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綴歌】第二章:你就是個孩子,給我做出選擇 6/8

發表於
之前看到把跩哥性轉的設定,覺得好像挺有意思的
然後又看到綴歌的同人圖設,太香了,來寫
綴歌的人物除了性轉之外,稍微加入了黑道大哥跟千金小姐的脾氣
哈利的人物設定也作了調整以方便跟綴歌進行互動
其他人則盡量維持原作初登場的性格
可能會因為劇情改變而有所變動
因此本篇是有OOC的作品,可能到最後每個角色都會OOC

至於內容
會盡可能讓原作中的經典橋段都出現

更新頻率的話
會盡可能做到每月一更
目前的儲稿量確定能穩定更新半年

巴哈姆特也會放(而且進度比較超前……因為在巴哈寫的時候不覺得會寫很多)



人物介紹

蛇院:
綴歌.馬份:本作主角,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的千金,表面上散發著貴族閨秀般的氣質,但個性極端手段毒辣,萬一惹她生氣就會讓人在魔法界混不下去,為人意外的公道,非常厭惡沒有禮貌和不講道理的人,父親雖然在魔法界有權有勢,但不擅長跟女兒相處,從小父女關係非常疏遠,母親的教育又非常嚴厲,使她小時候帶有很嚴重的不安全感,也特別關心對比自己弱小的人。

哈利.波特:原作主角,從小在寄養家庭被霸凌長大,因此培養出迅速讀對人臉色的獨特天賦,以及積極躲避麻煩的心態,然而這種想法在開學第一天卻發生了天差地別的變化。

獅院:
奈威.隆巴頓:哈利除了綴歌之外第一個認識的朋友,看上去軟弱好欺負,甚至有種被欺負的時候感覺格外可愛而想讓人故意去欺負他的特質。

榮恩.衛斯理:哈利在火車上認識的同學,來自古老的大家族,雖然沒甚麼錢又有點自卑,但很好相處。

妙麗.格蘭傑:哈利在火車上認識的同學,跟哈利一樣是麻瓜家庭長大,外表雖然看似小孩但頭腦非常好,已經將一年級的課程讀到自我理解的極限了。


目錄
#1 第一章:初次見面,被選上的男孩
#4 第二章:你就是個孩子,給我做出選擇
6

本文作者

  • 平凡麻瓜
  • 1  4

苦楝樹 @winter0923

4
  初次見面,被選上的男孩

  哈利坐立不安的坐在前往霍格華茲的火車上,自己的側邊,同在一個包廂的人臉上帶著專業的社交性微笑看著哈利,但哈利卻絲毫沒有安心的感覺,剛才發生的事情沒讓他被趕下火車真是萬幸,但現在的處境,哈利寧可被趕下火車,事情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無法收拾?他還記得採買完畢,拿了九又四分之三的車票卻找不到月台那裡,一切都很順利的。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海格你不是搞錯……」那個把自己帶入魔法世界的大塊頭哈利指認是他幾天就清楚的明白,他人很好,但腦子不好,很顯然他有些事情沒跟自己解釋,就趕著去處理鄧不利多交代的事情了。

  哈利無助的在國王十字車站尋找傳說中的月台,甚至跑去問服務處卻差點被當成嗑藥太多的小鬼,看著時鐘,時針逐漸朝發車時間逼近,哈利就像死抓著稻草的人,在九號月台和十號月台之間不斷閒晃,渴望看見奇蹟。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他看到了巫師……或者該說穿著很巫師的人,在人山人海的國王十字車站,穿著跟哈利在斜角巷買的同款黑色長袍,頭上戴著尖尖的巫師帽,突兀的不像這個時代的人。

  她身邊還跟著一個穿著女僕裝,年紀約莫十六七歲的女子,說也奇怪,兩人的穿著如此不合時宜,但周圍的人卻絲毫沒有注意似的,從兩人身邊走過。

  「用驅趕麻瓜注意的魔法就能不被麻瓜注意了,為什麼那些混血的還要穿著麻瓜的衣服呢?毫無品味可言,妳不這麼覺得嗎?艾瑪。」說話的是年紀與自己相仿,穿著霍格華茲制式長袍的少女,不論她突兀的裝束,她一頭有如晨曦的薄光般的淡金髮應該是讓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特徵了,稚嫩的臉龐散發著一股與年齡不符的成熟氣質,舉手投足完美符合從容優雅的定義。

