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拉中心】窒愛(10/31更新至Chapter 18)

發表於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2
@kangaroo2909

嗨~很開心見到好久不見的芒果!

說到在作品的品質和用心,其實看河道上芒果常分享的各種資料,也看得出平時即使忙碌,芒果也不忘時時吸收大量資訊,我想對於真正熱愛的事物,縱然辛苦,但中間也有快樂是吧?(話說回來我好像每次都在哀嚎寫文好累~艸)

看芒果這樣一說,我仔細想想,好像在挑選電影觀賞這方面,我確實偏愛那些灰冷色調的濾鏡,很多會說故事的導演運用這類的濾鏡都會有很多驚喜的細節被發現。或許我多少有受到這方面的影響也說不定!

是說我好像也曾用過手術刀來形容Ian McEwan的文風?(年代久遠記憶有些模糊),其實這個故事開始動筆以來,不只Ian,還有很多種多元的資訊給了我很多啟發,讓我有更多角度來描寫貝拉以及她所身處的社會環境地位。當初寫文的動機就是很單純想寫貝拉對老佛的病態情感,那個時候我必須承認對於性別議題造成的不平等壓迫現象還未有深刻的感觸。不過隨著書寫筆下背景的環境,還有接觸到相關議題的論點,都讓我針對貝拉的境況有了多角度的思考。覺得可以深化羅琳沒有多加描寫的部分是個有趣的挑戰。

芒果對雷斯壯老夫人的觀點也很有啟發性,老夫人的靈感原形恰好如芒果所說,年輕時有受到傷害與欺凌而造成後來的扭曲,在體制或文化的本質問題下,受害者便會轉換成加害者,並不是所有的受害者都有同理心,更多時候他們是選擇迫害他人好對之前受到的迫害得到補償。回到這個故事,老夫人壓迫貝拉,貝拉在純種至上的體制文化下也是將怒意發洩在無辜之人身上,加上她的身分又是這種文化下的特權階級,所以很矛盾的,她既是受害者也是加害者,很多時候她想突破卻對自己的文化毫不知情——而這也是她悲劇的推手之一。

說到BC的腦補形象,偷偷說我還愣了一下,因為早先我雖然的確有把BC作為靈感形象,但寫了這麼多年,道夫跟老佛都已經有了自己的形象,已經走出自己的路,所以BC已經被我遺忘在腦後了哈哈~
結果讀者的印象還比我深~

老鄧說老佛很會抓人心,雖然說我覺得在原作中他實在很不得「人心」,所以我只好自下定義大概那個時候老佛已經得意忘形了吧(攤手)。然後感謝原作中哈利很白目的美黛看成貝拉對她大吼大叫,給了這份狗血的靈感。貝拉到那麼後面才發現道夫內心的秘密也是側寫這對夫妻的心一直很遠。還有原作裡貝拉只要身邊任何人提起美黛或其相關(小仙女)就會異常暴怒的反應,所以決定讓道夫擔任這狗血的男主角了(指)

我覺得這樣的(狗血)安排,可以和後期哈利看到的貝拉形象有所呼應,等到食死人貝拉時期,道夫已經不再重要了,除了血統和貝拉丈夫的身分外,他的話語份量甚至比魯修思還要少(根本一句話都沒有!)。依史萊哲林的厭女文化,這點實在不尋常。

最後謝謝芒果的感想回覆,順便探討了貝拉的悲劇成因。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1
嗨黑黑~經歷忙碌又生不如死的6、7月,我終於可以來看新文了!看一看時間還剛好壓在一個月內,冥冥中還是有在保佑(?)

