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同人】綴歌馬份 – 火盃的考驗(更新至第13章)

發表於

欣凌琉依 @orochi790

1
高爾跟哈利讓我的腦海不禁出現他們在打MMA的場景(害我狂笑不止,啪~一聲,很快啊。)

哈利也進入青春期跟相思病了呢~最近開始看到了許多關於“典雅愛情“的文章,騎士為他深愛的貴族女士秘密效忠,充實自我的學識與品德,在女士受到挑絆時,不顧一切的為女士守護她的榮譽。

後來歷代的騎士不再是黑暗時期的野蠻劍士,而是為了追求著典雅愛情而逐漸發展出來的“騎士精神“。

綴歌宇宙可以這麼火,也可以說是浪漫典雅愛情的完美體現吧~

ㄓ @GlimmerN

1
作者在休息嗎~
沒關係你慢慢來

mo @monica21

1
@orochi790
騎士精神很讓人嚮往呢
也覺得除了男士單方面的付出與保護之外,更重要的應該是雙方都要有充分的體貼與相互理解

@GlimmerN
噢謝謝你留言…

希望能利用這個機會謝謝仙境的讀者也道歉…
因為不確定如果只留言不更新會不會觸犯版規,所以一直沒有說明。

前陣子因為身體的事情,比較沒辦法寫文。
沒有特別解釋就擅自停滯了許久,
做出這麼不尊重讀者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

現在已經沒事了,會慢慢恢復步調的,謝謝你們:)

mo @monica21

3
Chapter XIII 前奏
 
耶誕節清晨,綴歌從被窩裡探出了頭。
 
睫毛隨著雙眼閉合,冷冽的空氣讓她皺起了眉。
才正想要再鑽回溫暖的被窩裡,卻感到一股暖流迎面而來。
 
略帶困惑,星眸微睜,
眼前模模糊糊地,浮現讓自己不太確定,是否還在睡夢裡的畫面。
 
一隻匈牙利角尾龍玩偶正看著自己,似乎也剛睡醒。
朝著自己臉上打呵欠的同時,散出了熱氣。
 
玩偶旁邊放了張卡片。

My dearest Draco,

耶誕快樂,期待舞會。
(前陣子和妙麗溜進廚房,多比和眨眨竟然多在霍格華滋!)
(多虧他幫忙,才能把玩偶放在你床邊。)

Yours ever,
Harry[color=rgb(255, 255, 255); font-size: 1rem] [/color]
 
甜甜一笑,將小角尾龍抱到枕頭邊,輕輕吻了牠的額頭。
小角尾龍玩偶發出了滿足的呼嚕聲。
 
睡意依舊深沈,突然感覺到身上的重量,以及不屬於自己的香氣。
 
「我!看!到!囉~!」
 
潘西把自己包在她的厚被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爬到自己的床上。
一臉準備玩鬧的模樣。
 
「人家還想睡嘛...」
綴歌在意識模糊中抗拒著,把臉埋進枕頭裡。
潘西卻毫不留情地爬到自己背上。
 
「不行呢。那個史譏姊姊,傳訊息來囉。」
她的語氣已經忍不住笑意,綴歌也在瞬間驚醒。
 
——
 
趕忙梳洗過後,用過早餐,便和潘西、月桂一起衝進圖書館。
隨後,踩著積雪,走進校園。
 
一面走著,一面商量對策。
 
麗塔・史譏傳來的訊息裡,說明了稍後見面的地點與形式。
也列了一長串關於海格上課有多危險的誘導式問題,
並清楚地指示三人,等等不用交談,只要一一回應問題即可。
 
三人看完後,寫著訊息的紙張隨即自燃。
 
「好冷呀。她是約在禮堂前的大樹下沒錯吧?」
潘西拍了拍戴著手套的手,輕輕跳躍著,似乎這樣活動能減輕寒冷的感受。
 
「你們記得那些問題嗎?」
月桂點了點頭,之後問著兩人,顯然她並沒有太留意字條上的提問。。
 
「『忘記了。』」
綴歌和潘西異口同聲地說著。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笑出聲來。
雪地上輕輕響起清脆悅耳的少女嬌笑聲。
 
