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鳳凰于飛

晚間時分。霍格華茲婚禮即將開始本日的主戲。

被魔法加大的帳篷,容納了所有賓客,
他們坐在成縱列的座位上面對著主講台的金利。

座椅區最前列保留給了衛斯理與戴樂古一家。

霍格華茲的幽靈們也紛紛飄入場地,在帳篷頂端處等候典禮開始。

中間則保留一條紅地毯走道給即將入場的新人。
只不過那條走道相當寬敞,與其說是人行道,不如說是車道?


DA的女孩子們目前正在帳篷內的女用更衣室梳妝打扮。
看起來還得花上不少時間。

男孩子們簡單多了,
直接在更衣室內將事先準備好的禮袍套上便可。


榮恩套上的禮袍相當簡潔洗練,
事實上,它的樣子與校袍差不多,只不過是酒紅色的。
胸前有著雄獅圖騰。

「幸好鳳凰會的薪水很高,讓我媽能買新衣了。」
「我總算擺脫了那件可怕的禮袍。」

榮恩指的是四年級的火杯舞會,衛斯理太太替他準備的,
袖口帶有花邊的天鵝絨長袍。

因為那是當時衛斯理太太唯一買得起的二手貨。

至於哈利的禮袍則一樣同為簡潔的款式。
(衛斯理太太替男子組準備了一樣的款式)

只不過哈利的禮袍是墨綠色的。
衛斯理太太認為那能襯托哈利的碧綠雙眼。

而在綠色禮袍的胸前,
還有著用金絲描繪出一條細長的蛇龍,
佐以銀絲勾勒的閃電交纏其上。

閃電與蛇的象徵,這暗示一目了然。
哈利把掌心擺在胸前,內心感激衛斯理太太的細心與祝福。

「噗....全身綠色又有蛇...」
「看到哈利你這打扮,任何人都會覺得你就是史萊哲林的傳人了。」

只見榮恩挖苦哈利,但也不能算說錯?


「進入史萊哲林的哈利波特啊...好難想像這種故事發展....」

一旁更衣的奈威也跟著開玩笑。

奈威的款式是鵝黃色,但是在背後有著向日葵的紋理刺青。
看起來就像是將烈日光芒背負其上。

其他DA成員們陸續換好禮服了。

當女子組們都更衣完畢時,
男孩子的目光都無法移開了,同時忍不住吞了口水

漢娜身穿與奈威同樣款式與顏色的情侶長袍。
耳朵上則戴著向日葵樣式的耳環。

妙麗卻還是身穿女僕裝,貓耳與貓尾也還在。

「好可愛....」榮恩馬上說出真心話。

「我只是...我只是等會還要回去打工!」

妙麗假裝自己不是想穿給榮恩看。


一旁同樣盛裝的還有露娜,張秋,金妮....

尤其金妮不停搔首弄姿想讓哈利行注目禮。


但是哈利理所當然無視了,哈利眼裡永遠只會有他的綴歌。


綴歌身著一件翠綠色的晚禮服走出更衣室。
遠遠看起來就像是與哈利同為情侶裝。

但除了衣裝外,綴歌悉心打理自己的秀髮,
她打扮了公主頭造型,將頭髮編織成兩股麻花辮並繞在後腦處固定。

綴歌同時將一枚金探子當成項鍊擺墜掛在胸前。
那顆金探子的翅膀偶爾還會起伏振翅。

晚禮服本體採用大膽的低胸與露背設計,
貼身的魚尾款式更是讓綴歌的曲線表露無遺。

而從腰身左側一路向裙襬尾部則點綴著蛋白石與銀絲。
如果仔細一瞧,會發現那些軌跡排列剛好是天龍座的幾何圖案。

隨著她的步伐,星辰的光輝不斷閃耀。

禮服右側邊開著高衩靠近大腿。
衣著的尾擺則有些許亮片勾勒出蛇鱗圖騰。

當綴歌從更衣室走出後,哈利的眼神就沒有離開視線過了。
從那眼神內,還能窺視到雄性的貪婪與佔有欲。

靠向哈利的綴歌還炫耀了一下胸前的金探子項鍊。

「這是鄧不利多校長留給我的金探子。」

只不過哈利的目光完全沒在看金探子項鍊,而是在綴歌的低胸剪裁上。
曠職的搜捕手不停被胸前的深溝吸引....

