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蠍玫】流年(7/11更新至Chapter 38)(回饋活動通知)

發表於

草原躺的俐 @shencl519

0
沙發!
這次來加拿大啊,看你的文還真的能周遊列國,讓我心癢癢的好想去旅行啊~~~
半途殺來個程咬金?總是要安插的砲灰的啦
前有出場僅一秒的砲灰女,現在這個炮灰男似乎可以活久一點

你居然大辣辣地把M級的東西公然放在未成年少女出沒的場合!
走,後頭說(看完馬上密你,呼呼)

我個人對於符不符合原著尺度還蠻大的
如果不符原著,角色OOC,但是個好故事,OK(本人好故事的定義:架構完整合情合理劇情精彩描寫深刻動人心弦不勝枚舉)
(有個很好的例子:跟瑪莉蘇開玩笑)
遊戲亂改,但是個好遊戲,OK(好遊戲:好玩廢話過程流暢具挑戰性故事角色吸引人關卡精彩不勝枚舉)
電影亂改,是好電影,OK(好電影定義更多不勝枚舉)
哈利電影內容雖讓許多哈迷不滿,但在電影史上,是第一個跟著原著小說開拍且持續10年場場爆滿的系列電影,你還是不得不說這是個創舉
就像我前陣子迷上的步步驚心,一個穿越瑪莉蘇莫名其妙讓一大堆爺都愛上,還因一句話造成清宮最血腥的奪嫡事件,不讓人翻桌嗎?但,很好看啊~~~~(不過結局是符合史實啦,我的八爺啊~~~~)
所以我認為其實還是要回歸於作品本身是不是好作品,換個角度說,或許是改寫的東西本身就不好寫,所以我更佩服改寫後還能有好作品的作者

奇怪了,很少留言寫這麼多東西,但完全跟本文無關~~~哈哈,抱歉啦,就哈拉哈拉吧

琉璃公主 @julie1999929

0
To:黑可拉

竹兒又來亂啦!!
黑可拉更新了好棒棒!!

黑可拉形容東西的功力還是一樣完美細緻呢www
人物的個性也是超鮮明~
把細節也交代的好清楚!感覺就是很專業ˊˇˋ

蜜拉的情況真的好懸疑!
感覺有點怕怕的阿ˊ^ˋ
誰叫竹兒是膽小鬼!!
我覺得深深的伏筆和帶著幽默就是這篇文最厲害的地方!
就算故事氣息有點偏黑,可是卻又不會讓膽小不喜歡悲文的人看不下去www
每次開始有點看不下去黑暗故事時,就會冒出一點好笑的句子充電~!

蒼鷹好有鄧不利多的fu喔!!
玫瑰好有個性!

「沒錯,可是都結束了。那些事都過去了,所以今年我打算重新開始。」


這是指天蠍吧?
不要結束阿!!!

「送妳,一朵不畏風雪的玫瑰。」


天啊!伊薩克對玫瑰有意思阿阿!!!

煙霧裡的蠍子讓我想到天蠍了www
話說他們倆個什麼時候才要見面啦XDDD
我知道~你會回我"敬請期待後續"對不對www

加油喔!這是竹兒看的第一篇懸疑和黑色氣氛(?)濃厚的文~
是黑可拉讓我鼓起勇氣呢!
我支持你!!

琉璃

嗜字狂安琦拉 @Musicy_

0
Hi hi黑黑又更新了(灑花)
不過請原諒我這次不能一個地方細細回覆,最近事情又多又雜、心情的起伏上上下下,搞得自己呈現著很奇怪的狀態(?),然後天氣又好冷啊手指凍僵腦袋也跟著卡住了,連心臟都有點不太舒服= ="

Anyway,黑黑的敘述&描寫能力還是一樣那麼地令人驚艷,我這個腦子大概已經萬年停產這種有質感的文字和氣氛了,塞滿了一大堆不健康的思想然後又沒有固定去磨練文字,雖然之前說很想要完成那些靈感寫連載不過世事劇變(?)呀我已經放棄了(咦#

故事線又拉到了玫瑰,說來玫瑰跟天蠍表現出來的性格好像啊,都有那種不得已的毅然決然(?):天蠍就這麼在俄羅斯待了這麼久,玫瑰也隻身一人就這麼到了加拿大,人生地不熟但還是很有勇氣地處之泰然。
我喜歡蒼鷹,不只是這個老人,也是這個名字,還有真正的蒼鷹。感覺在大雪紛飛的地方很適合牠們展翅高飛呀。衝破飛來的雪花,不知道玫瑰在他跟伊薩克(和其他人?)的陪伴下到底有些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呢!

黑黑好狡猾(?),一直在交待一些枝微末節(?)可是就是一直都不告訴我們天蠍跟玫瑰兩人之間的相處,還有他們又是怎麼分道揚鑣。我要知道啊(敲碗)!!! 不然我的心臟會更不舒服啊!(?)
不過連蜜菈這邊的謎團都還沒有解決,我想要看得到重頭戲(?)應該還要很久qwqqq

期待更多的揭露(?)啊!然後不知道是怎樣這一篇留言我放了一堆問號(?)

小艾 @520hermione

0
哈囉黑可拉(可以叫黑黑嗎www),在下是小艾www

其實和芒果<龍的心弦>一樣,我在這裡當超級專業不換氣潛水員很長一段時間了(還敢說)之前有拜讀黑黑(亂叫名字症發作)的<重生>,看完一整個感動落淚啊!
現在小艾就要在這裡向黑黑分享一下再次拜讀大師級作品的感想www

目前看到這裡,讓我最驚艷(驚嚇)的還是蜜菈‧邁鐸幹的好事了XD這裡我覺得黑黑掌握的很棒呢!!尤其是在她走近邁鐸,準備施展索命咒的時候,感覺高跟鞋發出的喀噠聲響更加深了使人恐懼和驚悚的效果,整個戳到我的驚點XD
這個小艾完全做不到OAO要拜師了(磕頭)

我好愛天蠍的個性www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哪...就是那樣有點冷冷的,反而帶給我更多的情緒感受,雖然外表冷峻,但內心還是像一般人一樣充滿豐沛的情感吧...
還有玫瑰和翠菊的對話那裡,完全帶出了兩個人的性格和微妙的關係,看著看著覺得好可愛呢(?)

怎麼覺得蒼鷹好像鄧不利多喔XD
但更有那種美洲原住民的豪放,而且一想到他的服裝馬上就想到印地安人怎麼回事XDDD真是個喜感的老頭(什麼)

另外也很喜歡黑黑的敘事方法,文字精鍊,詞語也很流暢,有一些用語我雖然大略能懂,但就是很少去用它,讓小艾的文章總少了一點生氣呢OAO

最近也在規畫一篇蠍玫,結果檢視大綱的時候發現一些和流年的共通點,果然被厲害的黑黑影響了啊!!
只好趕快修改一下囉XD
好擔心要是發表了,但卻完全被比下去呢XD

最後絕對要幫黑黑加油的(黑可拉:你亂叫夠了沒

永遠支持你!!!

