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12/9更新至第二十七章

發表於

兔兔琳.xD @LunaLuna

1
我~有~沙~發~咯

哦哦哦!這媽媽(兩個)都不太行吼
我真心覺得潔思好口憐

嗚呼 @oOwOo

6
恭喜一年級結束!

平常我都在潛水
但因為太喜歡弗洛大大的文
所以決定浮水一下(=゚ω゚)ノ

偷偷放上自己畫的潔思ʕ •ᴥ•ʔ
髮色的部分弗洛大大只有說是偏深色的
所以我選了能和紫色眼睛配的藍灰色!
髮型則是參考前面弗洛大大畫的圖
如果有冒犯到或不喜歡的話我再撤掉(。 ́︿ ̀。)


星舞🐍 @Liaostar

1
媽媽感覺是為了潔思好,怕她被騙(?進布萊克家族,雖然天狼星是好人,但媽媽不這麼認為
但我還是覺得媽媽的用詞很刺耳,雖然潔思覺得媽媽偏心,但三姊妹感情很好呢
期待去希臘,後面應該主要是劇情吧

👽吉吉安 @vivian04su

2
恭喜一年級結束*\(^o^)/*🎊🎊
之前的終身禁愛令原來就是這個啊😰是說爸爸都不管管嗎ww
去希臘!(✪ω✪)期待看到弗洛的希臘文化介紹(??
感覺獅子之後也會有戲份呢~~

星舞🐍 @Liaostar

2
@vivian04su
爸爸應該很少見到她吧,之前回憶的部分有講到,那天是他難得回家的日子
就算回家應該也不會管,畢竟他跟女兒們不熟,平常在家的是媽媽,不會(也沒資格干涉

還想補充我剛剛的留言,雖說媽媽的言語很刺耳,不過我爸也是這樣,常常不知道在兇什麼,又很容易生氣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LunaLuna 只能說每個母親都有自己的苦衷吧,只是沒有告訴孩子罷了

@oOwOo 歡迎浮出水面的嗚呼😆
謝謝你的喜歡(´▽`)
圖真的太可愛啦!!!!不過弗洛預設的是深棕色呢XDDD但還是很喜歡你的圖🥺謝謝泥🥺藍灰色也很好看!
不會不喜歡啦~謝謝你的圖(´▽`)(歡迎幫繪🤩

@Liaostar 凱瑟琳的確是為了潔思好
但換個面想,如果只是怕被騙進布萊克家,那她只要禁止潔思跟天狼星往來就好了呢~但星舞的猜測有擦到邊!(´▽`)
三姐妹的感情真的很好嘻嘻嘻
後面會描寫希臘唷
某些時候家長的壓力比小孩大很多呢(雖然弗洛也常常遇到莫名其妙的怒火╮( ̄▽ ̄"")╭

@vivian04su 感謝吉吉安!
沒錯~短文裡的終身禁愛令就是這個
雅各為什麼不管星舞已經替我解釋了~
希臘是很重要,但文化的部分先注重在蓬萊就好(*ˉ︶ˉ*)
獅子是天狼星最重要的親人(之一?
戲份是一定有滴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2
@goldenrainbow 終於追完了,讓我猜猜,潔思家和月神有血緣關係,月神代表貞潔,所以潔思家也可能不是月神後代。

然後二女的身份一定非常重要,但月神明明在神話中是姐姐,而二子的是阿波羅。按阿不思的告誡和媽媽的反應,我推測月神落下的其實是詛咒,原因是神話中阿羅波指使她將俄里翁,她的愛人殺死。詛咒的效果就是第二胎會受到負面情緒影響(潔思不停回想起往事哭泣)並愈來愈嚴重,還有不可以得到愛(不論親情或愛情)。

結合起來就是女主其實是月神弟弟的後代(腦洞大開

最後子時代好像有提到斗篷因為只有女性後人所以傳給了女兒,也許是指潔思?

