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12/9更新至第二十七章

發表於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0
@gm40448101
對!!是潔思~謝謝抓蟲!(天啊錯字多到心累XD

的確,凱瑟琳對潔思有著很複雜的情緒,也不單單只是保護或嚴厲管教而已。用佩妮和哈利來比喻真的蠻貼切的!不過差別大概就是潔思是親女兒XD所以佩妮對於哈利的感覺相較之下比較合理(?)
(偷偷說這其實跟在希臘遇到的小凱瑟琳有關唷w

好好笑 後面討論拿樂絲太太的時候,詹姆和天狼星直接預言家
我才不會說我是故意的XD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4
(二十七)



一陣響亮的哨聲之後,十四支掃帚凜然起飛。今天是個晴朗的天氣,像是跟著人群一起為了球場而興奮一般。紅色與黃色的球袍在觀眾看來是個辨識的重要依據,讓他們能夠盯著自己想支持的學院或球員。
愛麗絲既想看球賽,但又不能放棄自己的魔藥檢討報告,於是索性將它帶來魁地奇球場,好測試自己一心二用的功力。她寶貝似地抱著裝了魔藥試驗品的玻璃瓶,想等潔思比完賽之後請教請教。

潔思和蜜雪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在空中同時往反方向散開。詹姆在最高空盤旋著——顯然對於第一次上場也是不甚冷靜。

「潔思,妳有看到金探子嗎?」他大喊道,引起觀眾一陣哄堂大笑。

「自己找啦!」潔思沒好氣地答道,一面閃開朝她飛撲而來的博格。這時,原本在葛來分多手中得快浮忽然落到了赫夫帕夫的波恩手中,追蹤手中唯一的老將蜜婭連忙回頭呼叫兩個小菜鳥。

「潔思、蜜雪,守好!」

波恩領頭朝著葛來分多的球門柱飛來,史密則跟在他的右後方。蜜雪飛去阻擋另一名跟在最後面的追蹤手,而沒看到波恩一面快速衝刺一面伸出手指,朝右後方比的暗號。
潔思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她做好會相撞的準備,飛向史密——果然,波恩在往左邊一閃的同時,將會浮扔向史密。潔思在原地伸出手,比擬著快浮落到手上的弧度。
然而,一陣猛烈地力道將她撞到一旁。潔思搖晃著抓住掃帚柄,才沒有因為重心而歪向一邊。
在觀眾的一片聲浪中,史密抱著快浮繞過她,一面回頭喊道:「要拿球就要主動去搶,小妞!飛在原地是接不到快浮的!」

就在潔思回頭的時候,史密已經飛到了葛來分多球門柱前。他流暢地扔出快浮,一切都像是他早已知道對方的防守瑕疵一般。

潔思的呼吸在那一剎那屏住了。

一陣歡呼聲爆出。蜜菈成功地守住了史密的射門,並轉守為攻,將球傳給了她的大妹——蜜婭,此刻蜜婭以一個極為漂亮的弧度躲過了波恩跟史密。潔思飛到蜜雪斜後方,兩人保持著距離,並確定自己與蜜婭之間沒有任何阻礙。果不其然,在遭到史密與波恩包夾的時候,蜜婭一個小動作便將快福往潔思這邊拋來,速度之快差點將她撞下掃帚。
第一次摸到快浮絕對是一件讓人血液直衝腦門的事情,它摸起來比想像中來的光滑,並總是有股隨時會橫衝直撞的能量。潔思緊緊地抱著快浮,此時觀眾如巨浪般的尖叫像是被切掉了,只有一陣又一陣的風切聲。
她看到波恩像是衝鋒機一般地朝自己門面急速飛來,看到蜜雪往後飛並示意自己將球傳出去——然後被蜜菈阻止。
所有的事物都變成了慢動作。
她瞥向有點距離的球門柱,接著,本能地將快浮扔了出去。

「潔思,妳在幹什麼?」音量又漸漸地放大了。潔思聽到蜜菈尖叫道。
她沒有多做解釋,只是看著快浮以拋物線飛向那大約有40呎的鐵環——然後,它撞到了環。
接著再撞到另一邊的環。然後跌跌撞撞地穿進球門。

葛來分多瞬間爆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尖叫。潔雅激動地跳上跳下,一面對室友喊道:「那是我妹妹啊!她進了葛來分多的第一球。」
愛麗絲抱著瓶子,一面與瑪麗和伊蓮同聲歡呼。
不料她實在太久沒有顧好自己的魔藥試驗品——

「哎呀——」手一抖,瓶子裡的魔藥噴灑而出,浸入球場草地。愛麗絲的臉色發白,悄悄地往左右看了看。伊蓮和瑪麗都為了剛才的得分而雀躍地仰望著球門柱那邊,似乎沒有人發現魔藥灑在草地上的事情。
看著草地漸漸地又變回青綠色,愛麗絲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應該是沒關係——
啦?