小艾

吟遊詩人芒果 @kangaroo2909

0
呀,繼上一章的天蠍視角之後,這一章又回到玫瑰的視角
Gosh,總覺得蜜菈部分的迷霧開始要散開了。從沙漏倒下來開始,我就覺得毛骨悚然了起來(咬指甲)
還有那一陣陣嘶嘶聲,畫面又來到蜜菈的嘴唇在動>_< 真的好有看電影的感覺,而且是那種會讓人全身緊繃、不知道下一秒會出什麼事情的懸疑片
雖然一切到頭來是有驚無險,但還是覺得這只是個開始啊...之後一定會有更可怕的對吧qwq
天蠍快來拯救你女友!!!!(摔桌)

啊哈,看到我們的老朋友妙麗真好(其實我滿腦子都是她逼榮恩去做瑜珈的畫面XDD)
不過做父母親的好像都會如此@@關心一下長大後的子女生活...呃哼,更正,感情生活。那一句充滿暗示的「我和妳爸都很喜歡他。」對比上玫瑰的回答「妳是很喜歡他。」
玫瑰一句話就把情況分得清清楚楚。父母喜歡的又不是女兒喜歡的!!
我也很喜歡看回憶的部份,可以一瞥他們從前還是單純學生的時光www史萊哲林就是這樣才是我最喜歡的學院啊!!!(可惡,我就不信葛來分多沒耍過詐!!)
ps:莉莉真是可愛啊XDD不愧是金妮的女兒

就在我還在納悶那個伊薩克究竟是何方神聖又做了些什麼事如此討妙麗和榮恩歡心
黑可拉就用六年前的故事來替我解惑了XDD(害我又緊張了起來←這人老是為天蠍的戀情擔心)
蒼鷹的形象十分鮮明地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活脫就是我想像中的印地安智者,再加上之後提到他的種種能力,真心覺得是一位深藏不露的老者。不同於鄧不利多,蒼鷹好像更了解大自然的萬事萬物。
玫瑰在加拿大的生活,令我想起某位老師曾經提到自己去國外的小島上參加的活動,暫時脫離外頭的世界,暢遊在大自然裡重新獲得平靜
啊咧,伊薩克那個把雪花變成玫瑰的舉動是追求攻勢嗎qwqqqqqqqqqq

最後的占卜橋段是我個人最喜歡的!!!
玫瑰最不拿手的科目竟然又在加拿大給她再度碰上www
用煙霧占卜,突然勾起我童年看《風中奇緣》的回憶,裡面的老巫師也是用火堆升起的煙霧占卜w
玫瑰真的沒有看出來嗎?? 還是沒有靜下心來仔細觀察? 我覺得她心裡築起了一道高牆,而這道牆阻礙了她看見事物的真相(也就是那縷煙霧的形狀)她彷彿不想面對
蒼鷹的話很有智慧。「有時候不知道反而比較好面對。」
沒錯,事實有時傷人極深。
還有最後一句「事情不能武斷的用好壞來區分」和「挫折也是生命的轉機。」我愛死了這種表像和內在的對比,過於武斷裁決一件事物的好壞是不對的!!
蠍子旁邊還有一輪太陽,這樣的圖樣象徵表示天蠍將會得到生命的轉機嗎??

天啊斷在這裡qwq,於是腦海的畫面就恰恰停在蠍子及太陽的煙霧圖像上
期待下一章!!!加油!!!!!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TO 俐

恭喜頭香!
來這裡出國免錢免簽免護照,只要有帶一顆自我催眠的心就好~
窮人旅遊的辛酸啊~(怎麼扯到這的?)
話說溫哥華滿漂亮的,小時後去過
什麼砲灰男?伊薩克是絢爛的煙火好嗎!
嘖嘖~俐難道沒有翻舊文嗎?人家石妙的M文還有中文翻譯咧!再說仙境的未成年少女們似乎都有一顆成年女人的心(?)偷偷說,我最喜歡第八章了
這麼說吧,OOC就像是高難度特技,文筆好功力高的人可以把OOC寫的有聲有色,文筆欠佳的就是一場災難~OOC十之八九都慘不忍睹,保險起見還是從IC開始比較好
況且你要IC寫的好才能OOC,基本功要練扎實才能進階嘛!
如果以商業角度來說,HP電影是成功了,華納相信賺了不少。但是要說經典,可能要打個問號了。是說滿多人沒看過書的都不知道電影在演啥。
步步驚心前面還不錯,但是越看到後面,就是四爺當上大清企業ceo之後,劇情就越來越三條線,明顯的作者對專制政治的生態是一知半解(ex四爺他老媽問李德全前老董康熙到底傳給誰,還拍胸脯保證他安危,根本是開空頭支票 詐欺啊)
雍正王朝這點就做的不錯(其實二月河也改了不少正史,但是他有保留我之前說的"精神")再加上一堆演技派在飆看了真是過癮~不過步步有林更新也不算太差嘿(視覺效果好)
知道俐的想法也不錯~歡迎哈拉嘿(而且你也不知不覺長評了不是嗎)(笑)


TO 竹兒

你好啊~來這裡亂的人很多!這裡隨時歡迎來亂嘿
場景摩寫和人物個性取決於作者的觀察力~竹兒可以試著觀察身邊人物的一舉一動
然後多看看書,了解其他作家的用字遣詞,相信對竹兒的文筆有很大的一處。
我想大家都快忘了蜜菈了吧,該讓她出來透透氣了(笑)
這篇文會黑嗎?我想可能是我寫的比較深吧~人生本來就有很多悲歡離合(滄桑了!)(驚)
蒼鷹像鄧不利多這點嗎~我想老鄧應該沒有那麼愛亂開玩笑吧(其實蒼鷹很愛演的老頭)
玫瑰~我不想讓她走溫柔賢淑路線,她性格有點嗆是真的
蠍玫在當時是結束了,可是故事還在進行中喔(竊笑)
伊薩克對玫瑰有沒有意思相信各位都看的出來
快了快了,蠍玫快要見面了真的
最後希望竹兒的勇氣越來越多!


