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綴同人】綴歌馬份 – 火盃的考驗(更新至第13章)

發表於



【在開始之前】
這一系列是關於如果跩哥是女生,會發生什麼事的同人創作。
基本上的架構都和原作差不多,除了為綴歌增添了兩個好友。

一點點的小提醒,寫在文前,希望沒有冒犯喜歡原作的大家。
(嗚我也熱愛原作,所以可以理解有人不喜歡這樣的腦洞T^T)

如果不排斥這樣的腦洞,歡迎大家閱讀,希望大家喜歡~

【世界觀】
基本上維持著原著的世界觀。
除了跩哥變成綴歌,以及必要時補充帶入(可能改寫)Pottermore和Wizarding World的設定。

時間依循原著,從1991年開始。

【關於人物】
除了綴歌身邊的人物可能大幅更動說話的方式,以符合英國上層社會的言行外,出場人物的性格會盡可能地維持原著。

【更新時間】
會盡可能地維持一週2~3更

【關於插畫】
謝謝ptt的網友lee27827272, tkg2012, hankiwi幫忙留下各種美圖~

【綴歌馬份系列】
(封面繪製:lee27827272 PTTID)

綴歌馬份—神秘的魔法石


綴歌馬份—消失的密室


綴歌馬份—阿茲卡班的逃犯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綴歌・馬份(Draco Malfoy)
本系列的主角,馬份家族的千金,四年級。
有著一頭白金長髮,與銀灰色的雙眼,五官細緻。
暑假作業是在獨處時,學著承認對哈利波特的情緒。

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父母雙亡的孤兒,「那個活下來的男孩」。
嚴重近視,頭上因為與「黑魔王」決鬥留下了閃電般的疤痕。
開始喜歡上與綴歌獨處的時光。

潘西・帕金森(Pancy Parkinson)
綴歌・馬份的閨蜜好友。
神聖二十八姓裡,帕金森家族的千金。
留著過耳的黑髮,個性活潑直爽,喜愛為閨蜜們設計衣物。

月桂・綠茵(Daphne Greengrass)
綴歌・馬份的閨蜜好友。
神聖二十八姓裡,綠茵家族的長女。
金色的捲髮及腰,也許因為長女的緣故,個性溫婉。

馬份家族相關

魯休斯・馬份(Lucius Malfoy)
綴歌的父親,馬份家族的家主,同時也是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董事會成員。
曾經追隨過黑魔王,但並未告知綴歌更多自己的過往。

水仙・馬份(Narcissa Malfoy)
綴歌的母親,馬份莊園女主人。
原名為水仙・布萊克(Narcissa Black)的她,
是神聖二十八姓的另一個豪門布萊克家族分家的幼女。

布萊克家族

天狼星・布萊克(Sirius Black)
布萊克家族本家的長子,哈利波特的教父,也是綴歌的表舅。
去年因為哈利與妙麗(以及綴歌在暗處)的努力下,逃離冤案。

獅子・阿爾發・布萊克(Regulus Alpha Black)
布萊克家族本家的幼子,在十幾年前神秘失蹤。

貝拉・雷斯壯(Bellatrix Lestrange)
布萊克家族分家的長女。
與雷斯壯家族的孤子道夫・雷斯壯(Rodolphus Lestrange)成婚。
夫妻兩人都是惡名昭彰的食死人。

美黛・東施(Andromeda Tonks)
布萊克家族分家的次女,因為與麻瓜後裔泰德・東施(Edward Tonks)相戀被逐出家族。

霍格華滋

賽佛勒斯・石內卜(Severus Snape)
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魔藥學教授,也是史萊哲林學院的導師。
總是一身黑的男子。待綴歌有若親生愛女。

阿拉特・「瘋眼」・穆敵(Alastor “Mad-Eye” Moody)
傳奇的正氣師,也是新任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

阿不思・鄧不利多(Albus Dumbledore)
霍格華茲魔法學校的校長,據說是目前最強大的巫師。
去年學期結束前,給了綴歌神秘的暗示。

漢娜・艾寶(Hannah Abbot)
十四歲,與綴歌、潘西、月桂交好。
神聖廿八姓艾寶家的千金,赫夫帕夫的向日葵。

翠菊・綠茵(Astoria Greengrass)
十二歲,月桂・綠茵的妹妹。
對哈利波特有種敵意,在魁地奇世界盃上認識了個特別的女孩。

金妮・衛斯理(Ginny Weasley)
十三歲,榮恩・衛斯理的妹妹。
曾經將哈利波特視做偶像,也因此厭惡高傲的綴歌馬份,直到魁地奇世界盃。

葛果雷・高爾(Gregory Goyle)
十四歲。高爾家的孤子,個性木訥寡言,身材高大。
因為父親與馬份家族的關係,自幼扮演著綴歌的保鑣般的角色。
似乎有著不為人知的才藝。

文森・克拉(Vincent Crabbe)
十四歲。克拉家的孤子,沈默的個性有些陰鬱,身材高大。
與高爾相似,因為父親與馬份先生的關係,總會在綴歌身邊出現。

多比(Dobby)
古老馬份家族的家庭小精靈。
熱愛自由,不守成規,也因此與綴歌成了亦僕亦友的關係。
在綴歌二年級時,無意間被哈利解放,成了自由的家庭小精靈。

其他

麗塔・史譏(Rita Skeeter)
《預言家日報》的王牌記者,習慣以八卦滋養讀者。

巴提・克勞奇(Bartemius Crouch Sr.)
神聖廿八姓,克勞奇家族的家主。
見習舞會後,對綴歌頗有好感,綴歌總稱呼他克勞奇先生。

眨眨(Winky)
侍奉克勞奇家的家族小精靈。

蟲尾(Wormtail)
彼得・佩迪魯,食死人。
哈利父親在校時的好友,背叛波特夫婦的人。

佛地魔(Lord Voldemort)
有史以來最危險的黑巫師之一。
無人敢直稱其名,總是以「那個人」代稱。
但綴歌的父母與賽佛勒斯,更習慣以「黑魔王」稱呼他。
魯休斯與賽佛勒斯都曾經是他的追隨者。
在十一年前,神秘地被哈利波特擊倒。

目錄

Chapter I 浮現的標記 #1
Chapter II 書信 #6          插圖:lee27827272(PTTID)
Chapter III 邀約 #14          插圖:lee27827272(PTTID)
Chapter IV 決賽與意外 #19
Chapter V 黑魔標記 #22
Chapter VI 異樣的目光 #26          插圖:lee27827272(PTTID)
Chapter VII 欺近的惡意 #31          插圖:lee27827272(PTTID)
Chapter VIII 第四名鬥士 #35
Chapter IX 霍格華茲公敵 #36
Chapter X 第一個任務 #37          插圖:lee27827272(PTTID)
Chapter XI 意外的真相 #41          插圖:hankiwi(PTTID)
Chapter XII 舞會的邀約 #44
Chapter XIII 前奏 #49
16

本文作者

  • 魔法入門生
  • 24  103

mo @monica21

8
Chapter I 浮現的標記
 
「是黑魔標記嗎?」
 
送綴歌回房歇息後,水仙踏入了起居室。才剛掩上木門,就急著低聲詢問。
 
魯休斯與石內卜正對坐在窗檯邊的單人沙發上。
 
兩人左手的袍袖都高高捲起,手臂外翻,露出前臂內側的肌膚,隱隱發紅。
有什麼淡然的線條乍隱乍現,已經依稀可以辨識出骷髏的輪廓,與口吐的蛇形。
 
水仙往前走了幾步,見到兩人手臂內側的印記,面色黯淡了下來。
 
「黑魔王回來了?」
 
「聽起來,對於這件事,你並不是太開心。」
石內卜懶洋洋的語氣,搭著意味深沈的眼神,
讓水仙與魯休斯有些緊張的交換了目光。
 
「只是在確定消息以前,不敢有太多的期待,免得空歡喜一場。」
 
水仙沈穩地說著,無懼於石內卜的凝視。
 
「況且,黑魔王還沒回來。標記也還不明顯。」
「開心不起來,有一部份是因為,」
「也許黑魔王需要我們的協助,但我們卻無從幫起。」
「是對自己能力不足的不愉快,對吧,水仙?」
 