如雷的聲響使得剛才聽力暫時喪失的潔思差點摀住耳朵。但她很快地意識到接著又輪到赫夫帕夫進攻,於是她飛回中線,蓄勢待發。
雖然經過好幾輪進攻與防守,她的射門都失敗了,但葛來分多並沒有因此而頹喪,反而更加有精神。截至目前為止,潔思與蜜雪這兩枚小豆丁的表現實在是令觀眾們驚艷。繫著猩紅色領帶的學生們,都希望葛來芬多能夠有成功拿下第一勝。畢竟「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不難理解。

潔思發現自己越來越能掌控到對方傳球的節奏。譬如說當波恩看到史密在右後方時,便會將球傳給他,自己再飛到球門柱前等待機會。又或者是當有人擋到史密的前方時,他會假裝左飛,再將快浮扔給右邊的隊友。因此,她越來越常搶到赫夫帕夫的球。魁地奇球賽的情勢,似乎慢慢傾向葛來分多這邊。

但在得意的同時,潔思卻沒有發現打擊手的存在。就在她再一次往前準備抓住快浮時,一陣尖叫聲湧進耳邊。而在她疑惑的同時,下一秒劇痛便由手肘朝全身散播而來,她一驚,連同掃帚一起放開,原本在頭頂上的蔚藍天空瞬間跑進視野,並離自己越來越遠。
又是一陣粉身碎骨的劇痛。
潔思知道自己摔到了草地上。觀眾的噓聲、驚叫聲對她來說都不再重要,唯一詭異的地方便是手肘的部分。
她用盡吃奶的力氣抬起手肘,卻發現青紫色的血再度映入眼簾。

「啊!那是什麼!」瑪麗看著潔思手肘下的血灘驚叫道。愛麗絲和伊蓮也同時看向草地。現在已經有老師變出擔架,將潔思抬出球場。但剛才她躺著的地方依然看的到青紫色的血跡。大家的議論紛紛也傳進了三個女孩的耳裡,不外乎是一些「異類」、「妖怪」之類的東西。
「閉嘴!」瑪麗回頭大聲咆嘯道,儘管殺傷力並不大。
但盯著那灘青紫色血跡的愛麗絲卻突然猛地想起——
那是她魔藥打翻的地方。

-

潔思驚恐地環顧四周,發現自己竟然回到小時候在布萊克大宅昏倒的那道長廊。漆黑,又一片死寂,遠方掛成一列的頭是布萊克家歷代的家庭小精靈。黑影與飛揚的灰,層層重疊,像是凝聚成了一個有著血盆大口的怪獸,朝潔思撲來。

「不——!」潔思忍不住大叫出聲。
原來自己的聲音也回到了那時候的狀態。稚嫩,卻也嘶啞。

她感覺自己什麼都看得到,又像是什麼都看不到。她不知道,眼前的一片黑究竟真的是布萊克家的模樣,還是自己早已經什麼都看不見。

潔思驚惶地摸索著,而每次的一無所獲都使得她更加焦慮。一如當時稚齡的她,感覺怎麼走都會回到原位。

她絕望的跌坐在地。黑影如鬼魅般地在她跟前一閃而過,接著有個溫度環住了她。
「費嘉頓?」溫度的主人開了口。聽起來也是個年齡尚小的男孩,嗓音細細柔柔,卻充滿著堅毅。

「......你是誰?」像是複製小時候的動作,潔思擦了擦眼淚,任由那看不到的男孩吃力地將她放在自己背上。接著一陣顫巍巍,她曉得男孩正背著她搖搖晃晃的走路。

「——妳不會想知道的。」男孩說道,聲音裡多了一份哀傷。但他依然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著,一如潔思兒時昏倒後,半夢半醒之間見到的那般。
接著他們便沒有再說什麼話。隔著衣服,男孩的體溫以及穩定的心跳聲,潔思都能清楚地感受到。