TO 安琦拉

安琦拉加油~祝福妳有面對不順心的勇氣,正面迎戰解決他們
擊敗人生中的鳥你就勝利了!(好怪喔)
我想安琦拉的時機還沒到吧,我多年以前也寫過同人,但是中間有好幾年的空白,直到今年開始才重新動筆,現在的經歷以後也會化為寫作的靈感,到那個時候相信安琦拉一定可以寫出靈動的文字。
當年的確發生了很多劇變,玫瑰到加拿大也是想要轉換心境(應該沒劇透吧),天蠍的原因就比較無奈了
心虛的說本來當初本意是要介紹伊薩克的,結果蒼鷹這個愛搶戲的老人不知怎麼稿的戲份就越寫越多(!)他們在加拿大就是上上課、挖挖土之類的啦(夠了喔妳)
呵呵~我發現我好拖戲喔~開始被敲碗了~他們見面時間已經在倒數計時了(真的)(汗)但是這些情節一定要交代的啦~(求饒)
重頭戲看來要花些時間了~當初的坑挖太大了OMG


TO 小艾

妳好啊小艾~叫我黑黑ok的
哦~有個無名英雄浮出來了,我也有在追芒果的查自文,很高興看到小艾願意來分享妳的看法
很開心小艾喜歡重生,其實當初在揣摩喬治的心境時我有偷偷哭了幾次(太入戲了)
不曉的小艾有沒有發現掌握恐怖片的關鍵就是配樂,(應該是說配樂對電影氣氛的塑造功不可沒)文字無法讓人聽見,但是可以讓人想像,只要懂這個小訣竅掌握情境效果就不是難事了。換句話說,就是怎麼把螢幕形象轉成文字的意思。
至於天蠍的性格嘛~冷是後天的影響,他學生時期的性格還滿"傻氣"的,但是就像小艾說的,他的內心情感滿澎湃的。內斂比起外放的情緒更強烈不是嗎
很好,大家都看的出第二章開頭是玫瑰和翠菊的對話~大家都很聰明XD
我也覺得蒼鷹是個喜感的老頭,而且很愛演(笑),他跟鄧不利多都是那種智慧型老人,不過蒼鷹對自然大地更有一顆虔敬的心(嗯,知道我想表達的嗎?)
用詞的方面就只能靠個人平時看書的習慣囉,多看些書,看看那些作者們是怎麼表述他們筆下的故事,久而久之就會內化成你自己的東西了。
然後還是希望小艾接下來的故事能夠保有自己的風格,被別人影響的話就不太好囉!加油!


TO 芒果

蜜菈似乎快被大家遺忘了,帶她出來兜風下XD
現在故事還沒正式開始(小聲),所以都是有驚無險的小菜啦(頭痛了)
天蠍還沒出現前,玫瑰先自救吧,我猜妳老爸應該有教妳幾招
(等等,芒果你也是在不留痕跡得敲碗嗎?)(最近聽到一片敲碗聲)
逼榮恩做瑜珈XD我一直覺得榮妙的婚姻生活一定多采多姿,看他們兩個鬥嘴一直是我的最愛!
是啊,父母都很關心子女的感情生活,雖然說出發點是爲子女好,但是不知不覺就越管越多。
史萊哲林不耍詐還能叫史萊哲林嗎XDD看天蠍不是成功了嗎,跩哥你應該無憾了(?)葛來分多應該只會技術性犯規吧(?)
莉莉初登場的時候就跟她媽媽一樣是個活潑的小女生,我覺得基本上衛斯理家的女性都不走傳統溫柔賢淑路線的XD所以莉莉應該也不太好惹
天蠍那麼多年沒跟他女友增進感情,有危機是理所當然的,他自己也有找別的女人取暖啊!(序章的那位小姐還記得嗎XD)玫瑰當然也可以去找別的猛男交流交流(什麼)
說到蒼鷹,原住民最值得讓人學習的就是與萬物共存的那種心,和自然相處也是種智慧
比起美國,加拿大的環境更讓人能接近大自然,是說哥倫比亞冰原的壯麗景像讓人難忘啊,然後那裡的冰雪溶化的雪水特別好喝,是一種沒有污染的甜味!
對啦,伊薩克對玫瑰不單純XDDD
占卜學,是個比較玄幻的領域,一直覺得霍格華茲把他列為一門學科有點不恰當,這是一個需要天份才能駕馭的東西
想到之前在別的地方看到的,其實崔老妮平常做的預言都沒錯,錯的是她三腳貓的解讀方式
玫瑰這點和妙麗一樣,對於未知玄密的東西看不太透,影響她的原因太多了
芒果也對這兩句話有共鳴?看來我們都是一路的滄桑人!(→牽托啥)
太陽的圖像其實跟天蠍的名字有關喔(眨眼)

草原躺的俐 @shencl519

0
原來天然萌林滅滅是你的菜啊
我愛美人九啊美人九(流口水~~)
幫忙敲碗,匡匡匡~絢爛的煙火掰掰
長評?只會關心男女主角哪時候脫,啊不親下去的人不會寫長評啦

吟遊詩人芒果 @kangaroo2909

0
當然要不留痕跡地敲碗XDDD
是說同路的滄桑人經黑可拉提醒,現在才恍然大悟
Scorpius Hyperion Malfoy
老天,我當初真沒想到qwq
這算是黑可拉玩的文字遊戲嗎XD(老天,我愛文字遊戲)

小艾 @520hermione

0
唔,謝謝黑黑的指教(抄筆記
小艾把自己的故事整個大翻修了一遍,盡量找出屬於自己的路線www被影響好像真的不太好呢!!
配樂啊配樂~(?)那真的是電影中營造氣氛的精華啊!把螢幕形象轉換成文字...嗯嗯嗯,大概懂了🙂
well,看黑黑的文章真的獲益良多~下一定還會再來找你玩的(不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TO 俐

基本上這個人對180cm以上的長腿男毫無免疫力可言,如果顏對上我的味就更好了
不過後面十四爺的戲份就像跳針一樣,一直問若曦跟四爺是什麼關係(啊就情婦啊不懂喔)
九爺後面基本就是在走怨婦路線的
聽不到~聽不到~聽不到敲碗聲啦啦啦
說真的,發現劇情已經脫過和親過了耶
不過我猜俐一定會說不算數


TO 芒果

雖然眼前擺滿一堆碗,但我還是覺得堅持自己的步調會比較好,他們真的快見面了啦(心虛)
我覺得比起Scorpius,Hyperion我更喜歡,很有氣勢啊!
不過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文字遊戲耶


TO 小艾

不客氣,這些只是我在寫作過程中的心得
摸索出自己的方式是最重要的
作者某些方面就像導演,如何運鏡(描寫)表達畫面(故事)給觀眾看就要看個人的功力囉!
隨時歡迎光臨啊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Chapter 9