  公主,哈利第一點對這位少女的看法就是如此,跟從小被虐待而比其他小孩略為早熟的哈利不同,眼前的人散發的早熟,是貴族禮儀訓練的產物。

  不知何時,哈利已經走到會引起她們注意的距離了,帶頭的公主困惑的偏頭,與哈利四目相對。

  「呃……嗨?」哈利尷尬的和對方打招呼,直到這時對方才反應過來哈利看得見自己。

  「綴歌小姐,眼前這位應該就是您剛才口中說的沒有品味的混種巫師。」一旁的女僕,面無表情的為她說明。

  「嗯……」名為綴歌的少女打量的看著哈利身上一眼,隨後皺起眉頭,嘆了口氣,最終忍無可忍的別開視線。

  身上穿的是達利的舊衣服和破爛的牛仔褲,哈利很有自覺自己的衣服不怎麼好看,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會如此直白的對自己的衣服表達厭惡的人,虧他剛才還覺得少女像公主,妳的禮儀呢?

  「真是可憐呢,身分高貴的人有必要進行布施,艾瑪拿來。」綴歌彈了響指,身旁的女僕立刻拿出一個小布袋給綴歌,綴歌又將它遞給哈利,「十加隆,不算多,去學校之前買點像樣的衣服吧,看起來像乞丐的樣子進入校園會讓霍格華茲丟臉的。」

  哈利沒接過加隆,而是耐著性子的對眼前的人問,「我想知道怎麼去月台?」

  綴歌聽到哈利的問題,眼睛一亮,臉上露出輕視的笑容,「哎呀呀呀,是麻瓜後代嗎?真是的,霍格華茲為什麼整天找些血統不純的人入學啊,沒辦法,我就好心的告訴你吧,看到第九月台和第十月台的柱子了嗎?不要猶豫,直直的撞下去就能到月台了喔。」

  明明長得很可愛,但態度卻讓人格外的火大,而且她的答案聽起來就像開玩笑,哈利看著她說的柱子,那感覺就是非常正常的柱子,真撞上去,行李壞掉事小,搞不好還會受傷。

  「不信嗎?」看到哈利質疑的模樣,綴歌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沒有文化的麻瓜後代就是這樣,要不要本小姐示範一次啊?」

  「感謝。」永遠不要嫌棄別人的好意,哈利恭敬的對綴歌鞠躬,綴歌顯然是對這個答案感到意外,她呆愣的看著哈利。

  「大小姐沒問題嗎?」一旁的女僕嗅到綴歌的不安。

  「沒問題!」綴歌死鴨子嘴硬的回答,隨後走到柱子面前,雖然她從小聽說過很多關於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事情,但今天還是第一次進去,在面對堅硬如石的水泥柱時,綴歌膽怯了,明明知道是魔法的障眼法,但她還是不敢踏出一步。

  具有學習精神的哈利則在一旁,死盯著綴歌,生怕錯過任何一個關鍵步驟。

  綴歌感覺到哈利的視線,現在她不能退卻,在麻瓜後代面前退卻了就是有辱家族的名號,但她又沒有勇氣踏出這步,正在猶豫之時,她的手推車突然不受控制的拉著她往前衝,直挺挺地朝著水泥柱衝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綴歌初次進入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就在她華麗的尖叫中度過了。

  「真的穿進去了耶。」哈利訝異地看著綴歌消失的柱子,心裡感慨著魔法世界的奧妙,就在這時,他似乎看見女僕將自己的魔杖收入口袋。

  「好。」哈利深呼吸一口氣,準備模仿那個少女,衝向柱子,只是他不打算跟著大叫,就在他做好心裡準備要衝風的時候,女僕突然對他說了一個陌生的稱呼。

  「活下來的男孩。」

  哈利困惑的看著女僕,女僕點頭示意,「大小姐她並沒有惡意,只是想用高傲的態度掩飾自己的不安而已,這是她第一次沒有任何人照顧的離開家裡,您能希望在霍格華茲能和大小姐好好相處,綴歌小姐煩您照顧了。」

