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同人】綴歌馬份 – 鳳凰的命令(更新至第15章–煉金術 不定期更)

發表於

angus @AngusGavin

1
@monica21 人在盛怒之中常常會有踩不住煞車的時候呢
但我覺得能夠認識到自己的失序更不容易,幸好在帶刺的外表下哈利還是那個哈利

話說回來,原作中的哈利跟榮恩好像也都是那種生起氣來就踩不住煞車的類型,葛萊分多都是愛生氣的壞獅子(X

貓喵小隊長 @Crloving

1
多謝你再次動筆寫下故事,謝謝你把我帶進這故事,看到獅子的記憶時,都流淚了。
再次期待你下次的更新。
(這個十月你更新了好多章節!我看得好爽阿!謝謝你!)

mo @monica21

1
@AngusGavin
葛萊分多都是愛生氣的壞獅子XD
好喜歡這句話

你說的沒錯呢... 如果有呈現即便被黑魔王的意識滋擾 哈利始終是那個哈利就太好了

@Crloving
噢...也謝謝你喜歡這個故事
我會繼續慢慢發文的~

mo @monica21

2
Chapter XV 煉金術
 
「所以呢?昨天到底怎麼樣了?你睡得超沈的耶,看起來應該是有什麼好事對吧?」
 
綴歌才剛睜開眼,潘西已經側枕在面前,有幾分得意的笑容。
 
笑意裡的期盼如朝陽般刺著自己,綴歌稍稍用力地眨了眼,輕柔地側身,將臉埋進枕頭裡,暫時不想多說什麼。身子仍隱隱感受著痠疼,心情也還為了昨晚倦乏。
 
「該不會...是吵架了?」
 
她發覺背上被誰的指掌溫柔地輕撫著,傳來月桂有些遲疑的話聲。
 
知道怎麼也躲不過月桂細膩的觀察,所幸一言不發地倒在枕頭裡。任她柔軟的掌心順過背脊,似乎也稍稍撫平了疲困。
 
沒能發現,在自己俯臥的背後,潘西和月桂憂心忡忡地交換著眼神。
 
「本來以為會和好的...」
 
綴歌一面嗅聞著枕邊舒心的氣息,緩緩說了昨晚發生的種種。
 
包括哈利怎麼又沒來由的生氣、怎麼責怪自己不像格蘭傑,選擇站在對角、以及自己怎麼因為他責罵賽佛勒斯跳入爭執。還是沒有提及三年級那個月圓夜裡發生的事,卻說了暫時休息的決定,也細細傾吐也許終將分離的念頭。
 
不知不覺間,月桂的手停下安撫。綴歌緩緩爬起身,發現潘西也站離床緣,有些焦躁地在房內跺著步。
 
「怎麼了嗎?」見到月桂柔和的臉上輕擰著眉,綴歌心裡有些忐忑地問著。
 
月桂搖了搖頭,還是沒有舒展眉心,過了片刻才緩緩說起:「以為你會問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一開學就變了個人。」
 
語氣沒有半分苛責,但綴歌心裡明白,這是月桂婉約地暗示著自己,似乎在昨晚紛亂裡未曾思及哈利突如其來的轉變。
 
「我...只有希望他不要那麼兇...」
 
久違的深眠讓綴歌心情冷靜許多。回想前一晚的爭執,卻也只能輕咬著唇,心頭隱隱透著徬徨與懊悔。
 
見到綴歌的樣子,潘西坐回床邊,看著自己,果斷地說著:「休息一下也好,不是你的問題。明明和好以後就可以好好說的,誰叫他又要亂發脾氣。」
 
聽著潘西同仇敵愾的語氣為自己開脫,綴歌心虛地笑了笑。潘西本來還想再說什麼,卻似乎是見到月桂細微的動了動唇。潘西停下了話,與綴歌一同望向素來靜雅的她。
 
「只是覺得,也許不一定要急著那樣想。」被兩人瞧著,月桂躊躇之後,輕柔但堅定的說著。「如果現在就認定會分開了,在相處的時候不會很不公平嗎?而且,如果這樣,即使最後分開了,也不能確定是因為自己早就有了偏見,還是真的無可奈何。」
 