此刻的綴歌非常享受哈利癡迷自己的眼光。
她再次貼上哈利身子,把頭輕輕擱在哈利肩膀上。

「.....這是你的金探子。」
「哈利的金探子在我身上飛來飛去,還有你的咬痕...」

綴歌在哈利耳邊吹氣,口吐極具挑逗的言語。

哈利頓時滿臉通紅,
他想像到熱吻接連在綴歌身上遊走的煽情畫面。

學會玩弄自己男人的綴歌很滿意這效果,嘴角掛起了魅惑一笑。


「咳...」
「我們該準備了,等等的儀式要開始了。」

一旁的榮恩已經準備出發了,
連忙假咳一聲提醒進入兩人世界的他們快回神。

金利正在主講台上說著八股的婚禮禱詞。
而DA的孩子們已經偷偷來到帳篷邊緣就定位,為了替等會的節目暖場。


「....今天我們聚集在這裡,慶祝兩個忠貞的靈魂彼此結合..」

金利的開場白差不多要結束了。
接下來要迎接新人入場了。

想當然,霍格華茲為了這第一對新人婚禮下了重本。
所有工作人員屏息以待,準備接下來的節目。


「讓我們歡迎,比爾衛斯理與花爾戴樂古的到來!」

金利話語一完,帳棚天頂瞬間消失,圍繞的布幕障壁同時向四周倒下。
整座帳篷就像是蛋糕盒被打開一樣,讓全場賓客暴露在夜空之下。

四面八方延展的布幔馬上延展並且立體化,成了一座小型舞台。


「「疾疾.護法現身!!」」

同時,DA所有人一起召喚出實體護法。

雄鹿,雪貂,獵犬,水獺,喜鵲,兔子,天鵝。
紛紛繞著場地載歌載舞繞圈遊行。

原本盤踞在帳篷天頂的幽靈群此時也往四處擴散,
在城堡上空化為珍珠色的朦朧光源。

賓客們被這餘興節目勾起了興致。
眼力較佳的客人也指向從天際逐漸靠來的身影。


「看!那是什麼!?」

「梅林的鬍子啊!是一條龍!」

一抹龐大的影子從禁忌森林樹梢上掠過逼近。


查理騎在火龍諾貝塔背上,直往場地直撲而來,嚇得部份客人花容失色。


諾貝塔深呼一氣,往幽靈群噴射出一道火焰。
假裝驚慌失措的幽靈群立刻散開。

快速飛行的軌跡接連在舞台上方成為一道道銀色光軌。

每當諾貝塔收翅或揚首高飛之時,幽靈便會配合牠的軌道飛舞。
看起來就像是螢火蟲正在夜空飛舞著。

最後當諾貝塔停下來,聳立在城堡之上時,
幽靈們正好大大地排列出了一顆碩大的愛心面對所有人。

賓客們已經鼓掌叫好了,這節目夠有創意。

但還沒完!

