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2022停更一年

發表於

弗洛 @goldenrainbow

3
@flora0920 潔思某方面來說也是跟天狼星一樣欠罵🤣
替天狼星QQ

弗洛 @goldenrainbow

6
(十三)

「死痞子、死痞子——」潔思躺在交誼廳的扶手椅,手上拿著跟伊蓮借來的符咒學筆記(蜜雪的上課認真程度實在令人不敢恭維),氣憤地唸著。
昨天因為馬份,讓她錯過一堂符咒學,光是這樣就夠潔思懊惱一個禮拜了。沒想到天狼星的出現,讓潔思的情緒盪到了一個新低點。

討厭的布萊克還來攪局!什麼好上——
雖然是他幫我把馬份砸昏的,但狗果然就是改不了吃屎!!

「——又是布萊克喔?」莉莉苦笑地坐到潔思旁邊,一雙綠眼盯著潔思緊皺的眉頭。「妳跟他又發生什麼事了?」
潔思想起莉莉和詹姆大吵大鬧地跑向符咒學教室的情景,深深地覺得要是這兩個人在一起,大概會把屋頂掀起來。
雖然詹姆幼稚到了一個欠揍的地步,但比起天狼星,她更願意繼續和詹姆維持情誼。而且她莫名有股想讓詹姆和莉莉可以正常講話(換言之就是不會大吼大叫)的念頭,只是以自己的社交手腕,能不要越幫越忙就不錯了。

「——我跟妳說,妳和詹姆不是後來離開了嗎?所以妳沒聽到,」潔思放下那一疊紙,深吸一口氣。「他跟我說馬份會來堵我、是因為——」
「嗯。」莉莉側過身來,耳朵靠近潔思。「因為?」
「因為——」潔思突然不知道怎麼好好地把那兩個字講出來。那個詞怎麼會從一個十一歲的小男生口中說出來!

「嗯?」莉莉狐疑地看著潔思。她突然很慶幸莉莉沒有像早上的自己,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因為他覺得我跟他好上——欸!不要笑!」
莉莉笑得從扶手椅上摔了下來,不停地抽搐。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讓我冷靜一下——」

潔思不知道該笑還是不該笑。
「別笑了吧——很尷尬欸——」
莉莉笑得臉都漲紅了,在火光的映照下更顯得像顆蘋果。
「笑死——真的是很自戀——搞的好像你們在一起過——」

就算是花癡姐姐潔雅也不會說這種詞啊。潔思歪著頭。這八成是大人才會用的詞!
「我很好奇到底為什麼一個11歲的男生會知道這個這麼成人的詞——好上欸。這應該是六七年級時在那裡愛來愛去的時候才會用上的啊。」
「妳應該先問問自己為什麼會知道好上的意思。」莉莉花了一點時間在止住笑聲。「不過他好歹救了妳耶——妳好兇喔。」
「那我要怎麼報答他?」潔思一想到早上的事情就覺得頭昏腦脹。
「給他一個吻——啊——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莉莉一邊咯咯笑一邊躲開潔思的呵癢攻擊。「但那真的是很誇張——不管是小勒還是死布萊克——」

潔思抖了一下。她還沒完全從早上的事件恢復過來。被人——討厭的人——壓在地板上而且差點中酷刑咒顯然不是什麼容易忘卻的美好回憶。
莉莉看到她的反應,也就沒多說什麼。小勒是我的朋友,說再多都會被認為是在替他辯解吧——
她只是小心翼翼地盯著潔思,並準備在她可能要發怒的時候道歉。這點察言觀色的功夫她還是有的——況且潔思的城府也沒深沉到可以控制面部表情。
應該說潔思根本就是個與城府扯不上關係的人。

但潔思什麼表情都沒有。她只是淡淡地吐出一個問題
「妳為什麼會跟石內卜那麼好啊?」

莉莉呆住了,她歪著頭想著自己和石內卜相遇的回憶。

畢竟葛來分多和史萊哲林的學生通常是勢不兩立。潔思心想。這種友誼——

「啊,」莉莉露出溫柔的微笑,一種潔思從未見過的和藹(人家才幾歲)笑容。「我們在來到霍格華茲前一兩年就認識了。」

——莫名的危險。

「——那時候佩妮看到我可以讓花瓣在掌心上開開闔闔地,一直說我是怪胎。」莉莉悶悶地說,但講到石內卜時又笑顏逐開:「是小勒告訴我一切有關魔法界的事情——是他帶著我走進來的。」
「小勒告訴我我是女巫,會使魔法事件很正常的事情。他替我解除了很多的疑惑和不安——唯一有點可惜的就是他和佩妮很不合,他們一見面就會吵架——然後總有一方會先扭頭離開,通常都是佩妮。」

與其說是不合,不如說是非常討厭對方——潔思雙手托著下巴,點點頭表示了解。印象中伊凡家好像挺早搬來的,如果我小時候不要那麼喜歡媽媽的魔藥研究、多出去玩幾次,說不定可以更早跟莉莉認識......

但這點潔思很佩服莉莉。她可以跟每個人都處好關係(詹姆和天狼星不算),即便身邊有些人是敵視彼此的,但她就是有辦法在中間取得平衡;像潔思就無法,她連朋友的朋友(就是指石內卜啦)都不見得能好好相處——她不懂,為什麼就連天生無法選擇的條件,也可以決定友誼的深淺。當時石內卜指著潔思大罵「麻瓜!」的時候她就一直在思考著。

算了。她甩甩頭。反正當不了朋友,那就不要勉強——

莉莉一臉疑惑。

「潔思,你在幹什麼?」

-

鄰近新任管理員飛七巡視的時間,潔思和莉莉才拖著腳步從地窖出來。雖然史拉轟平常是個喜歡哈拉講廢話的大叔,但要是真的認真起來,龐大的知識量可是會壓得學生喘不過氣來。她和莉莉從魔藥學下課開始到晚上,都在聽史拉轟講解進階的魔藥實驗(潔思:不過晚餐也是挺好吃的,這也難怪史拉轟很少出現在餐廳。原來都是叫家庭小精靈另外送上來啊!)。哪些材料有加乘效果,哪些會相剋,都要一刻也不停地全神貫注才有辦法稍微理出個頭緒。

