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12/9更新至第二十七章

發表於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6
(二十五)



「我覺得我們首先得先把歷史脈絡搞清楚——無論是巫師或是麻瓜的。」每當碰到書本,莉莉的眼神便只剩下專注。她們翻出一年級時整理出的筆記,在葛來分多交誼廳的角落攤了滿桌——一如一年級時。
一對碧綠和一對亮紫,此刻都全心全意地看著莉莉特地帶來霍格華茲的麻瓜歐洲史。

「其實在希臘神話裡,月神不只有一個。表示我們之前的某些部分搞混了。」莉莉條理清晰地說道,把書夜裡的長篇大論用一句話便帶了出來。

「那我們之前做的功課不都白費了嗎......」潔思失望地看著自己11歲時的稚嫩筆跡——雖然距離寫下筆記的那天還不到一年。

「別急。」莉莉笑了笑,把書上的一行字抄了下來。「這只是定義的問題。」

潔思不解地看著對方。

「羅馬的神祇與希臘的神祇是互相對應的。」莉莉在羊皮紙的中間寫下「月神」二字,接著利索地圈起來。「而真的要細分的話,阿爾忒彌思是古希臘神話裡的狩獵與生育女神,對應到古羅馬神話裡的狄安娜。而古希臘的月神同時又有好幾個——但不重要。因為當提起月神時,大家第一個還是會想到阿爾忒彌思。」她握著筆,以飛快的速度寫下剛剛那段話裡的重點。「但除了月神,我們必須同時顧及到她在古希臘神話裡代表的其他意義。」

這腦袋完全是開外掛吧,潔思心想,怪不得莉莉會被稱為「教授們的寵兒」。有這種神隊友,真的讓事情顯得通順許多。

「所以講到阿爾忒彌思,我們不能只想到月亮還要有——」一張張瞬間揚起的羊皮紙遮住了潔思的視線,接著是一串喧嘩著的笑聲。她焦急地把只從臉上撥開,卻發現剛剛整理好的資料全部亂成了一團。莉莉以及那堆感覺是肇事者的人們已經消失無蹤,但潔思知道莉莉大概是去追打他們了。

她聽見莉莉憤怒的大喊。
「波特、布萊克!你們是太閒嗎?」

無聊的屁孩。
在心中對詹姆和天狼星翻了翻白眼。潔思彎下腰去,把散落一地的紙張收拾好。

-

藥草學大概是潔思最煎熬的一堂課了。天狼星.布萊克大概是她見過有史以來最善變的幼稚小孩,一下喜歡捉弄潔思、一下又來找她講話——雖然就出生的月份來說對方稍微年長了一些。

「妳五月出生喔?」他嘻嘻笑道,露出潔白的門牙。「那我比妳大欸!」

「嗯。」潔思一面努力聽清楚芽菜教授的聲音,一面還以天狼星一個斜眼。

「那妳是不是要叫我哥哥?」

「閉嘴吧。」

她寫下關於魔鬼網的補充,一面慶幸今天沒有實作,不然她應該會氣到把天狼星扔進黑湖。

但天狼星似乎沒有要停止的意思——甚至還伸手扯了扯潔思的頭髮。
這倒是讓他達成了目的,因為對方一臉被冒犯到的表情,氣憤地轉過頭來。

「怎樣。」潔思忍著發火的衝動,咬著牙對天狼星說。「幹嘛一下來鬧我一下又來找我講話?詹姆會吃醋吧?」
她皮笑肉不笑地準備回過頭去做自己的事。

「妳很好玩啊。」天狼星笑嘻嘻地靠過來。他俊俏中又帶著稚氣的臉不得不說十分的迷人——可惜在潔思看來只有煩人。「妳不覺得,稍微生個氣也挺有意思的嗎?」

潔思臉上難看的表情,說明了她不只「生一下氣」,還「生了好幾個禮拜的氣」。
「好玩?」她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好玩?布萊克,同學是這樣相處的嗎?」

「至少跟潔思是這個樣子。」天狼星依然掛著那副無死角的笑容,絲毫沒有任何遲疑之感。

潔思覺得自己快爆炸了。

是吧,今天的運氣似乎特別背。當她和莉莉兩人氣喘吁吁地回到主城堡時,一個不祥的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月神的謎團是吧,我都聽到了。」

