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者】Tom Riddle/OC(非CP向)更新至第四十九章

發表於

閃華 @warzone5

4
@josephine42
雖然這幾章沒等到瑞斗,但是看著柯爾頓夫婦放閃也是被閃得很開心🤣
特別喜歡歐芙爸媽相處的情節,好溫暖好和平,看著心都暖起來了😊


查爾斯繼續展現他的可愛之處,真是多才多藝,沒想到他還會畫畫?!
他送這禮物也是感覺別有用心,難道歐芙到現在都還沒察覺查爾斯的想法嗎?這太明顯了吧!!!!!
可能是因為查爾斯本人自己也沒有發現?🤭

墨魚 @Jamie1999

2
@josephine42 
最近才發現這篇文,覺得計算機的文筆超級美!
無論是風景的描繪,或是劇情的張力都掌握得很好,對於讀者來說真的很能沉浸在故事中~
對於人性的描寫也很深刻:瑞斗的兩面性格、他的矛盾與野心,或是麥朵的不適應與孤單等等,隨著劇情的發展更能理解他們的想法,也看到現實的一面。
期待計算機接下來的故事!謝謝你提供這麼好的文章,有種讓人在看原著小說的感覺XD

計算機  @josephine42

35
49
「波特先生!波特先生,請等一下。」我對那有著一頭蓬鬆捲毛(我想這大概又是他的新藥水造成的)的背影喊道。
波特轉過身,看到我後露出開朗的笑容。「嘿,歐芙!」
他以輕快的步伐朝我走來,視線微微向下一掃。
一看到我手中的禮物,波特的視線就此黏在那上面再也沒有移開過。
萵苣?
這是捲葉羽衣甘藍。
粉色蝴蝶結萵苣怪?
嗯,真是想像力豐富。

是的,聖誕假期結束,我回到了學校。手裡還拿著要給查爾斯的禮物。蔬菜還是要趁新鮮送出去才好,所以在晚宴開始前,我打算先把手裡這顆今早在溫室裡採收(最新鮮),經過精美包裝(是粉紅色蝴蝶結!)的甘藍送給查爾斯。
很巧地,就在我離開位處西塔的雷文克勞交誼廳,正要爬上位處主城堡八樓的葛萊芬多交誼廳的途中,看到了難得獨自一人的弗利蒙.波特。
「請問你有看到查爾斯嗎?」我問。
波特沒有立即回答,內心還處在因震撼而呆滯的情況,而外表上,他還在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手裡的蔬菜。
為了讓他看個仔細,好意識到這是甘藍而非萵苣,於是我捧起那顆羽衣甘藍湊近他眼前。
「呃,不、不用了,抱歉,請問你剛才問什--噢、噢,查爾斯嗎?」波特終於認為自己這樣有些失禮,發現我的動作後,他立刻揮動雙手要我把甘藍放下,尷尬地推了推眼鏡。「我還在找他,顯然他還沒回到霍格華茲。」
假期都結束了……波特想著。他不會又被他老媽關禁閉了吧?
「我想,這個假期我可能會晚點回到學校。」查爾斯讀完信件後,將它摺起來,拿起了隨信附上的照片,看著它。從波特的角度看過去,他的鏡片反射交誼廳的爐火,無法看見他完整的表情,或者說,就算沒有鏡面反射遮擋,查爾斯此刻的表情依舊是不可讀。
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查爾斯在讀了家族寄來的信件後,這樣面無表情。
「怎麼了?查理,」弗利蒙擔心地問。「那張照片是什麼?」
「沒什麼。」查爾斯離開沙發,走近爐火,將照片和信件扔進去,接著說:「別擔心。」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別擔心。」波特很快地說,一不小心他就模仿著回憶裡查爾斯當時的語氣和語句,但是他自己並沒有發覺。「他很快就會回來了--這是給查爾斯的吧?有施保鮮咒嗎?」
「有。」
「那好,我會替你轉交給他……」波特接過了我手中的捲葉羽衣甘藍。
我以為我已經習慣查爾斯會收到一堆禮物了,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贈送萵苣……波特想著。
我敢說那些禮物都沒我的禮物有營養。