諾貝塔再次鼓動喉頭,朝天吐灑一顆顆火球。


火球在劃出拋物線軌跡開始自由落體之際,接連化為小愛心火環。


胡奇與她的飛行中隊,就在此刻從諾貝塔身後成扇形隊列竄出。

手持煙火棒的飛行員們騎著掃帚,並立刻高速俯衝去追尋愛心火環。

就在火環即將落到客人頭上前,飛行員及時穿越過去,
龍焰立刻潰散成璀璨火星並點燃手上的煙火棒。

所有人同時止住俯衝,拉抬掃帚再次往天際直奔而去,
在所有人眼內只留下煙花殘影,在耳邊留下火星霹啪燦響。

大膽豪放又纖細的花式飛行完全攏絡所有人的心了。


但還沒給他們回神的時間,又一道低沉的排氣聲從遠方傳來。


一台福特安格里安105E轎車從禁忌森林邊緣處向會場衝刺。
四缸引擎的機械爆響象徵著這狂野轎車的動力。


飛行中隊此時剛好飛行到高點,同時頭下腳上扭轉方向往福特汽車飛過去。

所有人一起舉杖向它攻擊,五顏六色的魔彈鋪天蓋地進行空爆。

賓客們無不驚心動眺看著駕駛奮力駕車穿越砲火陣。

同時,諾貝塔不知何時早已離開城堡頂端,
牠飛行俯衝尾隨福特汽車,並在幾乎貼近地面水平飛行時再次噴射火焰。

副駕駛座上的乘客一從後照鏡看到洶湧龍焰逼近時,
立刻打開車窗探出半個身子舉起魔杖施展護盾檔下。

主駕駛馬上催緊油門衝破砲火陣,直奔會場中央的紅毯。

並在差點引發交通事故之前。
駕駛急踩煞車,拉起排檔桿,轉動方向盤讓整台車打橫甩尾。
讓慣性動能剛好在講台面前歸零止住。


花兒與比爾同時躍下車子,接受所有人的熱情歡呼。
講台後面的爆尾釘蝦算準時間開火,成為迎接入場者的禮炮。


「各位嘉賓!讓我們歡迎比爾衛斯理與花兒戴樂古!」

差點被車撞的金利用宏亮的嗓音恭迎今日主角登台。
現場的鼓掌聲與吹哨聲如爆炸般響徹全場。


比爾與花兒兩人緊接相視一笑,同時轉身向前面對金利。

金利接著發問,繼續進行儀式了。


「比爾衛斯理,你是否願意娶花兒戴樂古為妻?」

「在這艱難的歲月裡,鼓起勇氣踩上油門,突破重重難關。」
「成為她的依靠,與她一起掌舵人生的方向盤嗎?」


「我願意。」

比爾用堅定的語氣回答。


金利轉來用柔和的目光看向花兒。

「花兒戴樂古,你是否願意嫁給比爾衛斯理?」
「輔助他,協助他,從後照鏡檢查人生的重重危機。」
「在他迷失時指引他,與他一同掌舵人生的方向盤嗎?」


「窩願意。」
「窩也會緊緊抓住比爾的排檔桿!」

花兒的婚禮誓言更是讓全場賓客拱堂大笑。


「我在此宣布兩人結為夫妻!」

金利渾厚的嗓音傳遍校園,宣告了一對佳偶的誕生。


比爾掀開花兒的婚紗,兩人直接當眾深情法式熱吻。

弗雷與喬治趁機施放煙火慶祝。
所有人都在舉杯敬酒,祝福這一對新人!


接著,一攤熔化的金子從場地中央鋪散開來,形成了一個金光眨眨的舞池。

憑空變出來的豎琴與黑膠唱片開始撥放音樂。
同時,孚立維的合唱團跟著列隊預備。

合唱團準備了一張高椅,上頭擺著分類帽。


隨著一旁的豎琴開始奏樂,分類帽咧開大嘴開口唱歌。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
「很久以前我還是頂新帽,那時霍格華茲還沒誕生。」
「我親眼目睹了一個悲哀的故事。」

「喔~請聽老帽子一首曲。」

「葛來分多的勇氣,是偷拿女友的薪水賭博的勇氣~」
「雷文克勞的智慧,是瞞著男友亂花私房錢的智慧~」
「赫夫帕夫的誠實,是坦誠自己酒後亂性的誠實~」
「史萊哲林的野心,是男人都想左擁右抱的野心~」

「四個搞砸了感情生活的傻子,一起在酒館喝悶酒邂逅彼此。」
「同病相憐的他們,彼此的願望是那麼相同一致。」

「單身的他們一起踏上旅途,相信大家都能抓住幸福。」

「他們共有一個夢想、一個心願。」
「他們都想找到另一半。」

「後來同時有了一個大膽的打算。」
「要把年輕的巫師培育成材,要傳授他們的血淚經驗談。」
「霍格華茲學校就這樣創辦。」

「啊~且聽老帽子一言~」

「你也許屬於葛來分多,但請別像他那樣衝動。」
「你也許屬於赫夫帕夫,但有時候記得要撒謊。」
「你也許屬於雷文克勞,但是財務帳本要透明。」
「你也許屬於史萊哲林,但記得膨脹的野心會讓你兩頭空。」

