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鄭重發誓,我絕對不是純種 (10/24 番外:愛情魔藥發明者)

發表於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好喜歡第二人稱啊!特別又很有帶入感
女主角都姓夏菲了,難道是有什麼特別的引擎?Σ(*゚д゚ノ)ノ
喜歡石內卜說學院時的順序,完全充分展現了他的喜好hhhhh
結果還沒看到露欣達分院,可惡太弔胃口了超好奇orz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gm40448101 謝謝你的回覆<3333  好開心╰(*°▽°*)╯
女主角都姓夏菲了,難道是有什麼特別的引擎?Σ(*゚д゚ノ)ノ
有~ 不過不會是回夏菲家族認親,他們家的人,可能一時半會都出不來了。
喜歡石內卜說學院時的順序,完全充分展現了他的喜好hhhhh
That's right<3  good observation ,mate!
結果還沒看到露欣達分院,可惡太弔胃口了超好奇orz

(*/ω\*) 下次更新,分院結果就會出來了

地窖蛇王爆毒液🐍嘶嘶嘶嘶嘶嘶~ @Jaime62442HP

1
@a30618356
期待着其他人的分院結果~~(興奮中)😆😆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0
@Jaime62442HP
(*´ω`*) 我也豪興奮呀
謝謝謝謝你的回覆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分類帽分類一個人的時間不太固定,有些特別快,有些特別久,像葛來芬多的西莫˙斐尼干和妙麗就坐了一分鐘,而奈威則整整坐了五分鐘,久到人們開始竊竊私語,榮恩說他這樣就叫做帽鈍,期間奈威的嘴不停蠕動,像是在跟分類帽說話一樣,直到分類帽大喊出「葛來芬多! 」他才露出鬆了口氣的笑容。
奈威實在是太開心了,所以他連同帽子一起跌跌撞撞的跑向歡聲雷動的葛來芬多桌,嚇的分類帽不停大喊「孩子!孩子!放我回去!放我回去! 」
在一片哄堂大笑中,奈威總算是把帽子還回它應該有的位置。
「露娜˙羅古德! 」
露娜˙羅古德蹦蹦跳跳的跳上講台,她有一頭及腰的淡金色長髮,混雜著一些灰色髮絲,這使得她看起來有些儀容不整。她以夢幻的神情緩緩將分類帽戴上,分類帽幾乎是一碰到她的髮絲就宣布她的學院。
「雷文克勞! 」
露娜輕輕的放下分類帽,舞動著四肢跳下講台,她大的過頭的胡蘿蔔耳環晃的像要把她的耳朵扯下來一樣,你不禁懷疑那是真的胡蘿蔔。
 
「她還真是有夠怪的」榮恩低聲說,哈利點頭附和。
「那是真的胡蘿蔔嗎? 」哈利問。
「我覺得是真的。榮恩,你得當心阿! 她下一個耳環的材料說不定是你」你揶揄道。
「看在梅林的最長的鬍子的份上,絕對不會發生好嗎。」榮恩沒好氣的說。
「梅林的鬍子? 」你問。
「那是髒話,喔,我不該教你這個的」榮恩一點也沒有歉意的說。
「梅林的鬍子」你現學現賣,一邊捋了捋自己不存在的長鬍子。
「喂,嘴巴放乾淨點」淺棕髮的阿尼˙麥米蘭不悅的對你們說。
於是你在心裡又罵了一次,而榮恩聳了聳肩膀作為回應。
 
麥米蘭是下一個被分類的學生,他被分進赫夫帕夫。
 
「跩哥˙馬份! 」
馬份昂起下巴走上台,分類帽在觸及他頭髮的瞬間就喊出「史萊哲林! 」
頂著一絲不亂的體面髮型,馬份與他的朋友們重新會合。
「馬份家全都是史萊哲林的」榮恩恨恨地說,彷彿馬份又當著他的面羞辱他一次。
 
很快的,輪到哈利了。
當哈利的名字被喚起,人們開始交頭接耳,嗡嗡細語蔓延整個餐廳,你看見石內卜若有所思的望著哈利,這是頭一次,你覺得他不這麼死氣沉沉。
頂著巨大的壓力,哈利走上台前,讓分類帽蓋住他的一頭亂髮。
 