其實把甘藍交給波特,讓他代為轉交查爾斯後,我今天的必做事項之一就已經完結,但就在我的腳尖向右轉十五度角時--
柯爾頓……她回來了?
這個聲音,嘖!
我按耐住轉身的衝動,默默把腳轉回來,並且反射性地把手按在口袋裡的魔杖上方。

波特還沒注意到站在我後方的他,仍在驚奇地看著手裡的甘藍。
這好像不是萵苣……波特想著。
你總算看出來了。
「這是捲葉羽衣……」我嘗試糾正他。
「波特先生。」瑞斗突然出聲,音量不大不小,輕輕迴盪在空蕩的走廊上,然後消失,但是就如一記鳴鐘,在人們的腦袋裡激起一陣回響。
「嗨,湯姆!」波特抬起頭越過我和瑞斗打招呼,「你在聖誕假期問我的那個問題解決了嗎?」
瑞斗走到我旁邊站定,期間連看都沒看我一眼。
「解決了,你的建議非常有用。」他口是心非地說。「謝謝協助。」
「那沒什麼,其實那是查爾斯的提議,我只是徵詢了他的意見而已。」
哼。瑞斗在內心冷笑一聲。
事實上他沒有按照查爾斯或波特的提議去製作他的魔藥,但是這點沒必要說出來。瑞斗將自己之前向波特借用的器材還給他,隨後又拿出一瓶藥水遞給波特。
「這是我的一點成果,藥效類似福來福喜,但只能維持三小時。」瑞斗說,儘管這就是獻殷勤,但瑞斗的表現舉止可沒有透露出意思半點。
然後--說真的,如果是我就不會收瑞斗的禮物,尤其是這種會喝進肚子裡的東西。
「我不能收,這是我們應該幫的。」波特豪氣地揮手,並非是在假裝。他是真心認為自己只是幫了點小忙,不值得別人特地帶禮物來。
但瑞斗卻不是這麼想的。
「非常感謝你們。」瑞斗不冷不熱地說,語氣顯然冷淡許多。
不過粗心如波特,壓根沒注意到這點變化。
「不用這麼客氣。」波特大方地說。「這是我們該做的。」
瑞斗臉上的笑容僵硬了半會後,他便默默收回藥水瓶,內心更是突如其來的不爽--瑞斗把波特的行為認定為一種讓他沒台階得下的表現。

他是故意羞辱我嗎?
瑞斗想著,瞬間他的自卑心開始作祟。覺得這禮物寒酸?
你真是很喜歡誤解別人欸,瑞斗。

雖然瑞斗的表現從沒顯現出他的自卑,在師長面前從來都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但是日子一久,你就會知道他骨子裡是自負的。而往往在過度自負的底下,包裹的就是一個人的自卑:人有多麼自卑,就會多麼自傲。
尤其當圍繞在自己周圍的人幾乎都是出身於古老且有名望的家族時,瑞斗更是受到其中價值觀的影響。他能感受到自己與他們那些人之間的區隔。不是聰明才智,不是魔法天賦的差異,而是出身。
他出身於孤兒院,這對他來說猶如出身於泥沼般糟糕,他開始急於追求那些能讓他比同儕更高貴的證明--找出自己的高貴出身,證明他是薩拉札.史萊哲林的後裔(沒錯,他還沒放棄這個妄想)。偏偏天不從人願,他在尋找親生父親和家族的資料時遇到了難題。翻遍了最近幾年的學生名冊、級長名單後,他對瑞斗這個家族始終一無所獲,更找不出史萊哲林和瑞斗之間的關聯。

我倒是不意外。
許多自稱自己和四位創始人有血緣關係的巫師女巫,都常都只是希望能藉此襯托自己高人一等,可事實上,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能真正和創始人有血緣關係的人,屈指可數,甚至要說早已滅絕也不為過。
不過瑞斗只把這歸因於他查找的資料不夠完全。
......還不能放棄。他想著。在這段時間,不確定和恐懼在他心中逐漸放大,但是他仍然堅信著自己尋找的方向沒錯。我還有半世紀的學生名冊沒有看呢。而且艾福瑞說,若要查找各家族的族譜,就必須借助賽溫家的族譜室......接著,他的腦袋裡浮現了一對雙胞胎姊妹的臉,高傲的表情一如往常。其中一位(可能是妹妹)經常在笑,但是那笑是譏笑的幅度,而且那還是她雙脣時常抿出的慣用幅度之一。
厄爾尼這條線已經沒用了,但是賽溫姊妹還算是好騙......
瑞斗這傢伙居然把腦筋動到我表姊們身上去了。
......一定要讓這些自以為高貴的人趴在地上舔我的鞋,喊我一聲「主人」。
這麼幼稚又偏激的想法也就只有你會有了,瑞斗。

