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2022停更一年

發表於

吉吉安 @vivian04su

2
不會緩更呀~~
希臘眾神裡最喜歡阿爾忒彌斯的我看得很開心www
潔思媽媽給她的心裡陰影好多⊙︿⊙還排擠(?)她
詹姆跟天狼星好屁呀🤣🤣
越屁越好,讚(誤)
潔思跟雷木思(思思解痛加強錠)好萌呀😍

星舞 @Liaostar

2
很好看,當時潔思的爸媽有可能只是情緒起伏比較大,但卻讓小潔思有很大的陰影,她那時才五歲欸

弗洛 @goldenrainbow

4
@vivian04su 感謝吉吉安😂
潔思媽媽給她的心裡陰影好多⊙︿⊙還排擠(?)她
不一定是排擠啦😂
凱瑟琳還是有送二女兒聖誕禮物的
畢竟是自己的孩子,不會有什麼惡意啦😂
詹姆跟天狼星好屁呀🤣🤣
越屁越好,讚(誤)
從一年級就是小痞子的二(?)人組(⁎⁍̴̛ᴗ⁍̴̛⁎)
潔思跟雷木思(思思解痛加強錠)好萌呀😍
吃天潔還是路潔呢(⁎⁍̴̛ᴗ⁍̴̛⁎)

@Liaostar
當時潔思的爸媽有可能只是情緒起伏比較大,但卻讓小潔思有很大的陰影,她那時才五歲欸
很喜歡你的這句詮釋(´▽`)
或許爸媽想表達的意思是正確的
但可能方法不對(年齡、個性之類的
導致小孩一直對某句話耿耿於懷
弗洛就是這樣
總之也謝謝星舞這次的留言(˶‾᷄ ⁻̫ ‾᷅˵)

從此. @LunaLuna

1
弗洛~
抱歉這麼晚才看到…
潔思一點都不過分呀!
媽媽真的好壞!
啊!我知道了!媽媽喜歡壞小孩,都不幫她任何忙的壞小孩!媽媽有怪癖!(咦?
怎麼看都覺得潔思和雷木思超可愛的!
@VioletMoon0723的預言可能快要實現了呢!

吉吉安 @vivian04su

1
@goldenrainbow
迷你小痞子(咦?
都吃都吃🤤
弗洛就是這樣嗎?!
希望弗洛可以跟父母好好互相理解( *^-^)ρ(*╯^╰)

弗洛 @goldenrainbow

1
@LunaLuna
也沒有這麼絕對啦
凱瑟琳雖然對潔思很苛刻,但她也會送聖誕禮物給潔思
就像我前面說的,好惡或個性不能只憑一時的行為而斷定(*ˉ︶ˉ*)
我想這是值得探討的好問題
怎麼看都覺得潔思和雷木思超可愛的!
萌萌的兩人~~
預言可能快要實現了呢!
靈感大神表示一切未定(⁎⁍̴̛ᴗ⁍̴̛⁎)
總之還是謝謝泥這次的留言~弗洛很開心(*/ω\*)

@vivian04su
也沒有迷你啦🤣🤣那時候就跟潔思差不多高了XDDD

弗洛 @goldenrainbow

6
(二十一)

禮拜六晚上飛也似的到來了。
潔思捏著裙擺,緊張兮兮地看著莉莉。
「我......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蜜雪和莉莉熱情地大聲說道,按住潔思的肩膀,將她轉向鏡子。
鏡中女孩穿著一身紫,剪裁有點像是洋裝但又有幾分正式,恰好符合女孩的身形。潔思一頭深棕色的長髮束成低低的馬尾,披在肩上;身上散著淡淡的茉莉花香。

「雖然......不是沒有穿過禮袍......啦......」潔思焦慮地抓著手。「...但是......情人節......舞會......我們才......一年級......」
「沒想到我們的潔思小老頭也會有這種時候。」蜜雪笑嘻嘻地捏著潔思的臉,跟莉莉兩人把還沒進入狀況的當事者拖出女生寢室。