這章雖然篇幅跟以往多數章節都控制在一帖,但不論劇情推展或敘事都一氣呵成,讀起來超級爽快,更別說終於是揭露了真相,無比精彩。

(雖然真的是到了一個我再講什麼都多餘的境界了,但還是來多說一點)

從前一章明顯對貝拉的心疼,還有她所遭受到的不公,加上這一章彷彿炸彈般的種種消息,成功轉化成她的烈焰,也是終於等到她利用恨給了自己動力。
從開頭她的全然放棄(「被大家放棄」很心酸,她畢竟也不願意這樣,而真正的「兇手」可能有受到責怪、可能沒有,但卻還有辦法過活,這情何以堪?),到因為美黛激起了星火、因為水仙點燃了火花,最後因為道夫的坦白終於燃起了烈火,這一整段的鋪陳堆疊看得很過癮。雖然有點捨不得貝拉必須這樣千瘡百孔,但可以振作起來報復才是她的能力、她要走的路。

身為最親的家人被這樣無理對待後無奈的「放棄」也相當寫實,艾拉不好說,但看得出來水仙盡力了,畢竟她現在也得為自己著想,一五一十說出來是放她自己一個解脫、其實也是讓貝拉解脫,雖然對於剛失去孩子的她來說很殘忍,但水仙也是忍耐得夠久了。
有點好奇兩位不再那麼親密後,水仙還會不會出現?(感覺再來會拉回食死人故事線,要完全都不打照面好像不太可能)

沒想到原來道夫對美黛的心情更複雜些(我原先想的不知道是太單純還是太不單純XD),只能說最惹不起的布萊克家女人就這兩位了,他眼光也是挺好的(啥)
特別喜歡到了這地步兩邊氣焰的消長,也完全是兩方骨子裡性格的真實展現,道夫的懦弱逃避,和貝拉的強勢交鋒、「我怎樣也會拉你一起陪葬」,衝撞起來非常精彩,雖然以《窒愛》的基調來說,直覺最終只會兩敗俱傷,想來也覺得可惜。

現在既然已經在雷斯壯家中都攤開來說了,再來應該都是黑魔王的戲份了?看到預告,期待的反而是貝拉什麼會知道,黑魔王也不是她一心所想的那樣呢?

一直更新的黑黑辛苦了,還是要適時讓自己休息啊~其中一個方法可能真的是別爆字數了,不然新的OTP我會不會到年底都還無法拜訪XD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1
@Musicy_

嗯,看看回覆時間,我也差不多在一個月內😉
真的!覺得已經好幾章都寫到失控,這一章算是個連續積累爆發的「收場」,所以難得控制在一章裡。不過我本來預計這個故事大概在20章左右完結,很顯然失算了🤪

簡單的說,至此貝拉已經徹底走上不歸路,沈淪於黑暗之中。
安琦拉所描述的狀況可說是「完美受害者」的一種,貝拉強勢的性格,無法扮演柔弱無辜,不是個好的受害者,在這種受到傷害的情形下還要遭受無形的非難,真的很難不沈淪墮落。反正就豁出去吧!(然而我依然覺得美黛跟水仙有點算被遷怒,因為貝拉搞錯該生氣的對象——老話一句,這也是父權文化下弱弱相殘的形態)

艾拉就是超為難的,她明明很想抱孫😢,又怕女兒抓狂。這邊預告水仙貝拉的走向也無妨,畢竟這用常理就能推理出來,之後姐妹也會有交集,但是裂痕會逐漸加深。水仙的心態就是不管怎麼樣妳貝拉都會生氣😤,吼不管了啦!而且小孩也不是水仙弄掉的🤷‍♀️

原來安琦拉沒看出道夫的情意,讓我有點欣慰(?)之前有人在一開始前幾章有嗅到道夫對美黛的情感不單純,害我小緊張了一下。
道夫眼光好雖好,但承受不起啊哈哈,他誰都配不上好吧

「我怎樣也會拉你一起陪葬」哈哈哈,貝拉只差沒跟道夫說「要死一起死了」

黑魔王永不缺席,因為他可是「窒」的主要部分呢!貝拉會裝死的,迷妹不可以有腦🧠❌

以前的我從未想過曾幾何時不爆字數比爆字數還難🤯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4

Chapter 18


仇恨的意念持續澆灌著她,在黑暗滋養之下她的容光以一種病態的方式又煥發了起來。她精神昂揚,可以徹夜未眠,不吃不喝,除了勤奮練習黑魔法,還時常指派家庭小精靈到夜行巷的「波金與伯克氏」購買一些用品。那些東西在夜深人靜時喜歡向她低聲呢喃,將她又往深淵拖下去一些些。每當她又把大宅的某一部份燒焦時,道夫只能不滿地嚥嚥喉嚨,冷哼一聲扭頭就走,他拿她沒辦法,這情況令她滿意。