「那真的是那個哈利波特嗎?」一個黑髮的女生問。
「沒錯」 榮恩回答
「太棒了,史蒂芬一定會很高興的」她說完便轉回頭繼續盯著哈利。
 
哈利的嘴也開始唸唸有詞,但顯然比奈威更加堅定,就好像他正在拒絕某個絕對糟糕的提議。
 
「葛萊分多!」分類帽大喊,哈利止不住的咧著嘴笑。
葛萊分多的長桌爆出如雷般的歡呼,聲音之大,連地板都略微震動。
榮恩的雙胞胎哥哥們大喊著「我們有哈利波特了!」「我們有哈利波特了!」勢頭之大,你以為他們要把哈利扛著跑出去。
負責分類的女巫也喜上眉梢,她與坐在師長桌中間的智者相視而笑,他的鬍子長的不得了,出於直覺,你相信他就是這間學校的校長。
 
這次哈利的分類,一共歷時了三分鐘。
 
歡呼逐漸停歇,你們重回到莊嚴的分類儀式。
雙胞胎姊妹巴蒂和巴蒂被分到了葛來芬多和雷文克勞。
 
再兩個字母就到你了,你緊張的乾嘔了一下。
 
「嘿,榮榮」
「嘿,榮榮」
榮恩的雙胞胎哥哥們從葛來芬多的桌子和榮恩搭話。
「別在學校這樣叫我!」榮恩低聲地怒斥。
「小寶貝榮榮,你媽咪叫我們照顧你」弗雷完全不管他,笑嘻嘻地說「但她忘了說,你如果去史萊哲林,我們可就沒你這個弟弟了。」
「我們的新弟弟將會是--哈利•衛斯理•波特」喬治接著說。
「別亂說啦」榮恩沒好氣的回答。
「榮榮」你玩味的複誦「對啊,怎麼可能,你明明是赫夫帕夫的料」
「算我求你們,別搞我,我緊張的快吐了。」
「嫩,我已經吐了。」你嘲笑道
「真的假的啊?」
「假的」
「梅林的鬍子」
 
「露欣達•夏菲!」
該我了。
你看了榮恩一眼,榮恩恐慌的表情起到零點的安慰作用。
 
你深吸口氣,走上台,眾人的目光落在你身上,你覺得比將要被分類還沉重。你將分類帽輕輕拿起戴上,隨後陷入另一個空間。
這個空間一片祥和,讓你有種平靜而輕飄飄的感覺,使你的胃不這麼翻攪了……喔,等等,不,那是股混雜著上百個世代的灰塵、皮屑、魔法物質的味道,你乾嘔的太大力,差點真的吐出來,你心有餘悸的小心控制呼吸。
「我不髒,我不臭,我是頂潔身自愛的帽子」你耳邊響起微弱的聲音,起初細不可聞,但在你的心裡不斷回響,像你現在已經是一具空腔,回音越疊越大聲。
 
我很抱歉。 你在心裡與它對話。
 
「你不是真的這麼想」分類帽說。
 
這頂愚蠢的…
 
你趕緊把闖入的念頭壓下。
 
「嗯,有趣」分類帽繼續說「我好像聽到兩個人的聲音。有趣。一個激進果斷、狡猾,另一個溫暖善良、敏感。阿,是的,不可否認的,兩者都是才華洋溢」
 
這太荒唐了。我沒有人格分裂。
 
「嗯--強烈的想證明自己的慾望,這是誰的呢……難以區分,甚至兩者都難分高下,矛盾,你從來不曾停止懷疑所有事情。」
 
就像現在。
我沒有義務要對你敞開心胸。
結果早就出來了。
 
分類帽沒有回答。
 
在這裡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放鬆警戒。 你恐慌地想。
 
我早就猜到了,你這白癡,這根本沒有意義,還不如讓我們抽籤,四個學院就想概括所有人格特質?
 
難道不分院打成一團隨機分能更好嗎?
 