  哈利困擾的搔著頭髮,面對女僕的請託,他恕難從命,短短幾分鐘的相處,綴歌給哈利的感覺就是女生版而且比較有氣質的達利,養尊處優心高氣傲,就差沒動手打他了。

  他沒辦法回答女僕,只能問一個很愚蠢的問題,「妳認識我?」

  女僕笑了,看得出來他的問題真的很蠢,答案是理所當然的,哈利在跟海格進入魔法世界一天的時間,聽過無數字同樣的答案,「在魔法世界,沒人不知道您的名字,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先生。」

  理所當然,哈利困擾的跟女僕揮手道別,隨後進入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雖然說是要跟她好好相處,但哈利進入月台,綴歌就不知道去哪了,他也沒打算真的去找,隨意的閒逛之後,就進入火車尋找空下來的車廂。

  「拜託放開我的蟾蜍。」就在路過某個車廂的時候,哈利聽到一個膽怯的少年說著。

  「這裡是馬份大人等一下專用的車廂,你這種來路不明的傢伙居然帶著這種髒東西把這裡弄髒了,信不信我要你用舌頭舔乾淨啊。」

  「我只是在找蟾蜍……」

  哈利好奇地拉開車廂的門,只見一個身材矮胖的少年踩著一個跟他同齡的圓臉少年的臉,手裡還握著一隻蟾蜍。

  「蝦?」那個踩人的哈利有印象,他們在服裝店短暫的交談過,他還記得對方叫克拉,是一個百分之一百的達利。

  哈利轉頭看著被他踩著的人,他不認識,但他卻認識他的聲音,那是哈利以前被達利欺負的時候會發出的聲音,每當他發出那種聲音的時候,總是期待有人能來拯救自己,但從沒有人伸出援手過,從來沒有。

  「看什麼看……」沒等克拉叫囂完,哈利就直接用頭撞在對方的下巴,隨後將對方推入車廂內部,關上門,一股腦地對著克拉受傷的下巴一連好幾個拳頭。

  對方的身材比自己高大,打是不可能打贏的,那至少要在被打之前,盡可能傷害到對方,過去的哈利因為寄人籬下無法反擊,現在面對一個毫無瓜葛的路人,哈利的手腳沒有任何限制,他拚盡全力的攻擊,拿新買的磚塊書當武器,一板一板的打在對方的腦袋上,簡直要將書中的知識都打入對方腦子似的。

  原本被欺負的圓臉男孩,看到哈利的狂暴攻擊,已經嚇到不逃走也不助拳,只是吃驚的看著哈利表演。

  「大小姐這邊請,我跟克拉都布置好了,保證大小姐一路上舒舒服服的。」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

  「唉──你是要我到霍格華茲前,都跟你和克拉兩個臭男生一起坐嗎?」

  「不敢不敢,我們會待在車廂外守護的,誰敢靠近大小姐,馬上就死在我們的……」說話的人打開門,看到的是嚇破膽的圓臉男孩,已經打累了將書隨意丟在一旁的哈利,以及只剩半口氣的克拉,還有那個精心布置,散落著行李的車廂。

  「死在你們的哪裡?」綴歌不屑的看著克拉。

  「打擾了。」哈利整理了一下亂掉的頭髮,帶好眼鏡,拉著圓臉男孩準備離開車廂,就在這時,他額頭上的疤被綴歌注意到了。

  「高爾,攔住他們。」

  綴歌的命令讓高爾有些遲疑,雖然哈利跟圓臉男孩外觀上打不贏高爾,但看著已經快死的克拉,高爾還是不敢冒險,但他也不敢忤逆綴歌的命令,只能死命地擋住廂門,不讓兩人離開。

  「坐下來吧,我想我們有必要聊聊,以及交個朋友。」綴歌露出禮儀性的笑容看著哈利,同時伸出右手,「我想我有義務讓我們魔法界的英雄學習一下巫師的禮儀,就當作打傷克拉的賠罪,留下來喝杯茶吧?」



  於是,車廂裡面擠了五個人,綴歌、克拉、高爾、哈利跟圓臉男孩,綴歌不想跟那兩個跟班擠在一起,於是跟哈利一起坐在一邊,可憐的圓臉男孩就這樣抱著蟾蜍,被兩個壯漢包夾著。