畢竟我也不是神話系的,對月神認識不深,猜來好玩而已XD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Rinse
謝謝凜世打了這麼多🤩看到留言的那瞬間真的超驚喜~
月神代表貞潔,所以潔思家也可能不是月神後代。
這也是有可能的(⁎⁍̴̛ᴗ⁍̴̛⁎)
這個推測真的超專業~連弗洛都佩服(喂等等為什麼不太對勁
但真的很喜歡你的想法(´▽`)搞不好弗洛會偷改大綱Xd
但排行和你提及的詛咒的確是關鍵!
感謝凜世強大的留言XDD (遞茶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2
@goldenrainbow 你喜歡我的猜測就好了,因為我有時也不太清楚自己想說甚麼(?)和作者討論劇情總有種海龜湯的感覺,看似合理但事實上是南轅北轍(゚∀゚)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Rinse 沒事的~只要能討論劇情弗洛就很開心(˶‾᷄ ⁻̫ ‾᷅˵) 海龜湯XDDDDD
歡迎大猜特猜XD

是說破一百樓了欸🤩弗洛的三個長文坑都破百樓了🤩(不重要
有種里程碑的感覺
但弗洛目前要潛水備考大概假日回歸(?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二十三)



坐上麻瓜飛機,這大概是潔思的人生第一次。她興奮地趴在玻璃窗上,看著逐漸傾斜、下降的地平線。

「不用那麼興奮,」凱瑟琳冷聲道,「我們之後每次暑假都會這樣子,妳興奮不完。」
潔思只是轉頭瞄了母親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但在聽到每年暑假都會來到希臘時,她便更加興奮了。

飛機在雅典機場降落。凱瑟琳倒是以奇快無比的速度找到出關和領行李的辦法(雖然潔思覺得一個混淆咒就可以搞定),母女一行四人匆匆踏出機場。

迎面而來的是一股與濕氣重的倫敦不太一樣的空氣,乾燥的空氣讓潔蒂鼻血直流。
「沒事吧?」凱瑟琳細心地使了一個止血咒,潔蒂便覺得舒服很多。「這裡比較乾燥,注意皮膚喔!」

為了調時差,她們第一天只是在預先找好的巫師旅店——半個天秤辦理入住。
它座落在一個麻瓜劃為廢墟的建築中,外表看起來就像是殘缺不堪的柱式建築。

「這真的能住嗎?」潔雅不禁擔憂地問道。以她活了13年的經驗,世界上最令她敬而遠之的事物,除了容貌不堪的人之外,還有破爛的房屋——這位青春期的女孩已經下定決心,要嫁給有錢帥氣的豪門公子。
「在麻瓜眼中,聖蒙果也只是一間廢棄的百貨公司。」潔思平靜地說,無視母親投來責難的眼神。

幸好潔雅的疑惑很快就得到了解答。
「您好,這裡是半個天秤旅店——啊,費嘉頓夫人,好久不見呢!」
一個穿著袍衣(chilton,是一塊四方形布料所構成的,男女皆適)的服務員畢恭畢敬地迎了上來,接過凱瑟琳以及三姊妹手中的行李,然後就帶著她們走進旅店大廳。裝潢風格的不同以及富麗堂皇,讓姊妹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

灰色石塊拼湊而成的地板,搭上潔白中蓋上一抹淡藍的牆,隨著高度增加越來越飽和——一如外頭蔚藍的天際。大廳像是寬敞的長廊,中間有一條華麗的長毯,盡頭是一扇上了白漆的乾淨木門。
就算身處室內,也彷彿可以感受到微風的吹拂,廣闊的海洋也像是在面前一般。

服務員帶著母女一行四人走上長毯,接著有些戲劇性地,緩緩推開木門。
裡頭是一道更長的走廊。雖然光線頓時少了許多,但還是可以看得清牆上華麗的希臘式裝潢,以及少數異國風情——捕夢網與藍色和白色的牆壁意外地搭調。

「這裡是妳們的房間——」服務員帶著四人到了一扇藍色的木門前,將一塊奇形怪狀的小黃銅棍遞給凱瑟琳。「這是鑰匙,只要插進門縫的孔中就可以開門囉!」

「——藝術的散發(Emission of Art)?」潔思盯著銅棍上的一行英文字,不解地問。再次無視凱瑟琳責備的眼神。

「聰明的孩子。」服務員輕笑了起來。「來寄宿的客人中,妳是唯一提出這個問題的。」
母女四人看向他。凱瑟琳顯得特別不悅。
「我們的房號不是用數字,而是希臘神明——沒錯,每一個看起來很奇怪的詞句,都代表著一個希臘神祇。如果妳能解出來,那就太好不過了!」最後一句話,是對著潔思說的。