你就等著看看自證預言怎麼摧毀眾人吧。
 
「困難,太困難了……」分類帽輕聲地說「我該把你分到哪個學院呢? 」
 
分類帽,不分類的時候你都在幹甚麼?
你突然有個小念頭,想看看分類帽有沒有靈魂。
 
「我將陷入沉睡,直到有人需要我,我才會再次甦醒。」
 
它只是個工……
你把這個冒犯人的想法壓下。
 
「看來就是那裏了,你的才智能在那被包容,你將學會更好地相信自己,你的能力將會被打磨,但請記著我的一句話,即使真金都怕一再的火煉。」
 
「雷文克勞! 」分類帽大喊。
 
你呆愣地走下台,接受眾人的歡呼。
雷文克勞學生們熱情的握手把你拉回現實,你笑著回應他們。


///////////////////////
╰(*°▽°*)╯ 

重看自己的文章是一種羞恥的折磨,但好處是,我發現第一章章尾我沒有改到,也許大家能去瞧一眼。
#12
下一篇傳送門 #39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a30618356 等等!露娜!? 露娜和金妮同年啊?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Rinse 嗨 歡迎回來(❁´◡`❁)

是的,我做了些改動,這是個不好的安排嗎?😢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a30618356 沒有啦,只是有點懷疑自己記憶錯亂,不過我表示我要開始考試了,可能一段時間不能來看文了QQ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心裡的大石終於放下,你現在能一派輕鬆的欣賞分類儀式,雖然台上也只剩下三個人。

下一個被分類的新生是莉莎˙杜平。
你眼神掃過她之後的師長桌,海格不知道為甚麼已經拿著杯子,石內卜旁邊坐著一個緊張兮兮的年輕人,他頂著比他腦袋大上一倍的紫色頭巾,這讓他比旁人更為神經而古怪。
雷文克勞! 」
你和其他人一樣站起來大聲歡呼,在她跑過來加入你們時,跟這個深棕色頭髮的女孩熱情握手,她狂喜地大力搖晃你的手,隨後坐在你旁邊的空位。
羅納德˙衛斯理」榮恩僵硬的走上台,臉色慘白的坐上椅凳,直到他的眼睛被分類帽遮住前,他的雙眼都緊盯著他雙胞胎哥哥們的方向。
沒有隔多久時間,分類帽高喊出葛來芬多,榮恩虛脫般的帶著解脫的笑容走向葛來芬多的長桌,哈利開心的迎接他。
隨著最後一位史萊哲林—剎比˙布雷司被分類完成,晚宴總算該開始了。
 
你端詳著眼前的空餐盤們,心裡開始期待佳餚會以甚麼方式送上。
 
「歡迎! 」師長桌正中間的長者站了起來,敞開雙臂對著大家致詞。
「鄧不利多」莉莎喜孜孜的低聲說。
「歡迎大家到霍格華茲度過新的一年!在宴會開始之前,我有幾點要事得先聲明,新生們,禁忌森林是嚴格禁止學生進入的,另外,我們的管理員飛七要我提醒大家,別進入三樓右手邊的走廊,除非你想受盡折磨而死。」
「最後,我想說幾句話做為結束:蠢蛋!哭!渣渣!扭!
「謝謝大家」阿不思˙鄧不利多坐回椅子上,你完全不明白他的結語,只能跟著如雷的掌聲拍手,但從現場的情況來看,多數的人並不在意。
 
你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突然填滿的餐盤吸引,烤牛肉、烤雞、各式料理法的馬鈴薯、臘腸、約克郡布丁,每隔幾個盤子放著的硬薄荷糖,在彈指之間,便堆滿你面前。
 
大家快速的將食物舀進自己碗裡,在霍格華茲,你似乎不用擔心搶不到食物,或是被迫吃下恐怖的「營養午餐」,說真的,你從沒看過這麼多的食物同時放在一起,每一樣都是上選之作,你很難挑出難吃的料理,即使是胡蘿蔔與青豆都顯得美味的不得了,比起其他的,你認為這才是最優秀的魔法。

在你開始吃第二塊烤牛肉時,葛來芬多的長桌傳出榮恩的驚呼,你好奇的探頭看了一眼,卻看見珍珠白的半透明頭顱正在烤雞旁邊與眾人打招呼,事實上,幽靈們正不約而同的穿牆進餐廳,到各自的學院歡迎新生們。你們的所屬幽靈是位看起來很哀傷的優雅女士,她朝著學生們點頭致意,一臉漠然的在餐桌上漂浮移動。
「那個是灰衣貴婦」雖然你沒有問,但莉莎仍向你介紹道。
你一邊震驚的看著鬼魂們,一邊點頭回覆。
人生中有多大的機會能看見一個毫無攻擊性的鬼魂? 尤其還是一大群,他們不像刻板印象中這麼可怕,反而還顯得生氣蓬勃,彷彿他們只是會漂浮的活人罷了。
就像葛來芬多的幽靈,他正生動詮釋自己如何死的,甚至還把自己的頭拔下來演繹一番—你一口南瓜汁幾乎要噴出來,你死守最後防線,將它硬吞到氣管中,你狂咳起來,在嘈雜聲中,你聽見莉莎的笑容特別爽朗突出,有人好心的遞給你手帕,你趕緊用來擦了擦鼻子擠出的南瓜汁和眼淚,潔白的手帕如今變的黃澄澄的,你感激地將它還給好心人。
「呃,我想這就送你好了。」安東尼˙金坦彎起不失禮貌的微笑推辭你的饋贈,你只好將它摺疊起來塞進口袋。
 