魯休思接過話,幫水仙說明著。
夫妻兩人的神態雍容,卻掩飾不過一絲辯解的焦急。
 
石內卜黑漆漆的雙眼瞇成了線。
 
「也許,你們應該對我坦誠。」
「如果黑魔王回歸,你們的心事至少會有個宣洩的地方。」
「一直積蓄著沒有什麼好處,只會顯得心事重重。」
 
石內卜睜開了眼,緩緩說著。
頓了頓,再開口時的話語,讓水仙與魯休思不寒而慄。
 
「你們也知道,黑魔王是破心術的高手。」
 
魯休斯與水仙靜了下來,似乎在無聲琢磨著該如何應對。
 
平常時刻,他們當然信賴石內卜。
要說他是馬份夫妻最親密的友人也不為過。
 
只是,這件事畢竟牽涉黑魔王。
 
石內卜雖然在鄧不利多的羽翼之下,
但又有誰能保證,他不是暗地裡在幫黑魔王臥底。
 
就因為曾經是食死人的核心集團,
魯休斯明白,黑魔王的手下間,極難建立彼此的信任。
 
尤其,此刻的夫婦二人,已經有比完成黑魔王的使命,更重視的事情。
 
如此沈默許久,直到石內卜站了起來。
 
「如果你們不放心,我可以立誓。」
 
語氣是一貫的平淡。
然而魯休斯與水仙都知道,找句話的份量與決心非比尋常。
 
「塞佛勒斯...」
 
魯休斯也站起身,語氣有幾許激動。
雖然是多年知交好友,他也沒想到石內卜會願意做到這一步。
 
三人互望,帶著默契彼此點頭。
 
魯休斯和石內卜各自伸出了手。
水仙舉起魔杖,輕點在兩人緊握的手上。
 
「無論黑魔王是否捲土重來,我們只想保護綴歌。」
 
水仙輕聲說著。
 
「永遠,別向我以外的人,提起這個想法。」
 
石內卜語調淡然,彷彿早就知道這件事似的。
 
水仙點頭的同時,魯休斯開口,詢問石內卜,
是否願意無論如何,也要為夫妻保守這個秘密。
 
隨著石內卜的一聲「我願意」,水仙的魔杖頂端冒出輕柔的火焰。
 
魯休斯問了三回,石內卜也答了三聲。
纏上雙掌的鏈結隨後沒入兩人的手臂裡。
 
誓約的光芒,讓黑魔標記顯得更加清晰。
 
——
 
「綴歌,大家都到囉。」
 
水仙推開房門提醒女兒。
 
今天是和月桂翠菊、潘西漢娜約好要見面的日子。
 
離魯休斯與石內卜締誓,已經又過了幾週。
 
有了傾聽對象的夫婦倆,心裡的陰影少了許多。
馬份家的生活恢復正常,魯休斯手上的黑魔標記也沒再做痛。
 
綴歌當然不曉得,那一夜的起居室,發生了什麼事。
 
但敏銳的她多少可以感覺,父母的憂慮不再深沉。
既然父母無意多言,自己也只能暗暗留意於心。
 
「謝謝媽媽,我和您一起下樓吧。」
 
綴歌起身走到水仙身旁,摟著母親的手臂。
 
「這件長褲是潘西送的?」
 
水仙看著女兒難得穿上皮褲,面露微笑。
 
「鞋子也是呢。」
「今天穿搭的,都是今年的生日禮物。想給她們一點點驚喜。」
 
綴歌笑著回應。
 
心血來潮,想換個穿衣風格嚇嚇姐妹們。
 
斜露香肩的短版白亞麻上衣,隱隱露出腰線,聽說是潘西帶著翠菊選購的。
低腰皮褲腳下踩著的,是鑲帶鉚釘的矮跟涼鞋。
 
長髮繫成高馬尾,恰巧罩住裸露的右肩披向身前,
髮絲疏密間,玲瓏的鎖骨若隱若現。
 
將月桂送的戒指繫上長鍊做成墜飾。
沒被髮流遮住的左耳,戴上了向日葵造型的單邊耳環。
 
特意參考漢娜舞會中的耳飾,出於綴歌拐彎抹角的體貼。
 
全身上下的穿搭都是姐妹們的贈禮,可能會讓原本沒那麼熟絡的漢娜感到尷尬。
但在醒目的地方穿戴有著漢娜風格的飾品,自然也能讓她有些參與感。
 
俐落的打扮盡顯英氣。
 
看著女兒輕易駕馭不同的風格,水仙眼裡滿是得意。
 
「月桂她們離開後,別急著換裝。」
「媽媽幫你上點妝,一起去嚇嚇你爸爸。」
 
不知為何,水仙突然很想看看,女兒如此穿著,
如果再配上鐵灰唇彩,丈夫乍見會有什麼反應。
 
玩心突起的綴歌也笑著答允。
 
——
 
踏入客廳,從潘西和翠菊的反應看來,效果好得出奇。
 
綴歌才剛走入,潘西立刻觸電似的跳了起來。不住搖著月桂。
 
「你看你看!我就說會超適合!下次換你讓我改造嘛!」
 
翠菊則在一旁發出「啊啊啊喔喔喔嗚嗚嗚!」的聲響。
 
「原...原來綴歌平常的打扮是這樣...」
 
第一次見到綴歌在家私服的漢娜似乎有些吃驚。
 
「不是喔,這是潘西的新造型嘗試。」
 
月桂解釋著,同時忙於安撫翠菊和拉著自己的潘西。
 
「潘西很喜歡幫大家改變風格。」
「等她騷擾完月桂,就會輪到你了。」
 
綴歌在漢娜身旁坐了下來,順勢從月桂身旁牽過翠菊,減輕綠茵家長女的負擔。
 
「潘西很厲害的喲。」
「之前都沒有想過綴歌會適合這樣的打扮呢。」
 
翠菊興奮地附和。
 
「你放心漢娜!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好嘛答應我嘛親愛的月桂!」
 
潘西朝漢娜笑了笑,雙手正在月桂身上撓癢。
 
「不要...這樣...啊...!」
 
月桂一面閃躲,一面向綴歌投以求救的目光。
 
「快去救你姊姊。」
 
綴歌一聲令下,翠菊飛也似地躍向潘西。
 
潘西趕忙隨手抓起了沙發上的抱枕,
先讓翠菊嗚地一聲撲倒在上頭,連忙叫喊。
 
「漢...漢娜!綠茵和馬份家同流合污了!快幫幫我!」
 
綴歌連忙轉頭,漢娜看似有些不知所措。
才正要告訴漢娜可以不必理會,發現她猶疑不決的眼神後盡是躍躍欲試。
 
「對不起綴歌。可是,向日葵只能是我的喔。」
 
爽朗大方的臉蛋帶著薄紅,指了指左耳。
示意綴歌的耳環侵犯了主權,拾起另一個抱枕攻了上去。
 
慌亂間只能趕緊抵禦,發現另一個抱枕迎面飛來。
砸在臉上的同時,聽到潘西幸災樂禍的笑語而羞怒交集。
 
頃刻間,客廳的抱枕與笑語齊揚。
 
「齁齁~好好的閃電不戴,想偷人家的向日葵被抓包了。」
 
「潘-西-帕-金-森!」
 
「閃電是禁語的喲!」
 
「翠菊!穿裙子不可以這樣跨著!」
 
「沒關係喔,我們不會在意的,對吧潘西?」
 
「對呀,月桂,你看看連馬份大小姐都被波特帶野...啊—」
 