溫柔的想法在綴歌清澈的銀灰色瞳孔裡漾起波折。
 
「但是如果沒有心理準備,突然必須分開的時候只會更難受吧!」綴歌還在猶豫之際,潘西卻欲言又止地,揭開自己不敢多想的畏懼。「只要那個人還活著,感覺未來總會有被迫分開的時後,尤其……」
 
潘西突然止住了口,不願說出在綴歌心底懸宕的陰霾。但就算如此,閨蜜三人也都深曉潘西不曾說出口的顧忌。
 
在黑魔王準備完善,正式展開他統治魔法界的征途時,深陷黑魔王陣營的馬份家怎麼可能置身事外?而身為馬份家孤女的自己,又怎麼有辦法與哈利繼續維繫著如履薄冰的感情?
 
月桂看著潘西,突然幽幽常嘆了口氣,輕輕牽起潘西與綴歌的手。彼此都明白潘西在顧忌什麼,也明白正因如此,綴歌才會不斷試著逃離。未來的陰雲凝重得像是隨時會撲面而來捲人窒息的黑煙,而彼此都只能愣愣地看著觸目可及的危險。無可奈何只是因為無力攔阻。
 
「還是沒有試諾特的戒指嗎?」月桂眨了眨眼,輕撫著綴歌與潘西的手背,柔巧地轉開了話題。
 
綴歌在月桂的問句裡緩緩搖了搖頭,臉頰卻突如其來被潘西用力捏著。
 
「打!起!精!神!不喜歡一直這樣愁雲慘霧的!」
 
在潘西的揉捏中被迫鼓起了唇,雙手不住輕拍抗議,呼救的眼神投向月桂,發現她只是笑看著潘西伸出魔爪。掙扎之際,看著潘西貼了上來,原以為她又想出了什麼玩鬧的方式,還有些徬徨,才發現她明亮的眼神嚴肅。
 
「不管怎樣,我們都會陪你。」
 
她話剛說完,順勢壓著綴歌倒向月桂懷裡。月桂和綴歌一陣驚呼,旋即轉為銀鈴嬌笑,迴盪在五角窗臺後的寢室裡。
 
窗臺上,讓地窖裡得以透入光線的魔法夜空星辰閃爍。
 
——
 
恩不里居的到來似乎讓教授們的心情也被受影響。麥教授總是氣呼呼的,連弗利維教授都會在上課途中突然重重地哼了數聲,才又平心靜氣地繼續上課。
 
「這個和洛哈慘案有得比了吧…」榮恩.衛斯理在魔藥學課後的抱怨,難得讓葛萊分多和史萊哲林的學生同時有著共鳴。
 
綴歌在離開教室前與哈利錯身而過,彼此都感受著對方忍著不打招呼、逃避視線的慌亂。但是錯覺嗎?似乎哈利的脾氣並沒有因為少了聯繫有所好轉。
 
他的黑眼圈又更重了。該不會夜裡還是被噩夢糾纏著?
 
綴歌呆愣愣地出神,不自覺地皺起了眉,直到耳畔傳來賽佛勒斯輕柔的音調。
 
「今晚七點,校長辦公室。嘶嘶咻咻蜂。」
 
綴歌的心思突地一跳。
 
終於,又要開始和鄧不利多教授的課程了。
 
在用過晚餐後,綴歌依約踏上了校長辦公室的石階,看著石像鬼在收到密語後心滿意足地跳了開來,露出背後的旋轉樓梯。緩步上樓,一邊忐忑地猜想今天的課程會是什麼內容。
 
除了第一次的課程外,鄧不利多教授不曾再攜領自己造訪紐蒙加德。但即便如此,綴歌還是透過鄧不利多教授辦公室裡的某個銀器生成的煙霧,與葛林戴華德持續了幾次心靈對話的課程。
 
