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世代】月神的謎團|12/9更新至第二十七章

發表於

👽吉吉安 @vivian04su

2
這篇太好笑了🤣🤣🤣
如果我是石內卜大概永遠都不想去上學了www
天狼星才十一歲就這麼愛撩妹(?)阿 呵呵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vivian04su 成功找到石內卜痛恨劫盜的原因XD(雖然兇手不是他們xd
天狼星才十一歲就這麼愛撩妹(?)阿 呵呵
天狼星的第二天賦(誤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6
(十七)

「費嘉頓!一定是費嘉頓!」石內卜那對深得不見底的黑眼珠轉向潔思。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潔思應該已經體無完膚了。
「就是這賤——」
「賽佛勒斯。」鄧不利多靜靜地說。石內卜頓時閉上嘴,但依然惡狠狠地瞪著潔思。

「我想聽聽潔思小姐是怎麼描述事情的經過。」老教授只是轉向潔思,強大的氣場頓時充斥著房間的每個角落,就連詹姆和天狼星都識相地閉上嘴巴。

完了,又是那是個壓迫感。潔思強迫自己直視鄧不利多的眼睛,並抵擋著那股彷彿要望進她眼底的視線,然後開口講話。
「我就是跟平常一樣,早上起來讀書後下樓吃早餐,然後吃到一半就——」
她把視線轉向石內卜,歪著頭聳了聳肩,順便避開那有些難以招架的視線。

不過這倒是更加刺激了石內卜。
「一定是妳!」他激動地大叫。「妳知道是我在妳手上放蟑螂——」
「喔,所以你承認這是你做的囉?」潔思立馬接口。而麥教授和鄧不利多轉過頭去看著此時臉色漲得更紅的石內卜。

不過她不知道的是,此時在她身後一起看著石內卜的天狼星,正用著可怕的眼神瞪著對方。
「太過分了,教授。」詹姆突然說(潔思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變得這麼正義凜然)。「明知大家都不喜歡蟑螂,還硬把牠放到同學身上——而且還只為了趕走電燈泡,這種行為跟食死人有什麼兩樣(莉莉回頭瞪了詹姆一眼)?」

「要是我當上食死人第一個就殺掉你!」石內卜被激得大聲咆哮。「殺掉你——」
「夠了!」聽見「食死人」,麥教授吼道,全部人都安靜下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石內卜!」

「我想,是賽佛勒斯有錯在先,」鄧不利多看向捧著胸前兩坨肉的石內卜,嘴角忍不住抽動了一下。「所以石內卜先生應做兩次勞動服務。至於早上這件事——」
天狼星因為石內卜對詹姆那句「殺死你」,而更加憎惡地瞪著他。石內卜則不示弱地瞪回來——即使被發現是放蟑螂到潔思手上的元兇也毫不退縮。

「我會去問問廚房裡的家庭小精靈。」鄧不利多只是笑吟吟地表示,而潔思的心涼了半截。「請好好地服用龐芮夫人的魔藥,我相信很快就會恢復原樣。」
「可是、校長——」石內卜急急地說,一面憤怒地瞥了潔思好幾眼。「費嘉——」
「在罪證確鑿之前,所有人都是無辜的,賽佛勒斯。」鄧不利多簡潔的說。「今天先這樣吧?回去好好的準備一下情人節。」他俏皮地對著學生們眨眨眼,接著又補上一句:「對了,我想請費嘉頓小姐留步,討論一下她的學業成績。其他人可以回去了。」

潔思回過頭,看著給了她一個擔心眼神的莉莉,她沒說什麼,只是笑一笑。
麥教授帶著其他學生離開了校長室,潔思感覺空氣瞬間凝結。

「我想妳應該知道,妳的成績是不需要討論的。」鄧不利多緩緩說道,半月形鏡片後的湛藍色雙眼閃著溫和的光芒。
「......是的。」潔思強作鎮定的說,努力不讓自己的心虛太過明顯。