現在她們兩人手上都抱著一疊巨書,上面放著一大捆羊皮紙,裡面是剛剛課堂上的手寫筆記。再加上背在後面的沉重皮袋,使搖搖晃晃的兩人看起來就像兩尊正在前進的不倒翁。天狼星一結束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誰知道。潔思沒好氣地想著。八成是和他的詹姆幽會去了。

「快到了吧?潔思。」莉莉的視線完全被她抱著的書遮住。她跟在潔思後方,吃力地喊道。
「嗯對,」潔思輕鬆地說,並為她們快要抵達葛來分多塔而鬆了一口氣。
「前面就是胖女士——哇!」

一陣風從兩人身旁閃過,伴隨著男孩子咯咯笑的聲音,撞掉了她們拿著的所有東西。羊皮紙和書本散落一地——看來短時間內重新拿好是不可能的事了。

一定是詹姆。潔思幾乎可以肯定地說出來。因為那傢伙有他的寶貝隱形斗篷——

「......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莉莉害怕地說。一面努力收拾著地上雜亂的書本。
「皮皮鬼吧。」潔思反射地撒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可以這麼肯定地講出來,可能純粹只是不想讓莉莉更討厭詹姆吧。畢竟這兩人可以說是她最要好的男生跟女生朋友,如果她連讓身邊兩個最要好的朋友都處不好的話——

潔思嘆了一口氣。

莉莉皺了皺眉頭,打算繼續整理地上的物品。沒想到連手都還沒碰到書本,遠方響亮地鐘聲卻在此刻提醒著她們,已經過了門禁的時間。
「慘了。」莉莉看起來快哭了。「我們還有一半沒收好——我敢打賭再過兩分鐘,葛來分多就會因此被扣分......」

潔思看了看前方的胖女士,對方正用期盼的眼神回望這兩個狼狽的一年級生。時間毫不留情地流失著,有時可能只是書頁飄動的聲音,潔思就會誤以為是腳步聲而感到心驚。

那是書頁在飄動。她堅定地告訴自己。不要亂想。

是書頁在飄動——

飄動——

飄動?

她靈機一動。
「莉莉,妳漂浮咒使得好嗎?」她豁然站了起來,嚇了頹喪的莉莉一跳。
「應該不錯吧?」莉莉狐疑地想著,「孚立維教授稱讚過——但還是要看距離啦。」
「那、那,」潔思迫不及待地說。如果這個方法可行的話,那將會省去很多時間。「從這裡到胖女士那邊呢?」

鮮豔的綠色與紫色眼眸互視,兩人的眼睛在夜裡更顯得亮麗。

「幫我向胖女士說聲通關密語——」莉莉興奮地低聲喊道。「太狂了。潔思妳真的是天才——」
「我一直都是啊。」潔思故作認真地說。
這樣算開玩笑吧?
接著她抱起一些書,盡最大的力氣衝到葛來分多塔的門口。這對於平常習慣坐在圖書館溫書的潔思來說,實在有些吃力。

「龍舌——不想被書砸到就趕快讓開!」她氣喘吁吁地對胖女士喊道,接著沒頭沒腦地對著交誼廳大叫。
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真的因此移動,潔思面向長廊,對莉莉點了點頭。
「溫加顛啦唯啊薩!」莉莉急急地揮動魔杖——這也是潔思最佩服她的其中一個點。不管再急、有沒有照著課本上音節與節奏念,莉莉的咒語總是會發揮功效。
一疊巨書就這樣直直地從莉莉那邊升高,不快不慢地前進著。雖然可能只有短短幾十秒,但那疊書彷彿將潔思和莉莉的心懸了一個世紀——接著它飛進洞口,穩重地落在交誼廳地板上。

潔思瞪大眼睛,突如其來的興奮讓她差點尖叫出聲。
莉莉開心地擺好架勢,準備施展第二次漂浮咒把剩下成一大疊的羊皮紙運回來時——

「看來有紅毛小妞想被吊起來打了呢——」
學生們最討厭的那個聲音,從莉莉背後有段距離的轉角冒出。

潔思心一涼。

慘了,是飛七!

弗洛 @goldenrainbow

5
(十四)

潔思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大叫。
「快跑,莉莉,快跑!」

莉莉驚惶地抱起一堆紙張,拔腿狂奔。急促的腳步聲理所當然引起了飛七的注意。
「拿樂絲,快、抓住那小妞!」
潔思一直以來都在懷疑拿樂絲根本就是人幻化而成的,現在看到牠跟飛七如此的合作無間,便又更加肯定自己的懷疑。
看著拿樂絲太太快要追上莉莉,撐著胖女士畫像的潔思急得直跳腳。

「快、快——」潔思跨一個馬步出去,把剛好跑到洞口前的莉莉用力拉進交誼聽,順便用力扯掉攫住莉莉的腳的拿樂絲太太。卻因為重心不穩,和莉莉兩個人一起撞到後面的牆。沒有了人撐在門口的胖女士畫像,便迅速地闔上,把氣歪了的飛七關在外面。
「痛死人了——」潔思撓著後腦,一頭深色長髮披散在背上。「在我印象中這裡沒有牆啊?」

她心中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最好不要再讓我看到後面是他媽的布萊克!