  車廂放了張小桌子,綴歌的位子還精緻的布置了桌巾,看的出來他們真的有心要布置好好伺候綴歌,小桌子上放滿了綴歌叫他們買來的零食,然後依綴歌自己的品味,整齊排放,看上去就像高級餐廳的下午茶時間。

  「綴歌.馬份。」綴歌喝了口紅茶,自我介紹,隨後看著兩個跟班,「你們也自報家名吧,快點,別讓客人久等了。」

  「葛果裡.高爾。」身材偏向瘦高的跟班說道。

  「文森.克拉。」克拉用冰塊敷著被哈利打傷的地方,有氣無力的說。

  「你呢?」綴歌盯著圓臉男孩,圓臉男孩像是被蛇盯上的老鼠似的,膽怯的迴避視線,「奈威.隆巴頓。」

  「喔──是你啊。」綴歌的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散發出來的冰冷讓哈利感覺她隨時會拔刀割斷奈威喉嚨似的,「被雷斯壯虐待到神智不清的隆巴頓夫婦的孩子嗎?聽說雷斯壯對你的父母施加的酷刑咒,就算當場慘死也不意外了。」

  奈威抿著嘴唇,抬頭瞪著綴歌,他的臉因為憤怒的關係漲紅,肥肥的手指緊握著拳頭,但卻沒有勇氣揮出。

  「你的父母很勇敢,可惜了……」兒子不像父母這麼勇敢,哈利聽出綴歌的弦外之音。

  「哈利.波特。」哈利自我介紹的時候,下意識地用瀏海將額頭蓋住,他已經對提到自己名字,大家就往自己額頭看去感到厭煩了。

  「剛才在車站的時候沒注意到呢,原來真的是你啊。」綴歌的語氣聽起來頗為失望,然後又像在車站的時候一樣,把哈利身上的衣著打量了一遍,「如果你有幸來到史萊哲林,我很樂意提供你穿著的建議,底子不錯,就是衣服差了很多。」

  「不了,我不太想跟會欺負弱小的人在同一個學院。」哈利說話的時候,視線朝克拉看去,他記得在服裝店,克拉也說過自己八九成會進史萊哲林。

  「對了,你們衝突的原因,可以說明一下嗎?」綴歌眼神銳利的看著克拉,人高馬大的克拉面對眼前瘦弱的少女,害怕的閃避對方的視線。

  「這位克拉同學想要為您布置專用的車廂,結果隆巴頓同學進來找蟾蜍,他就踩著隆巴頓同學的臉,想要逼他把車廂舔乾淨,是這樣吧?克拉同學?」哈利挑釁的瞪著克拉,剛剛打架的過程中他明白一件事情,除了達利,他誰都能贏。

  「是這樣嗎?」綴歌雙手抱胸的看著克拉,「回答我,波特先生的質問,是事實嗎?」

  「我只是想幫馬份小姐安排位置……」克拉還沒辯解完,綴歌馬上接著質問。

  「所以是事實?」

  克拉想不到辯解的說詞,無力的點頭。

  綴歌也跟著點頭,從她毫無表情的臉看不出任何情緒,她看向哈利,發現對方也在看自己,馬上又擠出笑容,哈利對她變臉的功力感到驚嘆。

  「隆巴頓、和波特……你們可以先離開一下嗎?行李不用拿,我有些事情要跟這位克拉先生處理一下。」

  哈利跟奈威互看一眼,沒在多說廢話,很有默契地起身,立刻離開即將發作的暴風圈。

  等到兩人離開之後,綴歌拿出一袋錢,那是她原本要施捨給哈利的十加隆,「辛苦你了,收下吧,克拉。」

  克拉接過袋子,看到裡面的金幣,開心的露出笑容,「哪裡,為了綴歌小姐,這點辛勞不算什麼,感謝綴歌小姐的獎賞。」

  「不了,您誤會了,那不是獎賞,那是您的旅費,等一下火車停了之後,你直接買回程車票回家吧,你不用進霍格華茲了。」綴歌的語氣平淡,卻比任何怒吼來的可怕,她說完之後,車廂陷入沉默。