「蛞蝓波特更是禁語的喲!」
 
「帕金森你給本小姐站住!」
 
「看來西追說的沒錯呢,獅子與蛇真的有很深的淵源。」
 
「漢。娜。艾。寶。」
 
「你們別再逗弄綴歌了啦...」
 
馬份莊園主宅裡,挑高的客廳一時迴盪著少女們的嬉笑。
 
水仙在起居室裡笑著。
 
似乎對魯休斯出門時,馬份莊園成為女孩玩鬧的聚所感到滿意。
 
——
 
客廳裡的枕頭戰亂終於結束。
 
一番梳整過後,綴歌邀請母親,帶著漢娜與翠菊遊覽莊園。
 
在舞會上得知漢娜對藥草學情有獨鍾,水仙領著她踏進溫室。
在馬份家女主人的邀約下,翠菊也好奇地跟著。
 
「綠茵家女孩的命名都是挪借植株喲。」
 
潘西與月桂自幼便與綴歌交好,自然對莊園熟得不用多做引介。
在水仙領走漢娜與翠菊的同時,閨蜜三人便繞著溫室旁的噴泉散步。
 
「你們還沒和好嗎?」
 
月桂輕柔的問句讓綴歌突然一陣羞赧。
 
「誰...誰和誰還沒和好?」
 
「當然是你和波特啊。」
 
潘西接著說,眼神嚴肅,沒有平常的調皮光彩。
 
明白這是她要認真談心的神情。綴歌只得默默點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閨蜜前已經暗暗承認心意。
 
只是,綴歌當然沒向她們細說,學期結束前的月圓夜裡發生了什麼事。
 
只大略說自己答應母親,前去解救巴嘴,
在路上遇到(又一次)違規的波特三人組。
 
然後說,他們似乎在計畫著什麼,
同時她也看見也知道石內卜教授想前去幫忙。
 
卻因為波特誤會了石內卜而險些壞事。
最後也說了,自己因為相信石內卜而被波特誤會。
 
那之後,兩人再沒有交談。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你不跟他說清楚。」
 
潘西皺著眉,月桂卻輕輕搭住她的肩膀。
 
「一定有很難解釋的原因吧。」
 
除了一如既往的溫柔,似乎還有些難受。
 
「所以我不懂呀。連我們都很難解釋嗎?」
 
顯然,潘西也有些受傷。
 
但綴歌能怎麼解釋呢?
 
事關哈利的父母,還有他的教父。
更關係到自己不願讓哈利承受,是他的衝動,間接導致佩迪魯脫逃的負擔。
情感除外,還牽扯了格蘭傑濫用時間轉換器,以及私放魔法部通緝犯的罪行。
 
眼看綴歌面有難色,月桂輕輕嘆了口氣。挽起潘西,語帶安撫。
 
「別著急,等綴歌整理好心情,她會告訴我們的。」
 
看著月桂,綴歌心裡除了感謝還有愧疚。潘西也走近前來,牽起綴歌的手。
 
「對不起。我沒有想逼你的意思。」
「只是感覺得到你難過,覺得很不公平。」
 
潘西直白地說著。三個姐妹中,她向來最為直率。
 
「我不喜歡你為男人不開心。」
「悶死了,他憑什麼啊?」
 
綴歌忍不住交疊緊握潘西月桂,看著兩人。
想說些什麼,卻又深知無需多做言語。
 
「至少答應我們一件事好嗎?」
 
和月桂交換目光,確定她和自己想法一致後,潘西開口。
 
綴歌大概已經猜得到兩人的心思。
 
「『不准為(那個該死的)波特哭。』」
 
果不其然。
綴歌帶著心虛點頭,看見母親領著眼冒愛心的漢娜和如脫兔般雀躍的翠菊走來。
 
兩人顯然在溫室度過了愉快的下午。
 
潘西趕緊迎了上去。她可不怎麼習慣展露自己姐妹柔情的一面。
看著潘西的背影,月桂低聲補充,手還是牽著綴歌不放。
 
「至少,不可以再自己哭了,好嗎?」
「我們都會陪你。」
 
那晚的淚痕,果然沒有逃過她細膩的雙眼。
 
——
 
女兒與兩名摯友的相處,並沒有逃過水仙的目光。
 
母親的直覺告訴她,女兒暑假裡有心事隱瞞。
但在女兒主動開口前,她也不會出聲相詢。
 
這是她和綴歌的默契。所幸潘西月桂完美地符合自己的期望。
欣慰之情迴盪,帶著女孩們回到主宅。
 
離去前相約一週後在世界杯上再見,翠菊卻失望地發覺,漢娜並不會出席。
 
「因為真的沒有那麼熱衷魁地奇呢。」
「要不是西追拜託我幫忙,可能根本不會接近球隊吧...」
 
漢娜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沒關係的。比賽以外還有的是機會見面。」
 
綴歌笑著,潘西與月桂也連聲同意。
 
在離去前,潘西終於還是按耐不住性子,湊到綴歌耳畔輕聲說著。
 
「其實呀,帶翠菊去買這件衣服時,我有試穿一下。」
綴歌有些困惑,潘西卻幾乎再也忍不住笑意。
 
「它其實是要會隱隱露出肚臍的。」
「如果...撐得起來的話。」
 
綴歌霎時紅霞過耳,還沒發作,潘西已經拉著翠菊漢娜逃出門去。
 

WayneShih @wayneshih

1
女孩子真是太棒了 稱不起來沒關係 可以把衣服長度改短XD 只是這樣綴歌應該不願意穿了

在霍格華茲圖書館趕報告的黑咖啡 @jskymmm

1
很不錯耶,看了很多同人,但[哈綴]最近才剛開始接觸,在巴哈姆特看的哈哈

這篇先收藏,我要先回第一集開始看XD

欣凌琉依 @orochi790

1
變搖滾歌手ww這裡的石內卜有點偉大,身體裡塞了一堆秘密,感覺會壞掉(

mo @monica21

1
@wayneshih
女生彼此開玩笑有時候很壞XD

@jskymmm
耶~謝謝你留言,希望你喜歡這些故事!

@orochi790
是呀...石內卜要掛心保護的人多了一個呢T^T

mo @monica21

8
Chapter II 書信
 
訪客離去後的夜裡,魯休斯剛踏入家門,
便被水仙與綴歌母女倆的妝容嚇得不輕。
 
妻子倒也還罷了。
 
年輕時的水仙,本來就有只展露給魯休斯知曉、古靈精怪的一面。
雖說隨著黑魔王得勢與女兒出生收斂了不少,
偶然撞見妻子衣著怪異,只會讓魯休斯回想起兩人交往時的戀慕時光。
 
但愛女可不同了。
 
深知女兒向來孤高冷傲的氣質更像自己,在父母面前也總是守禮自持。
(除了十歲前,那段偶爾會想捉弄爸爸的年級。)
 