她覺得自己的身心狀態來到一個前所未有,好的不能再好的境界,但是這個想法除了她之外,好像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共鳴。水仙隔了一個多月後才再度來拜訪她,此時她妹妹的小腹開始有明顯的隆起,像她以前一樣。馬份夫人害喜的情況很嚴重,姊妹聊天時只見水仙時不時會吐一些酸水在旁邊的痰盂中。

「貝拉,我覺得妳的氣色和狀態都不是很好。妳看起來很亢奮,可是很不健康。」她們聊了許久,為了讓這句話順利說出口,前面水仙可是經過層層鋪墊,甚至反覆斟酌用詞後才敢張嘴。

「妳在說笑什麼,水仙?」她發出並不自覺,卻令人發寒的淺笑聲,拾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濃到發黑的茶,濃豔的口紅在杯緣上留下一個血印子。

看到血印子的水仙忽然又開始反胃了。

「這樣好了,我們姊妹倆要不要一起結伴去度個假?我叫魯休思幫我們安排行程,他曾在瑞士購置一間度假小屋。那邊環境清幽,我保證我們不會受到任何打擾。」

水仙的好意使她皺起眉頭,這只讓她令人更加生畏。原本容貌姣好的她已和從前判若兩人,顴骨高聳的臉頰,慘白的膚色,除了口紅外還有一頭缺乏梳理的頭髮,使她看上去實在不怎麼友善。

「度假對我來說完全沒有必要。倒是妳,一個孕婦的確需要不受打擾的環境。我覺得妳跟媽一起去會比較好。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因為我覺得,妳跟道夫分開一下也許對你們兩個都比較好。」水仙忸怩地說出這句話。

「哇喔,哇喔,哇喔。馬份夫人,妳似乎是越界了。」她再度發出那種令人寒毛豎起的笑聲。「另外有件事要提醒妳,親愛的馬份夫人,黑魔王隨時會需要我的服侍。不像妳,只要在莊園安心養胎,和魯休思琴瑟和鳴就沒事了。」

水仙轉頭看向別處,暗暗在心中嘆氣,她的大姐越來越不對勁了,這場對話令她筋疲力竭,不論選擇哪個話題,最後姐姐的口吻總是會充滿著嘲諷與火藥味。在來拜訪雷斯壯夫婦之前(準確點說,是拜訪雷斯壯夫人),魯休思表達了他的擔憂:「我覺得貝拉精神狀況不正常,妳現在懷有身孕,孩子出生前還是少跟她往來吧,免得影響到胎兒。」

即使是現在,情況顯示魯休思的話不無道理,水仙還是覺得這番對她姊姊的評論令她很不高興,但同時她也很無力,旁觀者清,雷斯壯夫妻之間已經綻開一道裂縫,裂縫撕扯得越來越大,形成黑暗的深淵。

而且水仙還發現,談天過程中,只要一有害喜的症狀,她姊姊就會對她投以怨毒的眼神。幾番令雙方都疲於應付的對話在可堪用的話題都用罄了後,姐妹之間頓時索然無味了起來,聊到最後,水仙便找了個藉口,匆匆離開雷斯壯大宅,曾經親密的布萊克姐妹便不歡而散。

之後直到臨盆,水仙與她之間的互動僅剩下禮尚往來的貓頭鷹郵件。


跟妹妹鬧不愉快的陰影沒有影響她太久,已經失聯好幾個月的黑魔王(據悉他那陣子常跟魯休思聯絡)在一個夜晚突然無預警降臨雷斯壯大宅。道夫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並渾身發抖,她面無表情,心中卻是幸災樂禍。

「主人,如此費神前來寒舍有什麼吩咐?」道夫誠惶誠恐,聲音都在發抖,黑魔王這次來的時候,情緒好像不是很好。她回想起幾日前,道夫看起來就是這副患得患失的樣子。

黑魔王沒吭聲,下一秒,道夫就跌落在地,身體不由自主地抽動,嘴裡發出她畢生聽過最淒慘的叫聲。她對此場面再熟悉不過了,曾經黑魔王指示杜魯哈教她黑魔法,但他卻充滿不屑,因此教學過程一點也不認真,隨後杜魯哈便被黑魔王懲罰了。

那麼這次黑魔王又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懲罰道夫?她也會被連帶牽連嗎?