莉莉說對了,天蠍接下來的這段日子真的過得很慘。

自從他把阿不思當成球門來射之後,天蠍便充分的體會到什麼是被當作過街老鼠的滋味,除了史萊哲林的學生之外,所有路過他身旁的人都毫不掩飾他們鄙夷的神情。就連幽靈們也不例外,胖修士老是帶著沉痛的表情對他搖頭,差點沒頭的尼克只要一看到他就會情緒激動的晃動他那岌岌可危的腦袋,有幾次他的腦袋真的掉了下來,結果讓場面變的有點滑稽。

灰衣貴婦覺得任何事都不值得她分散心力去哀悼她早逝的生命,血腥男爵則是一如既往的保持著他的壞脾氣,他永遠就只有心情差和心情更差的區別。


「你騙我,你為什麼都不來找我?」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找妳了?還有這裡是男生廁所!」天蠍驚慌失措的對著突然從鏡子裡冒出的麥朵大吼。

麥朵的眼眶立刻湧出大泡銀色的淚水,「你當初說你寂寞沒有人可以跟你交談的時候都是我在陪你。」

天蠍驚恐的看著一旁露出怪異表情的剎比,他覺得如果不大力澄清的話他到畢業之前名譽可能就被毀得無以復加了。

「在今天之前我從來沒有跟妳說過一句話,以後寂寞的時候也不會,拜託妳快回去妳自己的地方!」他失控得朝著麥朵大喊。

麥朵發出了響亮得嗚咽和哀鳴,臨走之前還不忘潑了天蠍一臉的水,「你當時哭泣得時候可不是這樣。」

「不准那樣看我!我從來沒跟那個瘋婆娘接觸過!」天蠍轉頭歇斯底里的瞪著快要笑出來的剎比。

「嘿,不管怎麼樣這樣跟女人講話總是不太好吧。」

「她是女鬼。」


除了被幽靈找碴之外,藥草學也過的不太順遂,奈威‧隆巴頓被公認是最好說話的老師,他幾乎從不扣學生的分數,出的作業也都很平易近人,他說他以前在校成績不是很好,所以他能體會學生們在課業上遇到困難的感受。藥草學算的上是霍格華茲最受歡迎的科目之一,不過天蠍卻帶著暗黑的心態揣測,隆巴頓教授萬一看哪個學生不順眼,這樣的形象對於惡整學生來說是最佳的障眼法,他認為這樣看法不是無評無據的。

這天的藥草學難得不是在溫室裡上課,而是出人意料的是在湖邊。十一月的冷風無情的在耳邊怒吼,學生們都拉起斗篷瑟縮著看著奈威。

「今天我們來介紹一些關於水生的植物,」奈威舉起手中一團黏黏滑滑灰綠色的東西,天蠍覺得它活像是一團老鼠尾巴,「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嗎?諾特小姐?」

普西芬妮自信滿滿的回答奈威的問題,「魚鰓草,它的功用在於能讓食用它的人可以在水中順暢的呼吸。」

「完全正確,史萊哲林加十分。」奈威對普西芬妮露出鼓勵的笑容,「而這也就是今天會在湖邊上課的原因,有沒有人自願來示範吃下魚鰓草到湖裡面看一看?」學生們聽了都面面相覷,沒有人忘記現在的時間是十一月。

「誰會想去吃那種鬼東西?」天蠍用嘲諷的口氣低聲在普西芬妮的旁邊說道,「而且還是在這種鬼天氣?」他看著奈威帶著期待的心情等待自願的學生,忍不住從鼻孔裡發出不以為然的冷哼。

奈威忽然臉上一亮,開心的指著天蠍,「啊,非常好,馬份先生,你願意來示範真是太好了,出來吧。」天蠍的表情瞬間從不以為然化為錯愕,他什麼時候說過「我願意」了?

「這一定是誤會,隆巴頓教授。」他覺得他講話都在顫抖,一定是天氣太冷的關係。

「來吧。」奈威笑得更開心了。

天蠍絕望得看了普西芬妮一眼,後者用口型無聲的說了句「去吧。」他只好拖著兩條像被灌了水泥的雙腿邁向湖邊。接著用冰涼的手指脫掉鞋襪,捲起袖口和褲管,寒氣凍得他露出來的皮膚隱隱發疼。

「哪。」奈威把魚鰓草塞到天蠍的鼻孔底下。

他必須說魚鰓草是他這輩子吃過最噁心的東西,又韌又黏,難以吞嚥,天蠍覺得那團魚鰓草好像黏在他的食道上面,他還一度很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這噁心的東西給噎死。

這時彷彿有人塞住他的口鼻,脖子兩側一陣激烈的疼痛襲來,他發現自己竟然長出了魚鰓和蹼。天蠍試著吸氣,可是發現這樣做只是讓他頭更暈而已。

奈威拿給他一副伸縮耳,「等一下到湖裡聽我的指示。」

進入湖中反而沒有他想像中的那麼冰冷,奈威用魔杖在空中變出了一個類似螢幕的東西,好讓其他的學生可以看到天蠍在湖中的景象。天蠍隨著奈威的指示在湖中游動,耳邊不時的傳來同學們驚嘆的聲音。湖中那隻大魷魚好奇的用觸角戳著天蠍的身體,他只好一直拼命閃躲。游湖的時候奈威堅持要天蠍去探查一堆很可疑的水草,結果一群躲在裡面的滾帶落馬上對他展開猛烈的攻擊,天蠍努力從魔杖朝著牠們噴了好幾道熱水柱才把牠們逼退。

在水裡游著游著,漸漸得天蠍的呼吸開始困難,他的肺因為缺氧而感到窒悶。這時他聽到奈威的聲音說話了,「快點上來,魚鰓草的效力開始退了。」

溼透的衣服遇到冰冷的空氣讓他的嘴唇凍的發紫,奈威笑盈盈的站在天蠍面前,「好了,你趕快去醫院廂房喝點感冒藥水。喔,差點忘了,史萊哲林加五分。」

事後他差點沒重感冒,天蠍這會兒坐在交誼廳的壁爐前搓著手取暖,他大肆的發出牢騷,「只有五分!雷文克勞、赫夫帕夫下水的人都有得到十五分,阿不思‧波特還得到了二十分!隆巴頓明擺著就是要整我。」

「可是你是全年級唯一不用交作業的人。」普西芬妮提醒他,天蠍坐回扶手椅上,不置可否的聳聳肩,也許隆巴頓教授並沒有他爸爸說的那麼笨。


然而最慘的還不是這些,冷言冷語被騷擾疑似被老師惡整對天蠍來說根本算不上是問題,他做什麼事才不需要向全校大眾交代,反正史萊哲林的分數目前遙遙領先,其他人再怎麼不爽快也沒有用。只是他發現他的忍耐極限一直被不斷的挑戰。