「該帶的東西有帶嗎?」
止住笑容後,綴歌開口詢問。
 
潘西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小布袋,輕輕搖了搖,其中傳來玻璃瓶輕晃的聲響。
 
「但是...她真的會這麼坦誠嗎?」
 
「不曉得,我不期望她有那麼蠢。」
 
「也許不是愚蠢,是太過自戀導致的傲慢。」
 
「也是呢,她都以為可以威脅我們了。」
 
交談間,已經來到相約的樹下。約定的地點空無一人。
 
「我們到了。」
 
——
 
綴歌輕聲說著,攤開了手掌,好像在舉行某種召喚儀式。
隨後,從樹上飛來一隻瓢蟲,飄到綴歌掌心。
 
潘西的表情在驚喜與不可置信中轉換,
連月桂也必須伸手遮著緊抿的的嘴唇,才能忍住偷笑。
 
「是史譏女士嗎?」
綴歌問著,瓢蟲在掌中飛起後又落下,似乎做出了正面回應。
 
綴歌故作無奈地輕嘆了口氣,開始說起海格上課時的荒唐與危險。
 
瓢蟲似乎對她的言論感到滿意,原本有些振翅躁動的型態已經穩定了下來。
沒有注意到潘西悄悄地從布袋裡拿出了玻璃瓶。
 
停在綴歌掌中動也不動,不確定是聚精會神,還是見獵心喜。
 
「我們全都恨死海格了,但大家都非常怕他,所以只能敢怒不敢言。」
 
綴歌剛說完,突然緊緊握起了掌心。
隨後,迅雷不及掩耳地將甲蟲倒進潘西手上的玻璃罐裡。
 
「但是,我們更恨你呢。史譏女士。」
「你真的以為,我們會原諒你對月桂做過的事?」
 
將玻璃罐封上後,潘西看著瓢蟲在罐裡掙扎衝撞。
 
「別嘗試了。這不是普通的瓶子。」
綴歌語氣森冷。
「在你告訴我們,會變成瓢蟲跟我們談話過後,我們就查過了。」
「你是違法的變形師,對吧?」
 
「也許有一天,你會希望我們把你舉報給魔法部呢。」
「謝謝你,讓我度過一段難忘的童年。」
「希望你也可以體驗一段難忘的時光。」
月桂也靠到瓶子旁,眼裡閃動異樣的光芒,語氣輕柔平靜到有些駭人。
 