這時在地上打滾的道夫混雜著哭腔的慘叫聲開始令她不安了。

當黑魔王大發慈悲,停止酷刑時,她幾乎是跟道夫同步鬆了口氣。她盡量不動聲色,只用眼角餘光查看道夫的狀況,光是那驚鴻一瞥就足夠使她魂飛魄散。道夫口吐白沫,眼角發紅,前胸多出好幾條不明的血痕。

「我們偉大的目標之一就是,清除掉魔法世界那些不純淨的渣籽。純種的巫師如今越來越少,任何一名純種都是壯大我們聲勢的寶貴資產。而你,我的僕人,道夫‧雷斯壯,你說說你幹了什麼好事?」

道夫發出嗚咽。

「你這愚蠢的傢伙,有愧於你高貴的出生!」黑魔王罕見的震怒,「如此重要的血脈傳承卻親手被你打斷。你是我最忠誠的僕人,但為何你的舉動會如此愚蠢?」

道夫的抱歉之語支離破碎,還混雜著哭聲,實在不忍卒睹。

黑魔王依然在盛怒之中,整座大宅都聽得見他粗重的呼吸聲。道夫凌亂含混的求饒還沒說完,第二波酷刑立刻襲來。這次她看清楚了,道夫的眼、鼻、口,還有耳朵開始滲出血絲。

「這些血是用來懲罰你斷送自己的血脈!你所流出這些血的份量完全不能堪比你犯下的罪孽。」

「主人,我真的錯了。」

「每失去一個純種,就多一個麻種來掠奪我們的資源。」黑魔王說完後,停止了酷刑咒,怒氣應該是暫歇,這時他終於想起她,轉頭過來不發一語盯著她看。她又驚又懼,總覺得自己一定是哪裡又做錯了。她開始自責,自我檢討,流產後的那段日子,她確實太過消極,行為失常,舉止失態。雖然她已不能生育,但不因此表示就該失去純種的理智。

而且,她心頭泛起苦澀,她不該嫉妒水仙。

「妳也該適可而止啦,過去的就該過去。」黑魔王既不嚴厲,也不和藹,「有件事我得肯定妳,貝拉。妳沒有要求和道夫分開,非常好,很識大體。不愧是我有所期待的人。」

他看著雷斯壯夫妻。

「就算有所齟齬,也不能誤了大事,不看大局。以後還有你們夫妻要一起共事的地方,總之未來不准再發生這樣的事了。」

兩人點頭稱是。

「我思考過,你們兩個都有卓越的能力,但總是要道夫輔助,貝拉才能進行我指辦的事項,相當浪費時間。話說回來,過了這麼段日子,貝拉的能力已經進步不少,我認為她已經能跟我們一起共事了。你怎麼想,道夫?」

「主人說得不錯,我完全認同。」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懦弱無比,可悲又可恥。

黑魔王再次凝視著她,這時她多半猜到黑魔王要說什麼了,她的心臟劇烈跳動到整個胸口都在發疼。

「準備加入食死人吧,貝拉。」


如果道夫不在場的話,也許這麼具有重大意義的事會更完美,可惜她知道黑魔王對雷斯壯夫婦有所期許,期待他們成為其他純種家族的榜樣。所以道夫必須在旁邊見證。

黑魔王拿起魔杖,走到謙恭彎下腰的她面前,示意她將手臂舉起,她露出慘白,暴著青筋的手臂,感覺到黑魔王的手在撫摸她,她的雞皮疙瘩全都豎立起來,想到即將到來的重大時刻,她深吸一口氣。她的人生即將跨越一道無法回頭的分水嶺。