在水霧茵蘊中,彷彿隱隱約約在恍惚的意識裡,見到心中浮現幾面模糊的稜鏡,稜鏡裡透著一道模糊的身影。隨著課程延續,心裡稜鏡的鏡面越發清晰,身影也越發清楚地浮現葛林戴華德的輪廓。
 
鄧不利多教授總是靜靜在一旁坐著,看著綴歌在水霧中閉上眼,在自己的意識裡與葛林戴華德無聲交談著。兩人的交談也不曾涉及魔法,就只是更單純的,對於心靈、情緒與意識的交錯。有時候,是葛林戴華德剖析著綴歌深埋心中的憂慮,但更多時候,是綴歌感受著葛林戴華德的懊悔。
 
這並不是破心術。綴歌也只能猜想,也許是第一次造訪紐蒙加德時,葛林戴華德劃下的火環揉合了鄧不利多教授的護法,對自己留下了什麼魔法的殘留。才讓自己能在鄧不利多教授的施法下,與葛林戴華德的意識有所串聯。
 
原以為這一次的課程也是一般,卻在踏進校長辦公室後吃了一驚。
 
鄧不利多教授總是擺滿銀器的辦公桌上變得開闊整潔,光滑的木紋透著清香。桌上只陳放著一本書皮陳舊的泛黃開本。鄧不利多教授露出和藹的笑容,綴歌忍不住偷眼瞄向書皮上金鐫的書名。
 
《象形之書》 尼樂・勒梅 著
 
——
 
「晚安,綴歌。」
 
「晚安,鄧不利多教授。這是⋯⋯?」
 
行禮如儀的招呼過後,綴歌有些不確切地詢問。鄧不利多教授眨了眨眼,似乎在忍著笑意。
 
「煉金術。這是我們接下來的課程。」他說著,半月型鏡片後閃過了愉快的光芒。「我想你對煉金術應該不會太陌生吧。」
 
鄧不利多教授的笑意,不知怎的讓綴歌回想起一年級魔法石的關卡過後,在意識不清的哈利的病床畔繞了數圈,才好不容易決定留下髮帶的自己。臉突地一陣暈紅,費了好大的心力才讓發燙的雙頰回溫。
 
但在看向鄧不利多教授溫柔的眼神後,好不容易平定的心緒卻又竄起一陣絞亂心跳的澀苦。也許從黑魔王重生開始,自己與哈利之間的青澀羞赧就被蛻成了劫難。
 
鄧不利多教授在半月型鏡片後的目光也閃過了片刻的哀戚,而後又重新閃起光芒,也提醒了綴歌今晚的正事。
 
「您要為我上煉金術的課程嗎?」微眨了眼洗鍊心情,平靜地開口問著。「我以為那是六年級超勞巫測才有的課。」
 
「的確是。」鄧不利多教授露出了微笑。「但我想,眼前的形勢容許我們不那麼墨守成規。」
 
他一面說著,一面站起身,來到綴歌身後,紳士地為綴歌拉開了座椅。綴歌點頭示意後輕盈地坐下,在坐立的同時,鄧不利多輕推著椅背靠前,讓綴歌不必再需挪移坐姿。一如既往地溫文多禮,是綴歌從小到大再熟悉不過的相處氛圍,也讓綴歌緩緩舒緩了思慮。
 
「請用。」在走回座位的路上,鄧不利多教授揮了揮魔杖。雕上青花的骨瓷茶具從櫥櫃裡漂浮而出,從中傾倒出淡金色的茶水。校長辦公室裡頓時充盈了洋甘菊舒緩心神的淡香。
 
「您會這麼重視鍊金術,和黑魔王最早選擇重生的方式是魔法石有關嗎?」確定鄧不利多教授坐定後,綴歌試探地問起,右手端起了杯座,左手拇指食指與中指三指捏起了杯耳,淡淡地啜了口洋甘菊茶。
 
早在見到勒梅的著作後腦海就轉地飛快。除了黑魔王曾經想索求煉金術至高的結晶獲取重生的力量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鄧不利多教授會如此費心授課的理由。
 
