗呢
跩哥就......(啊不能劇透
但我想妙麗容易多了XDD
弗洛的跩哥感覺真的很原著 讚一個
謝謝六爻❤️
跩哥的行為動作真的讓弗洛琢磨了很久XD
-
因為我都是隨感覺斷章,結果發現竟然2000-5000字都有>"<(雖然好像大部分都在3000上下)
我也超苦惱自己的緩慢碼字&產量的
真不知道日更的大大們是怎麼辦到的(五體投地
對對對!我大部分也是3000多!但最一開始和最後也是差了3000多字XDD
而且靈感大大好像又要逃走了..(哭(拼命抓
日更我真的無法XD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2
@goldenrainbow 我覺得你可以去找描述台灣特色的歌抓靈感~ 尤其是台灣爭取到國際大型活動舉辦權時的主題曲,感覺很適合
話說可以生出6000多字,你比我厲害多了…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5

補個學生代表團裡的桃粉色代言人🤪

👽吉吉安 @vivian04su

3
@goldenrainbow
這個粉紅色代言人讓我想到我某篇正準備要放到仙境的同人文的女主
她是紅色代言人😂😂
頭髮衣服手錶鞋子全部都是紅色的😂😂😂
不知道為甚麼突然覺得很好笑😂😂😂😂

「色彩消逝,童年已變為成年。」
很喜歡這句話
感覺好現實(;′⌒`)
之前還想說他們怎麼都像動漫人物一樣頭髮顏色那~~麼多
是說萬嘉的學生穿衣服還真麻煩呀😶
像我這種討厭穿裙子的一定會瘋掉😵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3
@jadeite
我覺得你可以去找描述台灣特色的歌抓靈感~ 尤其是台灣爭取到國際大型活動舉辦權時的主題曲,感覺很適合
直覺想到世X運盒盒盒 倒是挺喜歡那首主題曲(題外話xd

@vivian04su
頭髮衣服手錶鞋子全部都是紅色的😂😂😂
太巧了吧XDD(全部都是紅色直接聯想到草間XD
「色彩消逝,童年已變為成年。」
很喜歡這句話   感覺好現實(;′⌒`)
之前還想說他們怎麼都像動漫人物一樣頭髮顏色那~~麼多
色彩的逝去代表著只有小孩擁有的某些東西,也會在成長中慢慢消失
並不是說成人沒有色彩,但小孩的世界更加斑斕
頭髮和瞳色剛好是最明顯的特徵所以就被我荼毒了哈哈哈
謝謝喜歡(愛心
是說萬嘉的學生穿衣服還真麻煩呀😶
麻煩的制服某方面來說也代表著束縛吧
而女生又比男生更加嚴重QQ
(討厭穿裙子+1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雷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1
@goldenrainbow 再看一次,弗洛的萬嘉設定真的超棒!!!景色、法術、服飾的描述都好棒,還有不高傲又優雅的氣質...這才是真正有底蘊的世家子弟或貴族呀。
話說盒盒盒???
你說的歌是擁抱世界擁抱你嗎???

弗洛嗲嘶 @goldenrainbow

1
@jadeite
再看一次,弗洛的萬嘉設定真的超棒!!!景色、法術、服飾的描述都好棒,還有不高傲又優雅的氣質...這才是真正有底蘊的世家子弟或貴族呀。
謝謝稱讚😍😍 我自己也很喜歡萬嘉的某些設定~
歐然後盒盒盒是笑聲啦XD有時候覺得哈哈哈打太多次感覺很敷衍XD
是擁抱世界擁抱你沒錯!只是怕在仙境說這個有些偏題所以沒有直接點出來xd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