瑞斗一邊動著歪腦筋,一邊同波特說話,視線則看向波特手裡的甘藍。
沒辦法,這顆羽衣甘藍長得太美了,要不注意到都難。

萵苣?柯爾頓你這寒酸的女人。
閉嘴。
我的禮物哪裡比不上她?
送禮只是心意,瑞斗,沒有貴賤之分的。

「如果我以後有其他問題還能請教你嗎?」瑞斗不像波特一樣被那顆蔬菜的美貌迷惑太久,他決定先把對它的關注放在一邊,繼續同波特說話。「你的每個建議都很實用。」

可以列成應當避開的愚蠢方法。
瑞斗……算了,你的混蛋程度是沒有上限的。

「當然,那不麻煩。」波特依舊毫無戒心,直爽大方地說。
瑞斗在內心不斷哼哼哼地嘲諷他,但表面上仍是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我們在走廊邊上又說了一會話,多半是無意義的寒暄,然後波特看晚宴時間快到了,就先與我們告辭,將那顆甘藍帶回寢室。

等到波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盡頭,瑞斗才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你送了一顆萵苣。」
「那是甘藍,不是萵苣。」我糾正他。
正是這句話讓他腦袋裡某根線給繃斷了。

什麼樣的人會送別人萵苣?你聽聽,這聲音裡充滿不可置信。只有腦子有問題的人吧?
啊,真無禮,我送什麼你都要管嗎?而且我都跟你說那是甘藍了。

「你,柯爾頓--」瑞斗又要開口說一些不中聽的話。
『我比較喜歡紳士點的邀約……』我之前對瑞斗說過的話瞬間浮現在他的腦海,就在他又要說出什麼專門惹我厭的話語前。紳士一點、紳士一點......這幾字在瑞斗腦中不斷迴旋。
呃,不會吧,這話不會又帶給瑞斗什麼啟發了吧?
姑且試試好了。瑞斗想著。
他轉過身,直面我。
「什麼樣的人(白癡)會送別人萵苣當聖誕禮物?」
儘管內心一開始充滿著訝異,瑞斗出口的聲音十分平穩,多少還是帶了點慣有諷刺。除此之外,他那正經得宛若在討論什麼重要大事,而非在討論一顆蔬菜的語氣還是讓我印象深刻。
可是,瑞斗,你這語氣和紳士風度相差甚遠啊。

我皺了皺眉,決定也回敬他,於是學著瑞斗嚴肅的語氣說:
「我想,大概是有遠見且對營養學有足夠知識的人吧。」
我頓了頓,在瑞斗忍不住故態復萌,開口嘲諷前,為自己的說法打了個比方:「例如,睿智如我大雷文克勞。」

我敢說瑞斗肯定沒預料到這樣厚顏無恥(瑞斗的想法)的回答。
有瞬間,我彷彿從哪裡聽到喀噔一聲,發現對面瑞斗的雙脣微微張開,好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點威嚇的氣勢也沒有,甚至還有點傻氣。而下一秒,瑞斗幾乎要笑出來了。這很明顯,就是那種嘴角即將失守的感覺。這股笑意並非是他以往熟悉的譏笑,也不是欺侮他人之後因勝利而開心的冷酷笑意,就只是覺得好笑而已--講難聽點,就是他臉上出現極不該出現的溫柔表情。
不過也別太意外,他所有的情緒都是反覆無常的。也許這一刻他覺得好笑,但下一刻,他卻覺得不好笑了。
就像現在,他沒有笑,取而代之的是那平整的眉間出現了皺紋。瑞斗的唇緊緊抿著,又是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這我倒是十分熟悉。為莫名的喜悅感到很迷惑,因此他調整了半晌情緒和表情,仍是沒有回復往常的狀態。
他不能明白之前達成目的時,為什麼沒有這樣的非常開心的感覺?他嘲笑那些輕信他的愚蠢之人,瞧不起他們,可是此刻僅僅一句話,他竟覺得有點雀躍。
明明沒什麼......
他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就像我一樣充滿疑惑--

瑞斗在暗爽什麼?