但顯然是她多慮了。因為麥教授正回過頭來瞪著慌亂的潔思和莉莉——她正難得地來到葛來分多塔跟學生們宣布重要事項,沒想到接二連三的橫禍不斷降臨到這位有些年邁的女士背上;而且「禍源」竟然是堪稱「葛來分多模範生」的兩人。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麥教授看著攤在地上的凌亂筆記和巨書,不難得知她們剛從地窖回來;但倒是沒看過這兩個人這麼驚恐慌張的樣子。
原本在聽麥教授的葛來分多學生們也因為教授頻頻遭受橫禍而紛紛探頭看向那兩個剛才在走廊上大叫的狼狽小女孩。
潔思可以隱隱約約聽到人群裏偶爾有幾聲竊笑,不得不說今天真的是雖小。

「我們剛從地窖回來——」

我知道。」麥教授簡潔地說。

「不知道為什麼東西被撞了一地,來不及收拾——」潔思提心吊膽地看著面癱的教授。
詹姆和天狼星憋笑憋得都要內傷了,被氣憤的莉莉惡狠狠地瞪著。

麥教授吐了一口氣,優雅地理了理被打亂的長袍後背。「算了,趕快坐好。我再把事情講一次。下不為例。」
不敢相信沒有被罵的潔思和莉莉又驚又喜地連忙窩到室友們旁。瑪麗驚訝地看著她們,一面和愛麗絲挪了挪,空出一塊地讓兩個彷彿剛打完仗的女孩坐下。

「門禁的時間將會提早半個小時。」麥教授說道。看來是因為剛剛已經講過了,所以葛來分多的學生們沒有太大的反應——就連詹姆和天狼星這種稍微「淘氣」了一點的學生也沒有因此大聲嘆氣
說不定他們已經哀嚎過了。潔思心想。

「因為我們的管理員最近在校園內抓到太多半夜違規在走廊上遊蕩的學生——連帶發現一些輕微黑魔法的使用。」講到「黑魔法」三個字,麥教授的嘴唇抿成一條細線。「霍格華茲,嚴禁,使用黑魔法,尤其是用來傷害別人。」她頓了頓,「希望你們都能明白這點,然後別跟它扯上任何關係。」

學生們看著教授,乖順地點點頭——應該說有誰敢搖頭那就是在找死。

「好了,就這樣——給我乖乖地回寢室睡覺。」麥教授面無表情地說道。「最好不要再被我抓到有人偷偷下床遊蕩!」她的眼神掃向詹姆一行人,只有雷木思一臉無辜地回望著嚴厲的教授。
大家接二連三的起身,慢慢離開麥教授的視線。有些走上螺旋樓梯,有的人只是走向與交誼廳同層的寢室。
潔思抱著凌亂的筆記頁,正準備起身,卻又被麥教授叫住。

表演很精彩,費嘉頓小姐、伊凡小姐。」她說,潔思發現她的嘴唇已經恢復成正常的厚度。「但下次請不要拿我的背當作目標。」接著身一轉,長袍下擺消失在畫像洞口外。

潔思啼笑皆非地抱起書,跟著莉莉走向一年級女生寢室的門口。

-

「潔思、快來——」瑪麗熱情地拉著潔思的手,坐進一年級女生們圍起的圈圈。「愛麗絲有好消息像大家報告!」
平常開朗陽光的愛麗絲罕見羞赧地梳理著一頭深色的長髮,紅暈明顯地佔據了她的圓臉,但是遮掩不住她的笑容——這讓潔思想起莉莉講到石內卜時那抹柔和的微笑,她不禁覺得兩者有些相似。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蜜雪睜著水亮的眼睛,滿臉期待直勾勾地盯著愛麗絲。就連平常最為安靜的伊蓮也忍不住探問了幾句。瑪麗早就因為嗅到久違的八卦味而亢奮地差點昏了過去。

「就、就是......」愛麗絲臉上的紅暈更加鮮豔,她忸怩地絞著手。看著五對不同色的眸子一起期待地看著自己,就使愛麗絲更加的不好意思。「我、我......跟法蘭克開始交往了......」
女孩們爆出一陣驚天動地的歡呼及尖叫。瑪麗和蜜雪高興地撲到愛麗絲身上猛揉她的頭髮,惹得愛麗絲一陣咯咯笑;莉莉的綠眼睛盈滿了激動,正抓著愛麗絲的手來回擺盪。伊蓮只是露出一如往常的清淡笑容,繼續攤開自己隨身攜帶的冒險故事,準備繼續沉浸在文字的薰陶當中。

潔思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跟自己一樣是11歲的室友,臉上依然掛著剛才的笑容——已經凝結的笑容。11歲耶,11歲耶!

才11歲就交男女朋友?好——誇張......

扮家家酒吧?

沒多久就會分吧?潔思乖順地跪坐,看著眼前胡鬧成一團的朋友們,陷入沉思。

這真的是認真的嗎?可是如果分手之後會很難過的話,那還不如專心讀書。只有知識是不善變的!
(分類帽:我當初可是認真考慮要把妳分到雷文克勞的!)潔思之所以知道分手會有什麼反應,都是多虧了她那才13歲就已經交了好幾任男友的姐姐。

「潔思、潔思!」一個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潔思恢復她可人的笑容。「啊、恭喜、恭喜——」
沒想到一聽到她的回應,其他女生們抱著肚子全笑成一團。莉莉全身發抖,臉的顏色跟她的頭髮差不多地紅了,伊蓮也笑得比剛剛聽到愛麗絲跟法蘭克交往時還要猖狂。

「什麼事情?」潔思為自己的恍神感到難為情,但女生們這一笑倒也勾起她的好奇心。「愛麗絲的報喜已經結束了嗎?」
瑪麗發出一陣魔性的笑聲,又惹得室友們一陣捧腹狂笑。

蜜雪抹了抹剛剛笑出來的眼淚。
「我們在討論我們跟哪個男生最配——喔——」講到這裡,愛麗絲、瑪麗和蜜雪開始吃吃傻笑。

反正不要扯到我就好了。潔思心想,一面笑嘻嘻地問道:「妳們配對到哪裡了?」

「愛麗絲不用討論——瑪麗覺得赫夫帕夫的那個佛力是她的菜——」

前陣子不是才在波特和布萊克之間猶豫嗎......
潔思忍住戳破瑪麗的衝動,保持著善意的微笑。

「——我們在講蜜雪的——不、是伊蓮!」愛麗絲喊道,臉已經紅得發亮。
「我的就免了。」伊蓮抬起頭,蒼白的臉上掛著意味深長的微笑。「我想研究月神奪回她心愛斗篷的方法。」她把如冰晶般淡到接近銀白色的淺水藍色頭髮撥到耳後,垂著睫毛繼續看她的《阿爾忒彌思傳》