魔杖的尖端放在那個位置,她曾經在道夫手上相同的位置看過千百萬遍,一開始沒有什麼感覺,突然烈火炙燒的灼痛感迅速深入骨髓,蔓延至全身,她放聲尖叫,嗓子吼到破,聲音嘶啞而粗糙,聽在耳裡對耳膜是一大折磨;眼睛爆出紅色的血絲,眼眶彷彿隨時會爆裂開來;一顆又一顆豆大的冷汗佈滿她的臉,體內的水分都在嘶吼沸騰著。她覺得自己快要被燒死了,手臂那一處更是彷彿骨肉分離,皮肉燒焦的惡臭飄進她的鼻孔,痛苦的程度超乎她的想像,感覺有一條火蛇在她的血管中流竄,打算由內而外將她吞噬殆盡,化成灰燼!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在她覺得肉體已經變成焦土時,高溫終於緩緩降下去,耳邊只聽見自己沙啞的呻吟和喘氣聲,色彩重新回到她的視線。終於能從「火窟」回到正常世界,她心懷感激。她無疑是在地獄走了一遭,現在被接回天堂。

「快站起來。」黑魔王沒有感情,也沒有語調起伏的嗓音喚道。

她搖搖晃晃,起身的時候覺得暈眩,不止軀殼,連靈魂都感覺像被掏空,得手扶著旁邊的家具才能站穩。然後低頭一看,她的手臂上面現在多了一個黑色骷髏,口中吐出一隻蛇的刺青,她在道夫、巴坦、魯休思,以及杜魯哈手上已看過無數次,大名鼎鼎的黑魔標記。成真的那一刻忽然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現在妳終於成為我佛地魔王真正的信徒,一名食死人了。」


她虛弱的臉上綻放出笑容。


道夫很快就被黑魔王遣出去,去執行所謂「光榮的任務」。偌大的宅子只剩下他們,她的心突突跳得飛快,黑魔王對她露出含有深意的微笑,將她的魂魄盡數勾去,他修長的手臂像蛇一般滑行過來牽起她的手。她順勢被拉近他,他蠟融般的五官不知為何散發出無比的性魅力,她看得出來,可能在很早之前,那張臉孔是俊美的。

黑魔王朝她耳朵吹氣,同時尚未放開的手悄悄在她掌心揉捏,她早已不是未嫁少女,自然不會不知道這舉動意味著什麼。她忽然大膽起來,親暱地靠近黑魔王,鑽進他的懷中。這時黑魔王突然揪住她的頭髮,她吃痛頭往後仰,他就趁機襲上她的脖子,在她雪白的頸項間吸吮啃咬。

他們雙雙跌落在主臥室的大床上,她無法思考兩人到底是怎麼過來的,黑魔王現在像隻兇殘且飢餓的巨蟒,細長的四肢將她捲起,他們兩個赤裸的身軀像兩條白蛇在糾纏著。黑魔王的膚色是死白,而她的則散發象牙白的色澤。她氣快喘不過來,因為黑魔王的脣堵住她的嘴,緊密的令空氣無法進入,同時她的下體也被他的陽具侵入不留一絲縫隙。他的手撫過她的肩,然後是乳房,再來是背,向下往腰及臀而去,他摸過的地方都令她亢奮,愉悅脫口而出。

她徹底沉淪在性慾裡,首度嘗到魚水之歡的滋味,四周的空氣密佈著淫靡的氣味。她就像黑魔王操控的玩偶,任他擺布。他讓她徹徹底底臣服於他。

「小鈴鐺,我的小鈴鐺。」當他們緊密的軀體上下劇烈起伏搖晃時,他蛇嘶的嗓音在耳畔誘惑地低喃。

她喜歡他替她取的綽號。

「聽著,小鈴鐺。以後妳只准為我響起。」黑魔王的聲音聽得出正泛著得意的笑。


再次聽見水仙的消息是她的外甥跩哥出生的通知。她對這個陌生的小孩一點興趣都沒有,可是基於種種不得已的理由,她和道夫還是盛裝前往馬份莊園送上必要的祝賀。

跩哥·馬份真的是個讓人無法打從心底喜歡的孩子。這是她對她外甥的初印象。

兩個月大的嬰兒柔軟無骨,抱在手中就是一團軟趴趴的白肉,跩哥似乎能感應到抱著他的人不是他母親,馬上緊張得放聲大哭。「噓!」她喝斥道,但這只讓跩哥哭得更大聲,小小的身軀瞬間漲得通紅,紅得像甜菜根。