-

潔思裹著學校斗篷,跟在莉莉與蜜雪的身後小心翼翼地踏進地窖。

以往的陰暗在今天全部消失無蹤,變成無數個粉紅泡泡在空中飛揚;四處都掛上粉紅色與淡金色的裝飾。地窖裡都是盛裝打扮的學生,五彩繽紛的禮袍凸顯潔思一行人的稚嫩與青澀。

「我突然覺得有點尷尬......」莉莉突然回過頭,有點緊張地說。她穿著翠綠色的連身長裙,手腳更顯得細瘦。
「不會啦——」蜜雪綻開一個大方的笑容,替莉莉和潔思壯膽。「就好好地玩就好!」

儘管如此,她們還是縮著身子穿過一個個高大魁梧的學長姐(姐?),想找個角落好好地大吃特吃。但潔思卻在途中被佛力給攔截(?),因此只好惋惜地揮別莉莉與蜜雪,跟著佛力往反方向走——連史拉轟都還沒遇到。

「能邀到妳實在是太開心了,潔思。」他有些怯生生地說道,但語氣卻十分堅定。跟著佛力繞了一大圈地的潔思發現,原來地窖比想像中的還要大,而且看起來有很多值得探索的暗道。

佛力把潔思帶到一個大走廊的盡頭,兩側有著凸出的柱子。
「我去拿個東西給妳,等我一下。」他急促地表示。
「那在剛才那個地方不就好了?」一想起那些溢滿香味的食物,潔思就努力憋著肚子。
「那裡太多人了嘛。」佛力委屈地說。
好吧,潔思想著,好吧。她實在抵擋不了別人哀求的神情。

佛力有些興奮地跑走了。看著他蹦蹦跳跳的模樣,潔思必須說,如果不看身高的話,她實在不會相信佛力大她三歲。



地窖裡的陰風徐徐,加上四處都有的黑影,潔思不禁縮了縮身子。
她似乎隱隱約約聽見逐漸靠近的哄鬧聲,連忙偷拐了幾個彎,貼在牆壁上偷聽著。

然而,聲音的主人卻讓她不寒而慄——而且目的很明顯就是衝著她來。潔思驚慌地想找地方躲藏,但這裡是走廊的盡頭,是死路。
她可以聽見來者斷斷續續的說話聲,並很快地推斷他——或是他們的身分。

「這次不會讓她逃過了吧。」這是一個帶有傲慢的嗓音。
是馬份。

「絕對不會,」這道聲音混雜著興奮、著急、討好——以及憤怒。「我一定要報仇——上次一定是她把豐胸魔藥倒進湯裡的!」
鼻涕卜。潔思想著,並突然回憶起莉莉曾經說過石內卜在舞會當天沒空的事情。
喔。
喔,所以沒空原來是因為要堵我嗎?


一個比較陌生的嗓音響起,但潔思也不是沒聽過。「那小鬼太招搖了,一臉傲慢樣——佛力也太天真了,真的以為我們要代他轉達驚喜嗎?」
媽的,是莫賽博。

艾福瑞豬叫般的嗓音出現了。潔思摸了摸後頸,抹出一把汗。「我們沒宰掉那小妞,她就應該感謝我們了。以為高攀布萊克就可以提高地位嗎——雖然是叛徒的馬子。」
一群高亢的笑聲在地窖曲折的走廊迴盪著,更顯得陰森及扭曲。

潔思慢慢地倒退,現在要逃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她一面想著艾福瑞剛才的話,天狼星之前說馬份會來找她麻煩的原因同時也浮現在腦海中。

所以......這真的不是他的自作多情......

潔思往後看了看,走廊盡頭的牆壁就在身後。
她已經沒有路了。

我比較像自作多情的人吧......
她懊惱又無助地徘徊著。眼看粗魯的哄笑聲越來越近,似乎就在轉角了。

要一決死戰嗎?

-

魯休思.馬份——與他的朋友們疾速地走在地窖的曲折長廊中,他無視背後的熱鬧及甜蜜,一股興奮感直衝腦門。

費嘉頓......紫眼小怪物......
消失吧!