就連瑪麗也差點因為伊蓮秀氣的臉龐而心動。

「太可惜了吧——」她熱情地搭著伊蓮的肩膀。「明明這麼漂亮地說——」
「冰山美人欸!」愛麗絲咯咯笑。潔思懷疑瑪麗和愛麗絲根本就是去偷喝酒,兩個人臉上的潮紅都還沒散去。但看到莉莉的臉之後,她還是寧願相信她們只是因為碰到愛情話題才會開始瘋瘋癲癲。
「我對古老的寶物比較有興趣呢。」伊蓮也沒有因為室友的玩笑而生氣或是躲開,只是換了個姿勢繼續讀書,好讓瑪麗能繼續掛在自己身上。「它們比男人有意思多了。」
「蛤——」瑪麗故作失望地哀嘆,但緊接著轉向蜜雪,兩眼發光。「所以呢,蜜雪?有覺得不錯的男生嗎——」

這根本是牛郎評比大會吧。潔思心想。
接著她的肩膀被拍了拍。

「那小潔思呢——?」

潔思的「溫婉」笑容全僵在臉上。

-

「潔思、潔思——」莉莉壓低聲音喊道。她在圖書館幫潔思占到了一個好位置,正揮著手示意剛走進來的褐髮女孩。雖然才二月初,但莉莉已經開始為期末考而感到焦慮。沒有什麼人的長桌上擺滿了天文學的行星運動軌跡圖、天文專有名詞解釋辭典,還有宇宙生成年表,以及攤了滿桌的筆記。
潔思一走進圖書館就認出深紅色長髮的身影——

還有那頭油膩膩的黑髮。

「莉莉,為什——」
「為什麼紫眼怪會在這裡?」石內卜不悅地打斷莉莉的笑容,指著潔思的鼻子大叫,引起一旁零星學生的側目及平斯夫人不滿的眼神。

「安靜點,小勒。」莉莉好聲好氣地講道。「你之前不是抱怨天文學很難?那時候剛好我和潔思約了要來圖書館念書——潔思很擅長天文學,所以就順道問你要不要來啦。」
「不用妳邀我也會主動問。」石內卜小聲地嘟囔著(莉莉:你說什麼?)。「但妳沒有告訴我費嘉頓要來——」他責難地看著莉莉。「——根本就不應該邀她來!」

一把無名火直竄潔思的天靈蓋。

「為什麼呢?」莉莉依然耐心地問,「潔思可是年級第一啊。而且她的天文學幾乎都是滿分呢,你也知道,請成績比較好的人來幫忙會比較有心得——」

「妳來教就——」
「那我就坐下了,莉莉!」潔思無視石內卜的抱怨,逕自坐在莉莉的右邊。
石內卜的頭上彷彿變成了瀕臨爆發的火山口。

看來這幾個小時有的受了。

#38

奧蓮娜。金星 @Lucy15

2
@goldenrainbow
弗洛的這一篇文也好看欸
現在才發現這一篇 真的是很不錯呢

弗洛 @goldenrainbow

2
@Lucy15 謝謝泥😻終於有人來留言了!(淚
好開了心(´▽`)❤️

露比xD @rubyrubyruby

3
好期待後續,這種甜蜜冤家的設定好可愛,是說這些小孩子們的感情觀怎麼都那麼成熟(自慚形穢

弗洛 @goldenrainbow

1
引用自 @rubyrubyruby 的發言:
好期待後續,這種甜蜜冤家的設定好可愛
謝謝你😍 可能是因為我不會描寫激烈的爭吵XDD
是說這些小孩子們的感情觀怎麼都那麼成熟(自慚形穢
笑鼠xddd 咦妳是說潔思嗎
但從潔思和瑪麗又可以看出明顯的差別xddd 

弗洛 @goldenrainbow

5
(十五)

「現在的北極星是天龍座α星。」石內卜肯定地說,黑色的眼珠裡充滿倨傲。
「不,」潔思說,盡可能地用她覺得最友善的聲音。「現在的北極星是小熊座α星。判斷北極星的方式很簡單,而且有很多種——但用夾角判斷不一定是最準確的。」
「我說夾角式判斷就是夾角式判斷!」石內卜面露凶光,一面偷偷瞄了莉莉一眼,期望她會因為自己的強硬而感到欽羨。「現在的北極星就是天龍座α星!」
「那我教你是教心酸的膩?」潔思瞪回去。這種人真的是不可理喻。

「小勒,現在的北極星是小熊座α星。」莉莉依然十分有耐心地說,而石內卜立刻點了點頭。「由北斗七星斗杓的大熊座α與大熊座β這兩顆『指極星』,由大熊座β向大熊座α的方向延伸——」
「我懂了!」石內卜開心地說,「還是莉莉講解地比較清楚——」他轉向潔思,惡聲說:「費嘉頓妳可以走了,我只要莉莉就好了!」
「小勒,別這樣!」莉莉有些著急。「潔思的講解淺顯易懂很多呢!」她一面對潔思拋出抱歉的眼神。

潔思笑一笑。「下一題是——啊,由兩個星系之間的平均距離推測星系碰撞的頻率。這也是在考常識。」
莉莉認真地在考卷上訂正,羽毛筆不時在羊皮紙上擦出「沙沙」的聲音。石內卜則是在一旁托著腮,盯著莉莉的翠綠雙眸及深紅色長髮。
潔思翻了翻白眼,繼續講解。 