天蠍回到圖書館的書桌旁邊,恨恨的看著自己的課本,他的名字在他離開找資料的時候偷偷被塗改了,沒想到竟然還有比小金毛更讓他痛恨的稱呼。他咬牙切齒的把書本上那個愚蠢的天蝦(Shrimpius)改回來。他放眼望去,大家都靜靜的坐在書桌前唸書,氣到不行的天蠍瞪了他們好一會,才把他的東西胡亂的丟進書包裡,離開圖書館的時候還刻意發出極大的噪音。

可是就算改回來了也沒有用,天蝦這個字就像病毒一樣在霍格華茲的校園散佈了開來,天蠍走到哪都可以聽到有人在用耳語這樣叫他,但是只要他怒氣沖沖想找出是誰說的時候,大家馬上就擺出一副行色匆匆的樣子。

葛來分多的學生們愛死這個稱呼了,某個週末一群學生一路閒聊著走進圖書館,沿途中天蝦這個字眼不斷的冒出來,他們一行人笑嘻嘻的進入門裡,但是才剛踏進門幾秒鐘就聽見平斯夫人暴烈的怒吼以及伴隨一陣紙張被燃燒的濃煙,那群學生被額頭爆滿青筋的平斯夫人罰了一個月的勞動服務。他們既委屈又疑惑,沒人知道那些被餵了煙火的火蜥蜴是什麼時候放進他們的書包裡的。

圖書館外走廊一處有個暗影發出冷笑,天蠍得意的扭頭離開,制服長袍隨風揚起一道弧度。

不過天蠍得意的心情沒辦法維持太久,因為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詹姆‧波特還沒有畢業。


「哈囉,王牌搜捕手!」一天下課時間詹姆快活的跑到天蠍旁邊,熱情的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天蠍的腦袋頓時警鈴大作,他發現原先在走廊上的其他學生忽然都消失無蹤了。

「你想幹什麼?」天蠍扭著身子想要離開,但是詹姆勾住他脖子的手又加緊了力道,他湊近他臉龐,笑嘻嘻的用著兇狠的口吻低聲說道──

「跟我過來。」不等天蠍回答,詹姆就勒著天蠍的脖子強拖著他到一間空教室。

「你到底想怎麼樣?」天蠍擠出最後的勇氣,但看到詹姆臉上的表情後他話語後面幾個字的音量小得像老鼠叫一樣。

「哎,只是勸勸你,以後練球時要多努力,先天資質不好沒關係,勤奮練習總是會進步的,嗄?」詹姆邊說邊一把手抓著天蠍的鼻頭,發狠的捏了下去,讓他痛的叫了出來。

詹姆鬆開手,天蠍摸著被捏紅的鼻子,痛的說不出話。

「順便提醒你,以後不要隨便虐待動物,那些火蜥蜴很可憐的,懂嗎,小蝦子?」詹姆臨走前丟下這麼一句。


終於在將近一個星期之後,天蠍才覺得被霸凌的感受有稍微消退了一些,這天晚上他夜巡完之後便坐在走廊的窗台上寫著魔法史作業,有一個幽靈老師的壞處就是他永遠不會退休,而且當你想詛咒他去死時會發現根本是白費工夫。

月光照耀在他的羊皮紙上,尚未乾透的墨跡閃閃發亮,他開始睏了,作業上的字體慢慢變大,字跡也越來越潦草。

「妖精叛亂是在一六一二年,不是六一一二年。」玫瑰的聲音把天蠍嚇了一跳,羽毛筆在羊皮紙上留下一個巨大的汙漬。

「妳來這裡做什麼,衛斯理?」

「寫作業啊,」玫瑰拿出一副黃銅望遠鏡,「天文學教授要我們觀察這個月的星相,下去。」她又推又擠的把天蠍趕下窗台。

「那妳怎麼不在葛來分多塔觀星?」

玫瑰用一種「這算哪門子問題」的神情看著他,「星座是會移動的,馬份。」

天蠍摸摸鼻子,看著玫瑰舉起望遠鏡,無聊的盯著她的馬尾在她腦杓後方晃來晃去的,「那個......天文學作業是幾天前出的?」

「我們葛來分多比你們史萊哲林晚三天上天文學,我想假如你每天都有測量的話,那麼你的紀錄應該是到第十五天了。」天蠍在玫瑰背後無聲的張大嘴巴。

「我還以為作業是幾天前才出的。」他伸長脖子,偷看玫瑰的紀錄。

「不准偷看。」她調整了一下鏡片的焦距,天蠍悻悻然的縮回脖子。

他靠著牆壁,把手插在口袋裡,「衛斯理。」

「嗯?」

「那顆紅色的星星叫什麼名字啊?」

「你的心臟。」

「妳在說什麼?」

玫瑰把望遠鏡遞給天蠍,「安塔爾星(Antares),天蠍座最亮的一顆星。」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多了,天蠍座的那顆紅星幾乎快要沉沒入地平線裡,不太容易觀察到,雖然是這樣,天蠍還是覺得有點困窘,他對天蠍座的那些恆星還滿熟悉的,但是最近他的名字帶來的困擾太多了,他竟然沒有認出天蠍座來。

「在過幾天就可能看不到天蠍座了。」玫瑰在羊皮紙上標了幾顆星星時這麼說著。

「為什麼看不到我?」天蠍一說完才發現玫瑰指的不是他,「呃......當我沒說。」

玫瑰噗哧的笑了出來,「天上的蠍子看不到,不過魔藥學還是可以見到蠍子用來做魔藥。」她指的是一種最近魔藥學課堂上一種很難調製的藥水,作用是來停止嘔吐用的。

說到魔藥學,天蠍腦子裡馬上勾起一個他想了很久的問題。

「那個......上次波特是怎麼拿回妳的課本的?」天蠍問了當天留在交誼廳的人,沒有人看見詹姆偷溜進入史萊哲林的男生寢室,而且後來證實詹姆那個時候是待在獵場看守人那裡跟海格聊天。所以他是怎麼把課本拿走的?

玫瑰竊笑了一聲,「你不知道?他用的方法其實很簡單的。」

天蠍皺了眉頭,「他該不會是叫我們學院的人去拿吧?」

「絕對沒有,」玫瑰正色說道,「他沒有透過史萊哲林的任何人,而且也沒有史萊哲林的人告訴他通關密語。」

「那課本到底是怎麼拿回去的?」

玫瑰俏皮的眨眨眼,收起望遠鏡和作業,「秘密。」


他遲到了!