儘管魯休思深信,綴歌必然也有著機靈調皮的一面,
卻總是以為,那只會留給她的同輩。
 
也因此,在見到綴歌換上截然不同的衣著,
畫上水仙細心打理的鐵灰與深藍色煙燻眼影,
搭配暗紫色唇彩時,心靈受到不小的衝擊。
 
隨後竟然感受到一點欣慰,女兒竟然還有著捉弄父親的玩心。
繼而是自豪與愛憐。
 
俐落的衣著與強烈的妝彩,讓女兒英氣昂揚的同時顯露不屈的性格。
 
果然無論何種打扮,都難不倒馬份家獨女。
 
但也正因這晚對母女二人的溫暖情懷,讓魯休斯隔天早晨的心情奇差無比。
 
——
 
隨著朝陽曬上被單,綴歌猶帶疏懶的起床,伸了個懶腰。
 
到房裡的衛浴梳洗過後,搖了搖床頭的鈴擺。
示意著自己已經準備好可以下樓。
 
多比自由後,家裡當然有來了新的家庭小精靈。
只是畢竟不像多比看著自己成長,
新來的小精靈與馬份家成員的關係,更像相敬如賓的主僕。
 
綴歌鮮少見到他的身影,但他卻總是默默將家裡打點得整整齊齊。
 
換上了居家的洋裝來到餐廳,發現父親神色木然地盯著《預言家日報》。
 
久久沒有翻頁。
 
不知為何,總覺得父親有些不自在。
母親則帶著好氣又好笑的表情,不時偷偷瞄向魯休斯。
 

 
「早安,爸爸媽媽。」
 
直到綴歌輕聲開口,父親才回過神。
 
魯休斯想要回禮,喉頭卻有些乾啞。輕咳一陣後,才支支吾吾著發聲。
 
「早…早安,綴歌。」
 
「早安。睡得還好嗎?」
 
相形之下,水仙看來心情大好,露出一抹神秘又開心的微笑。
 
魯休斯站起身,為女兒拉開了坐椅,肢體很是僵硬。
綴歌還有些不清楚狀況,水仙向女兒眨了眨眼,朝餐廳的長片落地窗擺了擺頭。
 
「一早就有你的信呢,綴歌。」
「也不知道為什麼,你父親大人對這件事好像有些在意。」
 
水仙說著,拾起桌上的摺扇往外開了兩擺,掩著嘴偷笑。
 
看向窗邊擺飾的木架上,一隻毛色雪白,神情傲然的雪雕孤立。
腳爪輕輕握了一封信。
 
綴歌瞬間明白了什麼似的,在母親的凝視下,
覺得自己還略帶濕潤的臉蛋有些發燙。
 
發現父親的眼神偶爾會飄向雪雕,在那一瞬間會展露彆扭的神情。
 
「綴歌,面對信使,也要有所禮儀喔。」
「牠已經等你好一陣子囉。看起來是堅持要親自把信交給你呢。」
 
水仙出言提醒,綴歌才趕忙起身。
 
離座前,在母親點頭示意後,拿起刀叉將早餐盤裡的培根切成丁,
墊上桌前的餐巾後,拾了幾塊來到雪雕身前。
 
「是嘿美嗎?」
 
有點怯生生地低聲詢問。
 
全校都曉得,哈利波特有隻醒目的雪雕,也都知道牠的名字。
不知為何,在家裡見到牠總有著不真實的感受,彷彿哈利親自到訪一般。
 
嘿美神氣地啼了一聲,綴歌可以清楚感受到父親不悅的目光。
也同樣清楚地發覺,父親的眼神才剛掃出,旋即被母親責備的表情壓了下去。
 
收過信後,攤開手掌上包裹培根丁的紙巾,讓嘿美輕輕啄食。
推開落地窗旁,通往後院的玻璃拉門後,目送嘿美離去。
隨即低著頭回到座位上,悄悄地用完早餐,像雙親告退後回到房裡。
 
早晨靜得非常。
 
想起女兒嬌羞無度的表情,
水仙在起居室裡眼中藏不住笑意,魯休斯則坐立難安地書房踱步嘆息。
 
——
 
綴歌的閨房裡,除了牆面浮雕雅緻,沒有過多裝飾,顯得整潔大方。
 
面向馬份莊園裡小池畔的窗前,是平常讀書寫信的寫字檯。
 
檯邊置放墨水以及羽毛筆的隔板輕啟,
檯面上,橫躺著一張紙漿細膩,吸入墨汁後均勻流擴的精緻信紙。
 
米白色的紙張上才剛寫了幾行字,
雋雅字跡的主人身影卻不在寫字檯前。
 
綴歌只覺得渾身軟呼呼地,想賴在床上打滾。
 
白裡透紅的臉蛋深埋在枕頭陣中,不時抬頭偷瞄枕頭旁攤平的信紙。
望著上頭的字愣愣出神,隨即又深深埋入懷裡的羽絨枕裡。
 
過不多時,跳起身來,坐到寫字檯前。
 
不過拾筆寫了幾個字,又將羽毛筆置入墨瓶中。
撲回床上,對著枕頭撒嬌,然後又抬頭瞧著床上的信件出神。
 
就這麼循環反覆。
 
心裡陣陣酥麻的情緒說不上是開心,
但就是把整個人由內而外烘得舒暖。
 
若不是念及自己身為馬份家獨女的身份,
內心深處有股想抱著枕頭尖叫出聲的衝動。
 
恐怕唯有如此,才能將幾要化骨的柔情呼出體外。
 
如果潘西和月桂是今天下午來訪就好了。
 
她真的好想好想深深擁抱著她們。
哪怕之後要承受潘西多麽長久的嘲諷也願意。
 
倒躺過身,捉起床上的信件仰臥,輕聲朗誦著。
渾然不記得,這已經是回到房裡不過十幾分鐘內,第幾次閱讀。
 
My dear Draco, if I may,
 
你過得好嗎?
 
學期結束前到現在都沒有聯絡,讓我一直很想傳訊息給你。
原本想著是因為和麻瓜生活的不便,讓我沒辦法付諸行動。
後來才發現,其實是我一直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連這樣的開頭,包含稱呼的方式,都是月影和獸足建議的)
(他們說「坦承就好」。)
(對了,別擔心!我沒有跟任何人說我在寫信給誰,別生氣喔!)
 
我現在已經到榮恩家作客,沒想到在這裡寫信會比在我阿姨姨丈家還困難。
榮恩只要看到我拿出羽毛筆,就會開始大驚小怪,以為我被妙麗傳染在預習功課。
(不用想也知道這怎麼可能!)
 
有時候我懷疑,甚至連金妮都想阻止我一個人待在房裡。
只要一上樓,她總是會想找出理由讓我回到樓下。
幸好妙麗總是有辦法支開這對兄妹。
 
你過得好嗎?
 
要寫信給你,其實一直有點緊張。
(為了這封信,寫壞了不少紙張呢。)
(好險弗雷和喬治剛好在做什麼實驗,需要大量燒紙。)
 
解救獸足的夜裡,我不該對你說那些話的。
妙麗一直催我要寫信向你道歉,但是...
 
有些話,總覺得要親口告訴你才對。
 
這帶到這封信的主旨(我知道轉得很生硬,只能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會去魁地奇世界杯嗎?
 
衛斯理先生拿到了幾張頭等包廂的票。
如果你會去,我想,你也一定會在那個包廂裡吧。
 
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榮幸,在觀看比賽時,邀請你一同入座呢?
(聽說包廂是沒有對號位置的,希望如此!)
 
或是,如果不方便的話,
能不能有榮幸在開賽前後,或休息時間裡,和你獨處幾分鐘?
 
除了想親口為自己的莽撞道歉,也想問問看你暑假過得好不好。
 
附上最全心的祝福。

Yours ever,
Harry

——
 
綴歌的上午,就消耗在床笫與寫字檯間來回挪動。
 
輕壓寫字檯左側夾板,從彈開的夾層中,揀選了與信紙成對的信封。
自檯面正前方的矮槽裡,取出去年耶誕過後,請人特別製作的彌封蠟印。
 
上頭刻畫的,是只有這顆蠟印的專屬收信人會明白的星座圖騰。
有些慶幸去年一廂情願的心思,在此刻派上了用場。
 
最後再看一眼耗盡心思擬好的回信,唯恐又犯了之前的錯誤。
才發現自己在寫完信後,再三閱讀時,屢次忍不住加筆。
 
讓信件成了不堪入目的模樣。
 
暗自責備,想重新寫信的念頭,和直接寄出的勇氣在心裡拉扯。
最後再讀了一次哈利的信件後,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後者。
 
帶著幾分顫抖,將信紙摺了三摺,
取出鋼印壓出摺痕後,放入信封內印上封蠟。
 
帶著哈利的信紙與彌封的信封下樓,發現父親與母親似乎不在主宅裡。
 
自餐廳的邊門走出,沿著後院的步道繞過噴泉與溫室,來到豢養貓頭鷹的小屋。
 
一路上對著哈利的信,默誦自己回信的內容,
唯恐有漏掉任何一條哈利信裡說的事。
 
確認無誤後,看著雕鴞帶著信封飛出,心滿意足的同時有些乏力。
來到噴泉旁,褪下涼鞋,將一雙玉踝放入沁涼的流水內。
 
心跳已經快得不尋常,還是希望雕鴞飛向衛斯理家的速度能快上更多。
 
——
 
三個小時後,哈利帶著信封衝入洞穴屋,二話不說地躲上樓去。
拋下正在與妙麗搭擋,在巫師棋盤上對抗弗雷、喬治的榮恩。
 
鬼祟的舉動並沒有逃過金妮的視線。
 
但在哈利面前總是過於害羞的她只能偷偷來到哥哥們身邊,
暗示他們下午天氣正好,是否要找哈利打一打魁地奇。
 
哈利才剛將背抵住關上的房門,拆開信封,便聽到榮恩的叫喚。
 
但死黨的喊叫不知為何,輕易地被信紙上的淡淡香氣與文字淹沒,
就好像信紙被施了什麼魔法,將哈利的心神吸了進去似的。
 
My dear H Potter,

謝謝你來信。離開麻瓜親戚家應該很開心吧!
 