「我們可以用以諾克公式推定它的週期。把A星系的半徑帶入——是的?」
她耐著性子抬起頭,瞪著擋住題目的石內卜。被中斷的莉莉疑惑地看著兩人。

「還是莉莉來教比較好。」他憤恨地盯著潔思的紫色眼睛,想要把她趕開。「妳講的根本沒有人聽得懂,紫眼怪。」
那你就不要聽啊。潔思差點脫口而出。

「那你來講一遍。」她深呼吸了好幾遍,最後平靜地說。
石內卜的眼神閃過一絲勝利的光芒。
「我就是不會,所以才來聽講解啊——妳到底有沒有腦啊?」

你才他媽沒有腦。潔思在心中咒罵道。
「那你就不要在那裡嫌。」她覺得已經快爆炸了。

「我們從以諾克公式繼續推導——啊!!!!」
一隻蟑螂竄上潔思的手背,她嚇得大聲尖叫,想辦法把它甩開。旁邊的學生們被突如其來的耳膜之災嚇得轉過頭來,心有餘悸地看著這位突然被嚇到的小女孩。

平斯夫人這下可真的忍不住了,一面把潔思的所有物品提起來,一面連同人把她往圖書館外拖。
「夠了——費嘉頓小姐——就算妳是——年級第一——也不准在圖書館內——喧嘩——」潔思用力甩手,把蟑螂甩到平斯夫人臉上。
「啊——!!」

這下尖叫的不是只有潔思了。

潔思趁著圖書館管理員忙著滅蟑的同時,迅速把東西整理好,逃離圖書館門口。並偶然想起剛才被嚇到時,無意間瞥到背著莉莉的石內卜,他似乎在因為憋笑而全身發抖。
她從來沒有這麼想殺掉石內卜過。她一面狂奔一面想著,然後就撞到了一個人——但聽見的卻是四個人的笑聲。

「——怎麼又是你,布萊克。」她氣喘吁吁地停下來,看著眼前的四人組。

「我才想問妳這個問題呢,費嘉頓小姐。」天狼星露齒微笑,一面把潔思已經十分凌亂的頭髮撥得更亂,順便躲過潔思的拳頭。「怎麼會在走廊上這麼沒有形象地奔跑呢——」
「閉嘴。」潔思說,但還是把剛才在圖書館的來龍去脈講給男孩們聽。

「死鼻涕卜。」詹姆憤恨地說。「下流的手段。」
「我覺得他有點過分。」最近有些憔悴的雷木思,臉上依然帶著溫和的笑容。「就算不喜歡潔思也不應該這樣。」
「蟑、」彼得結結巴巴地說道。「蟑螂、好、好可怕......」
天狼星在一瞬間彷彿露出如狼狗般齜牙咧嘴的模樣,但很快就又消失了。

「我要在餐廳詛咒他。」他黑著臉說。雖然潔思並不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生氣。
大概是石內卜太令人厭惡了。她開心地想著。

「妳總不會什麼都不還手吧?」詹姆好奇地問,臉上閃過一抹狡黠。「感覺挺像妳的作風。」
「怎麼可能不報答一下呢。」潔思淘氣地笑了起來——這大概是她第一次有這樣的表情。
四人組露出又驚又喜的表情,彷彿看到一隻山怪突然穿著禮袍跳華爾滋一般。
「但光明正大的惡作劇之後再被罵、扣分和勞動服務太不值得了,」她補上一句,惹得雷木思連連偷笑。「而且太蠢了。要惡搞就要在大家不知情的情況下,讓對方突然陷入窘境。」

「妳、妳好可怕,費嘉頓——」彼得發抖著,不知道是因為他本來就這樣,還是因為看到潔思邊笑邊露出虎牙。
她難得地拉著四個人(雷木思:「看不出來妳力氣這麼大...」)到走廊邊的獨眼女巫旁。
詹姆眼中閃過一絲驚慌。

「我呢。」她低聲對四個人說。「有瓶我媽研發的豐胸魔藥試驗品——剛好缺實驗用的小白老鼠。」
詹姆哈哈大笑,被潔思揍了一拳。
「你給我小聲一點——你們也是!」她看著把拳頭塞進嘴巴的其他三人。「現在問題就是,我不知道如何只在石——鼻涕卜的湯裡下藥。喔,別露出那種表情,布萊克。就我所知有些史萊哲林的同學還不錯——撇除面對我們學院的時候。」

「這包在我身上。」詹姆說,與天狼星交換了一個眼神。「明天一早在交誼廳會合。」
「你起得來嗎,老哥?」天狼星不屑地說,伸手擋住詹姆的胯下攻擊(潔思把頭撇開)。「還是我來?」
「不行。」就在潔思準備開口時,詹姆說。「你上次差點害我的寶貝被沒收——」

天狼星做出嘔吐的表情。

-

潔思躺在交誼廳的扶手椅上,窗外的天空似乎透著些微的魚肚白。
現在是凌晨,臨近她和詹姆約好溜去廚房的時間,沒有任何一個人起床。她攤開變形學課本,隨意翻了幾頁,又覺得眼皮有些沉重。
她打了個哈欠,嘴巴突然被塞了個東西。潔思嚇得跳了起來,準備大叫。

「噓、噓——是我!」一對灰色眼珠映入眼簾。天狼星伸手把潔思嘴巴裡面的東西抽出來,是一根螺旋棒棒糖。
「哇,我以為魔法世界沒有棒棒糖?」潔思想伸手抓白色的柄,卻老是被天狼星躲開。她小時候常常看到佩妮嘴裡叼著一根白色的棒子,那時候還以為佩妮的舌頭是不是被詛咒了。
「是沒有,」天狼星故意舉高手,不讓潔思搆到。「那是詹姆給我的,只是我一直沒有吃——」他把上頭沾滿潔思口水的棒棒糖塞進嘴巴。「——現在吃到了!」天狼星對瞪著自己的潔思眨眨眼,暗自覺得她的紫色眼睛真是美麗。

想起下藥的事,潔思硬生生壓住發飆的衝動。反正不要再回到我的嘴巴就好。
「算了,那就給你吃吧。」她確認著口袋裡的豐胸魔藥。反正再叫愛吃糖的潔蒂寄過來就好。「詹姆什麼時候起床。」
「那傢伙八成是睡死了。」天狼星揮了揮手中那塊詭異的布,看起來像是用流水織成的,又細又軟的銀灰色布料。「我帶妳去吧。」
「不要。」潔思說。「還有那是什麼東西?」
天狼星不回答她。「所以妳是要跟我一起溜去廚房呢?還是乖順的,讓石內卜繼續猖狂?」
他帶著悠哉的微笑看著潔思陷入猶豫的側臉。