他迫不及待地拐過最後一個彎——
然而眼前卻什麼人都沒有。

「啊?」
石內卜錯愕地往左右看了看。儘管柱子有部分是凸出的,但也無法遮住一個人的身體,更遑論他們現在繞遍了整個長廊。

「那個佛力是怎麼回事?」馬份不悅地說,一面抽出他的魔杖。尖端的光點瞬間使陰暗的長廊盡頭更顯得明亮。
「那小妞會隱形嗎?」艾福瑞吸了吸鼻子,發出鼻水泡咕嚕咕嚕的聲音。
「現在的隱形斗篷沒有那麼的普及吧。」馬份環繞了長廊盡頭的每一個角落,確保獵物沒有躲起來。

雖然一無所獲,但他的臉上卻轉為獰笑。
「葛來分多不是很有勇氣嗎?」他揚聲喊道。「怎麼?這時候就變赫夫帕夫了?」
一群人又咻咻地笑了起來。長廊的回音效果顯然很好,直到五秒後都還可以聽到陣陣的餘音。

「我們用人現現吧?」莫賽博提議道,他鄙夷地看著漆黑潮濕的地板,彷彿他們尋找的人就躺在那上頭。
「好,」馬份理了理後腦的馬尾,捲起長袍袖子。「逮到她的話絕對要給她好看——小心不要把人弄死了,雖然我是很想啦。」

一股金黃色煙霧形成的的漩渦從馬份的魔杖尖端噴湧而出,蔓溢到地板上,接著朝四處擴散。

-

詹姆.波特頂著隱形斗篷,蓋住他和潔思,兩人沿著潔思走進來的路逃出去。儘管離馬份已經有段距離,但他們依然盡其所能地在行走過程中不發出任何聲音。
看到地板上的金黃色朝他們迅速蔓延而來,潔思嚇到了。

「慘了。」她低聲說,剛好被馬份等人的笑聲蓋住回音。「是跟蹤咒——要是我們的鞋子碰到了那灘金黃色的東西,就會被發現!」

「那我們要怎麼辦?」詹姆有些急促地說,兩人都不約而同地加快腳步。
「跑。」潔思篤定地說。「反正都會被發現,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好,」詹姆說,一把扯下隱形斗篷。「跑!」他低聲喝道。

兩人跑步的腳步聲很快就引起了在長廊盡頭的史萊哲林們注意。

「竟然早就逃了!」艾福瑞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哀嚎。
「當然是追上去!」馬份領先跑去,一面用魔杖指著前方。「整整——石化!」

「媽的,竟然追那麼快!」潔思咒罵道,躲開打在她腳邊的咒語,掏出魔杖往後就是一個惡咒。「哩吐三卜啦!」
她聽到有人停下來彎腰大笑以及馬份的咒罵聲,但身後的腳步聲依然有逐漸接近的趨勢。
「妳到底是做了什麼惹到了這麼多人?」詹姆問道,欣羨、驚喜地問道。
「誰知道,」潔思仍然不敢放慢速度,根據她走進長廊的觀察,他們應該是快要回到情人節舞會的現場了。「說不定是因為成績太好。」
她順勢閃開一個擦過肩膀的繳械咒,毫不猶豫地往後丟了個果醬腿惡咒。艾福瑞似乎也「陣亡」了,只剩下馬份和似乎是石內卜的人緊追在後,但不難聽出他們粗重的喘氣聲。

「葛來分多都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智障!」石內卜在他們身後厲聲尖叫,想把他們激地停下來。

詹姆倒是差一點中計。
「白癡喔,不要理他們!」潔思連忙扯了扯他,兩人重新加速衝刺。「這種時候就要激回去。」
她沒有回頭,只是揚聲喊道——斷斷續續地喊道,她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去參加麻瓜的超級馬拉松了。
「是嗎?」她喘了口氣,一面閃開馬份的昏擊咒,一面繼續喊道,「我會替你轉告莉莉的!」

聽見身後又是一陣厲聲尖叫,潔思知道她得逞了。情人節舞會的亮光就在前方,每幾秒就在逐漸地變大。她和詹姆一頭衝進亮光中。

——啊,前面好像是擺著蛋糕的桌子!