這種稱呼方式很典雅,看來應該是獸足出的主意。
也只有社交經驗有限,卻又有一定出身的人會給這種建議呢。
 
然而本小姐並不反感。
(不覺得,時常寫信,是很舒心的事嗎?)
 
比較在意的,是你竟然在信裡提醒人不要生氣。
本小姐有這麼容易被冒犯嗎?
 
很高興知道你也會去魁地奇世界杯。我們的確會在同一個包廂裡。
但是,父親和母親,以及其他家族的長輩與朋友們也會在場。
 
要一起入座或談話,可能要遵循社交禮儀才可以。
必須要男方先徵得父親或母親的同意,才能在女方雙親面前,做出正式邀約。
 
再說,就算母親同意,眾目睽睽,又要怎麼獨處呢?
 
附上祝福。

Yours ever,
M
 
p.s. 本小姐對衛斯理家的事情沒那麼多興趣,不用鉅細靡遺的報告
 
p.p.s.讀了一次,總覺得內容寫得太像拒絕。
只是在說明社交流程,沒有拒絕的意思。
 
p.p.p.s. 你寫了真多次「你過得好嗎」。
也許可以分成不同的信,每封信裡問一次呢
 
p.p.p.p.s. 這絕對不是什麼暗示!
 
p.p.p.p.p.s. 請忽略上三個附註...
 
——
 
雪雕第二次造訪馬份莊園時,魯休斯險些鬱悶得連早餐也吃不下。
綴歌與水仙接連撒嬌,才讓魯休斯好不容易恢復了些許精神。
 
所幸直到今天,馬份家族起身前往魁地奇世界盃賽場的日子裡,
嘿美再也沒有來過馬份莊園。
 
魯休斯施法將夫妻倆與綴歌的行李箱,縮小成能置入口袋的大小後,
走出莊園門外。
 
待水仙對鐵門施加防護,舉起了手,示意綴歌扶上自己。
 
消影術施展的瞬間,地轉天旋,一瞬間便到了魔法部為貴賓設置的現影點。
 
馬份家與其他古老家族的紮營區,與一般群眾有所區隔。
但世界杯的狂熱,以及隨之而來的熱鬧喧囂,並不會因為營地的切塊而有隔閡。
 
綴歌雙腳才剛站穩,就已經被充耳欲聾的氣鳴、煙火與叫賣聲籠罩。
 
氛圍影響,魯休斯與水仙的情緒也跟著高昂起來。
綴歌也興奮不已,但逐漸激動的心情,有著另一個讓自己雀躍的原因。
 
綴歌不自覺地伸出手,摸向風衣左側內裡,貼著自己心口的兩封信紙。
 
哈利的第二封信並不長,卻盡顯他的期待。

My dear Draco,
 
太好了!那我就繼續這樣稱呼吧,至少在信紙上。
 
謝謝你提醒社交禮儀,我會遵守,努力爭取馬份先生或夫人的同意。
(也謝謝你特別提醒這不是拒絕。剛看完信時有些害怕呢。)
 
獨處的方法我已經想過了,我會帶著斗篷。
 
榮恩說金妮想打魁地奇,我最好趕快下樓了。
 
非常非常期盼碰面!
 
Yours ever,
Harry
 
p.s. 這麼多p.s.的信很可愛呢
 
p.p.s. 我會多寫的,如果你不介意
 
p.p.p.s. 蠟印很美!
 
對於自己竟然能牢牢記住兩封信的內容,難免心生羞澀。
 
抬頭望見父親不準母親插手,堅持獨立搭整營帳的體貼,
讓自己的情愫中夾帶了家庭的溫馨。
 
心事流轉,聽見月桂與潘西的呼喚,已經滿是歡快的心情霎時開懷。
 
「『馬份先生!馬份夫人!綴歌!』」
 
在父母親充滿笑意的眼中,迎上奔來的閨蜜們。少女的腳步與嬌笑聲充盈。
 
——
 
約莫三公里外的草地上,哈利與衛斯理一家重重地摔出港口鑰。
 
「哈利!有一封信掉出來了!」
 
金妮出聲提醒,語氣似乎有些不定。
 
在哈利來不及動作前,衛斯理雙胞胎已經一把搶過,看著信封,默契十足地說著。
 
「該不會?」「該不會!」「喔不?」「喔不!」
「『金妮!!』」「我們的小妹」「純情的小妹」「失戀的小…」
 
「你們兩個把信還給我!」
 
「『弗雷、喬治!把信還給他!』」
 
直覺想到有可能是天狼星的訊息,榮恩和妙麗趕忙出聲。
 
「竟然」「連妙麗和榮恩」「『都不站在金妮這邊!』」
「我們的小妹」「可憐的小…」
 
在一群人打滾之際,西追眼明手快地從弗雷和喬治手上奪過信紙,轉交回給哈利。
 
歡語奔騰,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慶典就要開始了。
 

WayneShih @wayneshih

1
這個書信呈現的方式簡直太棒了! 史萊哲林加20分

貓喵小隊長 @Crloving

1
他們的書信很可愛呢!期待下次的更新阿!!

Boboo granger @boboo_granger

1
每次都很期待這個系列的更新~
書信寫得很好哦
一直在寫ps的兩人
尤其喜歡綴歌劃掉的ps
甜甜的一章
坐等下一次的更新唷!

欣凌琉依 @orochi790

1
這麼多個p魯休斯肯定要洗胃了。

話說之前在ptt看到lee大畫一名放飛自我的山羊鬍大叔,想說是誰,拉到下面的文章一看,哇咧原來是魯休斯。

他有了山羊鬍不知為何反而讓人親近了不少(嗯?

mo @monica21

1
@wayneshih
也很喜歡仙境的版面,可以這樣呈現書信

@Crloving
謝謝你!會好好更新的~

@boboo_granger
嗚謝謝boboo的期待和留言T^T
寫信的時候真的會這樣呢XDD

@orochi790
傻爸爸們都會有的煩惱XDDD
lee大的圖很棒呢!

Jessica xD @hjessica

1
誒誒!!
能不能有榮幸在開賽前後,或休息時間裡,和你獨處幾分鐘?
好甜喔!
等好久了
終於要告白了嗎?!

mo @monica21

1
@hjessica
耶謝謝留言~
快了快了,但也許他們會想再曖昧一下(咦

mo @monica21

5
Chapter III 邀約
 
「等等,你再說一遍?」
 
榮恩目瞪口呆地望著哈利。
 
亞瑟已經搭整好帳篷,正忙著實驗火柴的用法。
查理和比爾在父親身邊,討論愛爾蘭可能的戰術。
派西跑到帳篷外,努力地跟在老巴提身邊希望有機會能留下印象。
弗雷和喬治則忙著計算和貝漫賭贏後的獎金,是否足夠資助他們的「計畫」。
 