「那,你們是怎麼決定哪個客人要用哪個神祇的房間?」潔蒂不解地問。

服務員輕笑。
「這就不是我們能決定了。」他有點故作神秘地說道。些許陰影遮住了臉龐,使得五官更顯深刻。「是天意喔。」

待四個人都知道怎麼開關門和鎖門之後,服務員就走了。留下一片沉默的母女。
「妳應該知道我想說什麼。」凱瑟琳嚴厲地轉向潔思。「要是敢亂做一些什麼自以為是的推測,妳就死定了——我會要妳立刻回英國。」

「是的。」潔思乖順地回答道。當然,要不要遵守又是另一回事了。
或許凱瑟琳是正確的,但光是她的態度就讓潔思一點都不想聽從她。

她們踏進房內。迎面一股涼風襲來,拂過女孩們的臉頰。

-

半個天秤裡頭竟然還有希臘神祇博物館,實在是出乎三姊妹的意料。她們沿著看似沒有盡頭的長廊,看向一道道有著古老浮雕的門,一面數著有幾個神祇。
「有宙斯、阿波羅、阿芙蘿黛蒂、雅典娜、希拉......」潔雅看著希拉的簡介,並暗自希望自己不要像她一樣嫁到一個花心的老公。

潔思在看到最有興趣的一道房門之後,便再也不想往前繼續走下去了。
「阿爾忒彌思!」她看著門上忽然浮現的簡介——果然跟在霍格華茲時借到的書上面一模一樣。希臘女巫,死後成了神祇,有著紫色的雙眼,一頭亮麗的金髮,月神,向父親祈求「永保貞潔」。

也有一些部分,是書上沒有提到的,而跟麻瓜流傳的版本又大相逕庭。這使得潔思的心莫名地像是被提起來一般。
「受到父親懲罰而死。」
潔思吞了吞口水,手悄悄地探向古銅色的門把。

「不准進去。」背後的聲音將潔思嚇了一跳。
她轉過身去,凱瑟琳雙手抱胸,惡狠狠地瞪著自己。「要是被我抓到妳敢踏進去一步,就立刻搭跨國港口鑰回英國。旅館裡就有一個,魔力強到包準妳吐死。」

潔思面無表情地看著母親。
「是的。」她撒謊道。「我一點興趣都沒有。」
語句落下,沉寂了幾秒鐘。

「誰相信。」凱瑟琳冷冷地說,轉過身去大步離開。靠著房門的潔思,隨即鬆了一口氣,緩緩滑坐到地上。

她看了看左右。潔雅跟潔蒂都消失無蹤,艷麗的陽光從小小的玻璃窗照進長廊,更顯得陰影處的暗黑。
潔思想起了如迷宮一般的布萊克大宅。當時的她,便是暈倒在一道陰森的長廊上。
耳邊的喧嘩聲剎地停止了,只剩下一片寂靜。
潔思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現在究竟在哪裡。

她在一片黑暗中惶恐地摸索著,周圍沒有任何人。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不知道為什麼,去布萊克大宅時身上穿的禮服到現在都還是很合身。那華麗又繁複的款式,倒又不像是一個小女孩該穿上的。

潔思快步跑著,一如當時在大宅裡迷路、呼喚著父母。她並不會氣喘吁吁,加快的心跳只是因為焦慮和恐懼。
突然想起,那陣子當她尋找父母時,有時候他們還是會笑著一把將潔思抱起、用魔杖變出一些閃亮的火花。
那個笑容,有幾年沒有出現了呢?
 
而那次在布萊克大宅的宴會中,父母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出現。彷彿是自從那次之後,潔思與父母之間,像是多了一層紗一般。
而那層紗,現在厚的跟一堵牆一樣。

她感覺到,黑暗中有一雙與她相去不遠的手,使勁吃奶的力氣將她撐起來。
她的背靠著的地方,突然一陣溫暖——如溫泉一般,又像是在寒冬喝下的熱可可。

-

潔思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依然不是剛剛的長廊,就連四肢都還是有輕飄飄的感覺。
她站起身,沒發出半點聲音。看了看自己的手,卻只看到背景的地毯——
她看不見自己。

她回頭看了看,那道凱瑟琳下令禁止打開的房門竟然在身後。
看來,潔思進入了阿爾忒彌思的展覽間。不放棄地再度用力跺腳,卻什麼聲音都沒有,就連自己拍手也沒有任何聲響。
潔思已經無法分清這到底是夢還是現實。