天蠍從床上跳起來,已經是上午九點半了,跟哈利約好的時間晚了十分鐘。他前晚待在書房查資料,直到凌晨一點才一無所獲的回到房間睡覺。

他衝下樓的時候看見跩哥斜靠在餐桌上看報紙,翠菊正喝著茶翻著雜誌,天蠍一邊扣著腰上的皮帶一邊走向壁爐,「多堤呢?」

「今天是週末,他中午之後才會開始工作。」跩哥放下報紙一角,「什麼事這麼急?衣服怎麼不穿好再下來?」

「我要去魔法部,跟哈利約的時間已經過了。」天蠍套上黑色的龍皮夾克,抓了一把呼嚕粉末。

「在週末?魔法部的員工都是不休假的嗎?」天蠍偷偷歪了下嘴,他爸爸又開始了,「公務員做事都是這樣沒效率嗎?他們一週有整整五天可以拿來做事的──」

「我要出門了。」天蠍把呼嚕粉灑入火焰裡。

「等一下,」翠菊放下茶杯,「你還沒吃東西。」

「媽,我要進呼嚕網了!」天蠍一腳踏進綠色火焰裡,「正氣師局──唔!」一個三明治忽然飛過來塞進他的嘴巴,他想出聲抗議的時候人卻已經在高速旋轉的火光裡了。


他原本想跟翠菊說,經過呼嚕網會沾到煤灰,天蠍從火堆爬出來後頭大的看著手中髒兮兮的三明治。

他一轉身發現會議室裡的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天蠍趕緊把三明治扔到一邊的垃圾桶去,他拍拍褲子上的灰,「我來晚了。」除了哈利、榮恩和艾德華之外,房間裡還有另外四個他不認識的人。

「沒關係,我們也才剛開始,你沒有錯過太多,坐啊。」哈利比了比艾德華旁邊的空位,天蠍坐了下來,他另一邊坐著一位有著黑髮、黑眼、黑嘴唇,還有黑眼影和黑眼線,總之就是一身黑的女人。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看你那麼匆忙的樣子,應該是還沒吃東西吧?」哈利點了一下魔杖,天蠍眼前瞬間出現一大盤豐盛的早餐。

「我們魔法部員工餐廳裡的家庭小精靈廚藝可說是一流的,你可以邊吃邊和我們討論。」天蠍注意到前方那碗濃湯裡面浮著幾顆藍莓乾,他一抬頭就看到坐在對面的榮恩好整以暇的拍拍上衣口袋。

「就像稍早剛剛談到的,我們加入了一位新夥伴。」哈利環視著眾人說道。


「讓我向各位介紹一下,他就是我們的新成員天蠍。」天蠍注意到哈利沒有提到他的姓氏。

「你旁邊的那位女士叫做哈麗葉‧霍普金斯,記憶力很強。而且她的頭髮原本是棕色的。」哈麗葉不滿的看了哈利一眼。

哈利把目光轉向哈麗葉身邊一位擁有古銅色肌膚的男人,「勞倫斯‧佛格,目前為止本世紀通過年齡最年輕的化獸師。」勞倫斯在座位上微微頜首。

「然後是艾巴納‧史坦,變形學是他的強項。」艾巴納是在場除了哈利跟榮恩之外年紀最大的人,他親切的向天蠍打招呼,「你好。」

哈利的頭轉到榮恩身邊一個體態有點胖的年輕人,他看起來似乎才沒畢業多久,「最後是湯姆‧卡特,他目前還是實習階段,負責......資料整理。」

「至於榮恩、艾德華跟我應該就不用多做介紹了吧。」

「好了,大家現在都已經知道彼此叫什麼名字了,希望未來我們這個團隊在解決接踵而至的棘手問題時能夠齊心合力。」說完後他向榮恩點點頭。

榮恩清了清嗓子,示意每個人都看著放置前方的一份資料,天蠍低頭看著上面的圖文說明,那是一個最新的受害者。

「這次的我們總算小有進展,受害者是一位叫露辛妲的爆竹,六十三歲,住在倫敦東區史代潘尼路(Stepney Way)一百六十七號,年輕的時候曾是性工作者,現在則是一名色情應召站的老鴇。她在一個半月前失蹤,大約是一星期之前在聖凱瑟琳路(St. Katharine Way)上的碼頭被發現。她的屍體被變形成一叢水草,後來魔力逐漸消失,有一個麻瓜下去水裡檢查船底的時候被一隻手給嚇到。」

天蠍一語不發得看著那張有個塌陷腦袋的女人的照片。

「裡面的內容是幾天之前我跟湯姆去聖蒙果病理研究中心時研究人員所整理出來的。」榮恩接著說道。

「那麼這位露辛妲的生活週遭有哪些認識的人嗎?」艾德華問道,哈利搖搖頭。

「她雖然是爆竹,不過從小就過著麻瓜的生活,平時跟她的家人很疏離,十五歲時就有蹺家的紀錄,十八歲之後她就離家出走再也沒有和她的家人們有連絡過。事發後我們有找到她的姊姊,而那位老嫗對妹妹的死訊表現出驚人的冷淡態度。」

「那麼她的生活圈的交往對象應該是以麻瓜為主了。」勞倫斯做出他的推斷。

「是啊,不過看來她的生活圈很複雜,短時間內要理出頭緒不太容易。」榮恩抓了一下頭髮。


「對了,上次查詢失蹤名單的結果怎麼樣?」哈利問道,回答他的是艾巴納。

「結果很有限,很多人都身分不符,剩下來的還需要比對,我們打算擴展到倫敦以外的失蹤人口部分。」

天蠍聽著他們討論那些麻瓜出身的受害者,彷彿像個局外人。讓這群人不解的是,失蹤人口的名單不符合的人數幾乎佔去了大半,他們不知道是要再擴大失蹤時間還是失蹤地點的範圍。

「不覺得奇怪嗎?那這些麻瓜受害者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榮恩打了個呵欠,說出大家心中的疑惑。