餘下的四人,正坐在吊床上休息閒聊。
 
「這已經是第五次了耶。」
 
哈利有些不情願地抱怨著,盡力壓抑心虛的感受。
 
「簡單說呢,去年魁地奇比賽遇到催狂魔的時候,馬份不是衝上來救我嗎?」
 
「但你也從巴嘴那裡救她了呀,剛好扯平。」
 
「我原本也以為是這樣。」
「但她不知道去什麼時候發現,我擋在她和巴嘴中間,」
「其實是想破壞她趕走海格的計畫...」
 
經哈利提醒,榮恩才想起來。
哈利幫綴歌擋下巴嘴,讓校園一度瘋傳兩人會不會是表面勁敵,暗裏交往。
 
幸好妙麗編織的另一個謠言,在弗雷和喬治大力推廣下,有了更煽動效果:
 
綴歌是故意激怒巴嘴,想藉著被攻擊,趕走一向不受史萊哲林學生歡迎的海格。
哈利則是在識破她的詭計之後,從中作梗,破壞了計謀。
 
哈利與綴歌的競爭關係,還有他與海格的友好,讓不少人選擇相信這個說詞。
加上馬份家堅持上訴,導致巴嘴被求處死刑,更是大大加強了謠言的可信度。
 
連榮恩也不例外。
 
「所以她現在想怎樣?」
 
榮恩翻了翻白眼。
 
二年級時,綴歌在大庭廣眾下稱呼妙麗是「麻瓜後裔」後,
他更加認定,一年級闖關時協助自己的綴歌,只是危難當頭的破格表現。
馬份家終究是馬份家,雖然不至於是什麼惡人,但也不是什麼善類。
 
「她要我還人情啊。」
「說什麼要我在包廂裡,當著眾人的面,邀請她坐到我旁邊。」
「還說不這樣做,她就要對巴嘴的事追究到底—」
「馬份家,總會有辦法追蹤到鷹馬的足跡。」
 
哈利則是面孔糾結地說著,甚至稍稍模仿了綴歌的語氣。
看了看四周,靠近榮恩,壓低了音量。
 
「我怕一個不小心,搞不好還會扯進天狼星,所以就答應了。」
 
眼看哈利愁苦的表情,榮恩嘆了口氣,同仇敵愾卻又無奈地說著。
 
「你到底怎麼惹到這個瘟神啊?」
 
「我惹到她的時候,你不也在嗎。一年級的車廂裡。」
 
「『哎...』」
 
兩人互看一眼,又是共同長嘆。
 
只是榮恩不知道,哈利揪在一起的表情,不是為了綴歌。
而是費盡心力,避免對榮恩撒謊的罪惡感露餡。
 
——
 
「等等,那你不就沒辦法和我們一起看比賽了?」
 
「對啊。還是你要我把她邀來跟我們一起坐?」
 
「不要!拜託!你把她帶得越遠越好。」
 
「你真的很夠朋友。」
 
哈利表情不憤地向榮恩抱怨一聲,心跳卻快得非常。
他可沒想過,想要邀請綴歌同坐的事,竟然這麼容易就蒙混過關。
 
該不會榮恩其實早就看穿自已的心思,只是配合演出?
心中才在暗暗感激榮恩的同時,卻因為身旁金妮的問句驚嚇不已。
 
「但是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還人情啊?」
「這樣不會被人誤會是她對哈利有意思嗎?」
 
「金妮!你偷聽多久了?」
 
榮恩顯然也被嚇到了。
 
「我和妙麗一直都坐在這裡啊。是你們自己突然開始講起來。」
「不覺得馬份這樣很奇怪嗎,哈利?」
 
金妮語氣淡然,越發標緻的臉頰略帶紅暈,卻強迫自己眼神要死死盯著哈利。
也許因為經過了近一個月的洞穴屋相處,
雖然看到哈利還是難免臉紅,但已經不再如兩年前那麼扭捏不安。
 
「她本來就很奇怪啊,哈利不懂那傢伙在想什麼也很正常啦。」
 
看著一時語塞的哈利,榮恩幫忙答腔。
 
果然榮恩是自己的兄弟。
 
哈利這麼想著的同時,也不斷以眼色向妙麗求助。
 
妙麗卻只是擺盪著吊床,一臉無謂地發呆。
時不時對哈利投以無聊的眼神,似乎在說著「你自己想辦法解決。」
 
支支吾吾了一陣,哈利好不容易開口,
閃避著金妮的視線,轉過頭去看著榮恩。
 
「我猜,這大概可以讓她在大家面前炫耀,說哈利波特對她低頭吧。」
「這是她一年級時講過的狠話,搞不好現在終於有機會實踐了。」
 
榮恩恍然大悟不住點頭的模樣,讓哈利對這個臨機一動的藉口多了幾分信心。
不忘追加補充設定,與榮恩默契十足地配自己唱著雙簧。
 
儘管妙麗還是在旁一副事不關己,甚至不時冷哼。
 
「而且還能傳遞給魔法部的官員,馬份家女兒與哈利波特交好的假象。」
 
「對!這可以顯示馬份家的人脈。這女的太心機了!」
 
跟著榮恩埋怨的同時,不知為何,哈利總感覺妙麗好像又翻了幾回白眼。
 
——
 
「最好的座位!頭等包廂!請直接上樓,亞瑟,走到最上面就對了。」
 
球場的繽紛、心跳的衝擊、與震動耳膜的鼓譟,
讓一行人在前往頭等包廂的路上振奮非常。
 
隨著包廂的距離越近,哈利清楚感覺耳邊血液流動的聲響,益發如戰鼓般昂揚。
想著綴歌也許已經到場,不由得口乾舌燥了起來。
 
他真的要在一群魔法界權貴核心的面前,
朝馬份夫婦鞠躬,徵求他們的同意,讓自己邀請綴歌同坐嗎?
 
想到衛斯理先生可能的反應,以及夫子與魔法部高官的表情,腸胃一陣糾結。
 
走道的地毯來到盡頭,再上去是一個小階梯,毛玻璃隔門上,有著魔法部的標記。
 
同樣在球場裡,但這個房間,就是有著與其他包廂不同的氛圍。
 
也許是隔門後的布幕讓包廂增添了神秘感。
也或許,是門口站了兩位著上晚宴西裝,隨時準備拉開隔門的巫師。
 
踏進去,就是頭等包廂了吧。
 
哈利發現,緊張地前後微擺身體的,不只自己。
衛斯理先生,甚至連弗雷和喬治都有些惴惴不安,
更不要提臉色死白到幾乎要吐出來的派西。
 
發現除了衛斯理先生外,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才想起來自己在魔法界,也算是個名人。
讓哈利波特領路,好像可以減輕大家對場合的陌生,以及隨之而來的不自在。
 
哈利咽了咽口水,正要踏上台階,衛斯理先生按著自己的肩膀,走上前去。
 
「啊!亞瑟!歡迎來到頭等包廂。」
 
候門的巫師朝衛斯理先生打過招呼後,拉開了隔門與簾幕。
 
頭等包廂正對球場中央,也是觀眾席中,唯一凸出向球場內延伸的區域。
 
這是個寬廣、被晶瑩剔透的玻璃包覆的半橢圓球體空間。
 
踏入包廂的立足之處,是社交聚會用的平台。
 
走到平台最前方,才是帶著30度傾角,向下延伸約莫五層樓高的觀賽區塊。
 
平台上燈光略帶昏黃,供應酒水茶點的兩側長吧檯,呈彎月向觀賽區延伸,
弧形的前方,是以三張圓椅與矮桌成一組,至少共五六十組的歇息區塊。
 
再往前靠近球場,才發現觀賽區就在球場正中央,光線充足。
觀看比賽用的座椅,分成雙人與三人沙發的獨立玻璃蛋形球體。
整齊等距地,漂浮在觀賽區的包廂前緣。
 
「很厲害吧!這是克勞奇先生構思的點子。」
「只要站到平台邊,想著自己想坐的區塊,雅座就會飄過來,接人入席。」
 
派西像個導覽員似的講解。
 
「那如果好幾個人想搶同樣的位置怎麼辦?」
 
榮恩忍不住發問,派西不耐地嘖了一聲。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這麼沒水準嗎?」
 
榮恩與哈利看著弗雷和喬治,四人都對派西矯揉造作的模樣感到好笑。
 
「再說,每個獨立座席在製作時,都有小心織入隱形獸的毛髮纖維。」
「觀眾坐上去以後,其他觀眾根本看不太到他們。」
「讓頭等包廂的嘉賓完全保有隱私的同時,也不會被其他觀眾的身影擋住。」
 