魯休思.馬份的傲慢嗓音如麻瓜的鑽子一般鑽進潔思的耳中。抬起頭來,他帶著兩個同樣已經不是生面孔的人擋住了小女孩們的去路。
想起鄧不利多的告誡,潔思的背脊感到一陣涼意——但她很清楚,絕對不能把情緒表露在臉上,這是最基本的保命準則。

「是又怎樣?」她冷冰冰地瞪著馬份。「干你屁事?」

馬份臉上的笑容更加深刻了。
「蠢笨的小葛來分多,」他俯下身,鄙夷地看著潔思。「阿爾忒彌思的斗篷的事件早就在上一代傳了開來,是大家都想奪得的寶物。」

「喔。」潔思不急不徐地說道。

「就憑妳和妳的麻種朋友可以解得出來?」見潔思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馬份又說。「就算解出來,也會為我所奪,別高興得太早了。」

這引起了潔思的好奇心。但她知道,若問下去只會招來屈辱。
「喔。」她淡然地說。「我對斗篷沒有興趣。」

馬份的臉一陣青一陣白,但自從上次的教訓之後,他沒膽再抽出魔杖。
「最好不要多管閒事,小女孩。」他惡狠狠地說。「要是妳找到了斗篷——」他伸出手在喉間比出一個割破的手勢,接著帶著兩個跟班轉身而去。

莉莉憤恨地想說些甚麼,但潔思搶先開了口。
「不用理他。」潔思平靜地說,接著突然想到一些暑假時遇到的事情。「——等等,我給妳看一個東西。」

只見兩個女孩衝回葛來分多寢室之後,又手忙腳亂地衝到圖書館裡,惹得平斯夫人一陣皺眉外加嘖嘖聲。

-

「妳知道嗎,」又是一堂有著不祥預感的藥草學課,潔思一面翻著課本,一面聽天狼星說著話。「全世界都知道妳要找阿爾忒彌思的斗篷了。」

潔思的心一陣涼,她反射地轉過頭看向對方,接著又發現自己落入圈套了,連忙調整一下呼吸。
「那你應該也聽說我對斗篷並沒有興趣。」她冷靜地答道,一如面對馬份時。

「騙人。」天狼星笑道。
但在潔思轉頭準備聽他說他打聽到的版本時,他卻又什麼都沒說。

潔思頓時一陣尷尬,只好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安靜一點吧。」
轉頭想偷偷投奔雷木思和蜜雪那組,卻發現在那兩人共用的桌台上,只有蜜雪一個人專心看著書。

「欸?」潔思喃喃地說道。總感覺雷木思的請假頻率,比其他同學要高出很多。
「雷木思的母親又生病了。」像是知道潔思在想什麼,天狼星老神在在地答道。「真是一對倒楣的母子呢。」

「我要你安靜!」潔思低吼道。

「我就不要!」天狼星擺出他無懈可擊的笑容,再度對潔思嘻嘻一笑。這倒是在火上加油的方面起了很好的作用。

就在潔思準備開口時,詹姆也笑著加入了這次的「戰局」。
「唷唷唷,」他的手搭上天狼星的肩,笑著說道。「在打情罵俏呢——羞羞臉——」他對著兩人吐了吐舌頭,接著逃命似地回頭去跟他的女組員煞有其事的討論,躲避天狼星和潔思的追擊。

「沒有人要跟你。」潔思瞟了天狼星一眼,咧嘴笑道。

「我也不想。」天狼星露出同樣的微笑。
這倒是讓潔思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點。

-

上了二年級後,潔思可以稍微體會到什麼叫「剛上課時你發誓只要睡一下,結果醒來時已經下課了」這句話。自從再一次天氣偏涼的魔法史課堂上(丙斯堅持窗戶要全開,好體驗一下活著時的感覺。結果學生們只好一個個穿上厚重的斗篷)不小心睡著後,她便嚇得再也不敢恍神了。

「好啦好啦,我下次會叫醒妳。」莉莉看著桌子對面狂抄猛抄的潔思,忍不住笑了出來。「但妳休想叫我用捏的。」
「捏的效果比較大嘛——」潔思盡力地在速度以及字體美觀之間維持著平衡,這使得莉莉不住地吃吃竊笑。