綴歌愉快地發現,鄧不利多教授在聽到自己的話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的心思非常細膩,綴歌。但在開始上課之前,我有個小小的請求。」
 
鄧不利多的話勾起了綴歌的好奇,也讓她放下了茶具。
 
「請說。」
 
「在這個辦公室裡,在我的面前,請你不要用黑魔王來稱呼他,綴歌。如果可以,我希望在我面前,你會和我一樣叫他湯姆。面對事物的原始面貌,才足以讓我們克服恐懼。」
 
鄧不利多的眼神溫和而堅定,一如他的請求。但綴歌澄澈銀灰色的雙眸卻膽寒地縮了幾縮。她深吸了口氣,思緒卻不知怎的總會記起與黑魔王初見的那個夜晚,黑魔王那帶著血腥味的指尖與死屍般冰冷的指節滑過自己後頸的肌膚。
 
忍不住挺起上身,打了個寒顫,似乎是身體擅自記下了對黑魔王的恐懼。
 
「我…」
 
綴歌欲言又止,再一次深吸了口氣,嘗試著想遵從鄧不利多教授的指示。卻突然感受到他龐大的手掌按上自己的肩頭。顯然是鄧不利多察覺了自己片刻掙扎的模樣,站到自己身邊出手安撫。
 
「現在做不到也沒關係,綴歌。不必勉強自己。」鄧不利多的語氣裡只又無限寬容,但綴歌心底明白,老校長的善意與諒解只是加深了自己無法開口的失望。
 
卻也更加意識到,對黑魔王的恐懼竟然如此深刻。
 
「我們換個話題吧。你有想過煉金術這麼古老的魔法,為什麼不是必修的課程,甚至是有學生想準備超勞巫測的需求才會開設的特別選修嗎?」確認綴歌沒事後,鄧不利多教授重新回到座位上,回到了正題。
 
綴歌思索著,試圖在腦海中翻閱小時候在父親書房裡閱讀過關於魔法史與鍊金術淵源的一切。
 
「是因為…煉金術太過古老早已失傳,變成像古代盧恩文字學那樣的科目了嗎?」思索了片刻,卻還是無法找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只能遲疑猜測。
 
「是,但也不是。」鄧不利多笑著。「我們所有的學科,都是煉金術的基礎。未來有一天你會知道煉金術的歷史,還有它對心靈魔法的意義。但現在,你只要記得兩件事。」
 
他說著,站起身,翻開了桌上勒梅的著作,攤開了著作裡的一頁圖紙。
 
那是一顆閃耀光芒的巨樹,每一道光芒都綻放著層層光圈,串連起各個魔法領域的奧秘:時間、空間、智慧、死亡、未來、情感⋯⋯。巨樹的上方有著拉丁文書寫的銘文—生命之樹。
 
「第一件事,黑魔法和煉金術曾經是魔法史上兩種分庭抗禮的流派,體現的是他們對魔法的本質與應用的認知差異。第二件事,佛地魔,或湯姆.瑞斗選擇偷竊魔法石,表示他意識到一個流傳久遠的傳說:如果能結合煉金術與黑魔法,將能把魔法的發展推及到未曾有人涉足的領域。」
 