不知道過了多久,前方彷彿透出一絲亮光。男孩又開口了。
「沒事的。」他說。「我們快到了。」

潔思只是緊緊地攀著對方的脖頸,悶悶地應了一聲。在清冷的空氣中,她卻異常地覺得溫暖。

「到了。」男孩說,並盡其所能輕輕地將潔思放了下來。「趕快回去吧。」
他的嗓音儘管稚嫩,卻又多了一份早熟與的清冷。

潔思看著男孩被陰影遮蔽的臉龐。「那你呢?」

「我?」男孩重複了一遍,接著笑了出來。「我住在這裡呀,走不了的。」
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潔思,他呼了一口氣。接著,一股濕潤的柔軟貼上潔思的臉龐,她疑惑地看著現在距離自己極近的男孩。

「再見。」男孩說道,在潔思身上輕輕地一推。後者便緩緩墜入身後的光芒之中,而他自己則依舊浸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

-

潔思往後一倒,赫然發現自己回到了醫院廂房的病床上。沒過多久,龐芮夫人便端著一盆的魔藥來到床邊,一面把它分成好幾杯。
「這種狀況真是難纏——」她低聲嘀咕道,一面把其中一杯藥放在潔思的床頭櫃,接著又對她說。「這裡有五杯魔藥。每隔一小時就喝一杯,看看能不能讓血穩定一點——真是的,每次碰到配方不對的魔藥都要來一次嗎?」

「謝謝護士長。」潔思選擇沒有聽進龐芮夫人的抱怨,一如在家裡忽略凱瑟琳的咒罵。
龐芮夫人倒是驚訝了一下,不過很快地又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潔思看向杯子裡的魔藥。就顏色方面來說,它其實蠻討喜的。亮銀色的液體在杯內打轉,揉合了窗外灑進來的陽光,多了一點跳躍感。但話說回來,聞起來倒是令人敬而遠之,畢竟沒有人想喝一杯感覺擺了很久的灰塵水。

看著逐漸逼近整點的老鐘,潔思最後還是一鼓作氣捏著鼻子吞了下去。她咳嗽著,一面暗罵怎麼連喝起來都像是吞灰塵。

倒是龐芮夫人的嗓音再度吸引了潔思的注意。那位護士長走到了隔壁的床位,接著撥開簾子——但是潔思依然看不到隔壁的人。
「你還在恢復中,身體比較不穩定。記得下禮拜同一天上完課後再回來檢查下,這個月就算是沒事了。」

「好的。」一個熟悉的虛弱嗓音傳來。潔思不由得瞪大眼睛。

待龐芮夫人離開之後,她悄悄地再將隔壁的簾子拉開了些。

「果然是你!」她露出微笑。

雷木思臉色蒼白地躺在隔壁床,床頭櫃上同樣擺了一杯杯的魔藥。凌亂的頭髮使他整個人更顯狼狽,臉上仍然滲血的傷痕更是觸目驚心。
「嗨,潔思,」他說。「喔,真是不巧,我是說,在這裡遇到妳挺驚訝的——妳怎麼了?」

「我受傷了——咦,你那時候不在現場嗎?」
不知道為什麼,潔思覺得這個問題挺羞恥的。
但雷木思卻只是露出一個不溫不熱的微笑。

「那真的是不巧了,我母親這陣子生病了,連帶我也被傳染了感冒。」他拿起魔藥嗅了嗅,眉頭不住地皺了皺。「不能來看妳比賽,真的是太難過了。」
他看向潔思,露出一個真摯又抱歉的笑容,倒是讓潔思的心情莫名地晴朗了一些。

她呆了一下,連忙講出已經想好的下一句話。
「那你的臉又是怎麼一回事啊?」

潔思沒有注意到,雷木思的表情僵了僵,但又以極難察覺的速度恢復正常。
「沒什麼,」他揚了揚嘴角。「不小心跌倒。」

潔思正想追問下去,下一秒卻被龐芮夫人按回床上。
「兔崽子,沒事不要亂離開自己的床。」她一面低聲碎念,一面往空杯子裡重新倒滿魔藥。

潔思覺得自己真的是衰死了。

-

原本以為那如灰塵水般的魔藥喝到青紫色血液消退之後就可以結束,沒想到在喝下一次配方沒有調好的藥之後,青血發作地更加嚴重。因此龐芮夫人堅持潔思每天放學後必須來醫院廂房找她拿藥,直到聖誕假期。
流言蜚語的氾濫程度果然不讓潔思失望。自從那次球賽之後,原本因為瞳色就較為引人注目的潔思更是受盡指指點點,從極為難聽到同情的話她都聽了不下幾百次。這使本來就不喜歡接近人群的潔思更加厭惡吱吱喳喳的聊天聲,因為那代表了大量沒營養訊息的流竄。