「喔,放輕鬆,孩子,別緊張——」鄧不利多哈哈笑道。「我想跟妳講個故事。」
潔思戒慎地點頭,一面暗暗猜想老校長是不是要講什麼麻瓜童話小木偶

「妳應該是聽過希臘神話的阿爾忒彌斯的吧?」
「是的。」潔思的心依然懸在半空中,不敢放下。「她是月神、狩獵女神——大自然的女神,且永保貞潔。」

鄧不利多點點頭,接著繼續問道:「妳覺得月神真的存在嗎?」

「世界上沒有神這種東西。」潔思篤定地說。
「很多麻瓜也篤信世界上是沒有巫師和魔法的。」老校長溫和地說,並掏出一張紙。
潔思愣愣地看著桌面,直到鄧不利多把紙張推向她,這才發現那其實是一張照片。

「翻過來看看。」鄧不利多慈藹地看著對面有著紫色眼睛的小女孩慢慢把照片翻過來。
照片中的女人有著一頭飄逸的美麗金髮,穿著希臘式服裝,正輕盈地繞著圈子。她身上彷彿散發著一股柔和的光芒,跟潔思之前去麻瓜美術館看到的畫像——

「這是阿爾忒彌斯!」她驚呼,不過腦中立刻浮現許多疑惑。「但是不可能啊——就算她是真的存在,那也是幾千年前的事了吧?那種年代有相機嗎?」
「喔,事實上,她沒有我們想像得這麼年代久遠——」看見潔思臉上困惑夾雜著不服的表情,鄧不利多連忙繼續說道。「神話是麻瓜編造出來的東西,而我覺得他們能發現阿爾忒彌斯的存在根本就是個奇蹟。嗯,但我也必須說,那時候任何一個人的變形術都沒有厲害到可以變得跟畫像裏的人一模一樣。」

「她是什麼時候的人?」潔思沉浸在驚訝中,看著照片中女孩飄逸地旋轉。
她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鄧不利多要突然留她下來,然後證明給她看阿爾忒彌斯其實是存在的。
「大約是六百年前的人。」鄧不利多說,「我有個朋友在那陣子(潔思不可置信地瞪著老教授)去希臘玩,恰巧遇到她,就拍來了這張照片——那時候照相機剛發明呢。妳看看她的眼睛。」

另外一個跟畫像最大的不同是,照片中的希臘月神有著一對亮麗的紫色眼睛——就像潔思一般的美麗眼睛。
潔思驚駭地抬頭準備講話,卻被鄧不利多制止了。
「但麻瓜寫的神話並不是完全都是錯誤的,像是阿爾忒彌斯的確是天神——住在希臘魔法區域的天神,她也的確擁有管理某些東西的能力。」老教授的眼神有些恍惚,彷彿在回憶很久以前的事情。「可是現在天神已經完全絕跡了——要嘛就是沒有後代就先死去,要嘛就是因為不停地混血導致天神的血統被過於稀釋,所以與一般人沒什麼不同。
「而麻瓜所謂『神話』最大的錯誤點在於,阿爾忒彌斯儘管是保護女性貞潔之神,但她自己並沒有保持永遠的貞潔——應該說她或許還有貞潔,但其實她是有後代的——」
「像聖母瑪利亞一樣嗎?」

「蛤?」
「啊,沒事沒事。」潔思連忙說。「但校長您為什麼要突然跟我講這些呢?」

鄧不利多小小地驚訝一下。「我以為已經夠明白了呢。」
他抬起一邊的眉毛。「如果還不清楚的話,妳似乎得好好地去探索了——我想妳之後會常常碰到這個名字的。這張照片就給妳吧,反正我還有好幾張——相信以妳年級第一的腦袋,很快就能解開關於阿爾忒彌斯的謎團。」

看著依然不解的潔思,鄧不利多的內心有些欲哭無淚。
「我再給妳最後一個提示,潔思。」他說。「這事關妳的未來。而妳越晚解開,妳就越危險,懂了嗎?」

潔思心差不多全涼了。
危險?

「雖然以妳的年紀,跟妳講這些太過震撼,但這個謎團妳必須自己找出正確答案,潔思。當然,我是可以告訴妳我自己的推測,讓妳未來平和安穩、一帆風順。但唯有妳親身去冒險、探索之後,才能真正強大起來,甚至以此去保護身邊的人,懂嗎?」

儘管講的是有些嚴肅的事情,但老校長的慈祥和藹依然不減,這使潔思的心情平靜很多。
「懂了,校長。」她說,又連忙補上一句:「那可以請教身邊的人嗎?」

「那妳必須真的確認那個人是安全的,」鄧不利多依然帶著溫和的微笑,銀色的長髯彷彿閃著點點反光。「如果讓不安全的人知道了太多事情,那麼妳即使解開了謎團也是危險的。」

潔思頓了頓,嘗試消化剛剛吸收到的一大堆事情。但最後她還是點了頭。

「那就——祝妳能早日解開謎團囉?」鄧不利多用做夢般的語氣說道。
在潔思準備走出校長室時,他又笑嘻嘻地說:「對了,妳那豐胸魔藥的效果挺不錯啊——下次帶一小瓶給我看看吧?」

潔思的心,這次是真的全涼了。

-

「在罪證確鑿之前,所有人都是無辜的,賽佛勒斯。」
感覺是似曾相識的場景呢......