「歷史的教訓給我們以警告,霍格華茲面臨著危險。」
「現在讓我們開始祝賀,祝福新人不會重蹈覆轍!」



分類帽唱完了他的祝福歌詞,順便道出千年來不為人知的祕辛。
孚立維的合唱團馬上接著合唱,現場接著成為炫麗的舞廳,


比爾與花兒馬上跳上去,率先開舞。
其他客人也紛紛上前,隨著音符律動擺動身子。


一旁的榮恩則是放下心中大石,

「....總算搞定了,呼..」

DA的工作結束,總算可以放開心胸享受了。
而他也馬上邀請妙麗一同共舞。

接受邀約的妙麗頭上的貓耳接連擺動,
象徵著她內心的喜悅。


至於哈利難得正經,用著貴族般的舉止向綴歌邀約共舞。

「請問,我有幸能邀請美麗的小姐與我跳一支舞嗎?」

哈利單手繞背向前欠身,以優雅的儀態向著佳人邀約。

那十分完美的鞠躬體態更是讓見慣貴族禮儀的綴歌訝異驚喜。
看的出來哈利為了今晚的邀約,有特別下苦功練習。

「我很樂意。」

非常開心的綴歌立刻讓伸出手讓哈利輕握,一起走上舞池。

-------------------------------

當音樂響起,合唱團開嗓之際。

綴歌將手搭在哈利肩膀上,哈利則是輕摟住綴歌的腰間。
另外一隻手雙雙十指交扣,兩人開始隨著華爾滋的音樂舞出腳步。


每當他們邁動步伐,腳下還會點出黃金色的節拍點漣漪。
那是校方準備的特效。

呼吸逐漸一致,兩人的心靈契合。
哈利與綴歌的耳內已經逐漸忘去一旁的合唱與音樂,
在舞池一角享受兩人世界。

哈利雙眼深情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子。
而如今的綴歌已經習慣了這直接熱情的眼神。