你看見灰衣貴婦第三度飄向你的區域,你不由得憂心忡忡地看著她,想確保她的頭十分堅固的固定在軀幹上。也許是留意到你的視線,她飄到你面前,居高臨下的問「有甚麼事嗎? 」
「沒事,我只是很困惑你的頭還好嗎?我是說,還很完好的粘著身體嗎? 」你誠懇地問。
灰衣貴婦的臉剎的變得更加死白,她怨恨且不屑的看著你說「我才不是那樣死的。」
「那你是……? 」餐桌斜對面的泰瑞˙布特死命地搖著頭,並且不停對你比個大叉。
你遲疑了下,不曉得該如何反應。
灰衣貴婦冷哼了聲,往牆的方向飄去,穿牆而過,你猜她今晚大概不會回來了。

不知怎麼的,你們這區域爆出笑聲和鼓掌聲。
「你很猛耶,直接問灰衣貴婦頭還好嗎。你是不是來錯學院了? 」麥可寇那嘻笑的說。
「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很好奇」你茫然的回答。
「幹得漂亮,你有希望進灰衣貴婦十大最討厭學生,自從史蒂芬他們那群畢業後,我看名單有段時間沒更新了。」某個高年級男生說,你看不見他被擋住的名牌,不過坐在他旁邊的另一個男生往後傾的跟你拳頭互擊示意,這讓你覺得哭笑不得。
「你們太誇張了,跟他們比,她根本小耳科--而且每年都有新生問這種問題,跟無頭尼克每年都要拔下頭一樣。」一個高年級女生邊塞進一口牛肉派一邊說。
「那你有看過問這麼直接的嗎? 」
「是沒有啦。」
「我是不是要跟她道個歉? 」你問。
「不用吧?我聽說灰衣貴婦不屑別人道歉,而且有時候她還會莫名其妙哭起來。」麥可說。
「這是真的」第一個回話的學長說「灰衣貴婦真的是……一堆吧?你有時候想跟她聊個天,她就生氣,可能不合那時候禮儀還是甚麼,有時候你也不用說甚麼,她就不爽的瞪你。不過她脾氣差歸差,人蠻好的啦,我一年級迷路的時候,通常都是她指路跟我說」
「對,她都用這種姿勢指路。」學姊活靈活現的模仿為她贏得了哄堂的笑聲。那是種慵懶,優雅,忍無可忍混雜的姿勢,靈魂體現在她的表情。
「我覺得還是要跟她道個歉比較好。」泰瑞認真的說,你點點頭,也覺得這是必要的。
「我以為不能問灰衣貴婦怎麼死的是常識耶。」莉莎顫抖著嗓音說道,她太過遙遠又渺小的聲音傳不到正激烈討論灰衣貴婦還有哪些地雷的人群中,但你聽見了,於是你回答了她。
「為甚麼阿? 」你問。
「你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 」莉莎有些激動的說,這使得她的雙頰微微的紅了起來。
「喔,我真的不知道」你促狹地笑了幾聲,暗自覺得自己應該要盡快到圖書館借妙麗說的那本甚麼的歷史書「所以,為甚麼啊? 」
「就是……不行。書裡是這麼寫的。」
你喔了一聲回應。

如果我死了,可能也不太會想有人太好奇我怎麼死的吧?