瓢蟲驚慌地掙扎展翅,卻越發顯得無力。
 
「你最好別輕舉妄動。玻璃瓶和布袋,可是本小姐的珍藏呢。」
 
看牠如此,綴歌冷冷地提醒,同時補上了一句。
 
「是小時候,波金先生與伯克斯先生給的生日禮物。」
 
聽到這兩位先生的姓氏,瓢蟲終於安分地停了下來。
似乎,在玻璃瓶裡發出無聲尖叫。
 
三人也不在意,將玻璃瓶放進布袋裡。
潘西想把布袋交給月桂,她卻搖了搖頭。
 
「我不想看到她。」
 
——
 
那之後的白天過得飛快異常。
 
校園裡,女學生走動的身影,隨著時間流逝,越發稀有。
午餐時到禮堂用餐的女性已經是寥寥可數,
而下午四點過後,校園裡更是幾乎再也見不到女學生的身影。
 
「她們到底需要花多少時間化妝啊?」
看著妙麗消失在眼前,榮恩忍不住向哈利抱怨。
 
他還在為沒有邀到妙麗悶悶不樂。
 
哈利與妙麗分別不願意告訴他自己的舞伴是誰,
更是讓他憤憤不平了好一陣子。
 
幸好,哈利幫他問到了葛來分多數一數二的漂亮女孩芭蒂・帕提,
才讓榮恩稍稍平復了情緒。
 
在榮恩抱怨的同時,哈利也心不在焉,有一搭沒一搭的答話。
 
心跳時不時地狂亂,掌心的總會涔出濕潤。
從昨晚就開始心神不寧,期待著與綴歌碰面,
也擔心自己兩週的惡補,是否會出什麼差錯,在舞會上害她出盡洋相。
 
開始慢慢想著,也許面對匈牙利角尾龍還是一項比較簡單的任務。
 
在哈利緊張不已的同時,史萊哲林的寢室裡,傳來綴歌怒極恐極的驚叫。
 
「潘!西!帕!金!森!!!」
 
——
 
千金三人組的寢室裡,綴歌氣鼓鼓的臉頰有幾分羞紅,眼角帶著淚水。
 
明顯是罪魁禍首的潘西笑倒在床上,
抱著枕頭,抵禦綴歌隨時可能發動的攻擊。
 
翠菊眼冒金星,因為想像到某個畫面,備受衝擊而失去了意識。
月桂則是帶著無奈的笑與責備的目光,瞧著向來喜愛惡作劇的閨蜜。
 
讓綴歌羞怒交加,氣得險些泛出淚來的,是她手上,
(號稱是)潘西精心為她設計的舞會禮服—
 
一條桃紅色緞帶,長度足以繞自己身體兩週。
 
「你給本小姐解釋清楚!」
 
「哎呀你先試穿一下嘛!說不定不會那麼討厭呀。」
潘西笑得喘不過氣,頭還是躲在枕頭後方,唯恐綴歌突然失去理智。
 
「綴歌姊姊也許能駕馭這種大膽的服裝呢。」
 
「就是說呀,連翠菊都這樣說了,你就試試看嘛!」
 
「你們別再捉弄綴歌了,雖然…我也有點好奇…」
 
寢室裡,翠菊雙眼閃動著慫恿的靈光,
月桂一面輕柔責罵著潘西與妹妹,卻也忍不住被閨蜜的鬼點子逗笑。
 
「你倒是先試穿給本小姐看呀!」
綴歌還是鼓著臉頰,幾乎有些崩潰。
 
潘西從床上翻起,搶過緞帶,湊到綴歌身邊,就要掀起她上衣的下襬。
 
「我可以幫你穿喔。」
「把你綁成一個漂漂亮亮的禮物,當某人的耶誕大餐如何呀?」
 
話剛說完,發現綴歌俏臉漲紅不再答話,潘西趕忙逃到月桂身邊。
一言不發,就先把緞帶繫上月桂胸前。
 
原本置身事外卻被突然騷擾,讓月桂有些措手不及。
 
「不要這樣...」
 
「沒辦法,馬份大小姐不願意,我們只好先請你示範。」
 
「姊姊示範也是很好的喲!」
 
「綴歌!把魔杖收起來!」
 
一場鬧劇,在綴歌腦海中閃過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響,
抽出魔杖,被姐妹們緊緊抱住後,才告一段落。
 