「妳抄完之後筆記再借我一下好了,潔思。」看著快要完成缺失進度的潔思,莉莉連忙說道。雖然是照抄莉莉的筆記,但潔思在完成章節之後,還是會強迫症似地在羊皮紙空白處加上重點關鍵字。
「我這是跟你抄的欸。」潔思驚訝地回道。兩個女孩無視平斯夫人的怒視開始格格笑了起來。

圖書館要比魔法史教室來得溫暖許多。或許是它木色的桌椅,又或者是其中的書香總能使人平靜。因此即使漸漸地轉冬了,潔思以及莉莉依然願意冒著路途上的刺骨寒風來到這邊,並且沒意外的話會待上至少兩小時。

就像是在上課時睡覺一樣。潔思覺得校園生活以及讀書的時間彷彿也飛速地前進著,稍稍沒有留意便會有些跟不上。總感覺剛升上二年級沒多久,昨天還在吃開學的宴會餐,但今天就要開始魁地奇新進球員的選拔賽——這通常是在開學後三週到五週才會發生的事。

「它要徵求一個搜捕手和兩個追蹤手。」潔思和莉莉站在佈告欄前,一起盯著那小小的公告。

「妳們想要去嗎?」一個聲音從後面冒了出來。是瑪麗和蜜雪,同樣有著燦金色頭髮的她們也一起盯著公告。「聽說詹姆.波特要去應徵搜捕手耶!我也想去試試看——」瑪麗的湛藍雙眼發出異於平常的光芒。

「波特要去?」莉莉秀氣的臉龐有一瞬間扭出一個難看的笑容。「那——我還是——再考慮看看好了——」

「那妳呢,潔思?」蜜雪問道,她的雙眼同樣流露著飽感興趣的光彩,不過並不是因為詹姆。「妳會想去嗎?」

有那麼一瞬間,其他三個女孩只是詢問般地看著潔思。

「我想去試試看追蹤手,」潔思轉頭看向室友們,難得露出了笑容。「魁地奇感覺挺有趣的,不是嗎?」
「那我們一起去考追蹤手吧?」蜜雪立刻說道,抓著潔思細瘦的手。「如果成功的話,那我們就可以一起在球場上奮戰了!」

「好!」

潔思露出了大概是有史以來最明顯的笑容。原來有群一起努力的朋友,是這麼的令人感到溫暖。

喔,為何不把月神的謎團暫時拋到腦後呢?

-

#105
#117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2
@goldenrainbow
其實阿爾忒彌思,是羅馬神話裡的月神,表示我們之前都搞混了。
啊 我看到的 希臘是 阿蒂密斯 羅馬的是 黛安娜 但是我想 這本賴就有很多說 法吧 下一篇 魁地奇?!

💙Lasire Ladosi✯梓藝🦅 @joy371012

4
總算稍稍補上進度了!(但其實還是跳了蠻多章Orz
感覺雷木思快被揭穿了呢,真好奇發現的緣由和過程OwO

@Lucy15
我是覺得用原文記比較清楚啦XD所以其實並不是「有很多說法」,是「有很多種翻譯」。
希臘是Artemis,羅馬則是Diana,翻譯就...各有千秋(?

疾疾,六爻凱蘭崔爾磊文翼俐思璞露燈師現身 @jadeite

4
@joy371012 應該說,西方神話體系的月神不只一個
然後再互相連結、融合、分裂……
嗯,就那樣囉XD

💙Lasire Ladosi✯梓藝🦅 @joy371012

3
@jadeite
對...畢竟光是希臘/羅馬本身就有初代泰坦月神忒亞(Theia),和後來的Artemis、Diana
連結、融合、分裂也是難免的@_@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2
@goldenrainbow
引用自 @goldenrainbow 的發言:
「所以講到阿爾忒彌思,我們不能只想到月亮還要有——」


狩獵女神? 我只想到這個可能性了。根據Wiki,月亮的圓缺會對巫術和動植物的生活有極大影響(每月「剛好」生病的狼人小路平),同時會影響阿緹蜜絲的性格,剛好符合我先前的猜測⋯嗎?