你覺得這個說法挺能說服自己的,所以你心滿意足的繼續聽著眾人面紅耳赤的討論,他們已經將話題轉向,不同的死法會不會造就不同的幽靈模樣,衣服的破壞程度有沒有關係,衣服也有靈魂嗎。
你很喜歡這個話題,你在心裡提出幾種能說服自己的想法,但奇怪的是,話一到嘴邊就黏在齒縫間,你說不出口。你只能讓自己心臟狂奔,一邊略為苦悶的喝了口南瓜汁,你看見麥可神采飛揚地置身在話題中心,不由得覺得口中的南瓜汁變得有點苦澀。

於是你趕緊再舀了幾塊烤牛肉壓掉那種味道,在機械式咀嚼時,你剛好對上哈利的目光,你插起牛肉向他致敬,他忍不住微笑,使得有股暖流流向你心口,這讓你感覺到很安心。
 
 /////////////////////////////
睽違好久總算爬回來更文了,新學校開學後變得好忙,但常常還是會想到一些故事情節,之後大概會維持每兩周一更(強烈希望,強烈盡量)。其實這次更新的,大概半年前就寫好了,但當時候覺得寫的爆炸爛,很想全部刪掉,剛剛看了看覺得,還行耶,可能標準下降了😂
這次順便把之前寫得看了一遍,發現自己寫出來的石內卜超嗆的,真的是很機車呢,不過我喜翻
以上,希望大家看了這些幹話會很開心  :))
#42 下一篇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1
@Rinse 感謝你之前都常常看我的文 :DDD ,標記你想讓你知道,沒有,我沒有棄坑。 如果很忙可以直接無視這個tag ,it's ok <3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1
@a30618356 謝謝你還記得我,我新學期也很忙,大家一齊努力吧!只要你們不棄坑,我也不會棄坑的(´∀`*)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於是你趕緊再舀了幾塊烤牛肉壓掉那種味道,在機械式咀嚼時,你剛好對上哈利的目光,你插起牛肉向他致敬,他忍不住微笑,使得有股暖流流向你心口,這讓你感覺到很安心。

「夏菲,我是說,露欣達,你家人接到信的反應是甚麼樣? 」麗莎已經吃飽了,她抓了顆薄荷糖丟進嘴裡,一邊問你話。
「該怎麼說,反應蠻大的,差點把石內卜教授轟出去」你苦笑的說。
「你是說那個石內卜嗎? 」麗莎小心的指了下老師席的位置,你點點頭「為甚麼啊?我以為大家都喜歡霍格華茲? 」
「對我爸媽來說不是,他們比較喜歡其他學校。」
麗莎點頭表示理解 「我爸媽就不同,他們一直很懷疑我有沒有魔法,但我的姊姊有,沒有道理我沒有,很高興貓頭鷹證明了我有這個血統。」
「你姊姊在哪個學院啊? 」
「喔,在葛來芬多,她長得很高,你應該一看就能看到。」
「對我來說,每個人都很高」
麗莎哈哈大笑「這倒是」
「你吃飽了嗎? 」她突然發問,你看向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空掉的餐盤,才意識自己飽的肚子都脹起來了。
「差不多」你回答。
「那就好,因為要上甜點了」你正想開口問她怎麼知道時,殘餘的食物和骯髒的餐盤在你眼前消失,換上種類繁多的甜點,你看過的,你不准吃的,你從未見過的,你不由得驚呼一聲,而從餐廳四周傳來的聲音告訴你,你並不孤單。
「太神奇了! 」你興奮的向麗莎致敬,一邊眼明手快的挖了幾勺冰淇淋和幾塊蘋果派。
「大部分人都吃飽後,就會開始上甜點」她喜孜孜的說 「這是我姊姊跟我說的。」
「那如果我是那少部分怎麼辦? 」
「這個…的話,應該可以先盛到盤子裡吧? 」
「有道理」你點頭道,之後你們經歷了短暫的沉默,好讓彼此把食物塞進嘴裡。
 
等到甜點也消失後,鄧不利多校長站了起來。餐廳瞬間變得安靜,就連剛剛哈哈的笑聲都被硬生生切斷。
「現在大家都吃飽喝足了,在我們一起歡聲歌唱前,魁地奇的隊員審核會在這學期第二個禮拜開始進行。有興趣代表學院比賽的人,請盡快跟胡奇夫人聯絡。」
「好了,現在,讓我們一起唱校歌吧! 」鄧不利多呵呵地笑,接著舉起魔杖,輕彈了下,從魔杖頂端飛出四條金色彩帶,高高竄起,飛到每個餐桌的最後一排,像蛇行一邊扭動,漂亮的書寫文字從彩帶上浮現,每個人都有同一段文字,你伸手摸了下,發現金色彩帶往你這邊貼近了。
「大家選擇自己最喜歡的曲調」鄧不利多說「一,二,三,唱! 」
你一頭霧水,下意識選了輕快的聖誕歌曲。在鄧不利多的一聲令下,全體師生嘶吼道:
 

