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中心】窒愛(8/26更新至Chapter 14)

發表於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7
今晚是一連串心驚肉跳的災難,但一直到這一刻,她才開始覺得害怕。穆敵的魔眼看透太多不該看的事物,那顆令人不舒服的眼珠子似乎不僅能穿透物體表面,穿越心靈似乎也毫不費力。

要不是穆敵現在必須一對多,她很可能出師未捷就身先死。各種咒語和詛咒從她身邊飛過,於是她顧不得身體的傷勢,用吃奶的力氣起身逃命。不過逃跑這件事早就在穆敵掌控之中,就在她站起來後,兩位正氣師包夾了前後方的去路。

她成功閃掉第一個咒語,踉蹌躲過第二個,幸運之下逃過第三,但好運到這時也宣告用罄。一道繩索纏上她的腰際和手臂,她今天第二次跌落在地。很快,另一名被綁住的食死人也跌落在她身邊,自面具下的眼神,她認出那是道夫。

雷斯壯夫妻互換慌張而心照不宣的眼神,正氣師們逐漸占了上風,少數還未被繩索綁住的食死人們仍在奮力掙扎。道夫向她使了個眼色,慢慢朝她挪過來,她立刻明白他的意思。

「我們得合作。」道夫悄聲地說,「先想辦法逃離這裡,至於怎麼跟主人說,之後再從長計議。」

她轉過身捏捏道夫的手,表示同意。

戰鬥的叫囂聲漸弱,正氣師們即將迎接勝利,有個正氣師趾高氣昂,馬上被穆敵喝斥不得大意,雷斯壯夫婦安分地躺在地上,讓看守他們的巫師不會覺得他們有非分之想。幸運的是,正氣師在他們身上綑綁的繩子並不牢靠,他們使用了無杖魔咒,輕輕鬆鬆便鬆開束縛。

脫逃後的道夫成功襲擊了一名正氣師,奪回他與她的魔杖。她接過魔杖,道夫負責攻擊,她則是釋放其他食死人。食死人這一方明顯又再次占了上風,剛才那名趾高氣昂的正氣師已被道夫擊斃,所有食死人同夥聚集起來,將以穆敵為首的正氣師包圍在中間。

面具仍在臉上的道夫舉著魔杖走向前,情勢上他成了領頭的人。不過瞞不過穆敵的魔眼。他們正氣師雖然被重重包圍,但穆敵絲毫不顯得緊張。她覺得不安。眼看道夫一副勝利在望的樣子,讓她像熱鍋上的螞蟻的是不知該如何提醒道夫。道夫得意地率領食死人們像正氣師步步進逼,以穆敵為首的正氣師靠成一團,越來越緊密,她研究了態勢,心中一驚,暗叫不妙。

「道夫。」她不顧干擾道夫,急忙湊過去,低聲提醒,「這好像是陷阱!」

「好了,貝拉妳害怕的話就站後面點。」

「我才不怕!道夫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的話?我說這好像是個陷阱!」她低聲嘶吼,道夫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不過他還是忍住脾氣,快速思考了她的想法,他見穆敵與其他正氣師聚集的模樣,終於恍然大悟。

「快,貝拉,通知大家立刻撤退!」

然而道夫終究是慢了一步,就在他下決定的同一刻,穆敵也察覺到敵方已猜透他們的策略,索性朝空中發射信號。數十名全副武裝,趕來支援的霹靂巫師突然無預警從四面八方冒出來。現在,是食死人被魔法部的巫師給內外包夾。

新的攻擊伴隨著食死人的怒氣尖叫又重新開展一輪,那些正氣師們才剛失去一名同僚,加上霹靂巫師的援助,每個人幾乎都是以豁出生命的姿態向前衝鋒。

她擊倒兩名正氣師,但偏偏有個不長大腦的食死人點燃了火,火焰雖暫時遏止了魔法部的攻勢,卻也使自己人手腳施展不開。場面更加混亂,正氣師、霹靂巫師,還有食死人都是悶頭亂打,現場的人可能除了穆敵還能辨別敵我外,所有人皆是亂槍打鳥。

烈焰正旺,一道黑色的風席捲而來,雙方人馬幾乎都被這道強烈的黑風給吹倒在地,火焰馬上不敵黑風熄滅。幾名頑強的正氣師負傷站起,堅決與黑風對抗,令人懼怕的黑風輕鬆閃躲過攻擊,她躺在地上,忽然覺得雀躍。