今次幾章好似只有更多的伏筆,但完全沒有線索欸,弗洛醬大丈夫嗎?要記得收好伏筆哦,我可是會記在某黑色筆記中的(゚∀゚)

還有之後每年都要去希臘,本身不想讓女主跟去,大女和三女卻可以去。代表這不是一件太危險的事,但考慮到女主的特殊身份 母親本身不希望女主到希臘。(看看女主一到目的地就遇上奇怪人的主角光環,再去幾次恐怕世界末日了)可惜女主在學校內已開始出現「詛咒反應」(我姑且先這樣叫),時間緊迫,母親只好帶上女主去希臘尋找斗篷和詛咒的線索。

其他甚麼「和母親同名的人」、甚麼「有很多個月神」完全沒頭緒!!!
好了,接下來的推理就交給吉吉安了@vivian04su ,我相信你的( ´_ゝ`)

👽吉吉安 @vivian04su

3
@Rinse
交、交給我了嗎?!⊙▽⊙

我大概只能回答有很多個月神這點,從我之前看過的希臘神話來看,一開始的月神和太陽神是塞樂捏和赫利歐斯,後來變成眾所皆知的阿波羅和阿爾忒彌絲。另外還有一些可以看這裡。然後補充一下,阿爾忒彌絲也是生育、純潔、野生動物和光明女神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xD

至於和媽媽相同名字這個嗎……想像力耗盡的我只能想出三個老梗可能性:
一,小女孩是媽媽小時候,潔思那時穿越到了以前,所以時間等因素才會這麼詭異,至於媽媽說她「已經死了」是因為以前可能發生了什麼變故造成媽媽的態度等完全改變(潔思小時候時媽媽好像對她比較好呀),所以才「死了」?
二:小女孩來自平行世界……?可是我找不太到支持的論點( ̄ ‘i  ̄;) 
三:小女孩就像日記瑞斗一樣,是附在全口味豆上的分靈體,那時正在吸收潔思的靈魂,所以她才會感覺怪怪的。
問題是我還是無法解釋她最後為何要逃走╮( ̄⊿ ̄)╭

凛世#雙子店的小員工 @Rinse

3
@vivian04su 附在全口味豆真的可以嗎(*´ー`*) 感覺靈魂會有一種怪味。我一直搞不太懂分靈體的存在,雖然小說中所有分靈體都被哈利解決了,但假若任由活物分靈體生活,Nagini和哈利自然去世後,佛地魔的靈魂會一起消失殆盡嗎?

👽吉吉安 @vivian04su

1
@Rinse
臭臭的靈魂🤣🤣
自然去世應該不行吧,因為不是用「特別」的方法殺的?可能就會像老佛本體遇見奎若之前那樣子。(題外話,我現在打奎若才知道原來奎念「魁」而不是「規」w)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7
看到大家的留言實在是太開心了~~~!🥳

@Lucy15 妳說的也沒錯~不過弗洛想強調的是搞混(偷改ing
阿蒂蜜絲和阿爾忒彌思是同個人沒錯歐
下一篇 魁地奇?!
為什麼要劇透呢XDD 

@jadeite
沒錯就是不停的分裂融合(好的不好笑我知道🥲
幸好之前稍微研究過,不然其實蠻頭痛的XDDD 
潔思大概也很頭痛🤣

@joy371012 感謝你的解說~~沒關係的盡量慢慢看文🤣
雷木思的部分大概還會再拖一下(?
是説記原文好像真的比較容易分清楚欸!

@Rinse 天啊凜世真的好細心!!弗洛每次看都會捏一把冷汗(為何
竟然連狩獵的部分都抓出來了,太強了吧🤩
主要的原因會慢慢帶出來的~放心我會把伏筆全部挖出來的(吧?^ ^
代表這不是一件太危險的事,但考慮到女主的特殊身份 母親本身不希望女主到希臘。(看看女主一到目的地就遇上奇怪人的主角光環,再去幾次恐怕世界末日了)可惜女主在學校內已開始出現「詛咒反應」(我姑且先這樣叫),時間緊迫,母親只好帶上女主去希臘尋找斗篷和詛咒的線索。
太強了擦到邊🤩但其實原因更單純唷(耍什麼大牌
很多個月神是指古希臘神話裡前前後後就有好幾位月亮女神~
天啊回留言真的比寫文還開心😻