環顧四周,寬敞的房間裡擺著大大小小的資料,陳設整齊。而這全部都是關於一個金髮紫眼的女孩——

阿爾忒彌思。潔思感到心頭一震,像是有什麼東西突然醒過來一般。她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些不同風格的畫作,還有那些看起來有著久遠年代的泛黃羊皮紙。

「阿爾忒彌思與阿波羅各有一件美麗的斗篷——由國外的妖精遵循古法製成,他們四處冒險,使得斗篷吸收了對自己有利的物質,更顯強大——現在斗篷——」潔思小小地分了神,結果眼前的字又忽地換了一段。這使她懊悔地幾乎要賞自己好幾巴掌(她試過了,一點都不會痛)。

但眼前的文字也同樣地吸引人。

「阿爾忒彌思違反了約定而死——在父親的盛怒之下,她從容地迎接懲罰。」潔思悄悄地念著幾乎要糊掉的字。「因為——」

但在潔思的視線掃到旁邊的字時,一股強大的吸力將她往房門的方向吸去。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排字在一瞬間變成螞蟻般的大小,接著她感到一陣擠壓——就像是她被迫塞進一個殼子裡一般。

接著潔思便真正地醒了過來。

「你是誰?」一個嬌小的女孩,抱著一罐博蒂全口味豆彎腰看著潔思,一面將一顆藍色的豆子塞進嘴巴。「喏,希臘限定的憂鬱愛琴海口味,不錯吧?」

潔思呆了一下,這才發現已經半夜了。原先從窗外灑進的陽光由月光代替了,更顯著長廊的神秘及陰暗。

「你的身上都是銀白色的光芒呢!」小女孩笑嘻嘻地說,一面指著潔思。潔思這才發現地毯上的月光像是會流動般,不斷地往自己身上聚集。自己的頭髮、手和腿,都像是覆上一層薄薄的月光。身上的衣服已經變回來到希臘時的穿著,同樣泛著銀粉般的淡光。

潔思抬頭看了看眼前的小女孩。只見她也有著紫羅蘭色的雙眸——但她如阿爾忒彌思一般,有著亮金色的秀髮。她看起來是個淘氣的孩子
「那妳又是誰?」她問。「妳跟阿爾忒彌思有關係嗎?」

「喔。」小女孩笑著說。「我是凱瑟琳.諾利茲(Norliz,潔思母親本姓),我是阿波羅的後代。」
潔思愣了一下。一面心想這是小時候的母親嗎?還這麼中二。

像是看出潔思的想法,小女孩笑的更開心了。「我不是你媽啦——我們只是名字一樣罷了。」

「喔,」潔思癟了癟嘴。就算她告訴自己她真的是母親,或許自己也會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吧。「可是阿波羅有後代嗎?」

「每個希臘神祇都有後代啊。」小凱瑟琳笑咪咪地說道,嘴巴裡塞滿了憂鬱愛琴海口味的豆子。
「胡說,」潔思猛然反駁。「阿爾忒彌思就沒有。她請求父親讓她永保貞潔。」

小凱瑟琳笑的更大聲了。她陡地靠近潔思,將一顆憂鬱愛琴海口味的柏蒂全口味豆塞進潔思的嘴巴。
「妳,」她說,臉上的表情被大半陰影遮住。「就那麼相信麻瓜版本的蠢故事嗎?」