勞倫斯提出他的想法,「說不定我們在比對名單的時候有漏看幾個受害者。」

「不可能。」哈麗葉斷然表示。

「那麼要怎麼解釋這些麻瓜身分的受害者到底是從哪來的?英國什麼時候多出那麼多的幽靈人口?」

「勞倫斯說的有道理。」艾德華沉吟著盯著名單。


「這不是很明顯嗎?」忽然一群人的目光都唰的一聲看向同一個方向,大多人都被這不熟悉的聲音嚇了一跳,勞倫斯露出一副似乎才剛發現會議室裡多了一個人的神情。

「怎麼說?」哈利詢問天蠍。

「他們都不是英國人。」

「那麼你對那些人打哪來的有什麼概念嗎?」榮恩好奇的問著天蠍。

「不確定,難民、偷渡客、非法移民,都有可能。這些人沒有英國公民的身分,他們一旦死亡了或是失蹤了官方是根本查不出來的。」

一群人在聽完天蠍的話之後陷入了一陣靜默,他們在默想著這個新的可能性。勞倫斯遲疑的挑起眉毛,用不太肯定的口氣提出質疑,「難道沒有可能是跨國綁架案件?」

「何必那麼大費周章呢?每年有源源不斷非法入境的外籍人士來到英國任人宰割,根本不需要從國外綁回來。」天蠍有點不耐的回答勞倫斯的問題。

天蠍說的話對湯姆而言就像是不可思議的天方夜譚,「英國的治安不是很好嗎?」

「你沒發現問題不代表它不存在。」他冷冷的說道。


「好的,假設天蠍提出的方向正確的話,這些外籍人士來到英國人生地不熟,他們一定會需要依賴一些聯絡人來幫助他們在英國生活下去。既然這樣的話,我們的調查方向就應該改從人口販子或是一些負責引渡偷渡客的人查起。」哈利下了一個簡短的結論。

對這種事這麼瞭解,真不愧是犯罪專家啊,一個細小的聲音這麼說。


「天啊,我都快忘了你鬍子刮乾淨是什麼樣子了。」阿不思坐在副駕駛座,瞧著一旁抓著方向盤全神凝視車窗外的天蠍,他們兩人正位於史代潘尼路一百六十七號附近,露辛妲的家門外。

「話說回來,我們在這裡還要待多久?是我爸要你在這裡盯梢的嗎?」阿不思搓了搓發冷的手掌,順手舉起魔杖準備要點燃一團藍色火球。

「不可以!」天蠍厲聲阻止阿不思,才剛點燃的藍色火星轉瞬間灰飛湮滅,車裡的微光又化為一片黑暗。

「你爸沒有叫我來,我來這裡是想看看會有些什麼新發現。」對天蠍而言這次也不外乎是一場交易,以前是有人付錢指定他任務,他就全力以赴達成使命,只是這次哈利給的不是金錢,是未來,或者是說,機會。

只要這件案子越早結束,那麼他就可以越早自在的呼吸。他打算用自己的方式加速調查的進行,讓結果水落石出。

阿不思現在有點後悔跟著天蠍過來了,他原先的計畫是帶天蠍到斜角巷裡那家氣氛燈光口碑俱佳的餐廳喝個幾杯的,但他萬萬沒料到這個工作狂一出魔法部就開著他的車一路馬不停蹄的來到倫敦東區這不起眼的一帶,是說他們坐在車上動也不動幾小時了?他們的車子是呈現靜止不動的狀態,連暖氣都沒有開,阿不思真不明白天蠍怎麼能忍受車裡越來越低的溫度,他想可能這個人的神經早就在西伯利亞被凍壞了。


史代潘尼路這一帶舉目望去都是一些低矮的住宅區,建築外觀有志一同的帶著陳舊和蕭瑟,住家門口擺著巨大的垃圾箱,然而街道旁還是可以看見零星散落的空寶特瓶和紙屑。雖然說當年倫敦奧運的時候政府有對東區一帶大力整頓,但是在那場盛會結束之後這裡固有的氣息又再度故態復萌。

阿不思開始啃著他稍早在斜角巷買來的的烤蜘蛛腳,打量著跟石頭沒什麼差別的天蠍,「吃點東西吧,老兄。」

幾個青少年一路笑鬧著從街頭另一端走來,他們穿著鬆垮寬大的服飾,誇張的大吼大叫,其中有幾個人沿途踹了旁邊的車子幾腳,當這一行人快要接近天蠍跟阿不思所在的車子時,阿不思總算看見天蠍動了動雙脣,然後那些在路上閒晃的少年們便勾肩搭臂的離開,消失在路的盡頭。

就這樣又過了幾分鐘之後──

「有了。」天蠍抓起身邊的一副望遠鏡,他的視線盯著露辛妲生前所住的兩層樓住宅,住宅門外走廊是一條露天的走道,露辛妲的住處自然是漆黑無人,但是這時候門口卻站了一名身材矮小豐滿的女子,她正轉動鑰匙打開門扉。

「這女的打哪來的?」阿不思湊過來問道。

「三分鐘之前從賈布里街(Jubilee Street)轉過來的。」

他們看著那女子進入露辛妲的住處,她打開屋內的燈光,在對街的天蠍和阿不思只能依稀透過窗戶上的影子看見那女子在屋內四處搜尋,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左右,這名女子很快得關掉屋內的電源,神色匆忙得鎖上門準備離開。

天蠍調整了一下望遠鏡,那名女子的年紀和露辛妲差不多,不知道在年輕時是不是也和她一樣是一名性工作者,天蠍看著那名女子走下樓梯,她緊抓著手中的提包,疾速的走進她剛剛開過來的白色轎車裡,然後啟動引擎揚長而去。

「跟過去?」

「等一下。」天蠍看著白色轎車的車尾燈在夜色裡逐漸淡去,他等到那輛車子快要消失在彼端的時候才發動他們的引擎。(「好了,我們可以開暖氣了吧?」阿不思說。)

天蠍尾隨在女子後方,始終保持著三到四輛車的距離,沿途轉了好幾個彎,他們漸漸從人煙稀少的史代潘尼區來到人煙聚集的倫敦塔附近,倫敦塔巨大的外觀也在車子慢慢拉進的距離中一點一滴得浮現出來。

當初諾曼威廉興建倫敦塔最初的目的是要保衛在倫敦的諾曼人免於受到當地人的侵襲,除了原先木造的要塞之外,威廉一世還派遣屬下到法國運來石材加強堡壘的防禦,不過後來有一部分的石頭卻不知不覺的被運到了威爾特郡,阿曼德‧馬份利用那些來自法國卡昂的石材建造了馬份莊園的飯廳。

倫敦塔曾經在英國歷史扮演著極度重要的角色,是王權中心的代表,但是至今廣為流傳的卻是她血腥的歷史,不少王公貴族在這裡命喪黃泉。安‧波林和凱薩琳‧霍華德這兩位亨利八世妻子們的幽魂依然在這座孤城裡飄蕩不去,阿不思從車窗外看出去的時候正巧和安‧波林的視線對上,那麼這就表示凱薩琳是在城堡的另一頭,這兩位王后從來不會在同一處出現。

倫敦塔內還住了七隻折翼烏鴉,相傳他們的存在維繫著倫敦存亡的命運,只是他們能否讓這座城市度過這次隱藏的危機就是未知數了。

白色轎車在塔丘地鐵站外面停了下來,那名女子停好車後隨即消失在地鐵站的入口,這邊的兩個人見狀也加快腳步跟了上去。

這趟旅程很短暫,地鐵載著他們穿越泰晤士河底部來到彼岸,他們於塔橋地鐵站下了車。順著擁擠的人龍來到泰晤士河南岸,此處是倫敦市政廳的所在地,倫敦塔就在河的對岸遙望著他們,裡面的幽靈們在夜燈的照射下發出一閃一閃的珍珠色光芒。