「——好吧。」

天狼星拉起布料,潔思這才看清楚那是一件質料特殊的斗篷。他把斗篷罩到自己和潔思的身上,並裹在一起。
潔思感覺到自己的心一緊。

「妳往下看。」

潔思照著做,卻發現自己和天狼星的雙腳消失無蹤。

「我們的腳跑去哪裡了?」她轉頭問天狼星。
「不告訴妳——走了走了。」天狼星把斗篷蓋住兩人的全身,拉著連連抗議的潔思跑出葛來分多塔。空蕩蕩的走廊上,兩人清脆的腳步聲更加明顯。
他們拐了好幾個彎,下了好幾層樓梯,最後來到赫夫帕夫交誼廳旁的一幅水果畫像旁。

「我們到赫夫帕夫這邊來幹嘛?」從天狼星剛剛堅持要潔思跟他待在斗篷下一直到現在他伸手去撓畫像上的梨,潔思都為此感到一頭霧水。
「等會兒妳就知道了——」天狼星只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繼續耐心地替梨子搔癢。過了沒多久,梨子像是忽然甦醒一般,發出咯咯笑聲,接著它的位置就出現了一個門把。

「這裡就是,」他看著滿臉驚訝的潔思咧嘴笑。「鼎鼎大名的詹姆波特的專用宵夜食堂!怎麼了,羨慕了嗎?」
「我才沒有。」潔思毫無殺傷力地打了天狼星一下,但仍然掩不住眼睛裡的光。

-

「早安,布萊克先生,」儘管清晨的廚房已十分忙碌,但依然有一群家庭小精靈圍了上來——看來是對天狼星十分熟悉。接著他們轉向潔思,發出一致的尖細嗓音。「這位小姐是?」

「我女——哎呀、好痛,妳好暴力——」
「誰叫你亂講話,布萊克!」潔思惡狠狠地瞪著一旁捂著肚子的天狼星,接著連忙對一群嚇壞的小精靈釋出善意。「我是潔思費嘉頓,叫我潔思就好。」
「好的,潔思小姐!」其中一名耳朵特別尖的小精靈興奮地說道,「請問小姐需要什麼服務嗎!」

潔思歪著頭故作思考。

「嗯......是這樣的,請問你們從這裡看得到餐廳上方誰坐在哪個位置嗎?」
「看不到,但是如果我們想知道的話是有辦法的!」

「這樣啊——我想......請你們幫個忙。」

小精靈們點點頭。

-

他們溜出廚房時並回到一樓時,外頭金色的陽光已經悄悄地爬到了挑高走廊的地板上,配著無雲的清藍色天空,今天大概會是個好天氣。

「妳真的比鼻涕卜在伊凡跟前還會編故事欸。」天狼星露出看到了百年一見奇才的笑容。「要不要考慮加入——」
「去吃屎吧。」潔思說,一面暗暗擔心剛才的叮囑不夠明確以導致她會在事發之後被抖出來。「整天在那裡耍寶搗蛋、一天到晚被扣分,葛來分多的害群之馬——雖然還是有一堆女孩子寄信給你。」
「那妳也寄一封吧——」天狼星笑嘻嘻地擋住潔思的攻擊,一面把剛才還含在自己嘴裡的棒棒糖塞回潔思的嘴巴。

但他馬上發現這是不智之舉——至少他的耳膜感到後悔了。

「布萊克——去你奶奶的!」

天狼星一邊護著自己可憐的肋骨,一邊拉緊斗篷以防它飄起來洩漏了兩人的行蹤。但斗篷的內裡偶爾還是會不小心飛起來,並把耀眼的陽光反射出七彩的光斑。

-

如有看得不舒服的小石迷,在此獻上歉意w

#41

奧蓮娜。金星 @Lucy15

2
@goldenrainbow
又更新了耶!更新的也太快了吧
惡作劇的效果…一定很精彩
希望潔思不要被抓到

弗洛 @goldenrainbow

2
@Lucy15 最近比較有靈感(´▽`)
潔思比劫盜們有腦袋多了(欸欸
敬請期待下篇的效果😎

弗洛 @goldenrainbow

7
(十六)



「潔思!潔思?」莉莉搭著潔思的肩。一群室友們圍著潔思,有的摸她的頭髮,有的輕捏她的臉。
但主角依然黑著一張臉,彷彿生無可戀。

「——是真的生無可戀。」潔思幽幽地吐出一句話,眼前餐桌上的鬆餅對她來說就像是地上其中一個不起眼的石磚。她,一個人人尊敬的大小姐(?),霍格華茲第不知道幾千屆的一年級的第一名,潔思.凱莎琳娜.費嘉頓,竟然——

「有很多女生也想吃到天狼星的口水呢。」瑪麗說,語氣中掩藏不住興奮。「這要是給她們知道了鐵定會殺掉妳的——」

「那我還是去跟她們講好了。」潔思灰暗地說,嚇得瑪麗趕緊閉嘴。「死了也好瞑目——天知道我有多需要好好笑一場——」

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吸引了餐廳所有人的目光,緊接著是詹姆和天狼星毫不掩飾的捧腹大笑——而大笑聲很快地就感染了餐廳裡的所有學生。聽到瑪麗和愛麗絲笑到快要岔氣的聲音,潔思抬起頭,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

石內卜驚慌地捧著迅速脹大的胸脯,臉漲得通紅,胸部很快就撐破了他那有些霉斑的補丁長袍,從他細小的雙手垂下,軟趴趴地壓在餐桌那滿是蜂蜜和甜奶油的盤子上——而且仍然在繼續增大。