發現沒有人在聽他講解,派西明顯不悅地咳了幾聲,朗聲說著。
 
「所以,根本沒有搶座位的困擾。」
「每個位置都有最佳的視野,讓觀眾能無死角地看向球場任何角落。」
「這種體貼,真不愧是豪門出身的克勞奇先生才能注意到的細節。」
 
「我們都不知道你對看球有這麼大的熱情,派西。」
「還是其實你是對當球場領班更有興趣?」
 
弗雷和喬治你一言我一語,毫不留情地嘲諷,派西死白的臉上終於有些人樣。
 
「拜託你們不要在大家面前丟臉。這裡可不是一般看球的地方!」
 
派西不情願地提醒著自己的兄弟。
 
經他這麼一說,哈利才發現周遭確實有些不同。
 
踏進包廂的路上,為比賽癡迷的喧鬧的群眾是絕對多數。
 
但在這裡,有不少是衣著整齊高雅的人們。
為保加利亞與愛爾蘭加油的熱鬧,僅限於衣著上的小飾品。
 
所幸現場也並不全是雍容華貴的人士。
不少魔法部員工也究受了招待,攜家帶眷地參與盛宴。
 
「我就說過在頭等包廂看球可不比尋常...」
 
派西兀自抱怨著。在他眼裡,整個包廂顯然只有豪門權貴的存在。
 
「看來貧富差異這點,巫師和麻瓜沒什麼差別嘛。」
 
妙麗靠了過來,有些不以為然。
 
哈利想起來,小時候看體育賽事,例如溫布頓或達利這幾年癡迷的拳擊,
頭等座席的人,在衣著上的確與一般觀眾有不小的差異。
 
「是啊。正常人誰會穿成那樣子來看魁地奇啊!」
 
榮恩也靠了過來,不以為然的朝著被人群簇擁的身影擺了擺手。
 
哈利順勢看去,清楚地意識到,自己心跳漏了幾拍。
 
——
 
綴歌穿著一襲淡藍色晚禮服,和幾名衣著正式的巫師與女巫們寒暄。
月桂與潘西分別穿上銀灰與翠綠的禮服陪在她身旁。
 
都是秀麗絕倫的千金之女,但哈利眼中只看得見綴歌的穿著。
 
禮服貼合肩頸的部位襯著薄紗,露出她精緻的肩膀與鎖骨。
齊胸的緞面布料剪裁流線,更顯得綴歌的窈窕娉婷。
透過薄紗隱隱可見,綴歌胸口肌膚疊合處,一絲酥柔縱深。
 
哈利發現,自己的目光完全無法脫離綴歌禮服上,薄紗與緞面交接的區塊。
只好說服自己,一定是她的金探子造型項鍊,長度剛好垂及自己目光鎖定之處。


 
搖了搖頭,甩開遐想。
 
發現在綴歌身邊,是一名有著流瀑黑髮,點綴挑白瀏海的絕美女子。
有和綴歌相仿的氣質,但比起綴歌未脫青澀的嬌滴活力,女子多出幾分沈著嫵媚。
 
想起綴歌的回信裡,特別提及「母親同意」的句子。
 
想必眼前的,就是馬份夫人了。
 
向四周瞄了一眼,衛斯理先生正在和魔法部的同事興高采烈地聊天。
 
哈利很高興地發現,衛斯理先生在這樣的場合裡,還是那麼溫和與自信,
真要說的話,反而是不斷想凸顯自己與家人差異的派西,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長長呼了口氣,轉向榮恩,露出悲壯訣別的表情,朝綴歌與馬份夫人走去。
 