——
 
自己只能裹上緞帶,出現在哈利面前的想像實在太過驚悚。
讓綴歌再三冷靜過後,還是在內心深處感到不安與惶恐。
 
直到潘西開懷大笑,從衣櫃裡召喚來四件禮服,
綴歌才真的慢慢相信,緞帶只是潘西的一場鬧劇。
 
隨著禮服映入眼簾,潘西享受地看著三人的反應。
 
「真的...」「好美...」「的喲...」
 
綴歌與月桂已經站起身,不住賞玩好姐妹為兩人量身定做的服飾。
 
翠菊在一旁的神情,卻有些落寞。
她的年紀還太小。
除非有人邀約,不然她沒辦法參加舞會。
翠菊外向俏麗的模樣,自然有不少邀請,但也被她盡數拒絕。
 
「沒事的,翠菊。」
「你願意當姊姊的舞伴嗎?」
 
月桂看著妹妹的模樣,心裡早已有了準備。
 
溫柔婉約的她,每天都接到至少十幾次邀約。
她也總是帶著禮貌,顧及對方顏面但清楚的拒絕。
 
喜好寧靜的月桂,本來就沒有特別喜歡跳舞。
自然也不會想與素昧平生的人共同出席。
 
也因此早早決定,要把舞伴的空位,留給萬一沒接受任何邀約的小妹。
反正本來就沒有踏入舞池的念頭,至少這樣,姐妹倆可以連袂出席。
 
但翠菊只是搖了搖頭,輕聲說著。
 
「我…我在等她…」
 
向來被視為小妹的她,突如其來的告白,讓綴歌三人好奇地睜大了眼。
但翠菊只是吐了吐舌,恢復了外向的模樣,繞著三人的禮服打轉。
 
「真的好美呀!想看你們穿!」
 
三人互看了一眼,多少可以猜想翠菊有著什麼心事。
卻也不願戳破,各自坐回了梳妝台前。
在翠菊的協助下,分別開始梳妝打扮。
 
綴歌先換上了禮服,輕輕向左右轉了兩轉。
發現了其中的巧思,又驚又喜的瞬間,忍不住抱緊了潘西。
 
「這樣真的太美了啦。謝謝你。」
 
潘西不好意思中帶了幾分自得,親了親綴歌臉頰後,低聲說著。
 
「所以呀,我不接受今晚過後,你們還沒在一起喔。」
 
——
 
七點半左右,哈利與榮恩一起踏入禮堂。
 
禮堂的大門敞開,從前方積雪的空地,
到走向餐廳大門的石梯前,盛裝打扮的學生們熙熙攘攘,
期待不已地等待八點鐘響,餐廳入口開啟的瞬間。
 
哈利穿著衛斯理太太為他購買的禮袍。
黑色的天鵝絨材質,閃露著交織的酒瓶綠纖維,
讓禮袍在燈光下走動時,偶爾會閃出與他眼睛相呼應的清澈眸色。
 
難得的盛裝打扮,讓哈利有些不自在。
尤其白襯衫胸口的絲綢領巾,總讓他有種在演麻瓜歷史劇的感覺。
 
不過回頭看向榮恩後,瞬間慶幸自己的禮服只是略顯隆重。
 
基於體恤好友糟糕透頂的情緒,哈利決定,
不試著描述榮恩的禮服到底長成什麼模樣。
 
但榮恩的禮服再怎麼悲慘,都無法慘過芭蒂看著舞伴,悲痛欲絕的神情。
 
幸好,經過禮堂時,發現克拉正在和其他沒有舞伴的男子蹲著發呆。
落單的恐懼,瞬間讓榮恩與芭蒂開始試著學會珍惜對方。
 
踏上禮堂石階,在走上氣勢磅礴的石梯前,聽到芭蒂忍不住讚嘆。
 
「喔天!好想問問她們那兩套禮服是去哪裡買的!」
「早知道就和芭瑪一起買類似的姐妹款......」
 
順著芭蒂的目光看去,哈利一眼就認出她稱讚的對象。
是綠茵家的雙千金,也是綴歌的親密好友。
 
月桂穿著剪裁簡單大方的A-Line禮服,酒紅色的緞面色澤動人。
自右腰斜下至禮服左下擺,隱隱帶出一縷花邊摺紋,顯得氣質端雅。
 
但讓她不斷吸引周遭目光的,是禮服上身。
仿馬甲似的束身腰線與桃心領口,展現了她的曼妙身材。
 
月桂已經特意將長捲髮擺到身前,卻仍無法遮掩誘人的身姿。
 
翠菊則是穿上一襲米白色平口短禮服,
胸口平領處,反摺出與姊姊的禮服下擺呼應的花痕,禮服邊線嵌著黑磁般的色暈。
刻意提高的腰線,讓她的身型充滿俏皮活力。
 
哈利正忙著在兩人周圍搜索著綴歌的身影時,
榮恩突然傳來一陣怪叫,讓芭蒂也受到不小的驚嚇。
 
——
 
「你想找哈利麻煩嗎?!」
 
轉過頭去,發現是曾經教過自己跳舞的高爾。
 
領口大開的襯衫,隱約露出結實的胸肌輪廓,
罩在襯衫外的黑色禮袍合身俐落,展現了腰背的壯碩線條。
 
在他身邊,約莫只到高爾胸口位置的,則是留著一頭黑色鮑伯頭的少女。
 
綴歌的另一個閨蜜,潘西・帕金森。
 
芥末黃的單肩式斜領,除了露出的左肩與腋下,整齊地包覆著上身。
但也因為貼身包裹的緣故,讓她平常不刻意展現的身材更顯凸出。
禮服下半身的貼身直筒式流線裙擺,直接表現了她對自己健康身型的自信。
 