雖然眼前的景象還不是十分清晰,但潔思知道自己仍然在全速前進。她憑著直覺把詹姆往左邊一拉,兩人摔倒在旁邊的地板上。

身後的石內卜和馬份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一頭撞上長廊口的餐桌,並跌在那幾乎佔了整張餐桌的大蛋糕中,提前過了一個精彩的生日習俗。

潔思揉著肩膀,並努力不讓自己哈哈大笑。
他們這樣好看多了。

「我的老天啊!」史拉轟挺著他那不健康的啤酒肚,在大家的哄堂大笑中,趕向像是戴了白色面具的兩人。所以倒是沒有注意到靠在角落牆壁的詹姆和潔思。

「可以起來了吧?」潔思轉頭對詹姆說,趁著石內卜嫁禍到他們頭上之前悄悄遠離事發現場。
「潔思、潔思!」莉莉低聲喊道,詹姆和潔思連忙靠向她和蜜雪所在的地方。

莉莉一雙碧綠的眼眸疑惑地打量汗流浹背的兩人。「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啊?」她看向滿臉狼狽、很明顯在尋找潔思和詹姆身影的石內卜,接著視線又回到喘著氣的潔思臉上。「小勒會變成那樣子跟你們有關嗎?」
「可以不要用這種審問的口氣嗎?」詹姆不悅地瞪著莉莉。「他是自己活該!」
莉莉的雙眼瞇成一條線。「現在是怎麼?我要放任別人欺負我朋友嗎?」
「朋友!」詹姆不可置信地看著莉莉,彷彿她在表態她支持黑魔法。「妳要不要先搞清楚事發經過?妳親愛的『朋友』——」他加重那兩個字。「——也正要欺負妳的朋友呢!」他看向潔思。

莉莉頓了一下。
「什麼?」
她徵詢似地轉向潔思。

詹姆嗤笑了一聲。「妳也就這種時候會裝聾作啞。」
聽到這句話,莉莉一把火都上來了。「你說什麼?」她拔高音量,引起一些學長姐的側目。「你——」
「莉莉,停。」在一旁沈默許久的蜜雪按住莉莉的肩膀。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長廊那邊?」潔思轉頭問詹姆。他和莉莉之間的梁子她一點興趣都沒有——至少目前沒有。
「喔,那個啊。」詹姆聳聳肩,不理會莉莉。「那個長廊其實是調魔藥的地方,我想說其實很適合惡作劇(這裡明顯壓低了聲音)——所以提前來場勘一下。」

蜜雪輕笑了幾聲,莉莉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安靜地聽著詹姆說話。
「結果我就遇到一蹦一跳跑出來的佛力。他跑去馬份那邊,跟他們說什麼人已經引到長廊盡頭了。我那時候沒有多想什麼,沒想到披著斗篷到那邊時,那個被引的人竟然是妳。」他對潔思皺了皺眉頭,彷彿是在質疑以她的聰明才智怎麼會這麼輕易地上當。

「那他們為什麼看不到你們?」莉莉又拋出一個犀利的問題。

詹姆愣了一下,接著嘻嘻一笑。「妳就別問這個了。」

-

「潔思,妳之前不是問我,為什麼跟小勒這麼好嗎?」情人節當天的天空似乎特別的燦爛,滿天星斗盡收眼底。

兩個女孩肩並肩坐在寢室的窗口前,看著外頭絢爛的星空。其中一個女孩有著秀麗的深紅色頭髮,以及碧綠的雙眸;另一個則頂著睡亂的深棕色長髮,以及亮麗的紫色眼睛。

「嗯,怎麼了?」紫色眼睛的女孩答道,一面在腦海中將天文學教授上課時提到的星座模組套用在眼前。

「那我可以問妳,為什麼妳跟波特可以那麼好嗎?在我看來,他就只是不可一世的自大狂而已。」擁有鮮綠色雙眼的女孩不解地問,她低下頭來看著「小勒」在聖誕假期時寫給她的信。

「我們從小就一起玩。」潔思淡然地說道,紫色眼眸裡映著星空,點點光芒在瞳孔中穿梭流轉。「雖然沒有到很常見面,但我們住在附近。」

「我知道小勒討厭妳,我知道,潔思。」莉莉有些懇切地看著身旁的好友。「但他也有善良的地方啊。」
她盯著潔思眼裡的光點。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套用在詹姆身上,莉莉。」潔思轉過頭來,原本映著燦爛星點的雙眸現在閃著堅毅的光芒。「詹姆也有他善良的地方——好啦,雖然他的確很欠扁。」她笑了幾聲。