「吵死了,有病乾他們屁事!」潔思怨恨地在莉莉對面坐下,這時候也只有圖書館的寧靜能讓她稍微沉澱心神了。「整天在那裡講講講講講講!不累嗎?」

「對啊!」莉莉碧綠的雙眸中滿是激動的認同。她抽出一張羊皮紙,打算把變形學的公式整理起來。「到底為什麼有人會這麼喜歡對別人的事情品頭論足?」
她滿臉無法理解地哼出一聲鼻息。接著又想到什麼似地身子一傾,靠近潔思壓低聲音說道:「我跟妳說,我找到帕娜克雅是誰了!」

「哦?」正要開始埋頭苦讀的潔思連忙抬起頭來,興致勃勃地問。

「她是阿波羅的女兒,所以這樣下來,妳媽和妳們的確是阿波羅的後代欸!」她驚喜地說道。

潔思正要說話。不遠處的走廊卻傳來一陣嬉笑聲,而男孩子的聲音卻異常耳熟。

「喂、我說這裡是圖書館——」儘管如此,他的腳步還是不停歇,在書架間與追逐他的人笑鬧著。
「所以要不要陪我去逛聖誕市集——好不好嘛、天狼星——」女孩細嫩卻清朗的嗓音傳來,伴隨著細細碎碎的聲響。直到平斯夫人一臉快爆炸的模樣朝兩人快步走來,他們才又快步離去。

潔思再度準備開口,瑪麗、愛麗絲和蜜雪三人急匆匆地在莉莉和潔思身邊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為首的瑪麗神秘兮兮地笑著,看來又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消息。
「——嘿嘿嘿——」

「又怎麼了?」潔思被她逗趣的面部表情惹得咯咯笑。

「我跟妳說,那個女生呀,是佛力的妹妹唷。」她說著,一面瞟了潔思一眼(後者裝作沒看見)。「希耶娜(Sienna)佛力,雷文克勞的一年級新生——雖然如此,她好像很小就認識天狼星了呢。」
瑪麗的笑聲傻到讓潔思有種想拿枕頭扔她的衝動。

「那個希耶娜喔,真的是有夠可愛。」蜜雪兩眼發光地說,像是丐幫看到食物一樣。「她跟她哥的眼睛都超漂亮,琥珀色的欸,好像一隻小貓咪——」

一群女孩嘰嘰喳喳了許久之後,瑪麗才拉著愛麗絲和蜜雪離開圖書館,躲避平斯夫人的追打。
「下禮拜就是聖誕節假期了欸!」她在跑出圖書館大門前,又突然回頭,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真希望鄧不利多再辦一次聖誕傳情!」

潔思原本滿臉的笑容瞬間垮了下來。

「算了啦。」莉莉倒是笑盈盈地把潔思的注意力拉回書本上。「去年辦過的話八成是不會重複的。妳剛剛要說什麼呀?」

經過一陣絞盡腦汁的思考,潔思這才發現她因為中途的八卦,根本忘了自己要說什麼。

「啊,白癡喔。」
「反正、人生性熱愛八卦,怪不得囉。」


-

上一篇#117
下一篇#

-

好的顯然我的文筆有待加強:P

兔兔琳.xD @LunaLuna

3
@goldenrainbow
啦!!!!
-3-
^^

星舞🐍 @Liaostar

1
今天有新章節(*´︶`*)
所以說魔藥學才是攻擊力最高的科目吧
失敗的魔藥殺傷力超高的,超級危險啦!
事實證明普通人不要肖想能夠一心二用,絕對會兩件事都做不好(by 有經驗的人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Liaostar 魔藥學根本就是魔法版的化學實驗吧😂刺激又危險😂😂
而且這已經是潔思第二次有這樣的請況了🥶
我也是嚐過一心二用後果的人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