在開心什麼?瑞斗這樣想。
問你啊!


我們就這樣站在原地,杵在一片尷尬的沉默中。
最後就在我們都摸不清為何瑞斗會如此反常的情況下,十分突然地,瑞斗朝我擠出一個扭曲的笑容-真的,那笑容可一點也不好看,保證讓其他女孩看到,他辛苦建立的形象就毀了-之後,他不發一語地離開了。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
儘管瑞斗表面上是冷靜自制地踩著平穩的步伐離去,不過就他的心態來說,反而更像是某種意義上的逃跑呢。

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細細地回想著剛才從他腦海裡看到的影像,其實就像是看著鏡子裡的我在說話,實在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我只是不知道瑞斗會把人觀察得這麼細膩入微--在瑞斗眼裡的我有一雙淺灰色的眼睛,明亮有神,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沒像我在他人眼中看到的那樣冷漠陰沉,但是依舊不怎麼愛笑,只是在說著:「睿智如我......」時,我放下了原先按在魔杖上的手,並在說完後微微彎了彎嘴角--而方才我聽到的喀噔聲,似乎就是在這一刻出現的。
我瞇起眼睛,把我自己的表情看了又看,說真的,除了那抹不小心出現的笑容外,真的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也許我能知道在瑞斗一副便秘的表情下,其實是有點開心的,卻沒辦法在當事人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一反常態地開心的情況下,得知對方心情不錯的理由......好吧,他除了開心,還是有點疑惑。
因此我只能做一些猜測了,不過那些猜測都太不忍直視,而且光是想想就覺得可怕,我還是別往這些方面去想好了。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在只有兩三人經過的走廊上,我又說了一次。
這次回應我的只有畫像裡喝得爛醉的圓桌騎士們。他們醉得東倒西歪,其中一個還打了個響嗝。
嗝--
我聳聳肩,往樓下餐廳的方向走去。

計算機  @josephine42

4
@warzone5
說實話我也喜歡被歐芙爸媽閃XDDD

既然瑞斗都開了金手指,那麼也沒道理只讓他一人金光閃閃,
我覺得讓查爾斯多才多藝一點也不錯XDDDD
偷偷說:我也覺得本人也沒注意((偷笑

@Jamie1999
嗨,墨魚你好~初次見面~
謝謝墨魚的稱讚(好開心)
因為一直覺得在分裂靈魂前的佛地魔只是一個不懂愛的人,但還是有人性的,所以希望能去挖掘他那複雜的一面,而非只是單純邪惡的一面呢~至於麥朵,大概也是差不多的理由,總覺得他那麼愛哭除了個性使然,應該還有其它讓她要以這種方式掙扎著活著的理由吧
再次謝謝墨魚稱讚和支持,會繼續加油的(ᗒᗨᗕ)/

蒔釉│阿時 @gm40448101

2
@josephine42
嗨嗨計算機 好久不見~~
有一陣子沒來仙境,積了好多篇沒看,今天一次看到最新進度真的好爽齁齁齁(請自重
好喜歡歐芙和瑞斗這種弱肉強食(?)、互相吐槽的相處方式啊~♥(´∀` )人
在和瑞斗相處久了之後,他無意識流露出的正常人情緒(EX害羞尷尬開心),真的好讓人揪心RRRR!他完全不需要走得這麼偏啊!HAIYAA!
以後當瑞斗變成佛地魔時,不知道他們要怎麼面對彼此QWQ(尤其可能他使用破心發現歐芙是讀心者的話
另外很喜歡歐芙把魔杖還給瑞斗的橋段,超級可愛!還可以順便嚇嚇瑞斗XDDD

歐芙爸講述死亡的那段好揪心。・゚・(つд`゚)・゚・
讓我想到之前看賽德克巴萊里的彩虹橋。當完成人生的旅途後,我們都會在彩虹橋相遇的。・゚・(つд`゚)・゚・。・゚・(つд`゚)・゚・

這是討論串底端!何不幫忙讓這串魔法煙綿延下去呢?

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