莉莉只是楞楞地看著她。
「——不過,」潔思的眼珠轉了轉,眨了眨後又繼續說道。「所謂的好、或不好,不是我們可以定論的。」

「可能我覺得我跟詹姆很要好,但他覺得他跟布萊克的關係才叫要好;妳可能也覺得妳跟石內卜很好,但對他來說,莫賽博和艾福瑞會不會才是他偏重的一方呢?」
潔思露出一個淺笑。

莉莉呆愣地看著對方許久。
麻木的雙手不知不覺地鬆開,石內卜的信飄忽著落到兩人的跟前。
她緩緩地道出一個問題。

「......要好,到底是什麼?」

-

期待挑禮服情節的朋友們抱歉囉😢
為了不要讓劇情太歪,所以在仔細思考之後決定不就這方面發想

#75
#90

星舞 @Liaostar

2
好看~~
我原本以為這章會讓天狼星出現的說
他們倆個超好嗑
「可能我覺得我跟詹姆很要好,但他覺得他跟布萊克的關係才叫要好;妳可能也覺得妳跟石內卜很好,但對他來說,莫賽博和艾福瑞會不會也是他偏重的一方呢?」
這個好中肯,讓我想到小學時的事情
有一個朋友,那時我認為我跟她最好了
不管她說什麼我都會答應,她也常常拿我跟她的感情威脅我
類似於你不……,我就跟你切八段,所以我也會因此妥協
現在覺得蠻可笑的,或許在她的眼裡,我根本不算什麼

但相信也會遇到彼此都是對方好朋友的人,像莉莉跟潔思

吉吉安 @vivian04su

2
這群小朋友也太恐怖了😂😨
不過最後一段讓我莫名的很傷心🥺
有些從小到大的好友,都默默的漸行漸遠......之前說什麼要當永遠的好朋友,常常只是空話而已......

從此. @LunaLuna

1
我還是沒有沙發(;´༎ຶД༎ຶ`)
詹姆也挺聰明的
馬份有完沒完啊

喜歡看路東放閃的小獾ruby @cf105007

1
教授這樣做真的好壞啊!
為什麼不能像對待初次見到莉莉一樣對待其他人!
潔思又沒有對你怎樣!明明就是你先欺負她!
就算要欺負回去也是她不是你吧!(雖然已經完成了

從此. @LunaLuna

4
@cf105007
嗯?你指的是石內卜嗎?
他只是…容易吃醋(?
就很傲嬌xD

吉吉安 @vivian04su

3
@LunaLuna
所以......石內卜吃潔思的醋(@[]@!!)我好像聞到了百合的味道
怎麼感覺蛇院好多傲嬌xDDD

弗洛 @goldenrainbow

4
在這裡跟所有留言的朋友說聲抱歉
因為不想一直讓文章被刷上去
所以沒有立刻回覆你們的心得(但還是很認真想!!

@Liaostar
我原本以為這章會讓天狼星出現的說
其實在詹姆和天狼星之間猶豫了一下
後來想說就同樣是青梅竹馬(算吧?)的角度,所以才沒選天狼星XD
他們倆個好嗑嗎!!!弗洛太開心了XDDDD 會盡可能偷塞糖的XDD
人際......弗洛也常常遇到這方面的困難呢
只能說希望能隨著時間而能夠明辨了...
但相信也會遇到彼此都是對方好朋友的人,像莉莉跟潔思
沒綽!!講得太好了~~謝謝星舞的留言 > <

@vivian04su
這群小朋友也太恐怖了😂😨
馬份已經是普等巫測的考生囉~~私設莫賽和艾福也是比小石大一點的(總之小石就是老么
其實嚴格來說,沒有人能長生不死,所以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呢(悲觀的弗洛

@LunaLuna
詹姆本來就很聰明XDD
不過這次是碰巧~

@cf105007
為什麼不能像對待初次見到莉莉一樣對待其他人!
因為他已經先遇到莉莉了😆
嘛,吃醋難免...