「道夫,我猜那一定是主人。」她興奮地低語,黑風好像是為了印證她所言不虛,四周的空氣忽然被抽乾,就在眾人快要因缺氧窒息而死時,黑風凝聚成實體,佛地魔王傲然地站在戰場的中央,睥睨著倒成一片的殘兵敗將。

「主人!」道夫正惶恐地要匍匐上前,卻立刻被黑魔王制止,他手一揚,一名正氣師騰空飛起,痛苦地扭曲掙扎,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佛地魔!」穆敵跳了起來,毫無畏懼,他朝黑魔王發動攻擊,一邊想要將他的同僚給解救下來。但黑魔王不過輕輕揮個手,穆敵的攻擊便飛向另一名正氣師,而那名飛在空中的正氣師則是又被拔高,離地面更加遙遠。

「你們的阻撓無法制止佛地魔王的大業,所有的行動最後都是徒勞,為何不放棄無謂的掙扎,轉個念頭一起邁向偉大的未來呢?」

穆敵吐了口水,「就算我的魔杖被毀壞無法使用,我用赤手空拳也會戰鬥到最後一刻!」

「真傻,真蠢。你看看,正氣師請來了霹靂巫師做援軍,可是有用嗎?仍然被我打得一敗塗地。你的抵抗只有讓你僅存的身體部位變的更少而已,可憐的穆敵。」


「穆敵一點也不可憐!他還有我們!」一名年輕男子的聲音從黑夜竄出,他有著黑色凌亂的頭髮,帶著一副眼鏡,一道咒語便將佛地魔挾持的正氣師救了出來。

「別忘了還有鳳凰會!」黑髮巫師的同伴──一名有著翠綠雙眼的紅髮女巫也跳出來,兩人敏捷地從四面八方朝黑魔王進攻,他們用快速的移動方式發動各種眼花撩亂的攻擊,這種打帶跑的戰術給了正氣師和霹靂巫師重新整頓的時間。

更多鳳凰會的成員們也陸續加入戰鬥,齊心抵禦,她與食死人同黨們為了黑魔王,當然是正面迎戰,混亂中,她發現了一件令她震驚又生氣的事情:那名敗盡布萊克家族顏面的天狼星也在鳳凰會成員之中,她只知道她的表弟自從被分到葛來分多學院後行徑越來越荒腔走板,在十六歲那年逃家,瓦柏嘉姑媽立刻從家族掛氈中將他除名,從此也沒再聽到他的消息。只是她萬萬沒想到他居然墮落到加入鳳凰會這種暴力組織中。身為純種巫師該有的自尊他居然完全拋棄了。

天狼星、黑髮巫師和紅髮女巫三人連環包夾住黑魔王,兩名後來才加入,叫做法蘭克與艾麗絲‧隆巴頓的正氣師也加入行列,五個人互相幫助,當黑魔王要進攻某人時,其他四人便立刻進行掩護,當黑魔王防守時,五個人便會連成一氣,將他圍堵到密不透風。

有的食死人看見己方逐漸落到下風,便開始不安分地規劃落跑的方式,還有人假裝不敵對方,順勢投降。

黑髮巫師的魔杖發出強大的旋風,黑魔王倒退了一步,這令她再也看不下去,立刻上前朝那五個人對戰。道夫不願落人後,抓緊魔杖也跟上腳步。

道夫單挑天狼星,而她則周旋在紅髮女巫與艾麗絲之間,她依稀記得這位叫艾麗絲的正氣師是名純種,「妳的行徑真是不要臉!」

「妳說的是妳自己吧?」紅髮女巫回嗆。

女巫們不僅逞口舌之快,手腳上也不居人後,雖然說是三對五,不過勢力卻是難分上下,天狼星和法蘭克聯手將道夫逼向她,在他們夫妻後方,黑魔王在掩護之下輕鬆逃過許多咒語。雷斯壯夫婦在黑魔王前奮力戰鬥,維護他們的主人。

「就是現在!」黑髮男巫大叫,「撤退!」

霎時間,五個人豪不戀棧,整齊劃一向後退。雷斯壯夫婦及黑魔王腳下忽然一空,地底裂開一個大洞,強勁的吸力將他們用力往下拉。

「看好他們,一個都別讓他們跑了,詹姆!」天狼星朝黑髮男巫大叫。

「我跟莉莉會死盯著他們。」詹姆拿著魔杖,絲毫不敢大意。

她跟道夫的手不自覺牽起來,他們迅速下墜,道夫高舉魔杖,咬著牙使盡全力抵擋著困住他們的力量。一旁的黑魔王散發著怒氣,這對他來說是莫大的侮辱,她完全明白,他們食死人居然漏掉鳳凰會的情報。