鄧不利多的聲線傳來,讓綴歌從生命之樹的圖像裡回神,不住思索的同時也反問:「但您不這樣認為?您和葛林戴華德都不這麼認為。」
 
她說著,看著鄧不利多半月型鏡片後的目光透著鼓勵的色澤,略一沉吟,想起了紐蒙加德與那之後和葛林戴華德的課程。
 
「您們認為,真正艱深的魔法,是心靈的魔法嗎?」
 
聽著綴歌的話,鄧不利多俏皮地眨了眨眼。
 
「魔法艱不艱深並不是最重要的,綴歌。最重要的,是魔法的意義。」
 
鄧不利多的話,讓綴歌稍稍難為情地紅了臉。忍不住在心底埋怨哈利。一定是因為過去一年太過密切的相處,讓自己的思維竟然多少染上了葛萊分多那種只在意強弱的簡單思維。
 
「煉金術和黑魔法對魔法的意義有不一樣的認知嗎?」綴歌定了定心神,才又問起。
 
「很不一樣,我們今天的課就是要探討,它們的認知有錯嗎?」鄧不利多又舉起魔杖,書頁裡的生命之樹散發出柔亮的光澤。「煉金術師們相信魔法的意義在於確保巫師能與自然結合,獲得永生的理想。而修習黑魔法的黑巫師則認為,魔法的意義在於征服自然的常態,在於征服死亡。」
 
「但您的意思是…魔法和自然也有關係嗎…?不然怎麼煉金術與黑魔法都執著於魔法與自然的淵源。」鄧不利多的話有些離奇,也讓綴歌忍不住提問。
 
隨著綴歌清雅的語調,鄧不利多半月形的鏡片背後也隱隱散出精光。
 
「非常好,綴歌。非常好。」鄧不利多手中形狀特異的魔杖舞動著,牽動了生命之樹的光澤在校長辦公室裡暈染開來,逐漸在半空中構成了星雲一般的圖景。
 
「魔法存在於自然之中。想想看,我們的魔法從變形術到藥草學、魔藥學,每一種魔法都是在使用並轉化自然的一切。」鄧不利多的魔杖牽引,生命之樹的金色星雲瞬間集煉成術看金球,隨著他的話聲浮現文字。「而自然魔法存在著幾個核心:時間、空間、死亡、愛、思緒。這也是魔法部神秘部門研究的對象。」
 
鄧不利多的解說,讓綴歌驚奇地瞪大了眼。從沒想過魔法有這麼一層淵源,更沒想過,原來從小和父親時常造訪的魔法部有著這樣的部門。但被驚奇出神的思緒,還是被鄧不利多的提醒喚回。
 
「你還記得我和蓋勒說過,我們所在意的真正的心靈魔法是什麼嗎?」
 
「保護所愛之人。」綴歌說著,銀灰色的雙眸突然一亮,腦門裡似乎有什麼線索,如同生命之樹的枝芽般串起了今晚過於爆炸的資訊。她略微興奮地說著。「不管是追求永生還是征服死亡,煉金術和黑魔法對魔法的理解,都是在滿足施法的巫師個人。」
 
鄧不利多的笑容更燦爛了,雙眼也滿足地輕輕闔上,示意綴歌繼續說著。
 
「但如果心靈魔法的核心是愛,是要保護著那種關乎其他事物的情感,也許…這才是最能夠接近自然的魔法。只是……」綴歌一面說著,一面蹙起了眉。
 
「只是?」鄧不利多則是玩味地睜開了眼。
 
「只是…我們還是需要咒語才能夠施用魔法,不是嗎?保護所愛之人的咒語,那會是什麼?」
 
綴歌略微困惑地說著,鄧不利多教授卻雙手一拍,合十併攏。生命之樹的光芒收攝,原本攤放在桌上的勒梅的著作也闔上扉頁。
 
「這是我們未來的課程,綴歌。也會是你從今開始的功課。」鄧不利多柔聲說著,同時笑出聲來。「很可惜這是私人課程,我不能因為你的表現替史萊哲林加分,綴歌。但你做得非常、非常好。」
 
他一面說著,一面領著綴歌走向門口。在與綴歌道別後,突然又輕聲說起。
 
「無論未來如何,請記得今天的課。」
 
綴歌回過頭看向鄧不利多,意外地發現他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淚珠,更意外地察覺他再次出口的聲線有幾分顫抖。
 
「請記得…愛,是最偉大的魔法。」
 
 

angus @AngusGavin

0
@monica21
愛是最偉大的魔法
這句話讓m大筆下的鄧不利多說出來格外的痛心呢...
並非只是隨口說說,而是奮力追逐過才有的深刻體會。

話說才15歲就得接下這麼困難的課題...
綴歌加油啊۹(๑•̀ω•́ ๑)۶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