#57

👽吉吉安 @vivian04su

4
@goldenrainbow
既然這會讓潔思陷入危險,那老鄧為甚麼不直接告訴她呢???🤔
果然聰明人是難以理解的(?)
鄧不利多想要豐胸魔藥www有點母湯wwww
沙發......?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5
@vivian04su 人不可能完全不陷入危險呢☺️
況且潔思目前也沒有遇到什麼危機
或許某方面來說這是老鄧對潔思的信任吧
相信她可以在陷入危機前解開謎團
沒錯是沙發!你搶到了!(我是養熟客類型的
「我是可以告訴妳我自己的推測,讓妳未來平和安穩、一帆風順。但唯有妳親身去冒險、探索之後,才能真正強大起來,甚至以此去保護身邊的人...」

兔兔琳.xD @LunaLuna

1
弗洛洛(亂取綽號)我來了呀 ´▽`
弗洛真的很厲害耶!都更新超快,寫的又超好!👍🏻👍🏻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LunaLuna 弗洛洛也可以🤣🤣🤣
不敢當不敢當(寫得好的部分),不過如果能看得入迷那就太好了(´▽`)
我的文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歡迎來留言抓蟲或討論(⁎⁍̴̛ᴗ⁍̴̛⁎)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5
補個想像中的瑪麗麥唐納(´▽`)

圖源 我的繪帳(*ˉ︶ˉ*)

👽吉吉安 @vivian04su

1
沙發(吧?)
還是好可愛(詞窮的我xD)
眼神很生動φ(゜▽゜*)♪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1
@vivian04su 謝謝吉吉安٩(˃̶͈̀௰˂̶͈́)و
沙發就永遠給你了(好沉重XDDD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3
感謝@jadeite 的點名((?我來寫問卷了XDDD(兩邊都潑

1.筆名
A:可愛的弗洛。(好吧可能是暫時的,畢竟我這人三分鐘熱度(能維持這麼久沒改已經很不錯了xdd
好好笑第一個就有很多可以講的XDDD
其實弗洛是一個動漫裡的類似吉祥物的存在,穿著青蛙裝的貓。真的超可愛(ノ゚▽゚)ノ
所以我想要像牠一樣XD(我不知道是公是母XD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A:忘記什麼時候了欸,但從國小會開始紀錄一些天馬行空的狗血故事XDDDDD
想繼續寫下去......覺得夠有趣就會繼續吧(?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A:不知道欸,清新((?
(歡迎在我的任何一篇底下留言XDDD我也想知道XDDD

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
A:算是吧((?
以前很喜歡用一些很華麗的詞彙(現在好像也是XD)但目前可能就比較簡單易懂(?

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A:都可以吧,我主要是看劇情。沒有特別偏好的方向(⁎⁍̴̛ᴗ⁍̴̛⁎)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
A:日常類型(?)平平淡淡可可愛愛((?

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
A:劇情起伏劇烈型,我會詞窮XD

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A:通常小說都會是長篇,所以目前還在計算中XD
篇章的話看靈感,一小時到一個禮拜都有XD

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A:看劇情吧
像蓬萊的資料我花禮好幾天整理
其他兩篇偶爾會去查查有關希臘神話的事情,可能半小時(XP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A:沒有特別的習慣(?)但是我不喜歡讓家人看到我的作品XD
幸好他們很識相,我忘記關掉腦時沒有來偷窺(⁎⁍̴̛ᴗ⁍̴̛⁎)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
A:打字,電腦!(我媽不准我拿著手機太久

12.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A:有((吧?
風格基本上是不會變的,正式稿改的比較像是細節
例如形容、情緒或是對話之類