「還是讓我抱好了。」水仙看了她和孩子相處的模式,不安的神情顯露無遺。她聽見水仙這樣一說,馬上覺得如釋重負,立刻將孩子還回去。跩哥的情緒卻難以恢復穩定,回到媽媽懷中後,哭得更加放肆,水仙安撫個不停,現場所有人都盯著他們母子,氣氛瀰漫著尷尬。

後來還是魯休思建議水仙帶著跩哥回臥室去,等他們離開後,他便與雷斯壯夫婦討論最近食死人的行動。魯休思先是客套恭喜她成為新的食死人成員,接著便談起與鳳凰會之間的對抗。

「詹姆與莉莉‧波特夫婦是相當棘手的人物。已經第三次了,從主人眼皮子底下逃走,他非常生氣。」魯休思談起波特夫婦,口氣不無沈重。

「還有隆巴頓夫婦,這對更惡劣。純種的叛徒!」道夫口氣很重,因為他身上最新的傷口便是拜法蘭克與愛麗絲之賜。

「那些麻種,還有混血,最可惡的是純種叛徒,尤其是最後一個,應該是大力剿滅的對象。主人說過,這些有著異端思想的純種比起那些低賤血統的雜種得更加戒備,因為他們很容易就能混在我們之中,是最棘手的敵人。」

「說的沒錯,貝拉。」魯休思熱切附和,「主人妳讓加入食死人的行列,實在是英明無比的決定。」

「少在那油嘴滑舌,主人需要我們實質有效的建議。互相吹捧的那套就省省吧!」

魯休思被這搶白弄的臉上泛起淡淡紅暈,隨即正色道,「我建議從鳳凰會的弱點下手,總是有人心可以收買的。」

「聽你這麼說,是有中意人選嗎?」

「嗯,但我說了妳可能會不高興。」

「少廢話,這件事關乎我們的成敗,我可不是那種小家子氣而不顧大局的人。你想要滲透、策反的人是誰?」

「天狼星。天狼星·布萊克。」

魯休思刻意停頓,拿起桌上的茶杯假意喝茶,那雙躲藏在茶杯後方的狡猾灰眼盯著她看,觀察著對方會不會瞬間暴怒。只見她面色一冷,但音量並未提高:「你一定有你的想法,說出來,魯休思。」

看來天狼星還不像美黛那般令她感到憤恨,魯休思暗忖。

「天狼星是純種,雖然他已經宣告脫離布萊克家族,可是家族血脈的牽連不是說斷就斷的,況且他還年輕。若能稍加因勢利導,轉變他的想法,以他的能力,將會對我們陣營有很大的幫助。」

天狼星是否真的像魯休思所說那般,輕易宛如囊中物?但她已經太久沒跟他聯絡,也難說魯休思是天馬行空。這樣一想,他的提議也未嘗不可。
(TBC)

下集預告:
「或許——是因為波特這個孩子的母親是麻種出身,這種混血的雜種反而更具危險性。」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2
歷經又忙又累到翻過去的10、11月,終於在11月尾巴趕來啦~沒有超過一個月哦!!!(驕傲屁XD)
想說澄清一下我有感覺到道夫對美黛肯定不單純,只是沒想到原來是從一開始就是對美黛才有感覺,以為是娶了貝拉之後因為兩家人較常來往才發展出來的情感🙈

貝拉等待,或者說是策畫?這麼久的一天終於來了,不論是看著道夫被懲罰、真正成為食死人,或是終於和黑魔王滾了床單(說真的我覺得第一個反而是她最爽的……報復心給的能量有時候才是最強大的)。現在她是否覺得一切都如她所願地發展著了?但那high到沒有氧氣流通的腦袋是不是還是能清晰思考?尤其再來他們想先對天狼星下手。
不過知道原著的發展,不管怎麼樣食死人陣營依然會算是佔了某方面的勝利🤔

(是說我實在覺得從佛地魔口中講出「小鈴鐺」實在好違和XDDDDDDD 不舒服(抖(?))