在這一刻,她彷彿不是一個開朗頑皮的小女孩,而是一個邪魅的小惡魔。

「妳知道阿爾忒彌思是怎麼死的嗎?」


-

#90
#105

為什麼三千字看起來這麼少Q_Q

👽吉吉安 @vivian04su

1
喔喔喔!是一零一大樓!👈耍中二ing
這章好恐怖啊( ▔□▔)有推理小說的fu(?
氣氛轉變得很快,可是又不會突兀呢^^
潔思媽怎麼又在偏心了(喂
阿爾忒彌絲該不會是因為喜歡上別人而死的吧?!😱
這讓我想到潔思的禁愛令……有股不祥的預感(抖
看到上次凛世的想法,覺得很有道理!尤其是那句「藝術的啟發」,阿波羅就是文藝之神,而且還是繆思女神的老闆~(然後這樣猜錯感覺會很尷尬xDDD)
三千字已經很多了🥳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vivian04su
有推理小說的fu(?
先不要XD弗洛是推理麻瓜XDDDDD
有可能伏筆埋一埋就忘記挖出來了XD
阿爾忒彌絲該不會是因為喜歡上別人而死的吧?!😱
有可能歐(賣關子(欠揍
看到上次凛世的想法,覺得很有道理!尤其是那句「藝術的啟發」,阿波羅就是文藝之神,而且還是繆思女神的老闆~(然後這樣猜錯感覺會很尷尬xDDD)
沒錯你猜錯了好尷尬(喂這什麼態度XD
因為是藝術的發XDDDDD
阿波羅也是重要的一環歐(凜世超會猜XD

👽吉吉安 @vivian04su

2
@goldenrainbow
推理麻瓜+1,果然猜錯了xDDD
猜劇情這種事還是交給凜世、星舞那種心得很長的大佬(?!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二十四)



潔思再一次愣住了。
小凱瑟琳帶著笑容,把不知道第幾顆憂鬱愛琴海口味的豆子拋進嘴裡。豆子飛過的路變成一條條豔藍色的拋物線,準確地墜落在金髮女孩的口中。她一面嚼著豆子,一面露出滿足的笑容,像是在展現給對方看一般。
潔思嚐了嚐舌間,一股酸澀夾帶著甘苦傳來。讓人想起站在愛琴海邊時,總是會聞到的那股味道。又像是回憶起過往時,會有的苦澀感覺。它如蔓延的水漬,在嘴巴內擴散開來,不快不慢,卻讓人難以察覺。

小凱瑟琳的聲音將潔思拉回現實——她現在盤腿坐在潔思對面,繼續挑著罐子裡面的全口味豆吃。一頭金髮在月光下,卻是浮著淺金色的光芒。她的嘴角咧出一個大大的弧度,紫羅蘭色的眸子裡,是潔思沒有的銳氣與傲氣。
「因為她違反了自己的約定呢!」小凱瑟琳說,卻在準備講出下一句時頓住了。潔思狐疑地看著對方,而後者只是有些驚恐地左顧右盼。

小凱瑟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啊,時間不早了、我要走了!」

潔思看著小凱瑟琳把裝著全口味豆的罐子鎖緊,臉上恢復了那天使般的笑容。
問題明明就已經形成,但是卻卡在喉間,怎麼擠都擠不出來——她慌張地想要拉住小凱瑟琳,再問更多有關月神的問題。

金髮女孩最後一次朝潔思綻開燦爛的笑容。
「掰掰!」

潔思彷彿在一瞬間恢復了說話的能力。
「喂、所以阿爾忒彌思違反了什麼——」潔思還沒來得及問完,小凱瑟琳便起身、抱起罐子,接著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消失在長廊的盡頭。亮金色的光芒在一瞬間消失無蹤,四周又變回陰暗。
這中間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潔思只好起身,接著慢慢踱回房間——

她終於聽的見自己的腳步聲了。

走出博物館,沿著通道跨進旅館。潔思已經有心理準備,去面對母親的怒火。
她悄悄地推開房門。不出所料,一道紅光打來,她連忙閃向一旁。

「躲什麼躲!討厭死了。」一股飽含著怒火的聲音如雷劈一般打向潔思——這大概是閃也閃不了的咒語。「妳在外面幹了什麼好事,潔思費嘉頓!」
凱瑟琳拿著魔杖筆直指向潔思,在一對銳利的眼眸裡只看得見冰冷的憤怒。

潔思靠在房門上,盡可能離魔杖尖端遠一點。
那句「討厭死了」如回音一般在腦袋裡擺蕩著。
「我昏倒了。」她說,並努力維持平靜的語氣。「等我起來的時候,已經半夜了。」
她說的某方面是正確的。並竟在中間那趟沒有聲音的旅程時,潔思本人大概是昏倒在阿爾忒彌思展覽區的門前。

凱瑟琳似乎不買帳。
「騙人。」她說,帶著勝利的笑容。「我知道妳最後還是打開了那扇門,對吧?」
這很明顯不是一個問句。

「我沒有。」潔思說。她已經漸漸學會如何面對一個永遠都不可能信任自己的人——無論他是親人、朋友抑或是師長。真的,沒必要太過在意,潔思覺得。「我說了,我昏倒了。」
「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欸。」凱瑟琳說,嘴角上揚。雖然平常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但潔思覺得母親似乎又更歇斯底里了。「妳說的話大概沒有一句是實話吧。我說了,我完全不想相信妳。」