  「我不懂……綴歌小姐……」

  「不懂啊……我想也是,以你們家族的腦子,擔任我們馬份家的隨從還是太辛苦了。」綴歌靠在克拉面前,抓著克拉的臉,臉上明明掛著笑,卻給人感覺比任何表情都猙獰,「我就可憐你的智商說的白話一點,你被開除了,你的家族也被我們馬份家開除了。」

  「綴歌小姐我……」克拉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綴歌,隨後帶著求助的眼神看向高爾,但高爾卻逃過了他的眼神。

  「感謝你的服務,讓我開學第一天就得罪了波特先生,我不想看到你,也不想聽到你的聲音,以後在魔法世界走路小心一點,看見本小姐自動迴避,要是讓我再看見你一次,我就讓你們克拉家在魔法界永遠混不下去。」

  克拉絕望的看著綴歌,但綴歌卻連看都不想看他一眼,「馬上給我滾!」

  克拉無力的走出車廂,在車廂外聽到綴歌發飆的哈利和奈威,悻悻然地看著對方,當下他們有如親兄弟般默契的做了相同的決定。

  到站之前,先跟別人擠一下吧。


混血蛇院王子🐍 @Jaime62442HP

0
@winter0923
嘩!缀哥很厲害啊~趕走了一個胖子跟班~
但真想不到缀哥會幫哈利入 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耶~
與男版有點不同,不過 加牛奶!加牛好~

苦楝樹 @winter0923

1
@Jaime62442HP
感謝收看
目前預想的人設應該是比較偏向黑組織千金之類的設定
雖然對哈利很好,但手段非常的讓人不敢恭維的大小姐

苦楝樹 @winter0923

2
  第二章:你就是個孩子,給我做出選擇

  哈利跟奈威找到另外兩個新生一起度過這段時光,榮恩.衛斯理和妙麗.格蘭傑,聽說榮恩跟奈威一樣是巫師家族出身的,妙麗則跟哈利一樣從小沒有聽過魔法世界的事情,不過相比哈利的渾渾噩噩,她倒是已經將可以收集到的情報蒐集完成了,根據她的說法,她甚至是先把課本也全部背下來,讓哈利頗為焦躁,不知道現在惡補還不來得及。

  火車順利的到達終點,路途是歡快的,他們一起吃著哈利買來的各種小點心,哈利還得到一張鄧不利多的巧克力蛙卡,要說讓人不安的插曲,大概就是綴歌讓高爾提著兩人的行李,突然闖進來將行李還給哈利吧。

  雖然綴歌臉上掛著笑容,但哈利感覺她很想宰了自己,哈利也覺得放生對方很不好意思,但她的氣勢實在太讓人覺得害怕了。

  雖然發生一些小插曲,但最後他還是見到熟悉的海格,在他撐的船渡過霍格華茲標誌性的大湖,在麥教授的帶領下來到霍格華茲的餐廳,霍格華茲的開學典禮,聚集所有學生和老師,看一群新生分院的儀式。

  宿舍分院,是老式英倫學院的傳統,通常根據學生的階級、品行、個性、成績等狀況進行分院,雖然可能各有不同,但大抵上會依傳統、榮譽、學識、品德四項基礎進行分類,霍格華茲也是根據這四項類型,分成史萊哲林、葛來分多、雷文克勞、赫夫帕夫。

  根據麥教授手中的名單,新生們開始依序坐在椅子上,頭上帶著一頂老舊的巫師帽,等帶著分院的儀式……等什麼?哈利困惑的看著第一個被叫上去的學生,是妙麗呢,作為先鋒的她不斷坐在椅子上深呼吸,看起來沒什麼異狀,天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正當哈利這麼想的時候,巫師帽的皺褶開始扭動,這時哈利才發現,巫師帽的皺褶看上去就像人的五官,最後那些皺褶說出人的聲音。

  「葛來分多!」

  在哈利小時候,達利曾經為了嚇他,逼自己在半夜的時候看恐怖片的錄影帶,裡面有一個橋段就是鬼屋裡的擺設長出人的臉跟主角說話,他們真的應該考慮一下只有十一歲的孩子會不會被眼前可怕的畫面嚇到的。