13.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A:兄弟姐妹(((?
或是官配(雖然前陣子很愛跩妙
有想到可能有續寫動機的都是我喜歡的題材XD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A:仙境這邊就是計算機!(要標嗎XDDDDD)還有麻油雞~有沒有影響到我是不太清楚
但內心OS的加粗倒是讓我受益良多XD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A:有欸XDDD(但我應該會餓死XP

16.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A:在仙境看到回覆、或是與別人一起討論劇情。對我來說都是很特別的經驗٩(˃̶͈̀௰˂̶͈́)و

17.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A:最近可以說是非常熱衷吧(宅在家沒事做
但......就是很愛(⁎⁍̴̛ᴗ⁍̴̛⁎)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
A:其實喜歡的片段挺多的欸,像是蓬萊不思議的後兩篇
還有這句XDDD
(其實是我懶得一篇一篇翻
跟一個喜愛魁地奇的青少年講戈巴洛特定律,就像是跟普通幼兒園小孩討論微積分一樣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A:我覺得已經不錯了><
希望能變得更有趣,也能寫一些戰鬥或是激烈爭吵的場景~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我沒有朋友(⁎⁍̴̛ᴗ⁍̴̛⁎)
END!!

以下提供空白問卷~~!
1.筆名。
A: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A: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A:
4.早期的文風和現在的風格落差大嗎?請簡述之間的差別。
A:
5.喜歡的風格(不論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麼樣子?
A:
6.覺得自己最擅長寫什麼?
A:
7.最不擅長寫的又是什麼?
A:
8.你寫一篇小說/文章需要多少時間?
A:
9.在開始動筆之前會花多少時間準備呢?
A:
10.在創作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習慣嗎?它有沒有造成你的困擾?
A:
11.是手寫派還是打字派?創作時使用的工具是?
A:
12.有寫草稿的習慣嗎?草稿跟正式稿的風格有落差嗎?
A:
13.喜歡寫什麼樣的題材?
A:
14.最喜歡的文字創作者(不論是自創、同人寫手或職業作家)是誰?他們有影響到你的文風嗎?
A:
15.你有夢想過你能當上作家,或者能從事相關的職業嗎?
A:
16.在文字創作上有什麼特別的經驗或回憶呢?
A:
17.那麼,你喜歡寫小說這件事嗎?或者說你對它的熱衷程度如何?
A:
18.從一開始到現在,覺得自己寫過最喜歡的文章是?請節錄一個片段。
A:
19.喜歡自己現在的文風嗎?希望自己的風格有什麼樣的改變?
A:
20.最後,請你點五位有在寫作的朋友填寫這份問卷。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4
(十八)

潔思信步閒晃,並不急著回葛來分多塔。
即使鄧不利多沒有針對豐胸魔藥這件事多說什麼,她還是因此被罰了一次勞動服務。
「雖然是情有可原,但我不希望妳覺得這是正常且合理的。」鄧不利多笑咪咪地往前傾,看著臉色慘白的潔思。「所以得請妳幫親愛的飛七先生整理一下掃帚櫃,我想這並不為過──看在葛來分多沒有被扣的份上。」

幫飛七的忙對潔思來說不算什麼,她現在比較在意的是有關阿爾忒彌斯的謎團。
為什麼她跟我有關?

為什麼她是紫色的眼睛?

為什麼我會因為沒有解開她的謎團而陷入危險?

想來想去,潔思還是沒有頭緒。
反正看鄧不利多的語氣,目前應該是沒什麼危險,找時間找莉莉一起討論好了。

潔思想得正入迷,絲毫沒有注意到後面有人在叫她。
直到一隻陌生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讓她聯想到馬份事件,迅雷不及掩耳地抽出魔杖指向後方。

「是我啦,潔思——」
萊昂.佛力站在潔思身後,一對清澈的琥珀色眼眸盈滿了驚恐,不過臉上依然帶著微笑。但他雙手還是舉在耳邊,向眼前警戒的一年級女孩證明他沒有要攻擊對方的意思。
「喔,佛力。」潔思著實鬆了一口氣,緩緩把魔杖放下。「很榮幸能收到你的聖誕信。你是怎麼知道我的?」

佛力笑了起來,露出潔白的門牙。「史拉轟教授常常提到妳呢!『看看一年級的費嘉頓小姐,既是名門又是年級第一,優秀得不得了——』我看他應該很想認妳做乾女兒——」
「我不是名門啦——」潔思有些手足無措。「不過既然史拉轟有提到我,那你們應該也聽過莉莉伊凡吧?」