@vivian04su
阿爾忒彌絲也是生育、純潔、野生動物和光明女神呦~(如果我沒記錯的話xD
沒錯!!感謝吉吉安補充🤩
一,小女孩是媽媽小時候,潔思那時穿越到了以前,所以時間等因素才會這麼詭異,至於媽媽說她「已經死了」是因為以前可能發生了什麼變故造成媽媽的態度等完全改變(潔思小時候時媽媽好像對她比較好呀),所以才「死了」?
吉吉安太強了😻😻直接來個長回(開心
這個是最接近的推測歐~凱瑟琳的確因為好幾件事情而有所轉變
想知道最終原委的話可以繼續關注✨
沒辦法說出實情好痛苦XDD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0
@joy371012
嗯嗯 英文的確好一些 我是會念 但 拼出來 可能會錯欸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5
(二十六)


在甄選追蹤手的那天到來時,潔思的胃還是免不了隱隱作痛。

「沒事、沒事。」莉莉和蜜雪揉著潔思的肩膀,異口同聲地說道。「妳絕對可以的。」

「妳是優等生欸——」蜜雪笑著說,顯然覺得只要是第一名,便什麼事都得心應手。「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嘛!」

潔思虛弱地搖搖頭。她現在的樣子,就像三天沒睡覺一般。
她臉色蒼白地上完一整天的課,接著如行屍走肉地跟在蜜雪身後,來到了城堡外的練習場。
此時的天空已經開始泛著淡淡金光的亮橘,卻又不會影響視線。放眼望去,已經有不少學生在此等候。除了潔思、蜜雪和詹姆之外,還有幾個三年級的學生也同樣緊張兮兮地站在球場邊,看著在低空中掠過又再度拔高竄起的一個個黑色小點。

潔思偷偷地希望著,希望自己也能有振翅翱翔的勇氣,如葛來分多的球員們,即使有極大的受傷風險仍然勇往直前。
腦海內飄過俯視霍格華茲城堡的腦補。潔思連忙縮了縮,把雞皮疙瘩的感覺甩掉。

「怎麼了嗎?」蜜雪歪著頭問道。她微捲的波浪金髮在這快要黃昏的時刻顯得特別艷麗,清澈的雙眼倒是迷倒了不少三年級的學長。

「啊、沒事、沒事——」潔思笑著搖搖頭。但在看向尚未熱身完畢的球員們之後,她又改變主意地轉向蜜雪。「妳覺得我們可以選上追蹤手嗎?」

蜜雪愣了一會——不過倒不是因為潔思提出的問題。
她只是真誠地看著潔思,然後不急不徐地吐出一句話。

「為什麼不可以呢?」

這句話像鐘聲一般,不斷地在潔思心中迴盪。直到魁地奇球員們終於熱身完並回到地面時,潔思都還在想著它。

「各位好,我是葛來分多魁地奇隊長蜜菈.克瑞迪。很開心看到願意來甄試的大家。」
熟悉的嗓音將潔思拉回現實。蜜雪的大姐就站在人群面前,笑容可掬地看著她們。從人群的騷動中,不難發現三年級的男生們來參加甄選的理由。

「如果甄選我們的人是妳姐,這樣會不會給別人說話啊?」潔思看著飽受歡迎的蜜菈,轉頭跟蜜雪說。

「不會啦。」蜜雪笑著擺擺手。「我姐是守門手,不會來考追蹤手的——負責甄試的是那兩個——」她指向另外兩位三年級的學姊。她們正低頭檢查著自己的掃帚,因此潔思沒能看清楚她們的面貌。

一聽到蜜菈不會負責甄試,球場上的男子們頓時少了許多。潔思左顧右盼,當初那些討論蜜菈身高三圍的學長們已經消失無蹤。連帶著一股噪音也一起離開了聽力範圍,使她鬆了一口氣。
「真膚淺。」她笑道。

蜜雪卻皺了皺眉頭,臉上飽含著不屑。「我最討厭這種,把我姐當作金髮尤物的智障了。」
潔思轉頭看向蜜雪,而後者繼續說道:「沒有水準的人,也不想想自己有好到哪裡去,只會討論某某某做了什麼事情、她有沒有長高、胸部有沒有變大——當我們沒有耳朵嗎?當我們聽力不好嗎?搞得我們好像只有外表一樣!」