蜜雪笑得趴在伊蓮背上,後者的臉也少有地浮現血色。愛麗絲和瑪麗已經發不出任何的笑聲,只是全身發抖,就連雷木思也忍不住縱聲狂笑;不知道該不該笑的彼得索性捂著眼睛,避開這色情程度瞬間升級的詭異畫面。只有莉莉臉色鐵青的看著史萊哲林的餐桌。

「唷,伊凡,」詹姆此時已經趴在餐桌連連抽搐,仍不忘轉頭看向莉莉。「妳不去幫妳的小勒嗎?」

「閉嘴!」莉莉吼道,只差沒有衝過去踢翻詹姆的椅子。潔思審慎地觀察著情況,一面想辦法不去注意史萊哲林餐桌現在進行式的鬧劇。

但莉莉的下一個動作的確是嚇到潔思了。

「小勒——!」她不顧一切地掙脫瑪麗和蜜雪,朝史萊哲林的餐桌跑過去。
莉莉幸運地避開莫賽博和諾特伸出來的腳,卻被艾福瑞用力地推了一把,跌在地上。

「滾開,妳個噁心的小麻種。」他惡聲說。「連進霍格華茲都不配,還敢來史萊哲林的餐桌?」

「小勒!」莉莉裝作沒聽到,只是對著胸部此時已經漲成一顆軟綿綿大氣球的石內卜喊道,清澈的綠眼睛裡盈滿憂慮。「小勒,你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啊?」石內卜的語氣裡已經帶著一絲哭腔,看來是強忍著不讓淚水滑落。

「滾開,低賤的麻種。」
莫賽博此時來到莉莉身後,冷不防給她一腳,莉莉就這樣往前倒在地上。遠在葛來分多餐桌的潔思一驚,看著因為自己胸前而沒有注意莉莉的石內卜,以及不知道為什麼空空如也的教師席,她豁然起身。

「整整—石化!」

艾福瑞原本猖狂的笑容凝結,無法動彈地往後倒,恰巧陷在石內卜那此時已經高達快要兩公尺的巨大肉團上面。惹得那面色蠟黃的小男孩哀叫了一聲,一陣哄笑聲又排山倒海而來。
莫賽博憤怒地四處找下咒的兇手,就在他準備看向葛來分多餐桌時——

「塔朗泰拉跳!」

蜜雪看著跳著奇異舞蹈的莫賽博,止不住的哈哈大笑。莉莉原本似乎還想趨前關切石內卜,但在莫賽博飛來差點迎面擊中她的一腳之後,她還是決定溜回葛來分多長桌。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憤恨地說,瑪麗和蜜雪連忙摀住咧得開開的笑臉。「為什麼沒有一個老師在?」

石內卜胸前的兩坨肉團已經垂到餐桌的另一邊,底下的鬆餅撓得他滿臉通紅。他覺得全餐廳的學生沒有人趨前來關心他(啊莉莉勒?),愈發覺得羞憤。

他看向悠遊自在的潔思,瞬間怒火中燒。
「費嘉頓!」他吃力地舉起手,不過遠高過他的胸脯顯然沒有干擾到他的丹田。「一定是妳!是妳!」

莉莉驚訝地轉向潔思,後者只是聳聳肩。
「真的是妳嗎,潔思?」她驚惶地晃著潔思,蜜雪連忙跑過來穩住差點往後倒的棕髮女孩。「是妳害小勒變成這樣嗎?」

「怎麼可能!」瑪麗皺了皺眉頭,「潔思是葛來分多公認的模範生欸,莉莉。」

「妳該不會真的相信那個石內卜的話吧?!」愛麗絲一臉不可置信。「怎麼看都是他誣賴潔思吧!」

伊蓮只是意猶未盡地看著眼前精彩的一幕,懶得加入女孩們的爭執。

「他人怎麼跟胸部的膚色差那麼多啊——」

-

等到麥教授聽到消息,扯著鄧不利多來到餐廳時,石內卜整個人幾乎要被胸部撐起來了。葛來分多的學生們早就笑得四腳朝天,而潔思對於餐桌還沒被壓垮這件事感到十分驚喜。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麥教授冷冷地說。潔思忽然覺得全身一陣涼意——她從來沒有對薄嘴唇這麼恐懼過。餐廳瞬間變為一片寂靜。

鄧不利多輕輕地「噢」了一聲,他只是拂著銀白色的長髯,似乎有些樂在其中的看著這微18+的場面。麥教授瞪了他一眼。

「誰來告訴我,」麥教授帶著其他面色驚愕(也有可能是極力忍笑)的教授們急匆匆地走到史萊哲林長桌邊,看到不停舞動的莫賽博及靠在大的不自然乳房上的艾福瑞,面部線條更加扭曲。「這,是,怎,麼,一,回,事!」

「哎呀,賽佛勒斯。」史拉轟關切地看著臉龐瘦削,但此時因為羞恥而漲紅的小男孩。「發生了什麼事?天啊,我可憐的孩子——」

這種時候,大概也只有詹姆和天狼星敢繼續面帶笑容了。

「教授!」莉莉舉起手。幾個史萊哲林的學生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小勒剛剛不知道為什麼,就突——」

「是費嘉頓!」石內卜奮力地大叫,打斷莉莉。「費嘉頓她會妖術!她——」他越過餐廳觀望的學生群,直指著潔思。

「我覺得應該先讓石內卜先生去一趟醫院廂房,再來解決這個問題。」鄧不利多說,一面朝潔思這邊眨眨眼。

她一度覺得鄧不利多似乎認為這種場景很有趣。

-

一整天,石內卜都沒有來上課。莉莉顯得有些心神不寧,就連史拉轟走到她和潔思身旁,大力讚賞她們熬煮的治療癤子藥水的色澤是多麼完美時,她也只是露出一個虛弱的微笑(不過這對疼愛莉莉的史拉轟來說就夠了,他拍拍莉莉的肩,告訴她如果不舒服隨時可以直接起身去醫院廂房)。