弗洛 @goldenrainbow

6
(二十二)

情人節舞會過後,潔思開始和佛力保持距離。雖然她知道他很有可能是被騙的,但誰會相信一群史萊哲林找一個葛來分多的原因單純只是要跟她講話呢?

潔思避開那對落寞的琥珀色雙眸,拉著莉莉快步離開。
「我就說啊,佛力會突然寫聖誕卡片給妳和來找妳搭話,本來就很匪夷所思啊。」莉莉漂亮的深紅色頭髮束成一條馬尾,隨著步伐飄揚擺盪。「其實挺莫名奇妙的。」

潔思沒有回話,只是悶悶地點了點頭。

莉莉見她沈默,繼續說道。「就我目前的觀察,雖然布萊克跟波特一樣是自大狂,又令人厭惡(潔思忍不住笑了)——但起碼你們是同學院的嘛,」她眨了眨亮麗的杏仁形綠眸。「沒有人會無聊到找自己的同伴麻煩。」
那史萊哲林其實挺閒的。潔思心想。

平常鮮少與女孩們同進同出的伊蓮.諾森也難得的開口了。
「我覺得莉莉說得對(莉莉小小地驚訝了一下),」她說,依然是那接近攝氏零度的淺笑。「比起突然熱絡、看起來善良的人,我覺得細水長流的關係比較值得放心——況且妳和布萊克比細水長流還要『激烈』。」她偷偷地揚了揚嘴角,只可惜沒人看到。

「不要亂用形容詞,伊蓮。」潔思有些欲哭無淚地笑道。

但她的確花了好幾天想著天狼星的事情。被找麻煩的原因是因為「她跟天狼星好上」這件事倒是讓潔思挺驚訝的——的確,這很像什麼灑狗血的奇葩理由。
天狼星那對灰色眼睛裡摻雜的憂傷浮上潔思的腦海。那不只是單純的憂傷,還揉合了一絲絲的反抗以及無奈般的看淡——多了一點滄桑感,不是11歲小孩該有的疲憊。
潔思想起醫院廂房他那背著陽光的臉,以及窗台上的茉莉花(她記得之前偶然經過時那裡可沒有這株植物)。他的臉、他的表情,都不是潔思平常在交誼廳或是在課堂上看得到的;但卻又是那麼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

——到底哪一個,才是他?

-

阿爾忒彌斯的謎團說解不開就是解不開。就目前潔思與莉莉找到的資料而言,沒有任何一份報紙、一本書或百科全書的一頁有針對月神的貞潔提出質疑。

「月神沒有後代似乎是斬釘截鐵的事實,」潔思嘆了一口氣。「那斗篷又流去哪裡了呢?」

「她埋葬在雅典——但她卻不是住那邊。」莉莉用手指比劃著地圖,一面托腮。
「會不會是運送過程中被人偷走——或是死因就跟斗篷有關?」潔思說。「但是——」

「我們連她去世的細節都不知道......」莉莉無奈地把剪報整理好,塞進一個小皮袋中。「除非去一趟希臘——但這也不代表我們能夠有所進展。」她揉著太陽穴。

「那我可以直接去面對沒有解開謎團的危險了......」潔思悲觀地說,趴在桌上——倒是莉莉又把她拉起來。
「不要講這種話,」她堅定地告訴潔思。「為了不要讓妳陷入危險,我會跟妳站在一起,一起解開謎團!」

一陣直衝腦門的感動讓潔思差點哭出來,嚇得她連連掐了自己的大腿好幾下。

-

接下來的日子跟逃跑的地精一樣神速地溜走,又如被風吹起的書頁,留也留不住。
潔思不意外地以全科平均近乎滿分之姿拿走了學年第一,緊跟在後的,依然是莉莉與石內卜。
自從舞會那天報復失敗之後,那一頭油膩膩的男孩顯然收斂許多。他開始會看在莉莉的份上再度開始跟她和潔思一起在圖書館讀書,而與潔思的爭論也從人身攻擊變成了針對課業方面。

嘛,其實還挺不錯的,不是嗎?
雖然潔思從來就不會在意她樹立了幾個敵人,但多了一個能好好相處的同學,也是挺令人開心的。
希望之後不要再回到一開始的狀態了。

她和莉莉——還有石內卜,現在正坐在駛往倫敦的霍格華茲特快車上。微微顛簸的浮動讓她一刻也靜不下心來,看著窗外不斷往後飛逝的景色,潔思知道霍格華茲與自己的距離正在快速地拉遠。