在「不小心」聽到蜜雪的話之後,又有一些男學生離開了練習場。
「沒關係啦,蜜雪。」蜜菈走了過來,一面無可奈何地笑道。接著,她轉頭吩咐其他隊員他們各自的工作,接著又看向潔思和蜜雪。「真的不要理那些人就好了。」她苦口婆心地跟蜜雪講道。「他們只會更背著妳說而已,情況不會改善的。」

「可是至少我不會聽見了啊。」蜜雪略帶不服氣地回道。「難道這不是改善嗎?」
「但他們談論的頻率和內容都是一樣的嘛。」看著執拗的妹妹,蜜菈緩緩嘆了一口氣。「好啦、好啦——追蹤手在那邊考試,妳們快去吧!」

雖然面帶不悅,但是當拿起掃帚時,蜜雪還是雀躍地跑向人群聚集的練習場角落。隊裡目前唯一的追蹤手——其實就是蜜婭.克瑞迪,蜜雪的二姐(「所以還是妳姐啊。」潔思對蜜雪說),正站在人群中,說明待會的考試項目。
她沒有像蜜菈或蜜雪那般滑順如瀑布的長髮,以及極度精緻姣好的五官。但柔和的神情以及恰到好處的言談,說明了她的氣質絕對是克瑞迪家最出色的。這樣的特質使得她既受歡迎,又不會處處被品頭論足,給人一種德高望重的感覺。

「因為人數有點多,而我們只需要兩位追蹤手,所以麻煩大家先跨在掃帚上,跟著我繞球場三圈。沒跟上或是摔下去的人,就被淘汰囉!」她大喊道,隨後轉身輕盈地跨上掃帚。

雖然這些動作乍聽之下蠻簡單的,但是在真的實行時,的確篩掉了為數不少的學生——就連潔思好幾次也都差點從掃帚柄上滑了下去。

「太驚險了。」在跟著蜜婭成功落地之後,蜜雪回過頭來悄聲說道,語氣中充滿興奮。「我總覺得好幾次都看到了梅林。」

潔思撫著心口,一面暗暗希望自己能平安通過考試。

第二階段的甄試則是障礙競速。蜜婭在五十呎的高空設下一個個漂浮的物品,參加甄試的人要在規定時間內繞過障礙,並以同樣的高度抵達另一邊的球門柱。
看著蜜婭飛行的高度,潔思的胃彷彿全揪了起來、緊緊地捲成一團。

-

「當上追蹤手的感覺如何?」蜜雪笑嘻嘻地問潔思。兩個女孩此刻都踏上回到主城堡的路程,並滿頭大汗。

「——好累。」潔思說,但是帶著一抹傲然的微笑。「我幾乎以為我要被淘汰了,妳知道,好幾次我都差點碰到障礙。」
「我也是!」蜜雪興奮地附和道。「剛剛有一個大彎,我整個人是死抓住掃帚柄才穩住的,真的是——莉莉?」她驚訝地看著遠處城堡門口的小人影喊道。潔思連忙跟著蜜雪的視線看去。

小人影漸漸地變大。莉莉正氣喘吁吁地跑來,手上還抱著一疊書——以及一捲紙。
「潔思!」她毫無形象地大叫。「我發現!一個!驚人的!秘密——喔嗨,蜜雪!」她和蜜雪相視而笑。

「那我先回寢室囉?」蜜雪轉頭說道,接著便往莉莉的反方向往城堡走去。她是個有著嚴重潔癖的女孩——與其說是潔癖,不如說是抓住每一個可以清潔自己的機會。而像剛剛大量的運動完之後,那汗流浹背的感覺對她來說根本是折磨。

向蜜雪道別之後。莉莉直接拉著潔思走到海格小屋外的一處小座椅坐下,接著攤開那一長卷羊皮紙。
「那是潔雅要我轉交給妳的——說是妳媽媽家那邊的族譜。」她說,並指著紙卷的最下端。

雖然不知道姐姐是怎麼拿到的、又為什麼要給她,但潔思還是草草地掃了最下端的名字。但緊接著便愣住了,她以為族譜出了問題。
「怎麼會有兩個凱瑟琳?」她盯著最下面的兩個名字。它們連中間名都是一樣的,只是其中一個被畫上了血紅色的叉叉。
她往上看去,發現幾乎每個名字都被劃上了一樣的叉叉,只有最下面的其中一個凱瑟琳沒有——很顯然,另外一個凱瑟琳過世了。