說一下水仙,現在開始是心疼她了。雖然她典型的女性思維跟個性在現代看來只能搖頭,但她的努力不能裝作沒看見。作為妹妹、又是一位母親,真正的大吵大鬧說不定都比冷嘲熱諷都還要更好。雖然黑黑已經是有預告這兩位姊妹後續會怎麼發展,但我實在很難想像在跩哥都出生後的水仙還有辦法再繼續忍受貝拉🤯 我的意思是,會直接因為不想走到那步而直接不要有實體交集,頂多就是通信而已@@

說回來實在有點難相信貝拉也會受兩人口角而影響心情?感覺在丟掉小孩、無法再懷孕後她已沒有這些情緒了(誤)就是,已經更徹底轉變成一個只有仇恨、殺戮還有報復才能激起她內心火花的人了。噢,或許還有跟自己的老闆happy的時候XD


雖然上一次才說到不爆字數很難,但這一章好像立刻有控制住?XD 不知道感覺得對不對,但有點嗅到快要尾聲的味道?就是,擺平了丈夫、迷妹腦衝已到極限,也順利加入陣營,考量到原著同時間點的發展,貝拉的「好日子」也許不長?
不過依我平常的直覺和腦細胞成功率來講應該是大錯特錯,不論如何都期待再來的故事!!!尤其預告還跟貝拉的推論有所差異,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任她改觀?期待下一次更新,我12月請了很多假,希望有機會不用再壓死線🤪


PS:
彷彿隨時會爆裂開來
成真的那一刻忽然有種強烈的不真實感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1
@Musicy_

至少有迷惑到安琦拉仍然令我甚感欣慰🤓哈哈,這邊想製造一個純情小道夫被現實痛打的狗血情節,他即使結了婚依然還肖想著小姨子,想延續婚前的緣分🤩,所以老是鼓吹貝拉回娘家,好趁機看看心上人🧞‍♀️。(美黛:先不要🙅‍♀️🙎‍♀️)

我是覺得滾床單帶來的快樂應該也是不容小覷❤️‍🔥🛌🧟‍♂️🧟👩‍❤️‍💋‍👨,再說道夫之前就懷疑她已經和魔王滾過了,索性就真的滾了吧🦧🤼‍♂️,穩賺不虧!然後希望安琦拉請不要低估迷妹貝拉的腦殘程度,記得原作中需要謀劃、用腦的行動時,佛地魔給予總指揮地位的人還是魯休思,讓貝拉來會暴衝地很可怕😱。嗯嗯,一戰時食死人還是佔上風。

(哈哈哈😆!其實更不舒服的是佛地魔吃嫩草貝拉,這年齡差我不行✋🏿)

水仙的確是個保守傳統的女性,而且也沒有什麼突破的想法,當然這不影響她是個獨立自主的個體,只能說裂痕不是一天造成的,況且很難有大吵大鬧的衝突,但她們之後一定會大吵的。
老實說我很期待血流成河!
在這之前貝拉水仙會有十多年不會聯絡,因為大家都知道貝拉去吃牢飯了。

大家是不是都把貝拉想太簡單了???她瘋歸瘋,但也不是每件事都在歡啊🤔!我覺得寫一些日常的累積可以更凸顯貝拉的瘋的層次。

嗯,原本預計是二十章完結,可是實際動筆之後發現塞不完,我現在還沒辦法確定章節數。寫作就是充滿著許多意料之外啊。

最後是說明年生活會有比較大的變動,更文需要看機緣,但包括嚎叫的部分也會督促自己更新。祝安琦拉來年生活平安順利!

感謝抓蟲🐛🙏!(天啊!為什麼我會忘記句號?????)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