她逼近潔思,魔杖尖戳上潔思的鼻頭。潔思突然靈光一閃。
「妳知道凱瑟琳.諾利茲是誰嗎?」她故意問道。

潔思大概是成功了一半。凱瑟琳的面孔在一瞬間變得猙獰,接著轉為扭曲——完全在潔思的預料之內。女人是個複雜的動物,她們的心情也是。你可以從一個表情裡面看見驚恐、徬徨、畏懼、憤怒等等,至少四、五種情緒。他們旋轉、混合,接著化為一頭大怪獸,朝著對方毫無理智地怒吼。

但下一句話就出乎潔思的意料了。
「不認識。」凱瑟琳咬牙切齒的說。「她死了——凱瑟琳.諾利茲死了——徹徹底底的死了!」

看著腦海再度一片空白的潔思,凱瑟琳笑了起來。她原本好看的唇形現在扭成一個噁心的角度,毫無感情地看著眼前的二女兒。

「回英國吧。」

潔思感覺到自己被吸進一個詭異又扭曲的空間,接著又再次失去意識。

-

「討厭死了。」

「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

「討厭死了。」

「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

「討厭死了!」

「討厭死了——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

「討厭死了,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

「真的討厭死了。」


潔思驀地驚醒。
身旁的一切事物都不再相同。但熟悉的擺設很快地就讓潔思認出來——熟悉的桌巾、熟悉的房門握把、熟悉的窗簾——甚至是熟悉的氣味。雖然感覺有點久沒有接觸到了,但一切的一切,仍記憶猶新。

你以為這是費嘉頓家嗎?不,是波特家。

潔思眨了眨眼,看見優菲米亞.波特略帶擔憂的臉浮現在眼前。她暖棕色的雙眼總是能讓人感到溫馨。
「波特太太?」潔思確認似地問道。

「妳昏了快兩天,我親愛的孩子。」優菲米亞伸手將潔思落在耳前的鬢髮往腦後撥,潔思這才看到她的身後還站著弗利蒙和詹姆。

「我們出去玩的時候,看到妳像酒鬼一樣倒在路邊。」詹姆嬉皮笑臉地說。「妳是喝了幾打的奶油啤酒,才醉成這個樣子的呀?」
「詹姆!」弗利蒙和優菲米亞同時轉頭斥責道,但看起來作用不大。

「凱瑟琳呢?」優菲米亞柔聲問,蹲下身使視線與潔思同高。

潔思呆了一會兒,想起不到二十四小時前,她人還在希臘呢。蔚藍的海、熱情的風格,都在一刻之間與自己拉遠了近千里的距離。
「討厭死了。」

「我一點也不想相信妳。」


不知道為什麼,一股莫名的情緒湧上來。話都還沒說出口,潔思便索性不顧一切地放聲大哭——一面怨恨著自己的軟弱。
為什麼要輕易的流淚呢?

優菲米亞毫不猶豫地將潔思擁入懷中,一面輕輕拍著她的背。
她身上漫著一股甜甜的鬆餅香,彷彿能安撫人心。
「潔思、潔思,」她一面說。「聽我說,哭泣不是一件丟臉的事。比起妳甚麼事都悶在心裡,我寧可妳好好地大哭一場,知道嗎?」

「沒......有......有......關係......嗎?」潔思努力地想把話講清楚,但顯然徒勞無功。

「完全沒有關係。」優菲米亞堅定地說。「哭泣是一種很正常的情緒,」

「雖然很奇怪就是了。」詹姆補上一句,引來波特夫婦的白眼。



在弗利蒙及優菲米亞的極力建議之下,潔思趁著母親和姊妹回來前迅速地將自己的一切行李打包好並透過呼嚕網回到了波特家。
「真的沒關係嗎?」她誠惶誠恐地看著波特夫婦倆,生怕給對方添了麻煩——並竟照顧一個詹姆可能等於照顧三、四個孩子。