哈利才沒踏出幾步,綴歌顯然也發現了自己,臉色霎時嫣紅。
 
月桂與潘西似乎讀懂綴歌的神情,有意無意地朝哈利的方向一瞥,
兩人微笑著攜手,引開環饒馬份母女的人群。
 
留下綴歌與水仙在一處圓桌前。
哈利深深慶幸,魯休斯・馬份看來不在附近。
 
「馬份夫人,馬份小姐,晚安。」
 
哈利開口問候,有點驚訝自己竟然沒有因為顫抖而結巴。
 
「晚安,可愛的小紳士。」
 
水仙略帶慵懶的回應,聲音有些勾人,伸出了手。
 
——
 
哈利沒有受過任何社交禮儀訓練。
 
但不知為何,水仙的姿儀自然有種威嚴。
誘導著哈利彎下身,輕輕扶起水仙的手,
放到唇邊三公分的位置虛吻後,脫手起身。
 
哈利行完禮才警覺,這只是模仿電影裡的場景,深怕有什麼地方造次。
渾然不知他的得體,讓綴歌喜出望外,以為是哈利為了自己特別練習。
 
「您好,我是哈利波特。」
 
聽著哈利自我介紹,水仙也微笑著。
 
月桂與潘西引開的人群還沒走遠,加上兩人多少有點想看哈利的舉止,不時回頭。
所以當哈利自我介紹時,可以明顯感覺約莫十來位人的輕呼。
 
「那男孩說自己是哈利波特嗎?」「哈利波特也來了?喔我真該帶我孫子一起!」
 
嘈雜的耳語哈利有些分神,水仙帶著笑容的問句,強行拉回他的注意。
 
「請問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地方嗎,波特先生?」
 
那群人卻直接停下腳步,目光凝聚在自己與馬份母女身上。
 
這讓哈利備感壓力,只感覺心臟幾乎就要跳出喉嚨。
 
但看見綴歌白淨精緻的臉蛋滿是霞暈,
瞬間升起了勇氣,一不做二不休的開口
 
「冒昧請問您,不知道馬份先生在不在附近?」
 
聽到哈利的問句,不僅是水仙與綴歌,連關注的人們也略顯詫異。
大家都以為,哈利是要開口徵得水仙同意,邀請綴歌坐上同一個座席。
 
「外子正在陪同魔法部長接待外賓。」
「波特先生,您確定您是來尋找外子的嗎?」
 
水仙眯起了眼,哈利也嚇得連忙否認。
 
「不...不是的。」
「我...我只是認為,也許,要等您夫婦同在才開口,比較適宜。」
 
看著水仙眼裡露出鼓勵的神情,哈利只好硬著頭皮說了下去。
 
「事實上,我和您的女兒在霍格華滋是同學。」
「不知道能不能有這個榮幸,徵得您的同意—」
「讓我邀請馬份小姐,在賽事期間與我共享坐席。」
 
口中吐出的話語,連自己聽了都不免尷尬。
 
這是他在衛斯理家發現衛斯理先生蒐藏了大量「麻瓜癲贏」後,
與妙麗偷偷惡補學到的說話方式。
 
幸好,水仙看來並不排斥。
 
「謝謝您的多禮,波特先生。」
「我很樂意支持,但邀約成功與否,還得看綴歌呢。」
 
沒有想過水仙會直接點頭答允,喜出望外的同時,轉向綴歌。
 
還沒開口,綴歌已經打開摺扇遮住臉孔,
卻遮不住摺扇上緣露出的額頭羞紅一片。
 
哈利強忍著笑意,低下頭,欠下了身。
左手背到身後,緩緩抬起右掌。
 
「馬份小姐,請問我有這個榮幸,邀請您一同入席嗎?」
 
綴歌一語不發,哈利卻看見她也悄悄伸出右手。
讓哈利扶著的同時,綴歌的指尖輕顫,千嬌百媚的腦袋輕輕一點。
 

 
不知怎的,凝視的人群間突然響起輕輕的掌聲。
 
哈利側身,發現月桂正緊緊握著潘西上臂,眼眶似乎帶有淚水。
潘西則是緊盯著自己,眼神滿是警告。
 
哈利還沒回神,發覺耳邊傳來一股熱氣。
不知何時,水仙靠到自己身畔,彎下腰,輕笑低語。
 
「波特先生,忘了提醒你。」
「把小小的邀請同座,搞得像求婚一樣。」
「外子知道了,可不會太開心呢。」
 
與綴歌身上的清香不同,水仙帶著某種危險的醉人甜味。
話才剛說完,哈利在恐懼中聽聞魯休斯的嗓音。
 
「啊,夫子,我想你還沒見過我的太太水仙吧!」
「當然,你已經見過綴歌了。她們就在...」
 
話未說完,嘎然而止,但夫子顯然沒有發現原因。
 
「幸會,幸會,馬份夫人。」
「綴歌,你又更漂亮了!」
「哎呀!這不是哈利嗎!」
 
——
 
「幸會,部長。」
「容我為您與外賓介紹,這次與馬份家一同出資協辦的幾個家族。」
 
似乎為了避免尷尬,水仙在哈利與綴歌向夫子打過招呼後,瞬間挽上丈夫。
 
巧妙地將夫子、保加利亞魔法部長及來訪團隊帶出幾步,
同時眼神示意,要潘西和月桂來到綴歌身旁。
 
「當然好。當然好。」
「之後再找時間好好介紹哈利波特給他們認識。」
 
夫子一口答允。
 
「說到哈利波特,他剛才非常紳士地邀請我家女兒同席,我答應了呢。」
 
魯休斯聞言,眼神睜得老大,準備開口,卻被妻子緊緊握住的手無聲警告。
 
「是嗎?他們是霍格華滋同學吧,這樣挺好的呀!」
 
夫子顯然認為這場盛宴辦得非常成功,心情大好,笑得開懷。
保加利亞魔法部長與官員們在聽到哈利的名字時,似乎起了些騷動。
 
「是呀。他們剛好都是搜捕手呢,也許有很多比賽的話題可以聊。」
「我們就別打擾年輕人了。」
「部長,容我介紹,這邊是綠茵與帕金森夫婦。」
 
母親拖著父親揚長而去,以及父親不住回首看著自己的模樣,
讓綴歌有些歉疚,卻又有些莞爾。
 
「比賽好像快開始了呢。」
 
月桂在綴歌身邊柔聲說著,看向越來越多人往平台前方而去。
 
「翠菊呢?」
 
這是自天狼星逃生成功之後,哈利第一次聽到綴歌開口。
險些忘了她聲音的清亮悅耳。
 
「不曉得耶,她說要去找朋友,結果就不見人影。」
 
月桂皺著眉,顯然有些擔心。
 
「這讓我們煩惱就好了。你們先入座吧,綴歌,波特。」
 
潘西說著,看著綴歌時用食指偷偷刮了刮自己的臉頰。
似乎在告訴綴歌,別老是羞紅著一張臉。
 
「是呀,你們快去吧。」
 
月桂也催促著,同時盯著哈利。
 
「要好好照顧綴歌,好嗎?」
 
「這樣太溫柔了,月桂。」
 
潘西有些不贊成,冷冷瞪著哈利。
 
「你如果敢欺負綴歌,我們會找你報仇。」
 
她還沒有原諒哈利誤會綴歌的事,雖然哈利也不明白潘西的敵意。
 
「本小姐會自己照顧自己!」
 
綴歌忍不住出言抗議,卻依然難掩嬌羞之態。
愣了一愣,似乎發現哪裡不對勁,趕緊接著開口。
 
「而且要照顧什麼啊!」
「不過就是看一場比賽而已,為什麼講得像在叮嚀未來似的!」
 
「未來什麼的,可是你馬份小姐自己提起的,月桂和我都沒說過喔。」
 
潘西笑著,與月桂一起離開,不忘瞪了哈利一眼。
 
看著三人相處,想起了自己與妙麗榮恩的情誼,哈利兀自傻笑。
似乎有瞄到,榮恩與妙麗也一起坐上了雙人席。
環顧四周,發現只餘下少數人還在平台上。
 
「我有這個榮幸,協同馬份大小姐一同入座嗎?」
 
又一次微欠下身,抬起手掌,綴歌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到底去哪裡學到這麼彆扭的說話方式?」
 
顫微微地伸出手,讓哈利牽引著。
 
「麻瓜的發明。」
 
哈利也笑了,看著綴歌透著瑰紅的臉蛋,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人默默無語地走著,感覺到彼此的手若即若離的交疊。
 
來到平台前,綴歌突然出聲。
 
「這個...這個不算。只是因為禮儀所以讓你握著。」
 
綴歌低著頭,透過髮絲可見的後頸通紅。
 
「我知道。馬份小姐才不會和人牽手呢。」
 
「不要什麼事都說出來!笨蛋波特!」
 
心有靈犀地,自剩餘不多的座席中召來了雙人席。
 
哈利在蛋形遮罩打開時,先攙扶綴歌踏入,隨後一躍而上。
 
——
 
座席帶著兩人來到頭等包廂前方的核心位置。
雖然隔了兩層遮罩,球場的喧擾還是清晰可聞。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歡迎大家!」
「歡迎前來觀賞第四百二十二屆魁地奇世界杯冠軍賽!」
 
隨著魯多・貝漫開幕的引言,球場爆出了幾乎可以炸開霍格華滋黑湖的噪音。
 
「現在,讓我會大家介紹,保加利亞球隊的吉祥物進場!」
 
噪音瞬間轉化為滿場男性的鬼哭神嚎。
 
似乎有不少男性觀眾為了接近迷拉,險些跌下觀眾席。
就連頭等包廂內的座艙裡,也聽到不少身軀撞上蛋形遮罩的悶響。
 
但哈利與綴歌似乎沒有察覺身旁噪音內容的變化,只以為是球場的喧囂不斷。
 
兩人就只是這麼靜靜對望著。
 
明明已經沒有攙扶的需要,哈利的手掌仍舊握仰在雙人沙發上,
綴歌也裝作沒注意到,讓自己的手還是輕放在哈利掌心。
 
「真的好久不見了,綴歌。」
 
哈利在綴歌清澈的眼裡看見自己,臉紅的模樣有些可笑。
 
「好...好久不見,波特。」
 
綴歌不太敢久望哈利的目光。輕輕縮回了手,看向一旁。
只覺得頭頸發熱,如果在平常,也許會誤以為自己生病發燒。
 
「還是要叫我波特嗎?」
 
哈利大著膽子,有些不安地提問。
 
驚慌地發現,綴歌急急吸了口氣,往旁邊坐了開去。
香肩倚著座艙的窗罩,閉上了眼,細長的睫毛因為急促的呼吸不著顫抖。
 
哈利突感一陣胃寒。
 
還來不及感覺心慌,卻被綴歌細不可聞的聲響融化。
 
原本的慌亂,被喜悅如浪潮席捲,
幾秒內情緒複雜翻轉到讓自己頭昏心麻。
 
「真的...真的很高興你寫信給我,哈...哈利。」
 
——
 
無視喧嘩的兩人當然也沒注意到,座艙左側的另一個雙人席裡,
兩名少女正目瞪口呆地看著彼此。
 
「你是誰?!為什麼你也在這裡?」
 
「唔,紅頭髮和雀斑,你是衛斯理家的?」
 
「對...對啦。所以你到底是誰,然後在這裡做什麼啊?」
 
「翠菊是綠茵家的,當然是要來監視蛞蝓波特。你呢?」
 
「金妮・衛斯理。監視馬份。」
 
也就這麼靜靜對望了片刻,氛圍卻與另一個座艙大不相同。
看來,兩人似乎各自為了彼此的目的,選擇跳上同一個座席。
 
隨即,在一片因為迷拉離場而哀怨不已的男人噪音中,
貝漫的宣告與少女的尖叫同聲響起。
 
「他—們—出—發—了—!!!!!」
 
「『給我管好你家(波特)馬份!』」
 

Jessica xD @hjessica

1
耶!搶到沙發啦!🎉
剛好上來就撞見更文 當然要趕快搶沙發
牽手了~
最近三章都特別甜耶
期待下一章😊
送出