但是!
「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布萊克?」她有些沒好氣地轉向左邊的灰眼,鼻息哼了一聲。眼神掃過其他三個一起擠在車廂內的男孩,雷木思報以淡然的微笑。

天狼星對著潔思咧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來保護妳啊——妳看妳右邊的右邊——」他在指石內卜。

「布萊克,讓你們擠在這邊已經是最大的極限了,最好給我安份一點!」莉莉從書本中抬起頭,惡狠狠地瞪著天狼星,碧綠的眼眸中盈滿厭惡。
原本六人就有些擁擠的包廂,因為詹姆堅持不要讓彼得落單而塞了七個人。原本由潔思、莉莉和石內卜享受的大空間瞬間變成沙丁魚罐頭。

「妳以為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妳嗎?伊凡。」詹姆反唇相譏。「不要自大了。」
「詹姆、天狼星......」雷木思焦急地看著身旁的兩位好友,眼神最終落在隨時都有可能要火山噴發的莉莉身上。

莉莉做了幾次深呼吸。

「很好,」她說。
「很好,」她重複道,一面起身,伸手將架上的行李搆下來。「那我們就離開——」她把潔思和石內卜的皮箱分別遞給兩人。天狼星動了一下。「——不准再來搗亂!」她指著詹姆,音量突然放大地吼道,嚇壞了一行人。「我辛苦給葛來分多贏來的分數都給你們輸到最後一名了,看到你們就讓我噁心!」


但離開了原本包廂的結果就是,他們沒有落腳之處。
從車頭到車尾的包廂都被一群群的小團體給佔滿了,沒有他們三人容身的地方。

都是詹姆害的。潔思在心中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她悄悄地看向其他兩人的反應,卻發現石內卜皺著眉頭斜睨了莉莉一眼。那可能是個反射動作、可能只是單純的情緒表達——也有可能是在說:「都是妳啦,害我現在腳好酸!」
潔思傾向最後一個。
嘖,狗改不了吃屎。

-

「潔思,潔思!」在學生們熙熙攘攘走下火車時,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天狼星抓住潔思的手,把她從莉莉身邊拉開。莉莉想拉回潔思,但顯然使不上力,兩人只能眼睜睜地被人流沖散。

「放開。」潔思惡狠狠地對天狼星說。但在看到眼前的人之後,她硬生生地閉上嘴巴。

「我想跟妳介紹我弟弟,」天狼星綻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獅子阿爾發.布萊克。」

獅子有著跟天狼星神似的英俊外貌,但少了點不羈、多了點乖順——以及怯懦。他矮天狼星大約半顆頭,有些審慎地看著潔思。
「很高興見到你。」潔思下意識地伸出手。「我是潔思.費嘉頓。」

獅子在猶豫一陣之後,也緩緩伸出他的手,回握著潔思。「獅子阿爾發.布萊克。」他用細細小小地聲音回答道——比天狼星還要細柔的聲音。

「你有其他家人來嗎?」潔思轉頭問天狼星。而後者的臉馬上垮了下來。

「——天狼星,沒事不要塌著臉,多難看!」
一個略帶高傲的聲音從潔思身後傳來。沃波嘉.布萊克站在潔思後方,一頭秀麗的黑髮挽成髮髻,精緻的五官沒有任何表情。
她的視線落到潔思身上,眼中似乎閃過一絲微微的驚訝,但很快又恢復原狀。

「妳......」
「我是潔思.費嘉頓。很榮幸能看到布萊克夫人。」潔思連忙頷首道,嘴角禮貌性地上揚。

「不用客套了,」沃波嘉輕笑了幾聲,伸出白細地長手指輕輕地撥了撥潔思頭頂的髮絲。「妳小時候來過我們家,還記得嗎?」

想起如迷宮般既廣闊又陰暗的布萊克大宅,潔思點點頭。那對她來說可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沃波嘉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妳是......二女兒,是吧?」
她的聲音輕盈卻又慎重,悅耳卻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對。」潔思不太懂沃波嘉問這個是要做什麼。
沃波嘉眼中閃過一絲光芒——彷彿夾帶著驚愕與貪婪——接著露出了微笑,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
「你可要跟人家好好相處,天狼星。」她轉向潔思身旁較高的黑髮男孩,聲音依然冷酷。