「當然,」弗利蒙拍拍胸脯,活像老了快五十歲的詹姆。「我們波特家最缺的就是孩子。」
「妳自己一個人在家也很危險呢。」優菲米亞摸了摸潔思的頭頂,露出和藹的笑容。她可以說是完美符合大眾心中的母親形象。「凱瑟琳好像跟我提過,她們大概要到快開學的時候才會回到英國呢——如果這陣子妳願意借住在這裡的話,我們會很開心的。」
詹姆在他父母親身後扮了個醜得要死的鬼臉,潔思假裝沒有看見。

「但是可以幫忙教一下詹姆的藥草學嗎?」弗利蒙想到什麼似的突然補充道。「他完全沒有要做暑假作業的意思,可能要請妳幫忙催一下他了——」
「爸!」詹姆不滿地大叫道。潔思則哈哈大笑。

「他可以自己搞定啦——」

-

潔思第一次意識到時光飛逝的快速,大概就是這個暑假了。
她第一次不用顧慮母親的想法,可以開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自己決定睡到幾點在起床,不用為了一些連自己都不知道錯在哪裡的事情而挨罵。第一次跟著不是家人的人一起去斜角巷買東西(送書單給潔思的貓頭鷹理所當然地飛到波特家),第一次跟詹姆玩多多石玩到半夜(「記得睡覺啊!」優菲米亞又好氣又好笑地說道)。

小凱瑟琳的話依然在腦海裡迴盪。原本已經十分複雜的死結,似乎因為小凱瑟琳的到來而又多繞了幾圈。
——還有,為什麼不能進去阿爾忒彌思的展覽間?

「她死了——凱瑟琳.諾利茲死了——徹徹底底的死了!」

雖然母親發怒不是什麼罕見的事,但看到她近乎猙獰的表情,還是免不了讓潔思陷入思考。這裡的諾利茲,指的到底是母親,還是那位跟她同名的小女孩呢?

越來越多的問題縈繞在潔思的心頭。但總的來說,雖然去到希臘不到二十四小時就回來了,不過在這短時間內的收穫量,卻是十分驚人。她不禁試探地想著,萬一她沒有回來、待了整個暑假,那麼謎團是不是就可以提早解開了呢?

下禮拜一就要出發去王十字車站了。

潔思伸了伸懶腰。優菲米亞借給她的房間在二樓,透過窗外正好可以眺望波特家的花園。花園不大,但卻十分精緻美麗,總是在恰好的季節種著適合在那個季節生長的花。花園之後是一陣平緩的下坡,將繽紛用像漸層般的方式帶至一片翠綠,延伸至遠方。

一陣熟悉的味道撲至鼻尖,是茉莉花。潔思死也不會錯認這個味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名字的原因,潔思從小到大都用著茉莉花味道的洗髮乳、潤髮乳以及沐浴乳,就連唯一的那一瓶小香水都有著茉莉花的成分。

姐姐潔雅喜歡香味濃厚的紅玫瑰。一如她美艷的外表,玫瑰花有著搶眼的花瓣及迷人的氣味,然而卻在人們拿取的地方,長出一根根利刺。更讓人戒慎的是,你不知道潔雅的刺長在哪裡。

妹妹潔蒂喜歡的則不是花,而是糖果香。她似乎是從小便泡在糖果堆中,對各種點心情有獨鍾——因此,當她知道蜂蜜公爵推出限定版的蜜香浴精時,就像是丐幫聽到食物免費大放送時會露出的表情。而凱瑟琳對於家裡突然多出一大箱漫溢著濃郁香味的液體,倒也沒多說甚麼。潔蒂甚至還送了好幾瓶給潔思——儘管以她當時的年齡,購買大量沐浴乳似乎還嫌小了一些。
後來那些東西到了潔思室友們的手裡。

看著已經做好預習摘要的新課本,潔思的內心踏實了許多。在霍格華茲緊湊的生活,讓她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將知識迅速地生吞活剝塞進腦袋的本領——她好久沒有細細地品嚐著原理與原理之間的美妙,又如一點一點地吸吮著棒棒糖一般。
好久沒有照著自己的節奏安排讀書的進度了。在學校時,潔思只是想著要把成績考好,便盲目地向前衝刺。沒有目標,只是想著要拼出最大的速度——彷彿一放慢速度,便會被超越。

看著今天完成的進度,潔思微微一笑。

有的時候不把自己逼的那麼緊,似乎不是一件壞事。

-

#101
#106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