女子的步伐比起先前在東區的緊張而言明顯得輕快許多,她來到一家二十四小時都在營業的一家印度料理餐廳,她進了門後只在門口停留的幾秒鐘便直接走到餐廳一個靠窗的角落,而那裡的餐桌已經坐著一個男人。

男人的年紀與那名女子不相上下,從他飽經風霜的粗糙外貌來看,他年輕時應該是從事需要體力的粗重工作,女子一見到男子便笑臉迎人的走向那張餐桌。天蠍在對街店門外等了五分鐘看著他們點完餐後才推開門走進這家店,他向服務生表示他和阿不思需要用餐,聽完天蠍的話之後,阿不思的臉上才終於露出入夜以來第一個發自真心的笑容。

在聆聽幾段他們的對話之後,天蠍暫時暗自將那名男子排除在問題名單之外,這兩個寂寞的老人只不過是希望在週末夜有個陪伴而已。在飯後甜點上來的時候,男子開口邀請女子到他家過夜,女人答應了。

「先說了,下次再這樣,恕不奉陪。」阿不思吃下他盤子裡最後一個炸三角包。

「抱歉,那麼明天請你喝一杯?」那兩個人到櫃檯買單,然後手挽著手離開。

「明天不行,我跟玫瑰有約了。」


子夜時分的馬份莊園萬籟俱寂,整幢屋子籠罩在一片濃厚的睡意裡,所以當天蠍回家後出乎意料地發現翠菊竟然坐在沙發椅上,歪著頭沉睡,於是他過去輕輕的把翠菊搖醒。

「我只是不小心看書時睡著了。」翠菊在天蠍扶著她回房間時解釋,他又不是傻瓜,天蠍關掉跩哥的床頭燈時心想。

夜深了,熄燈。

(TBC)

*關於倫敦塔的傳說:相傳只要飼養在塔內的烏鴉飛離倫敦塔的話英格蘭就會遭逢厄運,反之就會平安,所以這些烏鴉被剪去部分羽翼而喪失了飛行能力。

Ellen Liang =) @ellenliang

0
哈囉黑可拉你好這裡是Ellen
潛水前很久了呢,從黑可拉你第一篇開始就默默的一直在追了,只不過電腦壞了想回覆也回覆不了啊(攤手)黑可拉的寫作風格很令我印象深刻,景物和事件的描寫都十分細緻入微,一個又一個景點的介紹更能看出黑可拉在這部分的用心。一開始的俄羅斯很令人印象深刻,畢竟那國家是如此神祕,本來對俄羅斯這國家沒什麼興趣,沒想到看完文章後竟開始對俄羅斯有了興趣,甚至興起了朝聖的念頭。
一開始沒有料到史耐克就是天蠍,只以為是某個挺帥的自創角色(雖說稻草色的頭髮感覺有點奇怪.....呵呵)直到後來阿布斯出現才恍然大悟說原來那稻草色頭髮男就是天蠍,在俄羅斯的部分,我認為最棒的就是打架那裡,黑可拉你把那情景描寫得超好啊,根本不輸市面上了小說真的!看了一度有在看哈利波特原著的感覺!!
再來玫瑰的個性描寫得超好,完完全全就是我想像中的樣子欸!說話的語氣還有做事的態度,有媽媽妙麗的味道但又有自己的一番風格,我喜歡啊啊啊!在加拿大學習那部分我也超喜歡,記得上次我姊去加拿大留學回來後跟我們述說家拿到風景的場景,又慢慢浮現啦!能問問黑可拉是如何描寫那位老者(不好意思他的名字我有點忘了,好像叫.....蒼什麼的...)的個性及語氣的嗎?很逼真真的很逼真!黑可拉在人物的性格描寫上很厲害,充分展現了每個人的人格特質,讓每個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
文章有點懸疑的氣氛我也很喜歡,不論是黑市交易還是奇異麻瓜事件,黑可拉都描寫的很完整有合理(話說我最討厭有人喜歡寫懸疑小說結果內容完全無組織又缺乏合理性,這會讓我整個偵探魂上身)每一篇留下的伏筆都超級吊人胃口,讓我每天都用手機偷偷看一下到底更新了沒.....
總而言之,我好喜歡這篇連載啊!!!希望黑可拉可以繼續加油哦加油

草原躺的俐 @shencl519

0
其實我覺得單寫校園愛情故事也不錯
還有詹姆真的是天蠍的剋星啊

黑可拉 @cassiopeia1226

0
TO Ellen

妳好啊Ellen,很高興見到你=)
電腦修好後歡迎你常來玩啊XD
關於各個地點的部分因為不想只有寫上地名耍耍噱頭 所以每個地方我都有查資料 Google Map(超累的不過很好玩)
哪天情況可以的話我也想去俄羅斯朝聖呢(吶喊)
有關俄羅斯的描寫聯合報副刊有鄭培凱不定期所寫他在俄羅斯的所見所聞
內容還不錯看我還滿推薦的
會用稻草色也是因為天蠍在外面跑路跑很久常接觸紫外線嘛XD
像原著一樣嗎?謝謝Ellen的欣賞,至於像市面小說的話我想我還要再練練筆啦(羞)
謝謝Ellen喜歡我塑造的玫瑰,我心目中的玫瑰不是個太柔順的女生,畢竟她爸媽都不是吃素的XDDD
去加拿大是好久以前的事了(遠望)我念念不忘的是那邊的冰淇淋很好吃(?)
那個老先生叫蒼鷹啦~至於我怎麼描寫他的嘛...很難說清楚耶~下筆的時候他的形象就很自然的跳出來了(當然也可以說我身體裡住了一個老人= =)
人物形象這方面的話,我不管是寫主角或配角的時候都會先替這個人做”自傳”他經歷過什麼事、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講話方式......會想很多,這樣角色才會鮮活而不是”故事人物”而已
我也討厭前後不通順的故事,尤其是那種開頭很神秘最後結尾才發現是白跑一趟的(某本暢銷小說就是這樣= =)
讓你久等真不好意思啊!不過我每篇寫完之後都會檢查修改一遍,這也是為了故事品質考量
最後還是要再感謝一次Ellen的鼓勵和回覆
後續我會加油的!


TO 俐

校園愛情劇已經有太多人寫過
再寫就沒意思沒新一了
而且再說羅琳寫的校園生活大家還看不夠嗎=)
剋星?不是現世報嗎風水會輪流轉啦XD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