霍格華茲,霍格華茲,霍霍格格霍格華茲,
求求你教給我們一些知識,
不論我們是禿頭老人;
還是膝上帶疤的年輕小子,我們腦袋需要裝進
一些有趣的玩意兒,
因為現在裡面空空洞洞,充滿空氣,死蒼蠅和瑣瑣細細,
所以請教給我們一些值得學習的東西,
召回我們遺忘已久的記憶,
你們只要盡力去做,其他的就交給我們自己,
我們會用力學習直到頭殼壞死。

 
每個人唱完的時間都不同,像石內卜就是頭幾句就會唱完的類型,而衛斯理雙胞胎則是他的極端反例,以緩慢送葬曲風,直到整個餐廳都安靜下來,他們都還有三分之一可以唱。鄧不利多一點也不在意,反而相當開心,用歡快的節奏指揮。在唱完時,他的掌聲也更為熱烈。
「阿,音樂呀」鄧不利多擦拭了眼角「一種超越我們這些雕蟲小技的魔法!好了,現在該上床睡覺了!大家快跑。」
 
你發現每個餐桌都有一男一女快速站起。
「雷文克勞的一年級生,請跟我來。」雷文克勞的學長這麼說,他的聲音似乎比常人更為大聲。
雷文克勞的一年級生們跟著領頭的學長魚貫離開餐廳,你們與史萊哲林同行,與葛來芬多走向不同的樓梯,在經過一個長廊後,嘈雜的聲音終於降低到能允許領頭人發言。
「晚上好,各位一年級,我是你們的級長羅伯特˙希利雅德,蒂芬妮也是,跟他們打聲招呼吧。」你看見一隻白晰的手向大家揮了揮。
「首先,恭喜你們加入雷文克勞,不是我自誇,這是最聰明的巫師與女巫所居住的學院,我們的創辦人,羅威納˙雷文克勞認為學習高於一切,我們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相較於其他學院需要隱藏交誼聽的門口,我們選擇敞開樓塔頂的大門,只用一隻青銅老鷹作為門環,你夠聰明就能進來。你們等等就知道我說的意思。而老鷹正好也是雷文克勞的象徵,他是一種能飛到無人能企及高度的生物,藍色與古銅色則是我們的代表色」
在長廊底部,你們與史萊哲林分離,隨著他們走下樓梯,你們也開始爬上塔樓。
「塔樓頂部就會是雷文克勞的交誼廳,以下會是你們的宿舍,我可以說,雷文克勞塔是整個霍格華茲風景最好的地方,整個校園都能一覽無遺,當然交誼廳的藏書也相當豐富,有些珍貴的書甚至只有在交誼廳才找的到。」
「另一個雷文克勞很酷的點是,我們的學生最獨特,當然獨特跟怪一線之隔,不過天才總是不同於一般人,比起其他學院,我們更重視你們的想法,而不會去敷衍了事。就像我們的院長弗利維教授,可能有人會因為他的身高和音調去輕視他,但他可是當今魔法界法力最高超、學識最淵博的符咒學教授。他的辦公室永遠會為雷文克勞的人敞開,你們會喜歡他讓餅乾跳舞的小把戲的,當然,餅乾也蠻好吃的。」
 
相比一年級新生的氣喘吁吁,級長臉不紅氣不喘的一邊登上塔樓,一邊說話,你心裡對他的佩服油然而生。你想大部分人都是這麼想的,他們用著崇拜的眼光看著級長,在他介紹雷文克勞也感覺於有榮焉。
 
在雷文克勞塔的頂樓,你們總算看見刻著老鷹的大門。級長敲了敲門環,一個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從老鷹剛張口的嘴傳出。
「我能讓人們哭,我能讓人們沉迷,我只存在於過去,我是甚麼? 」老鷹說。
「記憶」級長不假思索的回答。
「答的好」老鷹說,大門應聲向內旋開,級長邁開步伐走進交誼廳,目瞪口呆的一年級生們則加緊腳步跨過大門。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美麗的深藍色穹形天花板,像灑滿星空般閃閃發亮;環繞著塔樓,數個玻璃窗為眾人展示無死角的夜景,大理石人像駐守在嵌在牆內的藏書前,零零散散的柔軟沙發和桌椅散布在交誼廳內。而在級長身後,想必就是通往宿舍的樓梯。
 