黑魔王的怒氣高漲,最後強烈的怒意化為撼動大地的咆哮,震耳欲聾的恐怖巨響讓上方五名鳳凰會成員站立不住。他們夫妻也在咆哮之下更快掉落,黑魔王的咆哮打亂了困住他們的魔咒,他趁機穩住,然後向上升騰,逃出陷阱。

「主人!」她見黑魔王離她遠去,忍不住張口呼喊。

令她驚喜的是,黑魔王回應了,她另一隻手被強大的力量牢牢抓住,那力量大到幾乎快捏斷她的手,黑魔王抓住她,她又連接著道夫。

「別想跑!」當他們突圍成功,衝破陷阱,回到地面上時,氣急敗壞的天狼星及詹姆上前阻擋。他們的魔杖尖端閃出紅色光束,擊中道夫。但當他們想要再擊落黑魔王與她時,卻是力有未逮。她轉過頭,道夫的神色令她害怕,那雙自面具後方的眼神包含著詫異、憤恨、不解,以及──遭受背叛。她有點不解自己為什麼不安又愧疚,情勢已經不是她能掌控的了的。

黑魔王再度化為黑色旋風,將她整個人颳走。
(TBC)

下集預告:
如果,有沒有可能,或許她當時有點想法的話……。她腦中的念頭像一條蛇,而這條蛇正在往危險的地方竄去,不──她不該放任那條蛇下去。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0
忘記之前趕快來!😂 不然再拖下去就不知道黑黑其他坑要更新幾回了,而且接下來兩個禮拜周末都沒空(炸)

之前我並沒有特別提過,不過在這一章節我覺得我必須提一下,就是布萊克姊妹跟婆家夫人的應對。在種種社會氛圍(尤其是貴族之間)下,這樣關係的人們又更加小心翼翼,容錯空間窄得連根頭髮都要放不進去,而這充分地展現在黑黑的文中。從字裡行間、一言一行都透漏著一股微微緊繃的氣氛,讀者不論有無相同經驗都會不自覺地小憋氣看完。這種壓迫感,就算水仙從魯休思那邊得到再多的關愛恐怕也是無法滋潤回來的(嘆)
這樣的氛圍即使丈夫的母親不在場也依然有所展現,像是姊妹們就是只會埋頭悄悄話的橋段,我想貝拉心中應該滿糾結的--她會希望看到妹妹幸福快樂,但她同時也希望她能夠明白她婚前拚命暗示的那些吧

看到一個團隊裡面總是會有太容易輕敵的存在不禁搖頭🤦‍♀️ 這麼快速就被解決掉我看也是活該(雖然時間線跟個性完全對不上,但我莫名地就想到湯姆🤣)
雖然不確定黑黑寫完這一章是什麼時候,但接連兩個坑都有打鬥橋段,還是再說聲辛苦了!而且這一章應該是《窒愛》裏頭少數、甚至頭一回用到兩帖的?讀來真的精彩🤩

雖然在這裡一直以來算是很欣賞貝拉,但看到她說「鳳凰會這種暴力組織」我不禁冷哼一聲--食死人也不遑多讓啊貝拉?🤣 應該要換個詞才是XD
回過頭來談些比較開心的--看到穆迪啦莉莉啦這些人有點感動🥺 又安插進隆巴頓夫婦和天狼星,所謂的正vs邪、純種就該「選擇」的方向也是引導讀者再度思考。

前面看到說《預言家日報》給貝拉的稱號就覺得事有蹊蹺,果然道夫……嗯。
「情勢已經不是她能掌控的了的」讀起來也另有意涵,除了是眼下的攻擊情勢、眼下她就是無法跟著他一同撤離,更也有眼下她不再是他的了(雖然是否曾經是呢?這個各自的定義上有待商榷,但就先當作是吧)--她真的可以不再是他的了。
(又回過頭想前面那個太早得意的正氣師,食死人這邊的對應就是道夫了吧,真是自找的啊,真的不該太過驕傲)


黑黑中秋快樂!希望妳可以趁機會好好休息,這一篇感覺很耗費心力啊> <
說到點讚速度,我當時剛好在閒晃看到黑黑更新就先按了XD 結果現在才發現有兩帖,趕快補按XD

PS:
她卻將頭向反方向
道夫得意地率領食死人們正氣師步步進逼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