「莉莉?伊凡?」佛力困惑地說。「倒是沒有欸——她是純種出身嗎?」
「喔喔,沒事。」潔思大聲打住這個話題,通常某些純種出身的學生只要聊到這個問題就會變得很討厭——所以她並不打算在血統話題上翻滾。「所以你為什麼要來找我?」

「啊,妳沒收到嗎?」佛力拿出一張捲起來的羊皮紙。「史拉轟教授發給所有俱樂部成員——就連最外圍的也有,」他補上一句。「好像是說鄧不利多情人節當天有事,所以學校的情人節活動臨時取消——所以他打算在他地下室的辦公室辦個情人節舞會,一年級也可以參加。」

「噢,」潔思冷靜的程度令佛力非常訝異。「當天嗎?我回交誼廳應該就會收到了。」
佛力愣愣地站著,潔思抬頭看著他時又臉色漲紅。

「對......」佛力突然變得有些扭捏,讓潔思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想逃走。「妳......要......跟我......一起......」
「蛤?」潔思睜大眼睛。不是她沒有耐心,而是她不習慣斷斷續續的句子——語速快是她和天狼星拌嘴時的最大利器。
而且一個大自己三歲的人此刻卻像個羞赧的小女孩——潔思不得不說這真的是非常詭異。

「一起......去舞會——」佛力緊張地說。就在潔思準備找藉口逃離這令她尷尬的場面時,天狼星從佛力後方出現了——這大概是少數潔思把他當救星的時刻。
「潔思,妳——」
他迫不及待地說,但尾音未落就被佛力打斷。
「那就這樣,情人節當天晚上六點史拉轟辦公室前見!」佛力急急地把話說完,然後就匆忙地跑走了。而天狼星也在這時走到潔思身旁,手裡跟佛力一樣捲著的羊皮紙已經被捏出了皺摺。

「啊,」潔思突然想起一件嚴重的事情。「我沒有禮袍——等等——」她回過頭大喊,但佛力早就不見蹤影。

「萊昂.佛力?」天狼星慢慢地說。「他怎麼會跟妳講話?」
「我也不知道。」等稍微平靜了下來,潔思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心跳有多快。「聽說他很受歡迎......」
「妳該不會要跟他去情人節舞會吧?」天狼星不可置信地看著佛力消失的方向。

「不然咧?跟你去喔?」
雖然佛力有些莫名其妙,潔思心想,但如果天秤的另一邊是布萊克,那我還是會選擇跟佛力一起去情人節舞會。

「嗯——」天狼星急促地盯著潔思難得浮現紅暈的臉頰。「呃——但——對——可是——不是——我跟妳說,佛力不是什麼好人——」
「不是什麼好人?」潔思轉過頭來,瞪著天狼星。「所以你是在質疑分類帽囉?他是在赫夫帕夫欸!」

「不、不是——」天狼星努力想恢復平常的嘻皮笑臉,只可惜失敗了。

「你自己又好到哪裡去了?」潔思步步緊逼,一對亮麗的紫色眼眸幾乎要貼到對方的臉上去。「幼稚的要死。整天妄想被女孩子圍繞——就算是事實又怎樣?你來邀我,只是因為我不會像其他女生緊緊地貼著你吧?從開學以來一直都是這樣吧?你知道當你那時故意對莉莉說要追到我,那表情是多麼噁心嗎?」
潔思像山洪暴發一般,用力把所有情緒連帶倒在天狼星頭上——她忘記上次這樣大吼是幾年前了。

「潔思,我——」
「灑狗血這麼有趣嗎?」潔思失控地大叫,口水噴了天狼星滿臉。「你要是這麼覺得的話,去找那些倒貼你的花癡!我,潔思費嘉頓,恕不奉陪!」

她轉過身,用力吸了一口氣。
「麻煩你,不要再自作多情的覺得世界上所有女孩子都應該貼著你,布萊克。停止你那奇怪的妄想,然後去找那些比我漂亮又迷戀著你的大姐姐——」她一時半刻忘了自己要說什麼。「——就這樣。我,會跟佛力去舞會,就是這樣。」

史拉轟應該規定一年級不准出席舞會的。在與呆住的天狼星擦身而過時,潔思不禁疲憊地想著。搞的更狗血了——我只是想要認真的讀書,然後畢業後找一個安穩的工作——喔對了,還有鄧不利多派給我的什麼詭異謎團......