近六年來,癡情的哈利早已在綴歌心底佔有一席之地了。


「你的鞠躬姿勢非常完美,就連我爹地也挑不出毛病了。」

在兩人迴轉身子的同時,綴歌也不忘誇獎哈利剛才的紳士舉止。


「我有請老師教我如何優雅有禮貌的鞠躬。
「未來拜訪岳父大人時,我不會讓綴歌丟臉的!」

哈利也馬上回答,自己正努力成為配得上綴歌的男人。


但隨著音樂節拍突然轉換。
哈利的腳步慢了一拍,是綴歌立刻換位補上。

「不過,你還是一樣不會跳舞。」

「嗚...對不起。」

「噗..哈哈..」

兩人也在同時想起了四年級的聖誕舞會,同時笑了一聲。

音律在此時回到緩慢穩健的曲風。

無言的默契讓哈利與綴歌十指緊扣,隨著舞曲的漸緩放慢節奏。
在這讓舞者稍作喘息的間奏,兩人再次有機會傾訴綿連情意。

綴歌巧妙貼靠身子,讓自己身體緊貼哈利。
哈利也讓自己享受著愛侶的溫度。


「真的花了不少時間到這一步呢...」
「我花了近六年才承認這份情感。」

綴歌輕柔地開口說道。

「我一開始就愛著綴歌了。」哈利馬上重申自己的愛。

「我非常清楚這一點~變態哈利。」綴歌嬌嗔回覆。

綴歌趁機將臉頰靠緊哈利的胸襟之上。
本來身材細小的男孩,如今也是個男人了。


「我今天真的玩的很開心。」
「朋友,哈利,還有讓我驚喜連連有趣熱鬧的活動。」

「雖然很混亂,也不優雅。」
「如果是沒有認識哈利的我,一定會對這種生活嗤之以鼻吧。」

綴歌側耳傾聽哈利的心跳,同時說出心底話。
哈利沒有回話,但是加緊了手指相握的力道。


「可是,哈利。」


「今天的幸褔突然讓我好害怕....」

懷內的綴歌突然洩漏出柔弱的嬌音。

「我好怕這一切都只是假象。」
「只是一個小女孩的幻夢。」
「一個被黑魔王囚禁的小女孩的夢。」

哈利感覺到懷內的佳人,身子正輕微顫抖。

「爹地媽咪都失蹤了。」
「黑魔王霸佔馬份莊園,戰爭還沒結束。」

一旁的音律同時轉為低沉慢拍子。

「我突然好怕這一切會嘎然而止。」
「就像方才的煙火一樣稍縱即逝。」

「當我睜開雙眼時只剩下我一人,哈利不在我身旁了。」

儘管之前在昆爵面前故作堅強,但是綴歌心底依然對未來徬徨。
在哈利懷內的,不是心高氣傲的大小姐,
而是一位卸下面具的女孩子。


今日,綴歌非常享受,讓自己徹底沉浸在喜氣洋洋的婚禮。

但在片刻的歡愉退去後,反而觸動了本來緊繃的心靈。
曲終人散之刻的孤寂,比起從伊始就孤身一人更加來得悵然。

綴歌那鮮少透漏的柔弱,在哈利面前毫不掩飾地一覽無遺。


「我會陪妳。」
「我不會讓綴歌孤單一人。」

哈利打斷了綴歌的恐慌,腰身上的手臂加重了力道。

「綴歌在何處,我心在何處。」
「天涯海角我都會追上去。」

一直追求綴歌的跟蹤狂哈利再次複誦了自己的執念。


「看來,我這一輩子是無法擺脫你這大變態了~」

「謝謝你,願意愛我。」

綴歌抬起頭,眼角帶著些許淚光看著今生的珍寶。


「我永遠都會愛著綴歌。」
「我想與綴歌結婚。」

哈利趁著氣氛好,又偷偷求婚了。

「大笨蛋,你怎麼又求婚了?」
「想讓本小姐點頭,你可得有的等了。」

「至少,我們必須先擊敗黑魔王才能活下來結婚...」
「也還得與爹地討論這件事....」

綴歌決定了優先順序,總之先克服眼前的難題。
之後還有岳父那一關要過。


「只要打敗佛地魔,綴歌就願意與我結婚!?」

哈利只聽到這句話。


兩人的感情再次有了進展讓哈利喜上眉梢,
他甚至想與正好跳著舞靠來的榮恩與妙麗炫耀了。


「榮恩!妙麗!你們聽我說!」
「這場戰爭結束後我就要跟女友結...嗚!?」

但綴歌在哈利說完前,急忙伸手摀住哈利的嘴。


「哈利不知道這是詛咒嗎!?」讀過梅林童話集的榮恩心有餘悸。

「哈利!這句話不能亂說出口!」博學的妙麗被哈利嚇得花容失色。


不希望未婚就喪偶的綴歌決定向麻瓜背景的哈利講古,

「哈利,你仔細聽我說。」
「只要是巫師都知道,那句話是梅林留下的....」

傳說單身的梅林曾留下咒殺情侶去死的詛咒。
可是綴歌的教學尚未結束,一抹奇異的景象打斷了她的話語。


一道銀白色的彗星拖曳著銀色碎光突然從天而降。
直往婚禮場地中心降落。

銀白色的光球漂浮在上空,離地數十英呎。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了。


「新的節目嗎!?」「真期待啊!這又是什麼?」

賓客眾人全部抬頭仰望,還以為這是校方的娛樂節目。


「讓開!」「散開!」「全部人後退!」

但是鳳凰會成員立刻推開人潮向前,劃開警戒線分隔賓客。
在附近餐桌旁暢快喝酒的教授們也目瞪口呆看著那光球。


....總覺得很熟悉。

鳳凰會與教授們心中同時有這一念頭。

那玩意,很像是平常他們用來通訊的護法。


光球突然迸裂,像是蛋殼從中破開,一頭其貌不揚的雛鳥護法浮現。
但又立刻被銀色的火星纏繞,在火焰漩渦中展翅化為一頭美麗的鳳凰。

轉眼之間,一頭護法演繹了鳳凰的一生。


霍格華茲與鳳凰會都很熟悉的鳳凰護法現於所有人頭頂之上。


它張開了鳥喙,傳出了那再熟悉不過的老頑童聲音。


「沒買票的客人想砸場鬧事。」


「他們來了。」


那是阿不思的瘋言。


食死人來了。


今夜,霍格華茲姍姍來遲。


「早起的鳥兒有酒喝,晚起的蟲子沒酒喝。」
-- 提早就座的梅林先開始喝酒了。

################################

酒館記事

海格曾說過『區區車禍是殺不死巫師的。』

但差點被車撞的金利內心還是很害怕。

衛斯理的福特轎車,是經常巡視森林的海格發現的。
一聽到要衛斯理娶媳婦,它就自願回家幫忙了。

教導哈利如何鞠躬的老師是巴嘴。
巴嘴對鞠躬姿勢的要求非常嚴格。

而且牠會體罰,用牠的爪子。

霍格華茲四位創辦人相識的契機。

是因為他們都各自被男友或女友甩了。
(而且都是他們的錯!)

苦悶的他們在一間無名小酒館併桌喝悶酒。

隔天早上,宿醉醒來的他們意氣相投。
於是四人一起踏上旅程,希望能找到伴侶。

年歲增長的他們後來想傳承人生的教訓與經驗給後人。

於是霍格華茲誕生了。

經過腳踏兩條船的分手教訓後,
薩拉札史萊哲林學會了何謂節制與收斂慾望。

他是四位創始人中唯一有記取教訓的人。

『這場戰爭結束後我就要跟女友結婚!』

這是一句流傳已久的詛咒,
在戰爭中說出這句禁語的人都會戰死沙場。

這是單身的梅林所下的永世詛咒。

因為梅林會詛咒有情人不能成眷屬。
所以婚禮是巫師少數不引用梅林名諱的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