天狼星瞥了潔思一眼,微微地往上翻;潔思報以相同的表情。
「是的,母親。」但他依然如此回答,也是同樣的平淡冷漠。


「——潔思!我們找妳很久了!」另一個熟悉的聲音闖進潔思的耳中。她轉頭看著母親帶著潔雅和潔蒂小跑步地來到沃波嘉的面前,並在瞥見對方時稍微頓了一下。

「沃波嘉。」她點了點頭,雙手搭著兩個女兒。
「凱瑟琳。」沃波嘉答道,語氣中多了一點笑意。「原來這是令嬡?」她的手搭上潔思的肩膀,纖長的指尖輕輕擱在上頭。

凱瑟琳呆了一瞬,伸手將潔思拉向自己。「沒錯,這是小女潔思。」她揚起嘴角,卻顯露出刻在眉梢的憤怒。
沃波嘉笑了笑。「看來是個能擔起重責大任的孩子,啊?」她看著潔思,但卻是對著凱瑟琳說道。「我想,妳可以考慮看看我之前跟妳提過的建議。」
「謝謝妳了,」凱瑟琳的臉上也掛著笑容。「但事實可能有些背道而馳,算盤可以慢一點再打。」她帶著三個女兒轉身,但沒有立刻邁步離開。「希望每次到貴府的經驗都會是愉快的。」

她往前走,帶著潔雅、潔思和潔蒂跨出九又四分之三月台,走進王十字車站的停車場。

「潔思。」
在發動車子時(車內很明顯比從車外看起來還要寬敞),凱瑟琳突然開口。
「不准,」她說,「跟任何男孩子交往。」

「喔?」潔思只是平靜地答道。
但潔雅卻十分地激動。「為什麼?」
「這沒有妳的事,小雅。」凱瑟琳對大女兒說道,語氣明顯柔和了一點。但轉向潔思時,又是另一回事了。「我後來想想,妳不要嫁出去也是好的——我警告妳,要是被我發現妳提早把壘包跑完,妳就死定了。」

「了解。」潔思面無表情的說——反正她對談戀愛也沒什麼興趣——至少目前沒有。根據她從小到大的經驗,她情緒越激動,凱瑟琳的氣焰就會越高漲。「那我想問問這項——呃——規定?會到什麼時候呢?」

「一輩子。」凱瑟琳毫不考慮地說道,乾脆俐落。
「為什麼?」潔蒂不平地搶在潔思前開口。「為什麼不能?」

「我是為妳好,潔思費嘉頓。」凱瑟琳沒有回答小女兒的問題。「省地別人隨隨便便就把妳肚子搞大,到時候麻煩的可是我。」
「沒差,反正我沒興趣。」潔思別開頭。對於母親的指控,她知道辯駁也沒用——況且如果真的想要約束,還怕不缺理由嗎?
「知道就好。注意妳的態度!」凱瑟琳對著二女兒皺眉頭。「跟大人講話是這個樣子的嗎?」
「好了,媽——」潔雅打斷準備拔高音量的句子,適時地轉移了話題。

「妳之前跟我們說暑假要出國,是要去哪裡?」

出國?
潔思抬了抬眉毛,這才想起這一年來凱瑟琳幾乎沒有寫信給她過,所以自己自然不會知道暑假的行程。
「要去哪?」

「剛剛那件事就算了。」凱瑟琳瞪著潔思。「待會回去趕快收好行李——潔雅和潔蒂的我收好了,原本不想讓妳去的。我們明天就要出發,爸爸不會跟來。」

「我們要去希臘喔!」潔蒂興奮地對潔思說道。

潔思不敢相信,大好機會就在眼前。
她彷彿看見阿爾忒彌斯的謎團,彷彿有了那麼一個解開它的可能。
天助我也!

-

#82
#101

好的一年級終於結束了🙂
回頭看看以前寫的真的有種雜記的感覺
接下來調整好節奏之後
就要繼續寫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