好煩......她暴躁地想著,心跳的速度在剛剛對天狼星狂叫時上升到了一個巔峰。她對著胖女士說出通關密語,接著用力深吸幾口氣,推開畫像回到交誼廳。

「啊,潔思。」一個比她更疲憊的聲音響起。
「雷木思?」潔思看著眼前黑眼圈又多了一圈的男孩,他大概是詹姆四人組(那時還沒發明劫盜這個名字)裡面,比較溫文儒雅的一位了。「待會就是飛七巡邏的時間了欸(雖然他可能還會迷路一陣子),你這麼晚還出去做什麼?」
「去找天狼星。」雷木思的笑容突然變得莫名地燦爛,他盯著潔思。

「讓我猜猜——妳拒絕他了吧?」

潔思心一震。

「你怎麼知道?」
「看來我猜對了。」雷木思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拋給她一個笑容。「我早就提醒天狼星很多次,不可能這麼容易邀到妳的。但他還是拉著我演練了好幾遍。」

潔思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發燙。她突然有些愧疚,剛剛回絕時似乎太激動了。
看著久久不語的潔思,雷木思只是笑一笑。接著就爬出畫像洞口,留她一個人沉思。

-

「妳要跟萊昂佛力去史拉轟的舞會?妳不是在騙人吧?」瑪麗睜大她的碧色雙眼,緊緊逼視此時無力地躺在四柱大床上的潔思。「就連七年級的學姊都有人迷戀他欸,他來找妳?」

「對啊,」潔思咕噥著,她一想到舞伴什麼的就心煩。「沒什麼吧。」
「哪裡沒什麼!」瑪麗誇張地喊道,在一年級女生寢室中央繞圈子踱步,其他女孩都一臉好奇地看著這金髮女孩。「妳要打扮得鎮壓群雄啊,這樣才不會被人暗地裡說話——」
「鎮壓群雄的話,那我去租一套山怪服。」潔思厭世地翻了個身,打開擺在身邊的巨書,視線卻又無意間聚集在聖誕節天狼星送她的壓花書籤上。
她煩悶地翻來覆去——簡單來說就是在打滾。

「跟佛力去舞會就讓妳興奮成這樣?」瑪麗眼中閃爍著光芒,完全誤解了潔思的焦慮與煩躁。
「不是啦——妳不懂......」潔思覺得自己快崩潰了,原本對天狼星發洩後的情緒不知道為什麼又漲了起來。
「那妳想好要穿什麼了嗎?」瑪麗捲著自己金色的長髮,一面照著鏡子。

潔思感到心中被用力一擊,她一骨碌地坐起身。「對吼,我沒有禮袍——」
「啊,」莉莉也突然沒頭沒腦地說道:「我也沒有——」

「啊,」蜜雪說。「不然我請我媽去訂做吧?有幾家禮袍廠商跟我們家有私交,我想這不成問題的。」
她略帶稚氣的秀麗臉龐浮現興奮的紅暈。「妳們可以想想看自己要穿什麼顏色和樣式的。」

莉莉和潔思感激地看著蜜雪。

-

「老弟,天狼星,你就另外找一個伴嘛——」
詹姆趴在自己的四柱大床把玩著枕頭,一面看著難得無精打采的天狼星。

「有那麼多女生排隊等著你去邀他們哪——不必太執著在同一個女生——」
「麻煩死了。」天狼星往後仰躺在床上,一面回想潔思突如其來的大脾氣,那似乎是他第一次看到潔思這麼沒有拘束的一面。

「...你來邀我,只是因為我不會像其他女生緊緊地貼著你吧?從開學以來一直都是這樣吧?你知道當你那時故意對莉莉說要追到我,那表情是多麼噁心嗎?」
「灑狗血這麼有趣嗎?你要是這麼覺得的話,去找那些倒貼你的花癡!」


「我不想去舞會。」天狼星翻了個身,把有些汗濕的瀏海往上撥,無視瞪大眼睛看著他的其他三人。「一年級參加舞會就跟五歲小孩談戀愛一樣,太早了。」
「你真的是天狼星嗎?」詹姆驚駭的湊近天狼星。「你是不是被附身了——喂!」他擋住天狼星的拳頭。