「如你們所見,想要進交誼廳,就需要回答老鷹的問題,很多新生會很害怕這部分,但我得跟你們說,你們很快就會學會其中的訣竅,並且愛上讓十幾二十個學生一起聚在門前討論的難題。不過,對某些趕時間的人來說或許不太妙,我建議你們仔細檢查是否帶了所有東西。最後,我們的駐塔幽靈是灰衣貴婦,我想剛剛大家有看到過,對於其他學院來說,她從不說話,不過對雷文克勞的學生,她總不會吝嗇給予協助。大概就是這些,等等走下樓梯後,女生跟著蒂芬妮,男生跟我走,你們的行李已經在宿舍了,每個人桌上也附了一張霍格華茲地圖,和我今天所說得內容,相信你們將會有個美好的夜晚。
最後提醒:好好下功夫,讓自己成為霍格華茲最聰明、古靈精怪、風趣的成員之一。
晚安。」
在新生們的熱烈掌聲後,一年級的女生由蒂芬妮級長帶領,先走下階梯,在一層左右的深度後,你們走進一年級宿舍,在宿舍盡頭,你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名字,而在靠近窗的深藍色金邊帷幕的四柱床旁,你的行李就在這裡。
「一個,兩個……」級長數著人頭,在對照房間外的名單後,她皺了下眉頭「少一隻……」
級長快步走向其他房間,留下你跟麗莎面面相覷,她大概就是你今後的室友,也許也會是你在霍格華茲的好朋友。
「看來我們的人數特別少」麗莎率先打破沉默。
「的確是」你點點頭「至少空間會蠻大的。」
你們看著級長在各個房間穿越來穿越去,大概五分鐘後,她和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女生走了回來,她耳朵掛著的胡蘿蔔隨著她的步伐搖晃,喔,是露娜˙羅古德,她對你們嫣然一笑。
「總算到齊了」級長說「明天會發課表喔,別睡掉早餐了。」
你們目送她離開後,就拖著疲憊的身軀換上睡衣,這之中你們沒有過多的寒暄就倒在床上,你原本還想研究下霍格華茲的地圖,但很快就昏昏欲睡。
在睡著前,你恍惚聽見了一段對話:
「嗨,蒂芬妮! 」
我的梅林,小羅! 你的擴聲咒! 」
「抱歉! 」
之後便是一夜好夢。
//////////////////////////////////////

在雷文克勞的新生桌上,以羊皮紙手繪的霍格華茲地圖,神奇的是每個人拿到手的圖都長的一模一樣:
打完這篇,成就感爆棚 :D

@Rinse 大家一起加油~ 雖然下個連假還要好久

尼莫船長會不會夢見鸚鵡螺 @a30618356

2
很久以前,在一個純樸的小鎮上,住了一個叫做拉弗恩的女巫。
村莊的人並不曉得她的身分,只知道她是個離群索居的人,平時也不曉得以甚麼維生,事實上,拉弗恩的職業是藥劑師,專門研發各種魔藥,當然了,這些村民是不會了解的。
這天,拉弗恩一如往常查看她空空如也的信箱—她是名不經傳的小卒,現在只有帳單會準時拜訪她—喔,等等,這真是神蹟,只見她的信箱深處躺了一封薄薄的信封,她驚奇的將它取出,走回書房期間不停翻看,沒有署名人,只用了一個得體的蠟封。
拉弗恩迫不及待的拿出拆信刀拆信,信是這麼說的:

親愛的 蒙莫朗西閣下,
抱歉這封不請自來的來信打斷你的生活,
但我謙卑的想請求你的協助。
我心悅一位紳士久已,我為他付出我的生命,我可以為他做任何事,但他卻對我不屑一顧,我痛心疾首,也深知不該沉迷,因此我決定做最後一次努力。
我從教授那裡得知,你是個才華洋溢的藥劑師,我想只有你才有能力發明出這種魔藥,你大概猜到了,是的,我需要一瓶愛情魔藥,我不在乎這個效用有多長,我只想短暫擁有那個人。
我會準備豐富的酬勞等著你的好消息。
祝一切安好。