  哈利轉頭看向綴歌,她居然頗感興趣看著分類帽,難道對巫師家庭的小孩來說,帽子會說話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榮恩和奈威也被選為葛來分多學院,而且感覺是馬上就做出決定了,在經過一輪的分院之後,人數只剩一半時,麥教授喊了綴歌的名字:「綴歌.馬份。」

  綴歌不安的四處張望,剛好發現哈利在看自己,她禮貌的對哈利露出微笑,隨後坐在椅子上,分類帽停在綴歌頭上,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

  「史萊哲林。」當分類帽說出綴歌的學院時,史萊哲林的餐桌發出強烈的鼓掌,哈利這時才想起綴歌的家族似乎是什麼很有勢力的人,也難怪一開學就帶兩個跟班。

  但明明知道自己會被分到史萊哲林,而且她剩存的跟班高爾也是史萊哲林的學生,綴歌的臉上看起來卻不怎麼開心,垂著眼,有些失望的走向史萊哲林的餐桌,等到那些學長拿著飲料迎接她的時候,她臉上才露出他們火車上自我介紹時的笑容。

  說好聽是禮貌性笑容,其實就是假笑。

  「哈利.波特。」麥教授叫著哈利的名字,哈利跟著坐上椅子。

  為什麼會露出那種表情呢?從火車上的對話,哈利以為她對史萊哲林的背景是認同甚至自豪的,儘管他覺得這所學院根本是達利製造機,但從對克拉的態度來看,她又不是很認同霸凌他人的行為,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對分院結果有所矛盾嗎?接受又不太能接受的結果?

  「真有趣,很複雜,有天賦,腦袋也好,野心也大,為人也算正直。」

  雖然不是很想跟她有所瓜葛,但實在很讓人在意,要是有機會,跟她聊一下學院方面的事情好了。

  「但是……好像哪裡怪怪的……」

  但如果不同院的話,聊這種事情會不會造成紛爭?他以前看威農姨父討論支持球隊的事情,往往都會大吵一下甚至大打出手,說不定學院跟球隊一樣,必須支持自己的一方?

  「我說你這個小鬼,可以認真的聽嗎?」

  「嗯?」哈利驚醒,他四處張望,整個餐廳都在盯著他,等待他分院的結果,根本沒人跟自己說話,但哈利卻能聽到人的聲音。

  「我在你頭上,小鬼。」哈利抬頭,分類帽嘆了口氣,「我是透過你的內心跟你說話的,孩子,乖乖看著前方,不要四處張望,這樣別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你毫無經驗。」

  『我本來就沒有什麼經驗,不如說你在這裡這麼多年遇過什麼分院兩次的學生嗎?』

  「嗆我?你是不是很想回家?信不信我跟米奈娃說你們搞錯了這位是麻瓜,然後你就真的要給我打包收拾回去了。」

  『沒……沒有……Fu……』F開頭的單字想到一半,哈利立刻打住,難以置信,明明只是頂帽子,為什麼這麼囂張。

  「我不只是一頂帽子,還是有魔法而且歷史悠久的帽子。」分類帽說完後哈利才想到,既然是在內心說話,那內心想的話當然都會被聽到。

  『有事嗎?尊敬的分類帽先生?你剛剛是在跟我說話?』

  「不,我是在自言自語,只是我第一次遇到在分類儀式上分心的新生,麻煩你抱持對霍格華茲的好奇與尊敬,對你的未來有些期待或擔憂,不要都坐在位子上了還整天想著女孩,你才十一歲吧?」

  『我並沒有在想……』哈利回嘴到一半,發現分類帽好像說的沒錯,他剛才不小心因為綴歌的事情分心了,不管她心情如何,現在都應該專注在分院才對,『抱歉,分類帽先生,我們剛才進行到哪?』

  「看來你很渴望加入史萊哲林,雖然我見過很多因為女孩在某個學院就想跟著加入的,但你還是我第一次遇到欲望強烈到完全不管學院特質的人,看在你如此誠實的份上,我可以考慮幫你加個分,史萊哲林?」

  『可以……不要嗎?』說真的,哈利對史萊哲林的印象真的很差,佛地魔、克拉、高爾,聽說剛剛就一直瞪著自己的鷹勾鼻教授也是史萊哲林學院的,這個院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教育體制完全崩壞了吧。