「我不想去就是不想去——」天狼星懶懶地翻回來,接著一骨碌地起身盯著詹姆。「那你呢?聖誕節不是還寫卡片給伊凡,怎麼沒有去邀她?」
「喔喔喔。」詹姆笑了起來。「那只是出於好玩啦,反正她一定是跟那個鼻涕卜啊。畢竟沒什麼女生不搭理我們的嘛——」

天狼星乾笑了幾聲。
「那你幫我去找一個吧。最好是紫色眼睛的——」

「遵命!」詹姆開心地衝出男生寢室。
直到幾秒過後,天狼星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等等——」他大叫。「我忘記她還有個姐姐了——!」

雷木思把臉藏在書後面吃吃竊笑。

-

令潔思感到厭煩的是,舞會前每次換教室遇到佛力,他的手都會伸過來,揉一揉潔思的深色頭髮。她不否認遇到對方時胃會突然變得很不舒服,但不代表她喜歡被當成小孩——一旁剛好「撞見」的學姊投來的厭惡眼神,讓潔思突然很想搧現場所有人(除了同行的莉莉)一巴掌。

「 妳跟他不太熟吧?」魔藥學時,莉莉一面攪拌大釜裡的濃稠藥劑一面壓低聲音。在這種煙霧瀰漫的地窖真的是偷聊天的最佳場所。「確定要跟他去舞會嗎?」
潔思癟了癟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蒸氣,她的臉似乎正在發燙。「不然我一個一年級的,獨自出現在舞會也很奇怪吧。」

「不然妳跟我和小勒一起——喔,好啦、潔思,拜託妳原諒他嘛——」莉莉央求著,碧綠的雙眼閃著水光。「我想他只是一時來脾氣而已,他人很好的。」

「......我想我還是不要打擾你們好了。」潔思瞇起眼睛,看了看石內卜孤身熬煮魔藥的背影,看來是免於豐胸之災了。「而且都答應別人了,突然拒絕感覺不太好。」
「好吧......但我是不會跟——」莉莉說,順手加幾滴白鮮進大釜。裡面的魔藥發出一陣噗滋聲之後變成了黑板上說的水藍色,立刻博得史拉轟驚艷不已的大力讚賞,中斷了兩人的談話。

「太令人驚喜了——竟然想得到用白鮮加快程序!」他一如往常地喊道,並爽快地給了葛來分多10分。「不愧是黃金組合,總是給我滿滿的驚艷!」
如果我什麼都沒有熬夜預習的話,潔思有些不好意思的心想,那我大概會變成愛麗絲......

愛麗絲此刻正忙著善後——她剛才不小心毀了她這學期的第四個大釜。
「抱歉,教授——」看到皺起眉頭的史拉轟,愛麗絲驚惶地道著歉。她揮了好幾下魔杖,灑出來的魔藥卻開始冒煙。

「揮一下就好了,小姐。」史拉轟優雅地輕揮魔杖,溢出的藥劑馬上從地板上消失。「下次請記得要順時針攪拌,不是逆時針——」儘管如此,他的語氣還是有著難以掩藏的些許不耐。
「對不起——」愛麗絲笨拙地揮動魔杖,想把大釜殘骸沾到的藥「塊」順便清乾淨。沒想到其中一塊砰的一聲爆炸,很不幸地波及到前面的潔思(莉莉去前面把藥瓶子交給史拉轟因而倖免)。

後頸一陣撕裂的劇痛,接著如閃電般貫穿全身。潔思覺得身子一軟,接著無力地抓著和莉莉共用的大釜邊緣,她輕輕地摸了摸傷處,汩汩的鮮血竟變成奇異的青紫色。

她差點沒暈過去。整間教室同時陷入一團混亂。

#67

👽吉吉安 @vivian04su

3
潔思覺醒(?)了(⊙o⊙)
他們也太早熟了吧xD
青紫色的血😨好恐怖,難怪會陷入混亂
沙發~~

最可愛的弗洛 @goldenrainbow

2
@vivian04su 潔思爆發!
完蛋了我好像把他們當三四年級的🤣

Ellenna di Angelo @Lucy15

1
他們 嗯 真的有點早熟欸
「雖然是情有可原,但我不希望妳覺得這是正常且合理的。」
這個好像是錯字?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