拉弗恩後仰著椅背陷入沉思,這是個非常非常有挑戰性的任務,其中最有挑戰性的是她沒有戀愛的經驗,她唯有的只有莎士比亞般愛情的憧憬,但她得小心別把魔藥調成假死藥。
總而言之,她還是開始了無止盡的實驗。
第一天, 她以對愛情的想像和自己的理論基礎,在魔藥原始湯中加入小仙子的翅膀,山玫瑰,魔藥呈現亮紅色,她將成果餵給實驗鼠,實驗鼠1號在嘔吐之後開始繞著圈跑,直到十分鐘後才停止。
第二天, 她加入了奶油蟲,野莓,跳跳菇。實驗鼠食用後,口腔可見有東西亂彈,並且不吃不喝。
第三天, 第四天,第五天,拉弗恩都沒有試驗成功,隨著失敗次數越多,她急的跳腳的頻率也越高,她開始翻閱更古老的典籍,加入與愛情更沒有關係的火爆材料,她甚至有點討厭愛情了。

第六天的早晨,她決定去鎮上散心一趟,在漫不經心的採買結束後,她在二手書店門口被人撞倒,她的東西散落一地,其中也包刮了她剛買下的哈姆雷特。
撞倒她的是個名人,白手起家的富豪湯姆,他紳士的將拉弗恩扶起,並鎮重道歉,在確認完拉弗恩安然無恙後,湯姆給了她友善的笑容後,就告辭了。
這一瞬間,拉弗恩摸著自己滾燙的臉頰,她明白了甚麼是愛情。愛情的滋味實在太過迷人,以致於她無法自己的跟蹤湯姆,即使只是踩著他的步伐,在陰影處窺視著他都讓拉弗恩感覺幸福。
然而,幸福破滅的正如它來時快速,拉弗恩看見湯姆與某個女人相擁,他單膝跪下,掏出懷裡的花,那女人喜極而泣的點頭,這對戀人又一次緊抱彼此......。

拉弗恩失魂落魄回到家中,呆愣的癱在沙發上,又走到書房,看著研究成果站了一會兒,一陣旋風式的憤怒突然席捲她,她將桌上的樣品全掃落在地上,這晚,她是與眼淚相伴入眠的。
第七天早晨,拉弗恩在花園摘了一朵玫瑰,她走回書房,看著原始魔藥湯,不禁又哭了起來。

我不在乎效用多長,我只想短暫擁有那個人。

她腦中浮現信上的話,這使得她鬼使神差的從架上取下了珍珠粉,加進大釜裡,又丟了些手中的玫瑰花瓣。
她一邊想著與湯姆的相遇,一邊加入了發著光的月光石粉,自燃的紅色火灰蛇蛋。她一邊想著湯姆與戀人相擁,一邊加入了玫瑰刺和薄荷。
她帶著眼淚攪著魔藥,在魔藥從原本的珍珠白轉變成粉色後,她惴惴不安的將魔藥裝瓶,並且找到時機對湯姆下藥。當湯姆的眼神從困惑轉為迷戀,拉弗恩知道自己成功了,她總算能擁有這個男人。
可惜的是,愛情魔藥的效用不盡人意,一小時之後,湯姆帶著憤怒羞愧的表情將拉弗恩趕走。

拉弗恩怎麼可能就這樣放棄,在她將成品寄給那位不具名女士後,就全心投入愛情魔藥的研究,一投入就是十幾二十年。直到她頭髮已經白了大半,她才幡然醒悟。

這到底有甚麼意義?

她不停在心中問自己。湯姆永遠也不會真正愛上她,就像她在這些年中不曾真正愛過自己一樣,是時候放過他,也放過自己了。
她總算釋懷了,再把剩餘的研究成果都打包給贊助者前,她在一同寄過去的羊皮紙上寫下:當心阿,愛情魔藥法力強大,然而即使再強大的魔藥,都無法真正複製愛情。

至於這之後的拉弗恩去哪了?
沒有人知道,但唯一能肯定的是,她正在尋找自我的路上,並且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


興起寫了篇愛情魔藥發明者的故事,可能還有點粗糙,不過寫起來蠻好玩的。
中間給實驗鼠吃魔藥後的反應,比如說吐,是參考自己以前對羅曼史過頭的幻想,有點惡趣味呢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