潔思晃了晃紙捲,赫然發現另一張掉到草地上的羊皮紙,連忙俯身拾起。
「是潔雅寫的......」她念出紙上的內容。「『嗨,潔思——』」
自從在希臘那天過後就沒有再看過妳了,希望妳一切都好。潔思沒有將這句話念出來,只是在心中讀出。她不想讓莉莉知道暑假的事情——這就像是把結痂再次撕開那般難受。
「『關於妳那天提到的凱瑟琳.諾利茲,媽媽後來跟我說——是因為在她出生前,有個姐姐過世了,所以為了紀念姐姐,就拿她的名字為媽媽取名。』」潔思緩緩唸道。

莉莉湊過來一起看著信,接著思索了幾秒。
「那如果妳外公外婆叫妳媽名字的時候,不就會一直想起妳阿姨嗎?」

「呃——不知道,」潔思努力在腦海中搜尋有關外公外婆那邊的記憶,卻什麼都找不到。「他們好像在我出生前就過世了吧,我媽也很少跟我們——也許只有我——提起她小時候的事情。」

莉莉像是知道了些什麼,忽然莊重地點點頭。潔思便繼續唸了下去。
「『我跟媽媽說,我想研究她那邊的家族。媽媽一高興就將整卷族譜塞給了我——真的超煩,總之我現在還沒看完,先借給妳吧!記得不要被偷走了!』」

潔思抬起頭,與莉莉交換一個興奮的笑容,接著不由分說地往城堡衝去。
等海格因為聽到巨大的腳步聲而拉開窗簾時,外頭的椅子上早沒了人影。

-

潔思急急地將卷軸全部攤開——幸好交誼廳裡面沒有什麼人,不然那卷羊皮紙從胖女士畫像一路攤開到二年級女生寢室門口,都還是綽綽有餘。
她略過中間一個個名字,最後停在起始點。

帕娜克雅。
她的名字直直往下連到她的兒女,水平的方向則沒有任何配偶。

「帕娜克雅是誰?」潔思將卷軸從凱瑟琳那端捲起,花了一點時間才將它恢復原狀。

「我找找。」莉莉翻著厚書——她從剛才衝出城堡找潔思的時候,便一直帶在身上。但是就在她似乎要翻到印象中的那一頁時,一陣強大的撞擊力衝得她被往前壓在地板上。
詹姆以及天狼星幾乎是飛奔地跑進交誼廳,便這樣撞上莉莉的後背。天狼星閃地快,旋了個身之後便扶著牆壁喘著氣。但是詹姆就沒這麼幸運了,他整個人壓在莉莉的身上,就像包著烏龜的硬殼一般——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龜殼並沒有差點把烏龜壓死。

「又是你,波特!」莉莉使勁地把詹姆往旁邊一推,接著拍拍長袍上的灰塵爬了起來。「上次在走廊也是——害我們的東西都亂了!」

「抱歉啊,伊凡。咱們趕時間。」詹姆絲毫沒有悔意,朝莉莉吐了吐舌頭。天狼星倒是耐人尋味地看著潔思放在地上、露出帕娜克雅名字的族譜。
「帕娜克雅?」他說,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潔思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一個箭步跨上去,把卷軸抱起來。
「不甘你的事。」她凶巴巴地吼道,拉著莉莉離開天狼星及詹姆的視線,並無視他的表情。
女生寢室的門「磅!」的一聲重重關上。

就在詹姆和天狼星呆在原地的當兒,雷木思和彼得跨進了交誼廳。

「我都聽到了。」他說,看得出來正盡力憋著笑。

天狼星的臉垮了下來。「為什麼她們一點幽默感都沒有啊?」

「是啊,真幽默。」雷木思的憋笑顯然失敗了。「被撞到還要對你臉紅傻笑的話,找瑪麗比較有用吧。」

彼得似乎不在狀況內。他看了看天狼星和詹姆,再看向雷木思,接著附和地笑了幾聲——雖然沒什麼人在意他到底有沒有笑。

「欸、不是啊——」詹姆搶在天狼星再度開口前說道。「伊凡的問題比較嚴重吧。她不知道我們那天被拿樂絲太太追著跑嗎(「她們大概也不想知道。」雷木思低聲說)?那隻死貓,剛來霍格華茲沒多久就摸熟了門路——如果有辦法的話,我還真希望她能被石化呢!」
「然後再被倒吊在飛七的辦公室門口。」天狼星帶著笑意補上一句。兩人開懷地擊了個掌。