「你也好美...為什麼你們史萊哲林的都有這麼好看的禮服呀...」
 
芭蒂看著潘西出神,潘西則是大方地笑著回應。
 
「這麼沒自信,可不像葛來分多喔。」
 
芭蒂聽完,臉上一紅,喃喃點頭稱是。
發現自己完全被忽略的榮恩,再一次出言質問高爾。
 
但高爾什麼也沒說,只是轉頭看著哈利。
舉起左手,拍著哈利的肩膀。
 
「不要緊張。加油。」
 
榮恩似乎以為高爾要出手攻擊,已經掄起拳頭戒備。
然後目瞪口呆地發現,高爾竟然釋出善意。
 
「你啊,蠢不代表可以不會讀空氣,好嗎?」
潘西看著榮恩,語氣盡是鄙夷。
 
「榮恩才不蠢呢!」
 
哈利想也不想地開口,要幫榮恩辯護。
潘西在聽到後,卻似笑非笑地看了哈利一眼。
 
「先顧好你自己吧。開舞的。」
 
然後踏上前,低聲說著。
 
「好好表現。今晚,如果讓她不開心,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
 
說完拉著高爾到月桂與翠菊身旁。
 
榮恩聽完潘西的話,一頭霧水。
芭蒂卻看著哈利,摀著嘴,眼裡流動著八卦與驚奇。
 
「是,是,你知道就好。」
 
哈利被看得有些羞赧,隨便回應之後,
看見麥教授從石梯上方走了下來,準備迎接命運。
 
「你知道什麼啊?」
 
看來,榮恩還大惑不解,正在身後追問芭蒂。
 
——
 
「鬥士與舞伴請到這兒來!」
 
隨著麥教授站在石階頂宣告,哈利咽了咽口水,不知該如何是好。
 
他還沒有找到綴歌。
 
感覺到榮恩推了自己一下,低語「上吧,兄弟!」,
也感覺到潘西高爾與月桂翠菊傳來的目光。
 
看見西追與張秋在赫夫帕夫與雷文克勞學生們的歡呼中,被送上石階。
花兒則與一個雷文克勞的學長一同出現。
 
然後,是全場學生第一次沸騰。
 
「那個是!?」「不可能吧!」
「難怪喀浪一直待在圖書館裡!!!」
「她是用了什麼魔藥嗎?!」
「搞不好是蠻橫咒!」
「「「妙麗・格蘭傑?!」」」
 
哈利連忙轉頭,見到喀浪舞伴的同時,臉上除了震驚外,更是喜悅。
發現榮恩已經一臉死白,嘴裡不知道在碎念些什麼。
 
經過哈利身邊時,喀浪開心地朝自己微笑,
妙麗也神情緊張地對哈利眨了眨眼。
 
禮堂內,震懾聲中,麥教授不耐煩地呼喊著。
 
「哈利!到這兒來!你在拖什麼?」
 
還在為妙麗驚訝與抱怨的人們,瞬間將目光集中到哈利身上。
他趕忙在人潮中尋找綴歌,卻只能被所有人的視線逼上臺階。
 
在哈利孤零零站穩第四個鬥士的位置時,麥教授責備地說著。
 
「你的舞伴等你很久了,哈利。」
 
全場焦點瞬間匯聚。
 
在石階頂端,還是一身漆黑的石內卜教授,
一臉高深莫測地,從上層兩側的石牆中走了出來。
 
手裡牽著的,是哈利魂牽夢縈的身影。
 
為妙麗而喧囂的會場靜了下來。
 
彷彿大家有所共識地低下聲量,恭迎史萊哲林的女王。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