  「喔,不想要史萊哲林?那我就把你分到其他學院了喔,你確定?」

  分類帽的話就像一個勾子,勾著哈利的想法,剛才擔心的綴歌又浮現在哈利的腦海中。

  「快點給我做出選擇,不要三心二意的,史萊哲林要或不要,快選一個,其他人都在等你開飯呢,你浪費的大家一分鐘,霍格華茲三千多人你就等於浪費大家三千多分鐘了。」

  『非得現在選不可嗎?霍格華茲難道沒有轉院手續之類的?』

  「這裡是有一千年歷史的名校,你以為旅館嗎?住不滿意還能讓你換房間的?我已經好心的給你機會了,你以為霍格華茲有幾個學生有這種待遇,不爽不要讀,我跟他們說弄錯了,你是麻瓜,然後回家。」

  『小孩子才做選擇……』

  「分院完回宿舍記得照一下鏡子,你現在就是個孩子,快給我做出選擇,要進史萊哲林還是不進,我數三聲,你還沒做出決定我就宣布了,三……二……一……既然路是你自己選的,那就葛……」

  『好,我進史萊哲林!』哈利說完後,突然覺得自己總有一天會後悔對今天的魯莽。

  『乖--宣布了,史萊哲林,帽子脫下來,找你的女孩去,雖然我不知道項你這麼率直的人進去那所學院下場如何,反正那跟我無關,我答應的事情是一定會做到的,讓你心甘情願地進去實在很難,總之,祝好運。』

  麥教授把分類帽拿下來,哈利轉頭看著帽子,總覺得他好像被坑了,「那個,你剛剛好像說了什麼……」

  「波特你辛苦了,趕快去你的學院吧,我們要接著分院了。」麥教授催促著哈利,哈利只好帶著困惑的走到史萊哲林的餐桌。

  「波特先生,歡迎。」一頭黑色長髮的五年級的學姐跑過來跟哈利握手,「我是你們的級長,傑瑪,法利,請坐。」

  「真是空前的騷動呢,波特。」綴歌坐在哈利身旁,像是品酒似的舉著手中的南瓜汁,「你剛才恍神了,沒注意到吧,剛宣布你的學院的時候,現場所有人都呆掉了,連鼓掌都忘了,大概只有鄧不利多校長還老神在在的樣子。」

  說完後,綴歌拿了一杯南瓜汁給哈利,「喝點飲料,放鬆一下吧。」

  哈利接過果汁,看著綴歌,剛才她臉上失落的神情消失了許多,反而開心的周圍的人寒暄,看到她沒什麼事,哈利也不好意思追問,只是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同學身上。

  相較於其他學院,史萊哲林真的散發著一種讓哈利很不舒服的感覺,那感覺就像達利與他欺負哈利的夥伴一樣,給人一種嬌生慣養的感覺,當然其中也不缺像綴歌那種教養好的人,但比例上來說大概只有十分之一,而且即便是有教養,對話之中也能感覺到言不由衷,巧言令色的態度,至於像奈威或榮恩第一次接觸就覺得好相處的人,一個都沒有。

  「剛剛分類帽等你很久了,它有跟你說什麼嗎?」

  綴歌的問題像是普通的聊天,只是眼睛一直盯著哈利,就像盯著獵物的蛇般。

  想到剛才分類帽說的話,以及最後自己的回答,哈利的臉上發出一絲紅暈,他趕緊假裝咳嗽的遮住自己的臉,「咳──沒有,什麼都沒有……」

  「是嗎?」綴歌瞇起眼睛,隨後滿不在意的攤手,「算了,之後有機會可以慢慢聊。」

  「嗯,有機會……」哈利感覺頭有點痛,自從認識她之後,感覺每次想要遠離她來逃過麻煩的時候,都會因為很多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拉進。


混血蛇院王子🐍 @Jaime62442HP

0
@winter0923
嘩!哈利只是想着缀歌
史萊哲林學院的印象真是那麼差嗎?
我想,哈利應該不會答「剛剛分類帽等你很久了,它有跟你說什麼嗎?」吧~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