彼得看著兩人,完全不知道他們的點在哪裡。

-

自從那天後,莉莉便再也沒有找到她印象中的那一頁。即使她沉著臉把書一頁一頁地讀完了,也一無所獲,最後只好將它暫時擱在床頭床頭櫃上。而這一擱,就又擱了一個月。
潔思的生活可以說是被各種麻煩事給塞滿。除了結束後鐵定要沖一次澡的魁地奇訓練、每次研究完腦袋都會一片混亂的阿爾忒彌思,還有日漸繁重的功課——她完全不敢想像,往後的五年要怎麼過下去。

「是六年,潔思。」蜜雪無精打采地說。她似乎打算放棄魔藥學。「我們連今年的一半都還沒過完呢。」

距離解開謎團的日子感覺遙遙無期,然而葛來分多的第一場魁地奇球賽卻要在潔思、蜜雪和詹姆三隻小豆丁加進球隊之後的兩個月內開打。原本一個月的課業量在此時彷彿全擠在一起,令潔思十分崩潰。她還沒把握自己有沒有辦法一面快速躲開敵隊隊員以及博格,一面還不摔下掃帚。

「我根本就在玩旋轉咖啡杯。」她焦慮地像莉莉和蜜雪吐苦水。愛麗絲則在一旁難得的埋頭苦讀,想辦法改善她調製出的、老是炸掉大釜的失敗魔藥。

「旋轉咖啡杯是什麼啊?」蜜雪一臉不解地問道。

愛麗絲看起來快哭了。
「拜託妳們,」她委屈巴巴地說。「可以安靜五分鐘嗎?我一直想不出來到底是哪個地方搞錯了——」

「沒關係,」蜜雪起身。「妳好了再跟我們說吧。」換句話說,愛麗絲的魔藥問題,絕對不是五分鐘能搞定的事情。

「妳的斑點老鸛草要再多放一份。」在跟著莉莉和蜜雪離開寢室前,潔思俯下身看了看愛麗絲的檢討報告,迅速得出了結論。「這樣你的魔藥才不會變成死灰色。」

愛麗絲興奮地道著謝,一面低下頭,將斑點老鸛草的質量改成了原本的三倍。
潔思差點沒阻止她,但轉念一想,最近事情夠多了——她可沒有這個閒情逸致去幫助別人。
反正有人會告訴她的吧?

後頸一陣涼意。嚇得潔思連忙跨出寢室,窩到莉莉和蜜雪旁邊。

要是所有的問題,都有那麼單純就好了。

-

#106
#122

兔兔琳.xD @LunaLuna

1
抓蟲
帕娜克雅。
她的名字直直往下連到她的兒女,水平的方向則沒有任何配偶。

「帕克雅是誰?」潔思將卷軸從凱瑟琳那端捲起,花了一點時間才將它恢復原狀。
「唷唷唷,」他的手搭上天狼星的肩,笑著說道。「在打情罵俏呢——羞羞臉——」他對著兩人了吐舌頭,接著逃命似地回頭去跟他的女組員煞有其事的討論,躲避天狼星和潔思的追擊。
克雅—>帕娜克雅
了吐舌頭—>吐了吐舌頭
——————————————————
哇哇錯過好多篇啦!
弗洛者抹更新這麼快啦QὢQ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LunaLuna 感謝抓蟲~~已經改正囉!
沒有更新很快啦XDD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1
向蜜雪道別之後。莉莉直接拉著蜜雪走到海格小屋外的一處小座椅坐下,接著攤開那一長卷羊皮紙。
後面應該是拉著潔思(嗎

喔喔終於實際到希臘探勘了!
可是媽媽對小孩的態度也差太多了一點XD 潔思要探索不可以,其他人就行XD
感覺媽媽和潔思的關係像是佩妮之於哈利(?
不然單純保護的話,應該是不需要到這麼派🤔

好好笑 後面討論拿樂絲太太的時候,詹姆和天狼星直接預言家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