「妳也真夠狠的,費嘉頓。」
當學生們在溫室一男一女一起學習如何採集白鮮液時,天狼星低聲對潔思說。「鼻涕卜那副樣子可真妖媚。」

潔思笑了笑,「我是真的不知道功效如何。」她拿起小玻璃瓶,讓白鮮液流進瓶內。「不過你最好不要給我說漏嘴,我們葛來分多虧你和詹姆已經墊底了,我可不想再來個臨門一腳。」

「那夠我笑一整個月了。」天狼星露出一抹獰笑。「但是我可不保證一定不會讓妳嚐嚐勞動服務的滋味——啊,別老是動手動腳——」他迅速攔截打向自己的拳頭。

「你敢!」潔思陰狠地瞪著天狼星,亮麗的紫色眼睛更顯得邪魅。

「妳斜眼的樣子可真是美麗——」天狼星笑嘻嘻地再度擋住潔思的一擊。「——潔思——」又是天狼星早有防備的一拳。「——之後就這樣叫妳了。」
「隨便你。」潔思別過頭,拿起軟木塞把瓶子封起,頭也不回地走向芽菜教授。

所以她倒是沒看到背後天狼星極有意思的一抹笑容。

-

「費嘉頓小姐、伊凡小姐,」麥教授在潔思帶著滿身汗,準備爬上城堡前石梯前攔住她和莉莉。「還有波特和布萊克,這件事和你們八成脫不了關係。」教授瞪著原本想偷溜走的兩個男孩。他們只得垂頭喪氣地和雷木思及彼得道別,拖著腳步走到莉莉旁邊(莉莉嫌惡地瞪著他們,一面躲到潔思的另一邊)。

他們隨著麥教授爬上一層又一層的樓梯,最後在一群人累得腿酸氣喘時,才終於來到兩尊石像鬼前。

「蟑螂串佐柏蒂全口味豆。」麥教授說。石像鬼立刻往兩邊跳開。
「走啊!」她對著待在原地的詹姆說。

四位學生跟著麥教授走上石頭螺旋梯。在麥教授清敲門之後,辦公室大門就無聲地敞開,教授把學生們推進辦公室。
「我把學生們帶來了,阿不思。」她說。

「辛苦妳了,米奈娃。石內卜先生也麻煩妳了。」鄧不利多只是笑一笑,看著眼前驚駭的四位學生,並請他們隨便找張椅子坐。
麥教授輕微地點了點頭,一下子又不見人影了。

「我想,在賽佛勒斯來之前,你們可以好好欣賞我的辦公室。」老教授笑吟吟地看著東張西望的詹姆和天狼星。

真的十分具有校長的風格。潔思心想。這是個寬敞的圓形房間,四周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銀色器具,有些在桌上滴溜溜地轉著圈子,有些會噗哧噗哧地噴出小團的煙霧,還有的會發出咻咻咻的聲音。牆上不意外地擺著歷任男女校長的畫像——還有那頂破舊的分類帽。

就在潔思細細研究那些銀色器具的用途時,她感覺到肩膀一緊。一根金紅色羽毛飄過她的眼前,潔思赫然發現,一隻漂亮的鳳凰正站在自己的肩膀上。

莉莉又驚又喜地看著那隻鳳凰,伸手想要摸牠。潔思緊張地看著氣定神閒的老教授,而他只是露出饒富趣味的微笑。

「看來佛客使很喜歡妳,費嘉頓小姐。」他笑著說。「牠們是很忠心的寵物——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牠站在除了我以外的人身上。啊,當然,牠們一向對富有想像力的人們抱有好感。」他對著潔思眨眨眼。

「鳳凰非常地迷人。」莉莉看著佛客使說道。「除了可以載很重的東西之外,眼淚也可以治病。」

詹姆和天狼星轉過頭來,訝異地看著這不知道什麼時候飛來的鳳凰。一群人圍著潔思,詹姆甚至還想讓牠吃自己的手指,天狼星兩手撐著潔思的椅緣往前想看到佛客使的頭,導致他的臉此刻距離潔思不到十公分。

一定是故意的。潔思忍住朝他帶有稚氣的俊(在潔思看來是欠揍)臉上揍一拳的衝動,緊接著卻發現鄧不利多用著更燦爛的笑容盯著她,好像有一種氣場想要穿透她的眼睛。潔思下意識地抵抗那股氣場。

就在潔思快要抵擋不住時,麥教授帶著石內卜來到了校長室,鄧不利多轉開了視線,讓她大鬆一口氣。

石內卜起先也是滿臉驚喜地環繞校長室一圈,但在看到佛客使以及讓它站在肩膀上的潔思,他的臉就瞬間轉為扭曲——盡管龐芮夫人精湛的醫術讓石內卜不再被巨胸所苦,但他的胸前還沒完全消退,所以他還是只能捧著兩團肉以防它們的重量把自己往前扯。

「費嘉頓!」他指著潔思的鼻子厲聲大叫。「就是妳!是妳!」

「夠了,石內卜先生。」麥教授固然鐵面無私,但她也沒有辦法接受自己的學生一直被指著鼻子。

「我想我們可以慢慢釐清整件事的始末。」鄧不利多的湛藍眼睛似乎在發光,他環視了葛來分多的學生們一遍。
潔思突然感到一絲絲心虛。

-

向各位教授迷致上歉意 可能你們覺得有些黑
但我本人無此意ww 而且這篇的走向也比較不是石莉(聳肩
#48

奧蓮娜。金星 @Lucy15

1
@goldenrainbow
哇哇啊啊
可憐的賽佛勒斯,實在是太丟臉了
不知道教授們會怎樣處理

弗洛 @goldenrainbow

1
@Lucy15 敬請期待下篇(⁎⁍̴̛ᴗ⁍̴̛⁎)
(是說我好像把賽佛勒斯寫得太慘😂😂

從此. @LunaLuna

3
@goldenrainbow
弗洛姊姊好厲害呀!
真的很好看耶!
石內卜好可憐🥺
希望潔思不要被拆穿了wwwww

弗洛 @goldenrainbow

2
@LunaLuna 謝謝稱讚 > <
雖然石內卜常常跟小潔思吵架但還是幫他QQ
能不能不被拆穿這就要看潔思的道行了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